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鹞子成了记忆中的事,但父亲那一声声吆喝却久久回荡在耳边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系网易宁夏献礼自治区60年大庆原创栏目《宁夏记忆》出品,每周二、五准时更新。

  一只训练有素的鹞子,看守千亩的庄稼绰绰有余。在二牛抬杠的原始农耕时代,驯养鹞子看守庄稼不为雀害,而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古老的耍鹞子的技艺濒临失传,多少年后,只有在记忆里才能拼凑出关于鹞子的故事。

  

  1

  鹞鹰,一种凶猛的鸟儿,样子像鹰,但比鹰小,背灰褐色,腹白色带赤褐色,捕食小鸟,北方叫鹞子。我与这种动物的初识还得“归功”于父亲。

  父亲是村上“学习窑”里的一名老师,“学习窑”就是供本村农民晚上学习扫盲用的。虽然叫“学习窑”,但实际上却是坐北朝南的四间瓦房,靠西边的三间当教室,东面一间隔开作老师的办公室。老师也只有一位,就是父亲。

  父亲的基础知识相当扎实,尤其是小学一、二年级教的尤为好,同时他也十分严厉,有一次,父亲在检查课文的背诵情况时,其他同学都背得不错,只有我姐支支吾吾地背不下来,当时父亲就生气了,当场给了姐姐一个嘴巴子,令在场的同学们心惊胆战,从此没有人敢背不出课文。后来,村里的好多哥哥姐姐都考上了大学。

  在我们村里,父亲除了教书教得好以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技艺令我们这些小孩子羡慕不已,那就是耍(驯养)鹞子。

  1965年的海原县三河镇是个靠天吃饭的地方,当时生产队种的糜子和谷子特别多,整个河滩地全是糜子和谷子,倘若遇到天灾的话,村里人便以糜子为食度过饥年。

  每逢饥年,人和动物的生存都成了问题,就出现了动物跟人抢食的局面。麻雀胆大,有人的地方就有它的身影,偷吃成性,有“会飞的老鼠”之称,每到秋天成熟的时节,村里人都在田里忙活,即便忙到晚上也不回家,因为白天麻雀就成群搭伙地飞到地里糟蹋粮食,父亲母亲要很晚才能从生产队回来,那时候,我觉得麻雀是最可恨的动物。

  为了保护粮食不受到“戕害”,在糜子将成熟未收割之时,我们都要和麻雀“抢粮食”。与麻雀争抢收成的方式有多种,生产队里会派社员在庄稼里扎稻草人,找两根棍子绑成十字架,用绳子把破旧的衣服缠在十字架的横木上,给十字架的顶端戴上帽子,稻草人的脸部用一些杂草填充,竖着的十字架部分也绑上一些杂草之类的东西,一个活生生的稻草人就成了,然后把它插在糜子地里,让麻雀误以为是活人站在庄稼地里,也就不敢来啄食了。

  可麻雀也机灵得很,时间一长,它们也便识破了人们的把戏,再也不会认为那里是活人了,就放心大胆地在谷穗上饱餐起来,更有胆子大的麻雀站在稻草人的肩膀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似乎在向村民耀武扬威哩!

  眼看着庄稼地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生产队的队长也是急在心头。

  “要想治麻雀,还得是找它的天敌来,以毒攻毒,以鸟治鸟,老栓给他儿子留了一门耍鹞子的好手艺,当时这孩子是不愿意靠近这玩意的,心中总是惧怕,后来一来二去,跟鹞子才“培养”出了感情。倒是练就了耍鹞子的好本事,他儿子就是在‘学习窑’的教书匠。”

  经过村里老人的点拨,生产队的队长找到了父亲,让父亲开始用鹞子来看护田地,后来父亲不再教书,担负起守田的责任。

  

  2

  在三河镇方圆的十里八村,父亲的鹞子耍得好是出了名的。那时候村里有人耍鹞子,放出去就叫不来回了,但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很少有过这样的经历。

  父亲训练鹞子很有一套,因而鹞子到了他的手里便能得心应手、收放自如。每年秋天,粮食成熟时,生产队也都会花钱从贩卖鹰和鹞子的人手里买几只来看护庄稼。

  有一年春天,为了节省这笔开支,生产队派人到外地去打(下网捕捉)鹞子。

  我第一次打鹞子,是和父亲一起去的,那时候我很好奇父亲是怎么一步步将这“野物”给驯化的,可是父亲总觉着这东西危险,怕万一伤了我,他无法给母亲交差,但总归是拗不过我,我才有了和鹞子的初次见面。

  那天我们起的很早,要在村东头的杏树园子里下网,打鹞子的网有好几张,将四面围起来,上方有机关开口,形成长、宽大概有四五米的网笼子,网笼中间的地上放置装着麻雀的鸟笼子,麻雀在里面飞上飞下,吸引着天上飞过的鹞子,就等着它们来自投罗网,成为人们的战利品。

  父亲打回来的鹞子有两种,本地称为“隼儿子”和“板雄子”。“板雄子”体形较大,羽毛上有花斑,给人以稳健大方的感觉,只要驯养有方,皆可通人性,很好地护卫粮田。“隼儿子”体形较小,颜色漆黑,灵活敏捷,但胆小暴躁,不易驯养。正因为这样,父亲一般是禁止我接近窑里看鹞子的,怕我被鹞子伤着,但我总像个跟屁虫一样偷偷地跟在他后面。

  下午收网时我随父亲一直等到五点多,望眼欲穿,就是不见鹞子的影子,一连好几天都是这种情况。

  “这得等到啥时候?”我有点不耐烦。

  “耐得住性子就成!”父亲蹲在杏园里,眼神笃定,好像是算准了鹞子可以进网一样,果然,终于在第五天天黑收网时,从树丛中突然飞出一道“闪电”直扑在网里,我跟在父亲身后,兴奋地跳了起来,“进了,进了,逮住了!”

  看见它的一瞬间我还是被“震慑”了一下,它那双圆圆的红底中带着金色双环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伸出铁钩似得爪子,很生气的扑棱着翅膀,想要挣脱网子的束缚,我愣在原地,被这有劲的家伙吓住了,没敢过去帮父亲解网,呆呆的看父亲把鹞子装进布袋,直到父亲收好网说:“这鹞子不错,看这圆溜溜的眼睛,透着一股灵劲。”我才回过神来。

  打完鹞子接下来就是“熬”鹞子了,这是个十分残酷的过程,一般都需要三四天。父亲会用绳子把它的腿栓在架子上,“熬”就是不让鹞子睡觉,不停地逗弄着让它活动来消耗体力,等到鹞子精疲力尽,实在“熬”不住了,就会“低头”开始吃剥好的麻雀和黄鼠肉。说白了,“熬”鹞子也是熬人,父亲这几天一定会在窑里待着,像是在它和在比赛一样,互相耗着对方。

  一直等到解开鹞子腿上的绳子,它能飞到父亲手上吃食,那这只鹞子就算是“熬熟”了。

  

  3

  村里人只要听说我家的鹞子“熬”成了,便会纷纷来家里请父亲去地里赶麻雀,这时父亲会变得特别忙碌,他常常架着他的鹞子来往于生产队的糜子地和谷子地之间,呼唤鹞子的“啊—噗嗷”的声音此起彼伏,弥漫在村里的田间地头,那张弛有度、缓急有致的吆喝声就成了村庄里的主旋律。

  每每这个时候,村里的小朋友们都会站在地垄上,目光追寻着父亲,看他怎么使唤鹞子,看鹞子怎么捉麻雀和兔子。

  “你爸太厉害了,你瞅那鹞鹰速度太快了。”

  “抓住了,抓住了……”

  听着小朋友的呼喊,我的内心里充满了骄傲和自傲,看着天空中展翅翱翔的鹞鹰,和田里指挥的父亲,感觉父亲好像一个将军一样,有一种不将麻雀消灭干净决不罢休的英雄气概。

  别看父亲这么使唤鹞子,他对鹞子却是非常喜爱,把它当婴儿一样倍加呵护,精心喂养。

  忙活了一天后,父亲回到家,自己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定先会将心爱的鹞子拴在鹞子架上喂食,而那鹞子架也做得非常精巧,左右两端都有铁制的转环,鹞子拴在那个转环上,一飞起来就会上下翻腾,绕着那木杆子一圈一圈地转,鹞子尾巴上系的小铜铃也便哗楞楞地响个不停。父亲就会将其重新安置到架子上,脸上显出无尽爱怜的神情。

  打鹞子一般是在春季,候鸟回归之际,捕获的鹞子经过一个夏天的驯养和训练,到了秋天就派上了用场。但当秋粮收割完毕,拉上场晒碾的时候,鹞子便完成了它们的使命,要放归山林去了。

  这时候,是父亲最为伤心的时候,经过夏秋两季的驯养,父亲已与他所钟爱的鹞子建起了深厚的情谊。

  “爸,要不就别放了,咱屋里暖和可以过冬。”看着父亲黯然神伤的模样,我有点心疼。

  “啥都有个自然规律,得让它走,拦不住的。”

  父亲专门挑了一个好天气放它走,可它却在被放掉后又回来了,为了让它走,父亲不断地加远距离,从十里、二十里、一直到百里,从三河镇放到海原,又从海原放到固原。它还是不走,不是落到我家,就是落在我家的地头上。

  “走吧,走吧,别回来了……”在它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父亲看着鹞子说了说话,而它好像听懂了似的,在院子上空不停地盘旋,向那高空中飞去,再没回来。

  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放它走,父亲是如此的喜爱鹞子,现在想来,父亲早就懂得,鹞子终归要回归自然,自私的占有反而会害了它,而且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冬天缺少喂养鹞子的肉食(没有麻雀)。一年里,人们吃肉也只是逢年过节那数得着的几顿,哪有多余的肉来喂养鹞子呢!

  1981年,宁夏实行了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土地承包到了农民个人的手中,生产队也不复存在。但是父亲耍鹞子的习惯依然保持了很多年,那已然不是为了生产队的护田责任,而是他每年春天必定要做的事了。

  慢慢地随着我年龄的增长,父亲也须发花白,也变得温和可亲,而耍鹞子这种既耗体力又损精力的活,在母亲的一再阻止下,他也彻底“金盆洗手”了,后来的几年里,只要到春天他会去杏园里待一会儿,估计在等鹞子吧。

  偶尔听到村里有年轻人在耍鹞子,他便骑自行车赶过去,进行指导,过一把瘾,以至于后来年轻人每年打鹞子都要喊上父亲做他的“技术指导”,每次回到家,父亲言语中全是鹞子长鹞子短的,精神头足了好多。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2010年,父亲因病去世,而我又将家搬到了县城里生活,城里的春天是没有鹞子的,从那时候起,我再也没见到耍鹞子的人,而父亲“啊—噗嗷”耍鹞子的吆喝声却久久回荡在耳边……

  文|潘 宁

  关于《宁夏记忆》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欢迎致电13383417113,投稿邮箱:wynxnrb@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87 参与 224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头像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169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