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独资后,东方梦工厂的国人动画梦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月初,东方梦工厂宣布由华人文化带领的中国队全资控股,成立Pearl Studio,新logo乍看可以用「掌上明珠」四字来概括。

  被换掉的旧版logo上,有着无法忽视的、原合资方美国梦工场(下文将用「梦工场」代表美国梦工场动画,用「东梦」代表东方梦工厂)的痕迹:梦工场的logo是孩子坐在月牙上钓鱼,而东梦这里则是熊猫坐在月牙上钓鱼。2016年上映的《功夫熊猫3》是东梦迄今为止最好的招牌,但这部片子也被定性为「中美合拍」而非「东梦原创」;2018年正式独立发展后,东梦不仅要挥别logo上的熊猫,也要超越作品上的《熊猫》。

  

  总部位于上海的东梦,取用了「明珠」之意

  许多评论者认为,从中美合资变成中国独资,尤其与梦工场「分家」,是东梦发展路上遭遇的重大挫折。不过,双方股东却并未做出类似的判断。不久前,梦工场的股东NBC环球集团不仅宣布了2019年与东梦就新片《Everest》的合作发行,其娱乐集团主席Jeff Shell更是直接对东梦的业务表达了看好和祝福。东梦CEO朱承华(下文称Frank)也说:「对于东梦自己,在这个时代成为中国独资,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比电影更电影

  在Frank眼里,中国动画电影的机会来了,而且会越来越大。

  2015年,《捉妖记》等国产影片的空前成功印证了国内电影市场爆发的开端,如果说2016、2017并未复制2015的奇迹,尚未结束的2018春节档已经证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快车道并非直线,但仍在向前。

  「市场火了以后总会有一些不理性的现象,何况中国的电影产业本身也不够成熟。」Frank说,从大局来看,如2016、2017般的波折在所难免,那意味着太多缺乏经验的人、钱和题材在他们并不熟悉的领域一拥而入——虽然没能如预期般发光发热,但对整个行业,他们仍是加速前进的重要能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踩过坑的导演和投资人,会在今后拿出更好的作品。Frank对未来中国电影市场充满乐观。「中国有着千亿级别的电影市场,动画电影占比还不到10%。在发达国家,动画电影占比在15%以上。这意味着,以静止的眼光来看,中国动画电影还有至少一倍的增长空间——何况整个盘子越来越大呢。」

  不过,国产真人电影爆发的近年,国产动画电影声音相对小一些:乱象少一些,但速度也会慢一些。「尤其在3D动画电影这个领域,因为门槛比一般的电影高,」Frank解释道,「动画不只是给小孩子看的,《大圣归来》印证了国产的潜力。长远来看,想要抓住更多观众,不能只靠题材、剧本的新意,制作的质量一定要高。」

  对整个市场而言,审美水平只能提高,不能降低。真人电影方面,国产影片多年来经受好莱坞实力碾压,在观众面前,最近几年才刚有能抬一抬头的趋势;而动画电影则更悲剧,我们看惯了来自迪士尼、皮克斯、梦工场的顶级佳作,很难平心静气地看待发展中的国产作品。看过《疯狂动物城》中毛发特效的你,会不会觉得国产动画过于粗劣了?

  真人电影有其文化壁垒。本土的环境,本土的演员,本土的题材,即便质量上有所欠缺,对于本土观众仍有天然的吸引力。但动画电影甚至难以利用这一点:《Coco》(《寻梦环游记》)有其独特的墨西哥背景,却打动了全世界的观众——冷酷而又现实地说,如果是墨西哥自己拍这种题材,则基本没有机会。

  

  原因可能有两点吧。最主要的,没有演员的存在,动画电影缺少很多能天然吸引观众的点,因此必须要打动人心,激发多数人的情感共鸣才能成功。再有就是,动画电影总能吸引很多儿童观众,成人观影的文化壁垒,在孩子心里没那么高。

  

  Frank得出的结论是,想与顶级动画电影一较高下,取巧的手段多半行不通,一定要让硬实力至少不比国外差。不去参与顶级大片,不被「绑着」努力达到好莱坞标准,国内团队没有机会学到如此宝贵的一课。而在《功夫熊猫3》大获成功,东梦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打造世界级优质作品后,Frank判断,独立发展并不会对其制作能力造成伤害。

  「我们在梦工场的帮助下,学到了、攒下了最重要的东西。」Frank说,东梦成立之初,能与梦工场合作,是一种幸运,也是一条必经之路——何况今后还会有许多合作,分开不等于划清界限。

  与通常商业片1~3年的制作周期相比,动画商业片则有4~5年的漫长周期,且成本下限也相当高昂。「总有人问动画电影公司,你们明年出什么呀?其实明年出的都是四五年以后上映的了。动画电影是个很慢的行业,好处是你也不会遇到突然的竞争者,这行业太拼积累。」Frank说。

  这意味着,互联网人眼里「周期长、风险高、赌得大」的电影行业特点,在动画电影这边还会成倍增大。在令互联网人遇挫不少乃至望而却步的中国电影市场,论内容生产,还是要靠相对传统的影视工作者,而动画电影尤甚。

  中美动画,产业有别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互联网与中国电影产业毫无瓜葛。毋宁说,由于中国独树一帜的互联网环境,中国电影将会走上一条不同于好莱坞的新路。

  在虎嗅1月份发表的「高三篇」中,为阿里在好莱坞奔走数年的高晓松阐释了他对文娱产业未来的许多见解。其中涉及电影与互联网的部分,着重表示中美电影市场已经出现了区别,且这些区别会导致产业上下游的一系列变化。

  重要而又关键的一点是,中国电影票务的大头早已转移到线上,而美国则会且仍会维持很久线下票务的优势。针对这一事实,高晓松判断中国电影并不会像美国那般极度依赖院线,并大胆推测线上观影的「pay per view」模式会很快在中国落地。这意味着电影首映时便可以在线点播,而点播收入则同样是电影票房的一部分。

  巧合的是,Frank也表示东梦的内容会在将来寻求新的放映渠道,不会完全依赖线下——对于中国同行的锐意进取,目前美国巨头们仍持观望态度。某种意义上,如果中国电影在将来普遍寻求线上观看的尝试,那么中美合作的影片将不得不就发行渠道做出很多新的尝试,「规矩」还有待摸索。出于此种考虑,东梦如今的独立发展,是为优先探索中国市场做出准备。

  其实中美差异并不止这一点。地区壁垒不仅在于下游,也在于上游;如果说互联网的问题上中国走在了美国前面,在另一个问题上中国则是远远落后于美国——衍生品。

  众所周知,国产电影的收入结构一直为人诟病——在并不依赖票房的美国,衍生品可以为影片带来一半以上的收入;而在中国,衍生品运营则是个起步没几年的行业。Frank是这一行业的佼佼者,在他的带领下,《功夫熊猫3》的衍生品零售额超过了15亿人民币——须知东方梦工厂的衍生品部门便由他一手搭建。

  可能也是因为衍生品业务的成功,Frank在2016年成为了东方梦工厂的首任本土CEO。当然,CEO的人选从公司角度肯定有许多考量,但就从衍生品一事来看,「本土」则实属必然。

  我们未曾听闻任何一家跨国的衍生品运营公司取得巨大成功。在好莱坞,影视巨头根本不依赖衍生品公司,而是自建衍生品部门,在立项阶段便参与运营规划;在日本,版权分发逐级向下,本土创作者始终掌握着对周边产品的控制。而衍生品务必本地化的原因则非常多:

  衍生品的生产、宣传、分发、销售都要依赖本土大大小小的不同公司,跨国合作难度极大;

  衍生品种类多样,高级衍生品与地产、交通、汽车乃至金融产品的结合十分常见,越贴近市场,可探求的机会越多;

  衍生品永远不缺盗版,而盗版会极大侵害利润,本地团队在法务工作上有显著优势;

  具体到中国,自成一派的电商体系与国际玩法存在摩擦,与天猫、京东的合作并非外国厂商可以驾驭。

  而东梦走的是好莱坞公司自建衍生品部门的老路,东梦的中国独资化,也意味着衍生品业务的全面本土化,这无疑有利于东梦将来衍生品业务的进一步展开。由中国团队开展本土化的衍生品运营,可以想见,未来我们能看到更多东梦曾经探索过的「高级衍生品」,如主题商场、娱乐理财之类优质的产品和体验——就看他们还能想到什么新玩法了。

  

  规模颇大的功夫熊猫主题商场,是体验类衍生品的一种

  考虑到衍生品将取代票房成为中国电影未来最主要的收入,以及动画是最容易诞生衍生品的内容之一,东梦如今的「自力更生」,尤其围绕自身原创内容所做的许多工作,甚至有历史的必要性。

  国人的家庭娱乐

  东梦成立之初,其愿景就是为全球,尤其为国人打造世界级的家庭娱乐作品。谈到为国人生产内容,Frank不断强调一个观点:题材可以中国,水平必须世界。

  除了与梦工场合作时代留下的宝贵遗产——世界级的团队及标准化流程,东梦将来几年要发布的作品,也始终以「global」为己任。这种立足本土、心怀世界的态度在16年的《功夫熊猫3》中可见一斑:影片发行的普通话版本及英语版本中,角色的口型都分别制作。在动画电影史上,这种情况实属罕见。

  在东梦宣布的2019、2020年影片中,《Everest》及《Over the moon》两部作品值得一提:前者是东梦从创意到制作全部包揽的首部作品,将成为东梦毫无争议的首部原创动画电影;而后者则因为前迪士尼首席动画师,创作了《小美人鱼》的爱丽儿、《阿拉丁》的阿拉丁、《美女与野兽》的野兽、《泰山》的泰山等诸多知名角色的格兰·基恩作为导演加入,在国内外都备受瞩目。

  

  格兰·基恩为Over the Moon创造角色

  「格兰·基恩已经60多岁了,他的《Dear Basketball》今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他对东方文化很感兴趣,很兴奋地投入到《Over the moon》的制作中,最近在学中文。」Frank说,如果不是对方真的看好,东梦很难说服这样一位大师执导作品。

  影片的发行也是全球同步。《Everest》将由东梦在中国发行,而收购了梦工场的环球影业负责海外发行。《Over the moon》则更进一步,将由Netflix在海外独家播出。可以看出,东梦在开拓市场时,不仅视野开阔,手段也相当灵活。

  Frank在发行上采用了灵活的策略,对影片内容的生产也同样灵活。他说,虽然东梦制作的目前还都是原创影片,但东梦的创作态度是开放的,在将来不排除会与一些IP展开合作。

  《Over the moon》讲述的是小女孩建造飞船飞向月球的故事,虽然有大量中国元素,却并非拘泥传统之作。Frank甚至坦言,在将来,中国元素都并非东梦作品的必要。随着题材愈发开阔,东梦对各种创意都饱含兴趣。Frank不想背弃动画电影「最广泛地打动人心」的宗旨,他想要的是感动全世界的《Coco》,而非只属于墨西哥的《Coco》。

  至于怎么样「为国人打造家庭娱乐产品」,或者说什么才是「中国的动画电影」,Frank的同行,《大护法》导演不思凡一次接受采访时的回答完全可以覆盖:「只有中国人拍的电影,才叫中国的电影吧。」

  这也正如高晓松对好莱坞精神的赞扬:你会觉得索尼影业出品的东西就全是日本味儿么?

  同为创业公司也想求报道(请猛戳这里或加编辑微信 zy514035492 )?只要你们对产业正在产生影响、或未来可能有颠覆效应,就都是我们的关注对象——无论大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虎嗅APP

个性化商业资讯与观点交流平台

头像

虎嗅APP

个性化商业资讯与观点交流平台

7954

篇文章

30679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