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英雄机长: 副手半身飞出 迫降只靠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为一名飞行员,刘传健想到过各种突发事故,但却没有想到会遇到《空中浩劫》里英航5390航班几乎一模一样的情况。

  专注于还原航空灾难的纪录片节目《空中浩劫》记录了英航5390号的故事:1990年6月10日,该航班在飞行过程中,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碎,副机长驾机成功回到地面,创造了一个航空史上的奇迹。

  刘传健是一名老机长,他看过包括《空中浩劫》在内的多部航空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作为业内人士,他常常从这些世界级航空事故中进行专业研析。

  据中国民航局西南地区管理局官方通报,2018年5月14日,3U8633航班“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飞机于07: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

  

  ▲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 图据网络

  14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机长刘传健,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

  机长:当时副驾身体已飞出去一半

  红星新闻:刘机长好,你现在身体好吗?

  刘传健:身体没有感到明显不适,接下来公司还会组织进行一次全面的体检。

  红星新闻:我刚才采访一些业内人士,他们说这次迫降非常难?

  刘传健:非常难的一件事,不是一般的难。难度体现在飞行途中的座舱盖掉落、驾驶舱挡风玻璃爆裂的情况下,给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挡风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至零下20-30℃左右(监测显示,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气温应为零下40℃左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

  在驾驶舱中,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我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

  红星新闻:近万米高空,氧气也非常稀薄吧?

  刘传健:跟客舱一样,驾驶舱失压后,会自动脱落氧气面罩,缺氧问题不大。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因此,失压、降温没有对乘客造成影响。

  红星新闻:航班起飞时间是6点25分,事发时间是什么时候?位置在哪里?

  刘传健:应该是7点过,我没注意到准确的时间,距离成都约100公里至150公里左右。

  红星新闻:事发时有什么征兆么?

  刘传健:没有任何征兆,挡风玻璃突然爆裂,“轰”的一声发出巨大声响。我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

  然后,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整个飞机震动也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事发驾驶舱 图据网络

  红星新闻:是怎样的困难法?

  刘传健:瞬间失压和低温让人非常难受,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困难。你要知道,当时飞机的速度是八九百公里(每小时),又在那样的高度。我给你打个比喻:如果你在零下40-50℃的大街上,开车以200公里的时速逛奔,再把手伸出窗外,你能做什么?

  红星新闻:确实非常困难!我听说发出了7700的指令?

  刘传健:是我发的,在下降时候发的,发生了故障马上就要发这个,相当于是表示“现在我需要帮助”,管制台会看到它,知道大概的情况。

  红星新闻: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仪表盘损坏,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你是如何确定方向、航向,返航机场的位置等信息的?

  刘传健:是的,完全是全人工操作,目视靠自己来判断,民航很多是自动设备,其他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这条航线我飞了100次,应该说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红星新闻:返航过程中,有没有关注自身的身体状况?

  刘传健:当时只想着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为避免整个机组进一步受到伤害,要先减速迫降,而在紧急高度下降,噪音极大,我只能完全凭手动和目视,靠毅力掌握方向杆,完成返航迫降。

  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

  红星新闻:从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事故发生后,紧急下降分了两个阶段:一是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第二次是从24000英尺高度下降到着陆。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传健:因为当时(飞机)的速度非常大,噪音也很大,必须要进行减速。直接下降的话,会造成飞和机上人员的伤害。

  红星新闻:从发生事故到降落花了多少时间?

  刘传健:大概20多分钟。

  红星新闻:今天早上的天气情况怎样?对这次紧急迫降是否有影响?

  刘传健:天气帮了很大的忙。今天早上几乎无云,能见度非常好,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

  红星新闻:业内人士说你们学习飞行时会有一个模拟噪音、低温等过程?

  刘传健:在初级教练机阶段,会有一个极端情况模拟训练,但高度和速度没这次这么高和快。

  红星新闻:网上有传言,着陆后飞机爆了胎?

  刘传健:没有的事。因为飞机超重,并且反推设备不能工作,因此比正常滑行距离要长,轮胎摩擦更久,导致温度过高,然后轮胎自动瘪气——这是一个保护,不是爆胎。

  红星新闻:能说说你的经历么?

  刘传健: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一直在川航工作。

  红星新闻:网友说你的这次经历跟《萨利机长》比较像?

  刘传健:《萨利机长》我看过,其实这次跟英航的那次更像。

  红星新闻:就是《空中浩劫》里提到的英航5390航班?你们是不是特别关注那些关于航空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

  刘传健:对。我们平时会关注特殊的飞行事故,会从职业的角度刻意关注,考虑事故发生原因,自己应该怎么去操作,做一些特殊准备。

  红星新闻:有没有想过有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

  刘传健:平时有一些经验,从刚毕业到现在,自己已飞了几十年了,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特别准备,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飞行员这个职业就是与非正常情况打交道,正常的情况大家都没问题。

  业内:非常不容易,堪称“世界级”

  14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飞行界一名资深人士张先生。他表示,他们飞行圈都关注着此事。大家讨论认为,此次返航迫降成功,确实非常不容易,堪称“世界级”。

  他表示,在整个特情处置过程中,驾驶舱前风档玻璃脱落,驾驶舱的气温是零下几十摄氏度,风流又大,当班机组穿短袖衬衫,由于风挡脱落时对客舱设备造成了损坏,很多设备显示不工作,机长还要正确操纵飞机紧急备降去成都,整个过程相当惊险、应对非常不易。

  张先生称,这么大的高空事故,对飞行员的生理和心理都是严峻考验。应对成功,说明机长的心理素质非常过硬。“从无线电录音中听上去,(机长)比较淡定,处理过程镇定果断,飞机最后平安降落”。

  “高空减压症有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希望不会有后遗症。”张先生表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102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长治新视角

聚焦长治各县市热点新闻

头像

长治新视角

聚焦长治各县市热点新闻

15

篇文章

25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