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平凡 春秋如歌 每一片荷塘 都有日月之光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阅卫草堂》第46期

  系《阅卫草堂》文学专栏原创出品

   每一片荷塘 都有日月之光

   秦志峰

  (一)

  “九九再一九,犁铧遍地走”。行走在春天的风里,虽然没有春暖花开,但依然可喜,春生百谷,也孕育着满满的希望和憧憬。

   “黄河之水天上来” ,“天下黄河富宁夏”!

  我的家乡宁夏,是一个省级回族自治区,我生长在美丽的中卫,这里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观景象,有沙水相依的沙坡头,也有浪漫别致的金沙岛。美丽的中卫,回汉亲如一家,和谐幸福居住。我们同心同路,一路耕耘,一路收获。


  我所居住的城市,是一个成立十多年的地级市,当年大明王朝称:宁夏中卫。中卫有神奇的传说,美丽的风光,蜿蜒的丝绸之路,一边连接古长安,一边连接大陇原,诗意花雨遥望飞天丝路……家乡红枸杞飘红,硒砂瓜泛绿。中华杞乡中宁,成片成片的枸杞林,红彤彤的枸杞,天南海北处处都有宁夏红宝枸杞的俏模样。枸杞产业是中宁的富民大产业,支撑着杞乡半边天,红枸杞艳如彩霞,映照日月,殷实了杞乡人的光阴日子。

  山城海原县,以前是地级市固原的一部分,如今,融入了年轻蓬勃的中卫。海原也是美丽的,静谧,安详,美好!境内旅游资源较为丰富,芸芸众生,生生不息,西海固精神和文学辉光精心普照,文风浓郁,人才辈出。回汉同心,山川共济,海原的花儿和少年,梦想飞天,遥望星空,寻觅着一轮圆满澄澈的明月。


  悠悠往事,记忆犹新。我的家乡在中卫永康,那里俗称“卫宁小平原”,有一个小村叫沙滩,村里住着不少的回族朋友。他们豁达,大方,美丽,端庄。丹阳普照,人们笑面如花,朵朵绽放。新月当空,月光安详,我们的身心也端庄方正地接受着诗意春秋的洗礼。

  我们守望相助,同心同德。我认识许多文友,其中我最佩服的便是散文集《溪风絮语》的作者,吴忠市红寺堡的马慧娟老师。她的足迹,遍布鲁迅文学院,曾经自豪地登上过北京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我是演说家》。

  日月光华,岁月匆匆!转眼又是一季春去春又回。春日闲暇,坐在窗前,手捧着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读起“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心中就浮腾起一簇簇涟漪,浪波。那些乡音,这些白发,是不是都是岁月留给我的一些对家乡的惦念?


  (二)

  没怎么留心时间悄然无声的流逝,平平常常,平凡的生活着,很多时候难免有磕磕绊绊和离愁别绪。偶然聆听一曲《时间都去哪了》,才突然发现,我已然人到中年。

  昨天,今天,明天,时间都去哪了?我挠了挠头皮,看了看窗外,春天已来,阳光晴好,我决定出去走走,寻找曾经流走的那些平凡日子。

  “一年之计在于春”!小村依然是静谧安详的!有鸟语,有花香。太阳照旧从东方冉冉升起,光芒似一只只金笔,描画着她熟稔的山川风物,城市乡村,大街小巷。人们如水潮一般流向城市,更显得乡村的寂寥和空旷,静静的乡村,在聆听静静的过往。


  我是一个比较乐观诗意的人,许多时候,把失意摁进心底,也把微笑和诗意留给自己和岁月。屏蔽一些不愉快,不和谐,寻觅发现一些美丽、快乐和幸福,让感恩伴随身心,我觉得人海红尘,草木日月都是美丽昂扬的,它们的身体里,也蛰伏着莹莹的初心,等待惊蜇,等候着春暖花开!

  春回大地,耳畔有风,早起的老人,信步缓缓走过小路,留下了一个笑面,一个坚强的背影。“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脑海里浮出了我儿时上学时惯常唱的歌谣《上学歌》。微微一笑在清晨,对了,鸟儿呢?见了它们,也应该对它们柔柔的说一声“早,早,早……”上学的孩子,沿着熟悉的小路,走向校园。在校园里,他们就是一朵朵花儿,蓄着力,含着苞,微微待放。想到这些,我对着路过的”祖国的花朵”们说了一句:你们好,孩子们……


  孩子们有些诧异,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挠了挠头皮,像在思考,但很快就说了一句很入耳的话:叔叔、叔叔好……然后,他们捂着小嘴,一溜烟,风儿一样过去了。“叔叔、叔叔好……”,是在对东风春光和美好的早晨说再见吗?我表情复杂,内心五味,微微摇了摇头,但春风一拂,很快就释然了。我遥望了一下悠悠青山,云烟缭绕;回想着身边日夜东流不息的滔滔黄河。我懂得,人生豁达,没有翻不过去的山,趟不过去的河!

  鸟儿从老柳树枝杈的窝巢里飞出来,不知是追寻春光,还是寻觅小虫儿,侍养鸟宝宝去了,这一幕很平常,却也感动了我。在勤劳的农人眼眸里,春天是提前赶来的!那些随风轻舞的柳梢,那炉灶里飘渺袅袅的炊烟,也接受了阳光的问候,它们的内心,想来也是温暖的! 哦,近了!儿时熟悉的果园,近在咫尺,一切安好。


  (三)

  听说退休回乡的老教师,我儿时的班主任李老师,承包保护着村庄的“花果园”,建成了“农家乐园”,供乡亲们观赏和回望。许多外面的人听说了这一新闻,也远道慕名而来,寻觅一种清闲,寻觅一种回忆,寻觅一些旧时光,享受一些慢生活……

  儿时的“大果树”,已经完成了它们的梦想,优雅的老去,注入长久的回忆。苹果树依然是新一轮的主角,其间有桃李杏树,也有梨枣葡萄树。显然老园丁经过详细地规划安排,方方正正的小园子,居然用心培育了一方摇钱树,一块桑葚地,还有―片枸杞林。榆钱绿后桑葚红,最美七月天,枸杞鲜艳如珍珠。木栅栏围圈起的陈年的古井,依然捧着一眼碧波清泓,仰望日月,静思春秋。辘轳,女人和井,还有诗意和初心,大概都包容其中了!


  不时有呢喃的小燕子,从春风阳光里依依飞来,落在木屋檐下的旧巢里。燕子回巢,和风徐徐;明月当空,清朗小屋!我懂得,李老师的心依然是澄澈的湖,是芬芳的百花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看着一剪梨枝斜逸黄土墙外,似在探寻墙外的另一方天地。小村安详,村风朴实甚好,路上很少有人随便乱拿东西,乱扔垃圾。木门无锁,无需闭户。

  炊烟袅袅随云去,清风明月常归来。小园玉立,镶嵌在小村一隅,远看像极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上的一轮圆月。黄土泥屋崭新,却似陈设已久。我心念一动,轻轻推启,从木栅栏门侧身而进。老师早已手持剪树的铁剪,咔咔嚓嚓,心慈手软,却是删繁就简,很是熟练。老师许是从老花镜的余光里瞥见了我,蹙眉舒展,微微一笑,松开一枝梨梢,挥手示意。


  我知道,李老师做了大半辈子园丁,把自己当做一把尺子,一根标杆,悉心教育过我,也培育了无数桃李,满园芬芳。如今,他仍似一轮丹阳,一片明月,用生命光华滋养桃李草木。老师拉着我的手,我感觉到了力量和火热。缓缓走近古井,老师屈身坐在青石凳上歇息,轻轻取下老花镜,用满是老茧的褐色的手指,擦拭了几下,然后戴好。

  又用宽大的手掌,摩挲着光滑的水泥井沿,似在思考,又像回味,仿佛在擦去一些身外之物。我俯身探望,井水春来碧如蓝,仿佛谁把一方蓝天,轻轻投进了水井深处。井中的水云间映照出了我中年的样子,我皱眉,他也皱眉。我微微一笑,他也微微一笑。我紧闭双唇,他也紧闭双唇。我张口欲歌,他也张口想唱。我泪水欲溢,他也泪水欲溢,满腹感怀……


  (四)

  陶师母是个精神矍铄的女人,当年是我的音乐老师,《上学歌》就是她教授给我这个五音不全的顽皮学生的。她如今依然是老树如花,气韵不改。她轻盈的端着一方茶盘,飘然而止。老李,小秦,先喝些淡茶吧!粗茶淡饭菜根香,可以育人一辈子。陶老师好。嗯,你也好。

  老师,我……没事。春天在,花会开,太阳照常升起,说不准仔细看,还有新的光华呢!从报刊上读到你的那些关于乡愁的文字,挺像一杯绿茶,苦尽甘来。对了,人生处处有青山,晴雪,你不要太纠结!看着李老师和陶老师,我用眼眸的余光瞥了一下不远处的桃梨。耳边飘起了陶老师甜美的声音:阳光春风,总会照耀催开桃梨的,到时候,满园春色,满园芬芳,欢迎你常回家看看。


  忆起儿时,我们贪玩,不上音乐课,跑到学校后面的荷塘戏水,游泳,被陶老师发现,让女同学在男同学手臂轻轻上划“白色的手指痕”,从颜色上发现谁下去玩了水,谁在隔岸观望。然后罚我们唱《小二郎》和《上学歌》,最难唱的是《让我们荡起双桨》,唱了无数遍,唱不好,还会让把手放在青砖墙上磨几下,这些桥段,当时被女同学戏称为“让我们摩起双茧”。

  我知道,李老师和陶老师都不是本地人。李老师来早一些,是浙江人。陶老师迟到一些,是北京人。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他们最美的青春年华,把一腔豪情热血倾注在这方土地,许多孩子们的心灵深处。从他们的身上,从他们的语言里,我读懂了奉献,成熟和感恩。


  不远处的黄泥小屋古色古香,门窗古旧,一看都是收集的老物件。门上有“领袖图像和红太阳语录”,窗棂是木制,剪的花式木格,贴糊着细白纸,小方块里安装几块玻璃,为了接纳阳光,遮挡风雨,观看风景,放眼远山。我收起思绪。

  那些如花往事,回到当下,轻轻摇转辘轳,帮助老师汲取了两木桶水,用曾经被许多人遗忘的扁担,摇摇晃晃的担进了黄泥小屋。两位老师,很有创意,很有心,他们尽量用一些古旧的器具。比如石磨,比如犁铧,比如背篼……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小型民俗古物馆。我把水很小心的倒进“酱缸”里,怕手一打滑,就会成为“砸缸的司马光”。我也听说过“荒唐事”,年幼叛逆的学生在那一阵风的时代,真的砸过李老师的缸,陶老师的锅……


  (五)

  但是,仿佛李老师和陶老师,如同翻过一页书纸,把那些云烟轻轻拂去了,对如今人到中年的“顽皮的学生”,依然对待如初,很是友好。我不奇怪,屋顶上的“天窗”。我家以前的黑屋子以前也有,一到刮风下雨,天气寒冷,我总会爬上屋顶,去盖天窗。

  那似乎也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一个瞭望星空,接纳阳光,闲暇想象梦幻世界的一个透气孔,抵达另一个美好明天的入口,可以从天窗飘进来许多传奇故事似的。屋内陈设简单,很少有电器。屋顶椽梁裸露,芦苇芭席里隐着一些絮尖,似是飘飘落下的白雪渗入其中,如一段春秋年轮,一段尘封的记忆。墙上粘贴的是旧年月的历史画,一格一格,讲述着多年前的风云岁月。


  炕头有炕琴架,那是过去请的老木匠定做的,配有刻画风景的油漆图案。爹以前就是一个老木匠,这个炕琴就是李老师请爹打造的,实木家具,结识耐用,现在渐成古董。我知道,那是安放被子枕头的。把被子整齐折叠出长条形,井井有条的放在上面,然后摞起枕头,可以用底面是“鸳鸯戏水”“喜鹊登梅”的绣织品遮盖,一为好看,一为防尘。

  地面铺展着小红砖,被一些黄土浸润,泛着尘光。土炕靠里面拐角盘着一个锅灶,是用来烧炕做饭的,木柴煮饭的馨香只有品尝过才会知晓。看着屋里简单干净的一切,我知道老师是一个十分喜欢收拾屋子的人。李老师说,我们已经整理好了一方荷塘,就在果园的旁边,到了盛夏,你一定要来看月色荷塘。


  (六)

  走出屋子,看着树枝们不疾不徐的在享受阳光,迎接春风,等待春暖花开,夏来结果。走出果园,回头看,一些莹莹的眼泪几乎要涌出来。我微笑着离开,却没有说再见,我知道,我还想来,等某一个圆月高挂的夏夜,来看老师,看满园的累累硕果和梦中相遇了无数次的月色荷塘。

  等候在水一方的月光,再次洗礼一些内心的烦躁和纷扰。

  人们常说:乡愁是春天里的一缕东风,隐没心怀,露在脸颊。月光是佩戴在游子身上的一枚徽章,无法拭去,萦绕于心。


  老师的果园和他们的荷塘,沐浴在春风阳光里,我的心也沉浸在幸福和希望之中。我知道,放慢脚步,行走和读书,简简单单生活,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只要心中有一方荷塘,希望的光华就会时时照耀,静好和安详就会时时陪伴我们平凡却快乐的日子。

  遥望天边的新月,聆听不远处的风声,我们沉浸在幸福里,也憧憬在春天里,一路向阳,满心欢喜。


  作者/秦志峰

  简介/秦志峰,70后,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人。宁夏作家协会会员,中卫市作家协会理事。喜欢读书,写作数百万文字,公开发表数十万字,作品散见区内外报刊杂志。联系微信号:qin7501114。

  提示/图片来自网络,友情使用,不涉及版权,并在此致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8 参与 9853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阅卫草堂精粹

原创文学

头像

阅卫草堂精粹

原创文学

48

篇文章

1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