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凡:知识付费还没开始,现在只是一个预热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冬吴相对论》中,吴伯凡老师曾经提到过关于知识经济的两条规律:第一条为首创成本与最终效应的极不对称,第二条是知识的质远比知识的量重要。

  在新内容革命来临之际,面对信息过载和精品内容稀缺的问题,该如何打造有品质的内容?著名商业思想家吴伯凡老师于2月5日在网易举办的“闻学社沙龙”会上分享了他的一些看法。


  图:商业评论家、《冬吴同学会》主讲人吴伯凡

  消费升级是趋势,粗糙内容终将被淘汰

  在吴老师看来,消费升级是当下的趋势所在,不论是收费内容还是免费内容,太粗糙的东西已经没有什么生存空间。

  “互联网把大家都惯坏了”,吴老师说,人们都习惯了免费内容,但是这种情况又在逐渐发生转变,因为大量的免费内容是没有什么营养的。“内容越来越没有营养,受众也就越来越不愿意付钱,反过来又使得内容越来越差劲”,吴老师在会上分享到。

  不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免费的优质内容越来越少了,而且似乎已经形成了一股风气,一旦形成,便不可阻挡。于是,便催生了我们今天所说的知识收费。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在做知识付费?

  吴伯凡老师在《冬吴相对论》中还曾说过:“所有的创新都有一个最重要的本质:是否有人愿意为你的创新买单,没有人愿意买单的创新不能叫创新,只是一种自娱自乐。”

  在分享会上,吴老师说知识付费其实就是互联网和传统出版行业的结合,即“网络出版”。这种形式省去了过去的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发行的中间环节,节省了大量不必要的成本。这导致内容创作者的收益大幅提升,创作优质内容的动力越来越大。

  这是一种双赢的模式,一方面平台方能够获利,另一方面,内容输出者也可以获取更多的报酬。薛兆丰老师在得到平台开设的《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去年订阅量超过了20万,也就是4000万的产值,他本人也能够拿到2000万。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以薛老师原有的职业收入来衡量,就算一个北大教授的年薪是100万,他也要花20年的时间才能挣到2000万。

  什么才是稀缺内容?

  “面对面”+“跨界”,是未来稀缺性知识的发展方向

  在这次沙龙分享会上,嘉宾们普遍都赞同一个现状,就是当下的信息绝对过剩,好内容是很稀缺的。那么,究竟怎样的内容才值得用户付费,也能够让用户心甘情愿的掏钱呢?

  1、 和用户“面对面”的知识

  在吴老师看来,能够给用户一种面对面的“既视感”和“跨界融合”的知识,才是未来优质内容的发展方向。

  吴老师说:“今天的内容传播,有两个点很关键。一个是让用户感觉到面对面。”关于什么形式的内容才能让用户能够有一种面对面的“既视感”,吴老师举了一个例子。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先生曾多次公开讲到,吴伯凡老师是其最为敬佩的老师,如果没有当年的《冬吴相对论》,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得到知识服务平台。“当然,这是人家对我们的抬举,但是这其中有一个事实,就是他通过我们的节目意识到了音频的独特魅力,这也导致了得到平台的内容形式并不是简单的弄一些文字然后售卖,它们的内容形式一定是音频优先的。”吴老师说到。

  2、“活的”知识

  在交流会上,吴老师也说到,当下,每一个人的知识总量都在增加,但与此同时有一个问题也愈加凸显,就是各种知识的关联度越来越低。“‘白痴博士’越来越多,他们的特点是,在自己的领域相当厉害,但是稍微从自己的领域跨出一点点,他就像白痴一样。所以,今天最为有价值、最为稀缺的内容是跨界的知识,也就是‘活的’知识,它一定不是冷冰冰的、死板的、特别垂直的知识。不是让读者感觉是在吃快餐的感觉,而是像营养餐一样,既营养,又美味。”

  当然,为了改变当下的现状,吴老师自己也在做着一些努力。吴老师说,他这几年都在努力做一件事情,就是力图以一种新的视角来整合一些人们可能早就知道的知识,这种新的视角就包含了跨界视角。例如,他会从传播的角度分析整个人类史,由此得出人类史在某种程度而言就是一部传播史。其实不惟人类,大自然的鸟语花香,都是一种传播与勾连的行为。

  为了能够让大家更好的理解什么是“活的”知识,吴老师也提到了他在春节后即将推出的一档视频节目中的部分内容。有一期节目的名字是《AI与犬马》,他在节目中提到,人类史其实也可以看做是一部人工智能史。

  “狗和马算不算人工智能?首先,它们都是人工驯养的产物,其次,它们都能够满足在某些单一功能上远超人类,能够帮人做很多的事情。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它们不仅能帮你做事情,还能够和你形成比较好地互动与沟通。世界上只有狗和马这两种动物是通人性的,而在整个人类文明史的早期,其实就是谁率先拥有了与狗合作的机会谁就能活下来,再往后一点就是谁能够跟马形成良好的合作,他就拥有了马这种‘人工智能’,也就能够战胜其他竞争者”。

  吴老师用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付费内容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内容本身有多新,所谓的“新”是一种多信道、全息化的新,要具备人性化、口语化的特征,也就是要让人感觉到“活”和“既视感”。那些死板的的、有距离感的内容,即使有一定的知识增量,也不可能做到稀缺。

  部分优质内容永远不会直接收费

  付费并不等于优质,免费也不能同劣质划等号,吴老师认为将来还是会有很多特别优质的免费内容出现。例如,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也是世界著名博物馆)已经开放了免费下载4K的艺术品图画,如果装修房子,你可以打印几幅高清的中国古画,那种韵味也很独特。

  其实,吴老师自己的节目——最新开播的《冬吴同学会》也没有直接收费。“喜马拉雅和蜻蜓跟我们谈的时候,我自己强烈要求免费。”吴老师说,他认为直接收费也不会有太多钱,影响力也不大。还不如利用赞助和广告,这样平台和内容提供方都能获取相当的回报,受众也不用掏钱,同时还扩大了影响力。

  吴老师在活动最后讲到:“前几天,王凯(凯叔讲故事创始人)说,知识收费已经过时了,但是我觉得还没有开始,现在只是一个预热。未来的内容市场可能是一个哑铃型的市场,以转移支付、交叉补偿来获取收益的免费优质内容与直接向受众收费来获取收益的内容都占有很大的份额,二者之间,是份额不大的低质量免费内容。”

  更多闻学社沙龙精彩内容:打造好内容是一场方法论的比拼 | 闻学社大咖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36 参与 3544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1072

篇文章

27080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