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我敬佩你,你的存在告诉我如何坚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大头妈的心情

  魁,我敬佩你

  魁三年前来我家的时候,它的名字并不叫魁,而是叫逵,李逵的逵。因为它的样子非常李逵,胡子翘翘,目露凶光,还披头散发——多年的流浪生涯,它那一身长毛就没有被梳理过,都结在一起——哇哇乱叫,那声音根本不是猫能够发出来的声音,是那种力透纸背的声音。所以归结来看,它绝对是一个男生,那么就李逵的逵吧。也就是说,最初来我家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一直把它当男生来看的。

  直到后来它生病了,送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它是女生,我们才知道,它不是李逵,它应该是花魁。后来就改名叫魁。

  可是这花魁的脾气太大了,我们完全不能靠近它,龇牙咧嘴,穷凶极恶,惊得我们家那些性格温柔的胖子们都以为我们家引进了新的品种:黑金刚。魁小小的身体,真是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能力,声音大,力气大,还持之以恒,天天以锐利的爪子面对我们。我们为SPCA做寄养家庭也做过四年,手里过了一百多只猫猫,也见过坏脾气的猫猫,但是没有一个像魁脾气如此暴戾的。

  为了跟魁搞好关系,我们什么手段都用过了,但是一切都在魁的利爪面前失效。我跟黄老爸的手臂上腿上都被它划拉出好多血痕。后来黄老爸全副武装把厨房烤箱的手套都用上了,直接跟魁正面接触,有时候还跟魁对打,终于把魁搂在怀里,摸它,揉它,让它放松警惕。这个对峙的状况大概维持了一个多月,然后慢慢的,魁不再抓我们,但是也不肯亲近。那时候每天晚上黄老爸和我都轮流去大书房陪魁,摸它,跟它说话,告诉它从此不会再流浪了,这里就是你的家。

  就这样,半年以后,魁的情况才彻底改观,后来它特别亲近我们,是我们家最亲人的猫之一。

  为什么叫魁为老魁?因为没有人知道它的岁数,医生不知道,也只是推测,它已经很老了,给它检查身体的时候,就发现它五脏六腑都有毛病,是流浪的老猫多年累积下来的毛病。其实三年前,我们就知道魁来我们家,就是要我们给它养老送终的,它在试炼我们,是不是可以接收它这样坏脾气的老家伙,但是我们的测试过了,它如愿以偿地把我们家当成了养老院。

  魁一直独来独往,没有朋友,除了半夜三更鬼叫表示它的存在,其他时间它就是一团沉默的漆黑。但是显然,魁很享受在我们家的日子。每天,它在Deck上或者后花园里晒太阳,有时候也到上面的客厅里走走。但是大部分时间,它都喜欢蹲在大书房的床头上看着后花园,所以,大书房的窗台上一团黑,是我们相机镜头里的常态。黄老爸在后花园割草的时候,无论何时回头看,都可以看到那团黑在面对着他。

  魁是一个失聪的猫猫,所以它不畏惧一切带响的东西,包括吸尘器割草机。每次看到魁背对着我们, 想要招呼它回来,那是不可能的,必须跑到它前面,让它看到我们了,那么它才知道我们要它回去了。

  所以可以这样理解,它每天习惯性的大喊大叫,不是因为它泄私愤,而是它实在听不见自己喊的音量,同理,它无声的张嘴的时候,它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声音出来。

  我们至今不知道,魁的耳聋是怎么形成的,或许就是因为年岁大,或许其他什么。

  无从知晓。

  魁的毛发一直混乱打结,我跟黄老爸配合好几次,也没有完全给它把毛发弄好来。后来还是因为它肚子里面长了一个肿瘤,去医院开刀,医生在它麻醉的时候顺便把它的毛发修剪了一下。但是依然没有完全成功,我后来跟魁在一起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摸它身上毛疙瘩,然后趁它不注意的时候拿剪刀修理。显然,魁对它乱七八糟的毛发已经习惯,对我的修理并不买账,我每次修理它,它回过头来就来修理我。

  所以,一直到魁离开,魁的毛发依然没有理顺。或者,魁认为,这就是魁的标志。因为我们家没有一个猫像它这样不修边幅。

  去年下半年,魁的肚子里长出一个肿瘤,我们带它去医院做了手术。原本以为手术之后,魁会一路好好活下去的。但是才过去几个月,魁不仅原先开刀的地方又冒出了肿块,而且在大腿内侧也冒出来了一个。涨势很快。我问黄老爸,怎么又长出来了?黄老爸这才跟我说了实话,去年开刀的时候,医生就说了这是恶性肿瘤,原本要开更大的范围,但是因为考虑到魁年事已高,而且身体也不好,所以没有继续往外割。

  魁的肿瘤涨势飞快,身体也越来越虚弱,走路不稳,但是它的胃口一直很好,见到吃的依然两眼放光。它的好胃口也欺骗了我们。魁后来趴着的时间越来越多,走路的时间越来越少。它原本就很瘦,现在摸它的脊背就更瘦了。可是它依然在努力的吃,表现出的样子就是: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

  所以我写了那篇文章《像魁那样坚韧的活着》。

  魁真的很坚韧的活着。每天跟着大家出门,然后找地方躺着,看大家回来吃饭,它也一路跟回来。我潜意识里知道,魁的日子不多了,但是看魁的样子,又觉得它可以活得很长。哪个百岁老人不都是这样吗,看上去颤颤巍巍,但是不声不响的,渡过一年又一年。

  我希望魁是这样的。

  但是魁的日子真的到了。

  那天魁的眼睛流脓了,看起来是感冒的样子,黄老爸就带魁去医院。去不久,就打电话给我,说,医生说魁的肺已经感染,而那些肿瘤已经扩散。建议我们当即就给它安乐。因为洋人都很重视生存的质量的,医生也这样说,活着可以,但是如果生存质量不行,还是建议安乐。我说,魁还能吃啊,如果哪天魁不能吃了,我们再安乐也不迟啊。无论是花花还是酥皮还是黄黄,我们都是等到它们什么都不吃的时候才去安乐的。既然魁能够吃,那么就不要安乐。

  于是黄老爸就带魁回来了。

  医生说的没有错,魁的日子也就屈指可数,但是我们不觉得,因为魁的确一直胃口好。魁最后的日子里,我变着法的给魁弄好吃的,它每次见到我都会开心得张嘴。

  魁走路越来越不稳了,摇摇晃晃,走着走着就跌倒了。它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大书房的窝里。它爬不动窗台了,我把它放在窗台下的那个垫子上。有时候它也会跟着大家早晨一起出去,但是一出去就会歪在一边。

  魁最后的几天,身体各项机能已经完全衰弱了,它连到猫厕所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它还是坚持爬到厕所去,进不了猫砂盆,它只能尿在地上;后来我把猫砂盆搬到它的身边,不想让它多走路。它真的很好,怎么也不肯尿在窝里,翻也要翻到猫砂盆里去尿尿,后来在里面尿完都爬不出来了……到了最后,它大小便失禁,我给它擦洗身体,它实在太瘦了。生命一点点地从它的身体内流走了,就是这样感觉。

  可是,即使在这样的时刻,魁还要吃!它是不是听到我们跟医生的对话,只要还能吃,就不带它来安乐?魁不想死,它就想活。从它病重到它最后离开,它就没有停止过吃。也就是因为它一直在吃,即使后来吃得不多,但是见到食物过来还会眼睛一亮的样子,总让人觉得魁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我也打算好了,只要魁能够吃,它即使瘫痪了,我也会让它活下去。

  但是魁的样子越来越不容乐观了。医生说,如果看到它哪天走不动路了,呼吸急促,两肋起伏得厉害,就带它来安乐,因为那个时候它已经很难过了。

  但是我的标准是,魁还能吃,还能吃就不要安乐。

  魁最后的晚上,我们已经感觉到魁的时间到了。因为它已经趴着不动了。但是我喂它吃,它依然会抬起头,然后一头扎在饭盆里,艰难的咀嚼,它只能低头,抬头都困难。那个饭盆在它面前都嫌高了,我把猫粮倒在手心里喂它,它好像小鸡啄米一样,用力地在我手心里啄,甚至还能把我咬疼了。它是拼着老命在吃啊。

  那天晚上,我陪魁坐了很久,我摸它,告诉它,魁你太累了,不要坚持了吧。我把魁的脑袋放在我的手心里,它无力地靠在我的手里,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咕噜咕噜声。显然它很高兴我能够陪它说话。

  我跟黄老爸商量,明天带魁去安乐吧,它真的很累了,我不忍心它这样。

  半夜,魁发出了熟悉的叫声,黄老爸跳起来跑到书房客厅去,魁还在钢琴下面,看到黄老爸来张嘴喊着。黄老爸以为魁不行了,摸着魁的脑袋,魁安静下来,喉咙里又发出了轻微的咕噜。黄老爸又陪着魁坐了很久。

  第二天早上。我跑到书房,看到魁躺在钢琴下面,样子跟我昨天晚上离开的时候一样。我拿了它最喜欢的吃的猫罐头,搅拌了,然后端到魁的面前,魁马上抬起头,一头就扎在碗里吃,它还要吃啊。但是它已经实在没有力气抬嘴了,下巴上都是猫罐头肉沫。看得我心疼。我把猫饭盆拿开,用餐巾纸给魁擦干净下巴。然后对黄老爸说,还是跟宠物医院打个电话吧,带魁去安乐吧。

  黄老爸去打电话,电话约定是9点30分。

  我去找一块毛巾毯,准备把魁包起来直接带到宠物医院去。可是我回头看魁的时候,魁居然还在颤颤巍巍地舔着落在它身边的那些肉沫沫!它真的还想活下去的。

  舔着舔着,它又不动了。它心力交瘁了吧。

  我把魁抱起来,我们一起照了最后几张照片。过去要想给魁照相真是很难,它一看到我出现,就会跑过来,根本没有方法拍一张清楚的照片。而现在,它居然很配合我。拍完照片,黄老爸出去开车。我把魁抱起来,走到客厅,让魁跟糖糖说再见,跟强生说再见,然后出来,跟胖子、小当、奶油、豆腐说再见,最后我抱着魁走到后花园,对魁说,魁,你好好看看你的后花园,以后记得回来,这个地方你很熟悉哦。

  然后我们回到阳台上。这个时候,魁忽然喊了起来,它挣扎着把手伸给我。我想把魁重新抱好,这个时候发现魁的屁股上还黏着一坨屎蛋蛋,于是单手到包包里面去找卫生纸,就在我刚把那坨屎蛋蛋拿下来的时候,感觉魁的身体忽然松软了,再看魁,魁的舌头已经吐出一半,眼睛已经灰了。就是刹那之间,魁离开了。此时距离它安乐的时候还有15分钟。

  黄老爸听到我的哭声跑过来,说,赶快,马上去医院。

  我知道,魁已经走了。

  到了医院,医生从我的手里接过魁,迅速跑进急救室。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下摆全湿了,魁忍住一夜没有尿的尿,在它最后一刻身体瘫软的时候放松了。它至死也没有想把尿尿在地毯上,昨夜,它是睡在地毯上的,我把猫砂盆就放它边上,它也没有尿。

  医生出来说,很抱歉,我们检查了,魁的生命体征基本消失,只是还有一点点微弱的脉搏,我们给它推了一点点药,它现在走了。

  她把魁抱出来,让我们跟魁做最后的告别。

  魁静静地躺着毯子里,它的眼睛还半睁着。黄老爸把手放在魁的眼睛上,再抬手,魁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我们陪着魁,亲吻着它。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心里却是千言万语。

  魁,我们感谢你来到我们身边,感谢你信任我们,把最后的三年交付给我们。也感谢送你到我们家的那个北京朋友,没有她,我们不会遇到你。是不是你在三年前的那个时候就在那个地方等待着这个北京朋友的出现,然后让她带你到我们家?

  我们只给你提供吃的和住的,你却教会了我们什么是生命的顽强和坚韧,永不言败,即使到生命的最后,你也没有放弃。你不要我们有内疚,你选择坚持到最后,然后让生命自然离开。而我们对生命的态度,远远不如你啊。

  黄老爸说,他当时亲吻魁的时候心里的一句话就是:魁,我敬佩你。

  是的,魁,我们敬佩你。

  或许,你三年前来我们家的目的就是如此,你知道我们在这方面有所欠缺,你来了,你用生命告诉我们,生命不息顽强不止。而你生命的最后十天,也是我经历流言蜚语诽谤最厉害的十天,我感觉到了心力交瘁,你一直陪伴我,直到我渡过难关,你才放心离开。是这样的。魁,我感谢你。

  每个走进我们生命的小动物,都带着使命而来的,为爱,为关怀,为让我们懂得生命的意义,每个都是。我们心怀感激。

  魁走了,它回到天堂,那是为这些灵魂纯洁的生灵而准备的地方。它会到天堂跟我们的宝贝们汇合,然后跟它们一样,在天堂俯瞰我们,祝福我们。

  我们唯一的遗憾是,我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生的,你的年纪多大,你经历过了哪些。不过,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你用三年的时间来陪伴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再见,魁。我们会永远想念你。

  感谢一切关注魁的朋友。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新西兰大头妈

描写新西兰的猫狗花园和二手店

头像

新西兰大头妈

描写新西兰的猫狗花园和二手店

36

篇文章

6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