那就从腾讯的失败谈起吧……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那就从腾讯的失败谈起吧……

  作者/慧超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一)

  

  腾讯已经成为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企业,没有之一。

  鹅厂刚刚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在2018年的每一天,腾讯平均净赚人民币2.66亿元。

  支撑这份漂亮财报的重要一极,正是腾讯的最强现金牛:游戏业务。

  还记得去年《王者荣耀》团队30个人瓜分1个亿年终奖的新闻么(也有传言说是年终奖为86个月工资)?

  

  听起来很任性,但我觉得其实给少了。毕竟,仅仅这款游戏,去年每天就为腾讯贡献1个亿收入。

  挟用户以令市场,今天的鹅厂看起来似乎无所不能成,无所不能为。但稍微了解腾讯历史的人都清楚,这只企鹅走到今天,可着实跌了不少跟头。

  对于成功的企业,我总是关注它失败的那一部分;对于已经失败的企业,我总是关注它曾经成功的那部分。

  近些年鹅厂就有折戟于电商和微博的“惨败”案例。其实,鲜有人知道,腾讯当年摔的第一个大跟头,就是现在支撑了腾讯半壁江山的游戏业务。

  游戏赚钱,大部分中国互联网用户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实,是从一款叫《传奇》的游戏开始的。

  当年,盛大的陈天桥仅仅靠《传奇》一款游戏的代理,就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

  游戏业务“躺着也赚钱”的暴利让马化腾非常羡慕,在腾讯创始人张志东明确表示反对腾讯进入网游领域的意见下,马化腾还是通过努力说服其他创始人,力推腾讯杀进游戏领域。

  当时,中国游戏市场上流行的是《传奇》类的2D游戏。腾讯团队求胜心切,他们直接找到了当时全亚洲最顶级的游戏制作团队,然后签订代理了一款当时最为先进的3D游戏《凯旋》,希望以“降维打击”的方式,打败市面上那些简陋粗糙的2D游戏。

  “我们当时觉得,要引进就引进最好的。”这是当时腾讯游戏业务负责人的初衷。

  如果把时间线拉回到2003年,那么《凯旋》这款游戏的确称得上制作精良,其3D画面细腻华丽,世界构建宏大复杂——《传奇》类游戏在这样精美的游戏面前,的确是相形见绌的。

  

  作为腾讯代理的第一款大型游戏,腾讯上下对其期待巨大,而且也倾注了巨大的资源来推广,当时QQ已经是用户数最多的IM,腾讯动用QQ对《凯旋》进行推广,以至于在内测之初,就有超过20名玩家注册。

  但故事也就止步于此了,《凯旋》并没有像它的名字一样迎来“凯旋”,实际上,在腾讯倾力扶持下,它败的很惨,一塌糊涂。

  有游戏媒体曾经分析《凯旋》,认为是外挂和失败的运营导致了其铩羽而归。其实,《凯旋》的惨败,最根本的原因是腾讯脱离了现实,他们坐在办公室里,依靠想象和“我以为”开启了腾讯对游戏业务的第一场战役,怎么能不败呢?

  现实是什么呢?

  在2003年的时候,即便是在北上广,也没有多少家庭配置个人电脑,中国人那时候习惯在网吧上网,那是网吧的黄金时代。

  在没有配备光纤的时代,大部分网吧网速和机器配置,在运行《传奇》这样的2D游戏时,都会经常性的卡顿。面对《凯旋》这样对机器配置和网速要求都更高的3D游戏,众多玩家打开游戏,感受到的不是3D画面的华丽宏伟,而是马赛克和一步三卡顿。

  所以,《凯旋》不是败于《传奇》,而是败于腾讯团队的自以为是和远离用户。

  (二)

  前不久,老罗在鸟巢发布了那款他口中“重新定义个人电脑”的TNT工作站。

  当然,在老罗眼里,TNT工作站不仅仅是“重新定义了个人电脑”,它还重新定义了

  重新定义了Office办公套件

  重新定义了搜索信息的方式

  重新定义了即时通讯工具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但是在我眼里:

  老罗在成功毁掉“情怀”二字之后,再一次成功毁了“重新定义”这四个字。

  或者正如众多网友给出的那个评价:整场发布会,罗永浩只是重新定义了“重新定义”。

  我好几个朋友去鸟巢亲眼见证了老罗口中这个“改写人类计算机历史的革命性设备”。整个晚上,我的朋友圈基本被这些人刷屏了,其中一位朋友,连用了20多组牛逼,对老罗的演示进行了现场直播。

  

  等TNT工作站9999元的价格公布后,我问这位朋友:你会买吗?

  他坚定地回复我:肯定不会啊!

  这就有些尴尬了。我问为什么呢?朋友回复说,我TM是做设计的啊,TNT只是优化了一下office而已,根本不能叫“工作站”。

  等我完整看完老罗的演讲之后,我才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个“颠覆性产品”的荒谬之处:所谓的TNT工作站,只是一个售价高达9999元的显示器,它必须配合锤子R1手机才行。

  而那些所谓颠覆性的功能,我也不觉得有多么“颠覆”。我甚至觉得很多所谓“颠覆性功能”,华而不实,脱离实际。

  比如TNT的语音操控,它真的适用于办公场景吗?

  对于大部分公司,大家在工位上用微信语音聊天,都是一件被视为很没礼貌,很不顾及同事感受的行为。那么,真的有人在办公室用Word写稿子,或者做PPT的时候,习惯用语音控制吗?

  

  想象一下你座位两边都是用语音来操控TNT工作站来办公的同事,你如果听力没问题的话,大概都会选择愤而起身砸烂他们的电脑——你一会加粗一会增大的,吵不吵啊!

  还有那个同时打开14个聊天窗口的子弹短信功能。

  

  对不起,除了微商和淘宝客服之外,我想不出有谁需要同时打开14个聊天窗口。

  在我眼里,这是一个标准的噱头大于实用的功能,如果你把这台一万块的显示器搬回家,你就发现,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你在听老罗演讲的时候,“哇”地感叹一下,仅此而已。

  (三)

  《凯旋》失败后,马化腾曾深刻地反思过。

  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后来,腾讯成为一家特别注重用户体验的互联网公司。

  包括收购Foxmail,邀请张小龙也是一样。张小龙回忆和马化腾第一次见面,马化腾无意间说了一句:“Foxmail的用户体验做得特别好,我们自己也做,发现怎么都做不好”。

  后来张小龙做微信,也是把用户体验放到第一位。直到今天,微信仍然是我心中用户体验做得最好的一款国民级APP,想想微博和抖音你一天能刷到多少广告吧,你就知道微信有多么克制了。

  但是,不是每一位创业者,都能在失败后发起反思和自我检讨的。

  罗永浩在去年的新品发布会上,说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产品)卖了几百几千万台,傻逼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

  

  这是非常愚蠢的一句话,尤其是在公开场合说出来。

  锤子的前几款手机,老罗吹破了天,但销量却并不好。这句话里,我们能感受到老罗心里巨大的不甘和愤怒,这句话的潜台词无非就是:

  销量不高,不是我的产品设计不行,而是这届傻逼用户的审美有问题,他们配不上我这么完美的产品。

  回到腾讯的故事里,如果面对《凯旋》的失败,马化腾只是愤怒地骂一句:中国玩家不识货,配不上《凯旋》这样的精品游戏,他们的审美只配玩《传奇》那样的粗糙游戏。

  你觉得,腾讯还有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吗?

  这就像是有电影导演骂“不是国内导演拍不出好电影,而是中国垃圾观众太多,欣赏不了真正的高水准电影”一样。

  或许他们说的蕴含一部分事实,但是,你要记住你的角色不是评论家,而是一个导演,或者是一个创业者。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创业者的愤怒,是远远比创业者的短视更可怕的危机。

  “所有的愤怒都源于自身的无能”,而且,愤怒让人脱离理智,囿于情绪化的窠臼里,不再考虑和权衡用户真正的需求,而是将怒气发泄给用户,这样做事情,长久下去,创业者会逐渐走向自嗨,而无视市场和用户的真实需求。

  到最后,就变成“我们这么牛逼这么颠覆性的产品,这些用户都不买账,他们果然是傻逼,根本就配不上这么革命性的产品。”

  最后,还是让我们再读一遍马化腾的这段话吧:

  产品研发中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研发者往往对自己挖空心思创造出来的产品像孩子一样珍惜、呵护,认为这是他的心血结晶。有时候开发者设计产品时总觉得越厉害越好,但好产品其实不需要所谓特别厉害的设计或者什么,因为觉得自己特别厉害的人就会故意高一些体现自己厉害,但用户不需要的东西,那就是舍本逐末了。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 参与 109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慧超的思维补丁

既不温暖,亦难遮羞

头像

慧超的思维补丁

既不温暖,亦难遮羞

140

篇文章

2423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