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后身体不适?你的小肠可能“受伤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张良梓

  编辑:明天

  “饭后百步走,广场扭一扭”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健康理念。然而对有的人来说,饭后运动,却可能带来致命风险。

  一件可怕的事例

  霍尔罗伊德(Ruth Holroyd)是一位普通的英国中年妇女。2010年,她偶然发现,自己患有罕见的运动诱发性过敏症。这个病的症状是,就连散步这种基本的运动,幅度稍大都有可能让患者出现呼吸困难、荨麻疹、休克,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分析后告诉霍尔罗伊德,是因为她在食用了某些果仁或奶制品之后又进行了运动,所以引发了严重过敏。但霍尔罗伊德声称自己虽然在30岁之前得过哮喘,也有过过敏史,但从没有发生过因为运动诱发的过敏反应[1]。

  由于医学界至今尚未完全掌握运动诱发性过敏症的成因,也没有可以治疗这种疾病的办法,所以霍尔罗伊德只好杜绝易引发过敏的食物,并且进食后数小时内避免活动,才能防止过敏发作。

  

  运动性过敏反应

  图片来源: modyourbod, allergies, allergycapital

  运动为什么会诱发过敏?

  虽然很少有人会患霍尔罗伊德的这种病症,但也开始吸引学者们的注意。近年来研究表明,可能是剧烈运动让小肠过多地吸收了致敏蛋白,所以才诱发了过敏的症状。荷兰瓦赫宁根大学营养学博士罗尼克詹森戴豪森(Lonneke Janssen Duijghuijsen)就发现,高强度的运动会增加肠道对一种花生致敏蛋白(Ara h6)的渗透和吸收,提高发生过敏的可能[2]。

  

  图片来源:heecehil,pixabay

  罗尼克博士找来十名志愿者,在两周的时间里,每天让他们同时吃下100g花生和能够用来估算肠道通透性的糖溶液。

  第一周,吃过花生和糖溶液后,罗尼克博士要求每位志愿者做一些强度不大的活动,比如阅读或上网。第二周,相同的志愿者,吃同样的食物,然而这次吃完后,罗尼克博士要求他们在身体可承受的范围内,做了1小时的高强度运动(用各自最高可负载强度的70% 骑一个小时自行车)。

  在每周的实验之前和结束后,罗尼克博士都收集、分析了每个人的血液样本。结果发现,在第二周,也就是剧烈运动后,志愿者血液中有更多的花生过敏原。进一步的测量表明,剧烈运动后小肠的通透性提高,所以吸收了更多的过敏原

  小肠是人体进行食物化学消化过程的主要场所,肠上皮细胞(enterocytes)膜内外的蛋白质互相缠绕,像一道控制屏障使小肠细胞紧密连接在一起,因此能有选择性的吸收特定的营养物质进入血液。然而,也有一些物质,比如酒精,麸质中的某些蛋白质,以及谷物和豆类中常见的一类凝集素,会使小肠细胞间的紧密连接出现问题,影响这道屏障发挥正常的控制功能。

  当屏障的功能被破坏,不受欢迎的大分子或细菌乘虚而入,屏障另一边的免疫系统就会被激活,产生发炎或过敏反应。简单打个比方,肠上皮细胞组成的屏障就像小区门卫一样控制各种人员的进出,如果门卫打盹或罢工,必将给小区带来安全隐患。

  

  图中列出了主要肠屏障包括物理屏障(上皮,紧密连接,粘液,共生细菌),生物屏障(抗菌蛋白(AMP))和免疫屏障(淋巴细胞和免疫球蛋白)。以及在肠道通透性增加的情况下微生物进入血液并循环到身体各处器官(例如肾脏和胰腺)。原图来源:参考文献[3]

  你有运动过敏症吗?

  罗尼克博士的实验也发现,运动对小肠中过敏原吸收率的影响也与每个人自身的其他因素有关。也就是说,会不会出现运动过敏症的症状,会有多严重,是因人而异的

  显然,上文中提到的患有运动诱发性过敏症的霍尔罗伊德女士是属于非常敏感的一类人群,她的过敏症状也比大多数人严重得多。霍尔罗伊德的症状较为罕见,不过,相同的致病机理也可能会让很多普通人也同样会在运动后出现轻微的类似症状。

  就比如,很多马拉松爱好者在大强度的训练或比赛之后也会有呕吐或者腹泻的痛苦经历。这种情况被叫做“跑者腹泻”(runner’s diarrhea),症状包括头晕、恶心、胃肠痉挛,呕吐和腹泻。就连一些专业马拉松选手也会经历跑者腹泻。

  研究者发现,至少有三大“元凶”,造成了跑者腹泻的现象。

  一号凶手:剧烈运动会激活以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皮质轴(HPA)为核心的生理和心理反应,释放“压力激素”皮质醇(cortisol)。过量的皮质醇不仅会削弱免疫系统的活动,造成肠细胞屏障紊乱,降低肠道运动和粘液分泌,影响肠道菌群 [4-6]。

  二号凶手:过度的身体训练也会刺激身体过多地释放另一个“压力激素”——促肾上腺皮质素释放激素(corticotropin releasing hormone,CRH)。CRH不仅会刺激更多皮质醇的分泌,助攻“一号凶手,还有自己的手段能进一步增加肠道通透性[7-9]。

  三号凶手:在运动期间,为了优先保证心脏和骨骼肌的供血,流向胃肠道和其他内脏器官(如肝脏和脾脏)的血液就变少了。缺乏足够的血流可能会导致缺血性损伤,破坏肠道屏障,并因此增加肠道通透性[10]。

  不用运动了!?

  不适当的运动会对肠道产生负面的影响,进而造成类似“跑者腹泻”这样的不适症状。但这并不能成为继续懒下去的理由,毕竟正确的运动方式与适当的运动强度,对我们的健康还是很重要滴!

  世界卫生组织早已将缺乏体育锻炼列为引发全球死亡率的第四大危险因素。运动能提高新陈代谢,增加骨骼肌含量,提高骨密度,调节体内多种激素和神经传导物质的代谢,对情绪控制和心理健康也大有裨益[11]。

  至于运动不适症,主要是由于不适当或者过度运动造成的。所以那些看完开头就萌生卖掉健身卡,准备在家肆无忌惮葛优瘫的宝宝们,还是收收心,放下手机,乖乖去运动吧。

  当然,如果你不幸和霍尔罗伊德女士一样患有罕见的严重运动诱发性过敏症,请不要掉以轻心,尽早就医,遵医嘱运动。

  最后,去运动前,不妨再读一下这些建议,或许,就能帮助你避开肠道不适的症状:

  根据自身状况制定健身目标,循序渐进。

  一些舒缓的运动可以有效地缓解因压力引起的肠道问题[12]。

  别喝酒。如果吃了谷物或乳制品,观察一下是否会有肠胃不适[13]。

  优化饮食结构,维护肠道菌群健康[14]。

  总而言之,生命在于运动,祝大家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运动方式!

  

  来源:Jarek Tuszyński

  作者名片

  

  排版:晓岚

  题图来源:pixabay

  参考文献:

  1. Willey J. The woman allergic to exercise who could die if she runs up the stairs: Express.CO.UK; 2010 [Available from: https://www.express.co.uk/news/uk/190209/The-woman-allergic-to-exercise-who-could-die-if-she-runs-up-the-stairs.

  2. JanssenDuijghuijsen LM, van Norren K, Grefte S, Koppelman SJ, Lenaerts K, Keijer J, et al. Endurance Exercise Increases Intestinal Uptake of the Peanut Allergen Ara h 6 after Peanut Consumption in Humans. Nutrients. 2017;9(1).

  3. Mu Q, Kirby J, Reilly CM, Luo XM. Leaky Gut As a Danger Signal for Autoimmune Diseases. Front Immunol. 2017;8:598.

  4. Rodino-Janeiro BK, Alonso-Cotoner C, Pigrau M, Lobo B, Vicario M, Santos J. Role of Corticotropin-releasing Factor in Gastrointestinal Permeability. J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2015;21(1):33-50.

  5. Kelly JR, Kennedy PJ, Cryan JF, Dinan TG, Clarke G, Hyland NP. Breaking down the barriers: the gut microbiome,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and stress-related psychiatric disorders. Front Cell Neurosci. 2015;9:392.

  6. Clark A, Mach N. Exercise-induced stress behavior, gut-microbiota-brain axis and diet: a systematic review for athletes. J Int Soc Sports Nutr. 2016;13:43.

  7. Talbott SM. The Cortisol Connection: Why Stress Makes You Fat and Ruins Your Health - And What You Can Do about It. 2nd ed: Hunter House; 2007.

  8. Wallon C, Soderholm JD. Cortic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and mast cells in the regulation of mucosal barrier function in the human colon. Ann N Y Acad Sci. 2009;1165:206-10.

  9. Ishimoto H, Oshima T, Sei H, Yamasaki T, Kondo T, Tozawa K, et al. Claudin-2 expression is upregulated in the ileum of diarrhea predominant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atients. Journal of Clinical Biochemistry and Nutrition. 2017;60(2):146-50.

  10. Dokladny K, Zuhl MN, Moseley PL. Intestinal epithelial barrier function and tight junction proteins with heat and exercise. J Appl Physiol (1985). 2016;120(6):692-701.

  11. Warburton DE, Nicol CW, Bredin SS. Health benefits of physical activity: the evidence. CMAJ. 2006;174(6):801-9.

  12. Shahabi L, Naliboff BD, Shapiro D. Self-regulation evaluation of therapeutic yoga and walking for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pilot study. Psychol Health Med. 2016;21(2):176-88.

  13. Visser J, Rozing J, Sapone A, Lammers K, Fasano A. Tight junctions,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and autoimmunity: celiac disease and type 1 diabetes paradigms. Ann N Y Acad Sci. 2009;1165:195-205.

  14. Rakel,D. Therapy for Increased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In: Wisconsin-Madison Uo, editor. 2008.

  本文来自果壳网

  从论文到科普,只有一步

  转载

  请联系 sns@guokr.com

  投稿

  请联系 scientificguokr@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我是科学家

我是科学家,我来做科普

头像

我是科学家

我是科学家,我来做科普

1810

篇文章

542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