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圳40年| 几个渔村的老故事,一杯敬过往一杯敬明天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深圳当然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

  给了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阳光、空气和土壤,

  来了深圳,像是一趟让人沉醉的旅程。

  但是要让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满意,

  也真的很难,其实不可能。

  这几十年来,深圳一直在努力。

  那些努力、蜕变和传奇,

  组合成了一幅又一幅美好的城市画卷。

  深圳,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

  先来一杯,敬过往……

  1980年

  “资本主义的土地是金子,

   社会主义的土地怎么就不能变成金子呢?”

  

  重温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在万千番豪言壮志中,有一句口号不得不提,那就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有人说,中国走向市场经济,就是从这句口号开始的。

  那块写着这句话的标语牌,从1982年矗立在蛇口工业区微波山下起,至今已有三十几载。而它的作者,正是袁庚(1917—2016)。袁庚是中国改革的启蒙大师,中国开放的先行者,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

  在那个闻利色变,谈富色变,谈钱脸红的年代,袁庚用一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让商业的利益变得正当起来。

  马化腾曾回忆说,1984年随父母来到深圳的他听到这句口号真的很震惊,“金钱”也可以拿来做口号,以前哪敢这么提。

  口号提出的两年后,1984年,在北京举行的新中国成立35周年大庆上,上百部彩车中,唯一的一部企业彩车——蛇口工业区的彩车上,就是一幅醒目的标语: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从天安门广场响遍大江南北,这句口号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响的口号,被誉为“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春雷”。深圳好比给原来一直在深井中的中国人搭建了一座云梯,终于可以让人看到天的位置。

  1990年

  “希望深圳本地市民

   节假日暂时不要参观锦绣中华。”

  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中国的第一个主题公园,来自深圳,是深圳的“锦绣中华”。

  锦绣中华的创建者,是被称为“中国主题公园之父”的马志民。

  万科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曾说过,深圳有两个本土出身的大企业家对他影响最大,也最让他敬佩,一个是袁庚,另一个就是马志民,“他们都接受了海洋文明影响,思想非常超前”。

  1989年,锦绣中华建成,并正式对外开放,那个时候,没有庆典,也没有对外宣传。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开放当天,入园人数就超过三千人。

  而到了国庆节,据说当时每一天更是有三万多人涌入园中,因此,深南大道华侨城路段不得不封闭一半,用来停靠车辆。

  假期过去之后,人们意外地发现一个现象,深圳冲印店里80%的照片背景,都是锦绣中华的景观。

  1990年2月,春节刚过不久,锦绣中华在电视上播放了它的第一则广告:“希望深圳本地市民节假日暂时不要参观锦绣中华”。

  这不是商业噱头,因为鉴于当时深圳主题公园“锦绣中华”每一天的游客几乎都是人满为患,播放广告实属园方的无奈之举。

  两年后,与锦绣中华一墙之隔的中华民俗文化村正式开放。这座占地1875平方米的民俗文化村,汇聚了56个民族的建筑风情。随后,世界之窗和欢乐谷也陆续建成。

  就这样,在这片曾经是当年“逃港者”下水的荒草滩上,出现了这四大当时乃至今日,深圳旅游的“招牌菜”。

  

  1992 年初,邓小平南巡时参观深圳“锦绣中华”

  1996年

  “ 两天半一层楼的地王大厦来了。”

  建成时,为亚洲第一高楼,世界第四高楼,这就是深圳的地王大厦。

  地王大厦这座位于深南大道边上的摩天大厦,始建于1993年,建成于1996年,高384米。身披绿色玻璃幕墙的地王大厦,自建成至今都是深圳不可或缺的城市地标和符号,当时的大人会和小朋友们说:看到那两只笔了吗,那就是深圳最高的大楼了,叫地王大厦。

  故事从1992年说起,

  那年邓小平南方视察以后,深圳市提出将深圳建设成为国际现代化城市的目标。9月份,深圳市拿出了一块位于蔡屋围,总面积18734平方米的“旺地”,向国际公开招标出让使用权,这也是当时国内首次实行国际招标出让的地块,吸引了近200家境内外公司竞标,这块地也被誉为了“深圳地王”。

  深圳有句老话——“80年代看国贸,90年代看地王”。

  要看的,不单是体现着深圳迈向现代化和国际化的建筑外观,更要看当年这座“神州第一摩天楼”建设时候体现出来的深圳速度。1993年4月1日,地王大厦地桩基础提前开工。而到了1995年6月9日,也就是说,仅仅用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大厦钢结构便实现了封顶。

  据计算。最快时候达到了“两天半一层楼”,刷新了国贸大厦“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

  地王大厦被评为“深圳十大历史建筑”,当时的颁奖辞是:她的荣耀持续了很长时间,她的高度领先了很长时间,她把20世纪90年代深圳的天空拓宽了很长时间……

  

  2003年

  “深圳,也曾被抛弃过”

  2003年,有人说:“2002年后,深圳已无梦可言”。

  在新世纪刚刚到来的时候,深圳当时的门前却有些冷清。到了2002年后,深圳创业梦逐渐淡去,深圳的政策优势不再“一枝独秀”,似乎变得与部分发展较快的内地城市并无明显分界,甚至在某些方面还略逊一筹。

  “这个城市和城市里的人一同陷入迷茫和困顿之中,看不清自己的梦究竟指向何方,看不懂这座城市究竟走向哪里。”

  哪怕这座城市的那些高端群体,也似乎失去了改革精神。

  2002年11月,一篇名为《深圳,你被谁抛弃》的网文出现在了各大论坛,洋洋洒洒1.8万字的长文,字字打在了当时深圳人的心坎上,即使放在2018年,也是一种不无道理的警醒:

  作为经济特区,其本质就是承担“试验田”的作用,“试验”成功后就应该战略转移,推动全国经济全面发展。对于后一个功能,深圳是没有能力完成的,这个任务只能交给上海“老大哥”。

  曾经赖以自豪的深圳梦找不到一个支撑自身的现实意义,文章的作者在最后感叹:“抛弃深圳的不是别人,正是深圳自己!”

  当时有学者认为,深圳当年的那次大讨论,既反映出改革开放20多年后国人对特区命运的关注,更暴露了深圳人心中那种失落迷惘的心态,这就是深圳跨入“特区后时代”的危机。

  2018年

  “这依旧是一座写满可能的城,

   向下一个40年致敬!”

  一杯敬明天 。

  时间来到2018年,

  有人刚刚离去,有人正在赶来。这依旧是一座写满可能的城,叫做深圳。

  作家李承鹏曾经这样评价他对深圳的印象:

  “深圳人开明、务实,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他们接受的资讯非常广,深圳绝对不会封杀郭德纲,也不会鄙视小沈阳。深圳是很睿智的一个部落,不像北方那么狭隘。

  “我想像深圳的当地人一样生活,在深圳穿着大裤衩拖鞋逛街,没有人会觉得你对不起深圳。我要到城中村去,和当地的土著一起吃吃饭、聊聊天,他们太有钱了,我想研究下他们为什么这么有钱。”

  还有蒋方舟,她则这么说过深圳:

  “我对深圳的印象,就是满街都是银行,哪来那么多钱哪?不过我看到深圳的学校会觉得很好,如果每个学生都是从深圳大学、深职院毕业,等10年,等那些学生成为真正的中流砥柱,就有可能把这个城市变成梦想城市吧。”

  王石在刚刚结束的“2018城市共创大会”上说道:特区的“特”,在于它实践的意义,是有普惠价值、通识价值、有共融价值的事。所谓的“特”不是只有他能做,别人不能做;而是他先来试验,他试验成功了,其他地方就可以去做。这就是特区“特”的意义所在。

  每一座城市都有各自的气质,摸不着看不见,但却实实在在。

  有人觉得深圳不复杂,有人觉得深圳很聪明,有人觉得深圳太有钱,也有人说深圳太爱钱……

  无论如何,改革开放40年,作为一座移民城市,深圳的社会结构是一个梦想照进现实的过程。从一个人口仅有20万的小渔村,在这数十年间,迅速膨胀成为了两千万居住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这个几何倍数增长的本身,证明的是深圳一直以来的超级魅力和潜力。

  见圳40年,从小渔村到大深圳,弹指一挥间,故事太多,情怀满满。从买衣裳、买车、买房树立物质自信,到义工服务、社区维权、参与论政、创新创业,深圳人追寻城市认同感、参与感、存在感的方式在逐步升级。

  深圳有梦,我们期待在深圳再出发的征途上,每一块版图、每一段故事,都能够永远铭刻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丰碑上,给明天更多的后来者以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和梦想伟力。

  不忘过去,不畏将来,

  “致敬大时代,见圳40年”策划,

  将持续推出更多的深圳故事,

  传递有梦的未来,

  向下一个40年致敬!

  

  见圳评论区互动征集

  你还知道哪些有趣的深圳往事?

  ”

   部分素材来源于:

   《深圳语录》、 《深圳梦》

  【见圳40年策划,往期回顾

  圳人40年| 80后的深圳故事:平凡之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0 参与 4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头像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124

篇文章

414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