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都市传说:你们的长腿女神——八尺大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父亲的老家距离我们家大约两小时车程。

  虽然只是一般农家,但我很喜欢那种优闲的感觉,到了高中可以骑机车后,常会在寒暑假的时候一个人跑去玩。

  爷爷和奶奶也都很高兴的迎接我的到来。

  但是,最后一次去是要升高三的时候,所以到现在为止大约已经10年以上没有再去了吧,并不是没有再去,而是没有办法去了,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

  刚进入春假时刻,因为天气很好,所以就骑著机车到了爷爷家去玩。

  虽然天气还是有点冷,但靠近房子中庭的走道因为日照的关系显得有点温暖,很舒服,所以我就优闲的坐在那里晒太阳,然后突然听到

  播播播播播播播播

  似的奇怪的声音,不是机械的声音,比较像是人所发出的声音。

  而且听起来也很像波的声音。

  正当我在想是什麼声音的时候,看到外围墙上有个帽子。

  并不是放在围墙上本身。

  而是帽子一直往前进,直到经过围墙的一个裂缝

  看起来像是一位女性,原来那顶帽子是她戴的

  那位女性穿著白色洋装。

  但是围墙一共有两公尺那麼高,要能更从围墙把头露出来那女性身高到底是几公分啊

  当我还在惊讶的时候,那位女性还是继续移动直到离开了我的视线,帽子也不见了。

  不知何时开始播播播的声音也不见了。

  

  那个时候我只有想到可能是原本身高就高的女性穿了超厚底的靴子,要不然就是很高的男人扮成女装吧。

  

  之后在客厅和爷爷奶奶一边喝茶,我就把刚发生的事情说给他们听。

  『我刚刚看到一个很巨大的女性,该不会是男扮女装的吧~』

  他们听了也只有喔~这样喔的反应。

  『比围墙还要高呢。戴著帽子还发出播播播的怪声音』

  话说一完,他们俩马上停下动作,不夸张,就刚好愣在那里。

  然后爷爷好像很生气就连续问了,『什麼时候看到?』『在哪里看到?』『比围墙高了多少?』的问题。被爷爷这麼一吓,我也是照实的回答,然后爷爷突然沉默下来,往走廊旁的电话走去,不知道打了电话到哪里。因为有屏风挡著,所以我听不到他说了些什麼。

  奶奶则是失神般的在一旁发抖。

  爷爷应该是打完了电话,回到了客厅后就说

  『今晚你就住这吧。不。应该说现在变成没有办法让你回家了』

  我拼命的回想该不会是我做了什麼不应该做的事吧?但是实在没有头绪,那个女性也不是我自己跑去看,而是她自己从那里出现的。

  接著爷爷就对奶奶说『接下来拜托了,我去接K婆婆过来』就开著小货车出去了。

  我很惶恐的的问了奶奶,奶奶用震抖的声音回说

  『你被八尺大人给迷惑了。爷爷会帮你的,不需要担心』

  然后奶奶就在爷爷回来之前,慢慢的把事情告诉了我。

  这一带有著称为『八尺大人』棘手的存在。(以下简称八尺)

  八尺会以硕大的女性姿态出现。身高就像它名字一样高,并且会发出播播播播似的男性的笑声。每个人看到的可能不大一样,可能是穿著丧服的年轻女性,穿著和服的老奶奶,或是穿著工作衣的中年妇女,但共通点是身高很高的女性,头上戴著东西,还有那个令人不悦的笑声。

  

  传闻是以前外地的旅客所带进来的,但没有受到证实。

  因为被这个地方的地藏王给封印在这个区域内,所以无法到外头去了。

  被八尺迷惑的话,会在几天内遭受杀害。

  最后一次发生八尺杀人的事件大约是在15年前。

  这是我之后所打听到的,所谓被地藏王封印指的是,八尺变得无法分辨如何才能通到村外的道路,就是因为这村子的地藏王庙刚好就在村子的边界。

  为了限制八尺的移动,村子在东西南北四方处都设置了地藏王庙。

  

  但不懂的是,何必特地把这样的东西留在村子呢?原来是因为和邻近村子有了协议,像是可以优先使用水资源之类的。

  可能是因为八尺好几年甚至十几年才会发生一次祸害,以前的人在利弊考量之下,觉得利大过於弊才签订了这样的条约吧。

  即使听了这样的事,也没有什麼实感,这是当然的吧。

  这时,爷爷带著一位老婆婆回来了。

  『发生了不得了的事了呢。现在先拿著这个』

  K婆婆给了我一个符咒。

  然后(K)就和爷爷一起上了2楼,好像在做什麼事情。

  奶奶也和我在一起,连上厕所的时候也会跟来,还不让我把厕所的门完全的关上。

  到了这地步我才感受到事情好像真的不妙。

  过了一阵子后我被要求上到2楼的第一间房间内。

  房内的窗户全被报纸贴覆住,报纸的上头还贴上了符咒,在四个角落放了大把盐巴。

  然后在一个木箱上头(还不至於能被称做祭坛)放了一尊小小的佛像。

  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个尿壶,要我用这个解决。

  『就快要天黑了,听好了,到明天早上以前不可以离开这里。我和奶奶既不会叫你也不会和你说话。就这样吧,到明天早上七点以前绝对不要离开这个房间。到了七点后由你主动出来,我会先和家里面连络过』

  爷爷很认真的跟我说了,除了点头我也不能做什麼。

  『要好好的照著刚刚说得去做,符咒不要离开身边,要是发生了什麼事就向佛像祈祷』

  K婆婆也这样的对我说。

  虽然他们说看电视也没有关系所以我打开了电视,不过由於不安所以根本有看没进去。

  要关门之前奶奶给了我一些饭团还有零食,但却一点也没有吃的欲望,只能用棉被紧紧的包住自己并且在里面不断的发抖。

  在这样的状态下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自觉的就睡著了,醒来的时候电视上正在播我现在已经忘了的深夜节目,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过了凌晨一点。(这时期还没有行动电话)

  正当我想说怎麼会在这种时间醒来的时候,窗户传来了敲打玻璃的声音。

  不是像小碎石类碰撞的声音,而像是用手轻轻敲的声音。

  虽然没办法判断到底是风所造成的声音还是真的有人在窗外敲打,不过还是努力的说服自己是风所造成的。

  为了安下心来喝了一口茶,但还是觉得害怕,就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大,强迫自己看电视。

  在这时候,听到了爷爷的声音。

  『喂~~还好吧? 怕的话不用撑也没关系』

  忍不住靠近了门边,但马上想起了爷爷的话。(今晚不会有人来叫你和跟你说话)

  然后声音又说了

  『怎麼了?可以来这边没关系呀』

  虽然很像是爷爷的声音,但并不是爷爷,虽然我不知道为什麼,但就是有这种感觉,正当我这麼想的同时,全身冒出了鸡皮疙瘩,眼光不经意的瞄到一旁的盐巴柱,顶端的部分变成了黑色。

  立马冲到佛像前面坐著,紧握著符咒,开始拼命的祈祷『请救救我』

  

  就在这时,

  『播播,播,播,播播』

  听到了那个声音,窗户玻璃也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

  虽然我知道它应该不至於高的这种地步,但还是不禁地想像它是从一楼伸手敲打二楼窗户的画面。

  可以做的事只有向佛像祈祷了。

  感觉渡过了一个很漫长的夜晚,即使如使早晨还是会来临,没关掉的电视不知何时开始,已经在播放早晨新闻,画面旁显示著7点30分。

  敲打玻璃声还有那个播播播的声音都不知道何时间停了。

  也许是睡著了,也许是吓昏了也说不定。

  房内的盐巴全都变成了黑色。

  为了小心起见,我还是对了一下手表,确认时间和电视上一致后,才惊心胆颤的慢慢打开了房门,房门外站著奶奶和K婆婆,奶奶一边说著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一边流著眼泪。

  到了一楼后,爸爸也来了。

  爷爷从外面探头进来催促说『快点上车』接著到了房外,不知道从哪来了一台休旅车,旁边还站著好几位男性。

  休旅车是九人座的,我被要求坐在正中央,K婆则是坐在助手席,在一旁的男性们也都一同上了车,一共坐进了九人,形成把我从八个方向包围住的状态。

  『真是辛苦你了呢,虽然你可能会在意,但从现在开始请把眼睛闭上头低著,虽然我们什麼也看不到,但你有可能会看见吧』

  在说好之前请忍耐不要张开眼睛。

  坐在我右边的50岁左右的欧吉桑这麼说道。

  然后,由爷爷驾驶的小货车带头,再来是我所坐的休旅车,最后是爸爸所开的小客车垫后。

  车队以很缓慢的速度前进,可能连时速20公里都不到。

  不一会时间K婆低语说『现在开始是重要的时刻』接著开始像是诵经。

  又开始听到了那个声音。

  紧握著从K婆拿到的符咒,原本照著指示闭著眼睛低著头,但不知怎样的,眯起的眼睛不小心看到了外面。

  看到的是像是白色洋装,跟著车子移动著。

  用著大跨步跟著吗?

  头在车窗以上所以看不到

  但好像是准备窥视车内,开始有了准备低头的动作

  这时我不禁到抽了一口气

  旁边的人对我说『不要看!』

  慌张的紧紧闭上双眼,握著符咒的手,力量也再加深了。

  悾悾,悾悾

  窗户开始传出敲打的声音

  一旁的人也陆续发出了惊慌的声音

  即使看不到它,听不到它发出的声音,但造成的声响还是听的到吧

  

  K婆加大了诵经的声音。

  终於,正当想说声音和声响消失的时候,K婆说了一句『成功躲过了』

  在这之前沉默的其他男性们,也陆续的说出太好了之类的话。

  最后车子停在比较宽的路面上,我移坐到爸爸的车内。

  当爸爸和爷爷在对各位男性道谢的时候,K婆走过来说『符咒给我看看』

  看了无意中还是紧握在手中的符咒,已经整张都变成黑色的了。

  K婆说『虽然我想应该是已经没问题了,但为了慎重起见,这个还是带在身边一段时间』就给了我一张新的符咒。

  之后就和爸爸两个人回到了家里。

  机车是由爷爷和邻居们帮我送回来的。

  爸爸好像也知道八尺的事,也跟我说他小时候有个朋友就是因此丧命的。

  也知道还有其他人也是因为被迷惑而搬到了外地。

  休旅车上的男性们都和爷爷有亲戚关系,也就是我的远亲。

  在前端的爷爷和最后的爸爸,因为血缘和我相近,为了混淆八尺的判断,所以才以那样的队列形式。

  爸爸的兄弟(叔叔)因为没办法一个晚上就到,所以才找了虽然只有点血缘关系但至少能马上集合的人们。

  即使如此也不可能马上招集到7个男性,而且觉得白天应该会比晚上还安全,所以就让我关在那间房里一个晚上。

  当时在路上,最糟的状况是爷爷或爸爸可能会代替我遇害。

  然后就像我先前所写的一样,爸爸也再次交待我千万不要再到爷爷家去

  回到家后给跟爷爷通电话时,我问了说那个晚上有和我说过话吗,爷爷很肯定的说了没有

  果然那就是…

  当这麼想的时候,背上有感到了寒意

  据说八尺的对象大多是青少年或是小孩子

  

  因为年轻人比较容易陷入慌恐不安的状态,这时候听到亲人的声音,就很容易失去戒心

  过了10年都快要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生了很糟糕的后续

  『不知道谁破坏了封印八尺的地藏庙,而且那条路还可以通到你们家』

  来了这通奶奶的电话(爷爷在两年前去世了,我当然没办法参加丧礼,爷爷在临终前也特别交待千万别让我来参加丧礼)

  到了现在一边说服自己那不过就只是迷信,但一边还是感到非常担心

  要是再度听到了『播播播』的声音的话…

  

  

  END

  哈喽,各位小伙伴新年好啊。对的,大过年的也不忘吓人。都市传说又回来了!

  以上就是日本著名女妖八尺大人(八尺様)的故事。

  这个最初是流传在2ch网络上的都市传说,其原型有可能参考了欧美的同类生物slenderman(无面男),二者的共同点是远超常人的身高,以及通过敲击玻璃等方式宣告到来,同时糅合进了许多日本北部地区民间传说的痕迹,所以让很多地方的读者产生了熟悉感。

  

  八尺大人的形象在诞生后曾被许多灵异作品采用过,其中影响力比较大的是著名灵异漫画地狱老师的作者在其续篇灵媒师东名中将八尺大人这个形象彻底发扬光大。

  

  在该漫画中,八尺大人被描述为早在绳文时代的原始人就开始进行祭拜的古老神明或生物,使用石器的原始人通过对其献祭男童来避免其降下灾祸。在所出现的情节当中,八尺大人无视一切法咒或术式,不管是巫女和萨满的法术都无法对其造成丝毫影响,甚至连观音白衣咒也完全免疫。

  

  不过,八尺大人并没有对人类本身的善意或恶意,只是沿袭着上古时代的习性在搜寻猎物而已,当采用特殊术式将其目标隐蔽足够时间后,失去耐心的八尺大人会自行放弃搜寻,回到原有巢穴。

  

  怎么样,这次的故事是不是很合你们这些长腿御姐控的口味呢?

  话不多说,我还要忙着去收红包呢,

  祝各位小伙伴们狗年快乐,大吉大利!

  溜了溜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102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东京Neko说

吐槽日本新鲜事

头像

东京Neko说

吐槽日本新鲜事

170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