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剥蒜工赌蒜:20天蒜价降一半,炒蒜失败的人倾家荡产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文/图

  河南万邦水果蔬菜批发市场有这么一群依靠剥蒜打发时间顺带赚钱的工人,剥蒜工。他们多为周边大龄村民,女性居多。一小时赚5-8元,工资日结。

  脱蒜工和蒜商的背后,是一个风险暗涌的赌蒜江湖。倚仗资本,蒜商大户大量屯蒜炒蒜,甚至渗入田间,承包土地种蒜。这既是蒜的迷人之处,却也惊心动魄,价格赌对了,一夜暴富,赌错了,百万资产一夜清零,今年的蒜市就是一例。

  

  【剥蒜工】

  大龄村民当剥蒜工,一小时赚5元

  农历九月份种罢麦子后,张女士就来到万邦蔬菜水果批发市场,当上了剥蒜工。这一干,就是仨月。

  张女士今年59岁了,她穿个红绵袄,蹲在一个矮凳上,低头忙碌着手里的活计,无暇抬头。她右手握着切蒜机,左手捡起一个蒜骨朵对准机器,手起刀落,蒜头被机器利落地削掉。

  和她一样穿着厚棉袄埋头干活的蒜工,有十几个。他们都把身子埋在明晃晃堆成山的蒜海里,不和旁人搭话,心心念的只有手里的活儿,以及靠着每天几十元工资来填补家用的生活。

  这些剥蒜工以女性为主,大多是附近村庄的村民,年龄偏大,从45岁到60岁不等。她们选择做蒜工的目的,并非求生续命,而是“在家闲着没事,出来弄个零钱花”。这个年纪,赚钱非刚需,养家糊口早已转嫁到儿孙一代身上。

  “手快的话,一天能拿一百三四十元,新手一般一天六七十元。一天结一次账,啥时候走,啥时候结。”张女士看重的正是这份悠闲。她一直念叨“老板不炒、不扣钱”,自己“不要求干多少工作量,想歇就歇一天”。

  此时,室外寒气入骨,万邦水果蔬菜批发市场温度跌到了零下五度。张女士没带手套,她觉得“戴手套不好剥皮”。皴裂的皮肤和光滑的大蒜缠在一起,使劲,仿佛要擦掉一层皮。

  剥蒜也看难易程度,顺手的话一个小时能赚8元,一般情况下只赚5元。

  “弄啥都不容易。”张女士一辈子生活在农村,深知生活的不易。孙子在村里上小学,儿子儿媳在郑州饭店里打工。她每天早上六七点出门,晚上五六点下班往家赶。

  张女士给河南商报记者絮絮叨叨着前几天发生的一个故事。她骑电动车上班路上,被一个中年妇女给碰倒了,对方赔了200元,她没接,只索要了一个手机号。回来后,才发现是个空手机号。为这个事,她伤心了好几天。

  

  【剥蒜机】

  小型剥蒜机一天一夜脱蒜四五千斤

  剥蒜工的角色是把蒜骨朵打碎成蒜掰儿,入袋。有些饭店、商超要的是含有表皮的蒜瓣,有的是脱光的蒜掰。而把蒜掰儿“脱光”这一工序,机器可以完成。

  在简陋的厂房里,河南商报记者见到了这样的剥蒜机。老远,就听到机器声轰隆作响,五六个剥蒜工围着机器在忙碌。

  剥蒜机有一人多高,一个四级的铁制阶梯通到机器入口。工人扛着一袋大蒜,顺着阶梯上到最高处,全身使劲把蒜袋一撅,一麻袋的大蒜倾入机器内。

  “轰隆”声更大了,7秒钟后,脱光了表皮的蒜瓣“呼啦啦”从出口处倾泻而下,倒在了脸盆里。每7秒钟,机器产出一次。工人再把新鲜的蒜瓣挑拣下,打包入袋。整个流程走完。

  按照蒜商的说法,一个工人负责打碎、分拣、机器脱蒜、入袋等所有的流程,制成一斤,工人可以拿到0.1元。晚上最晚可以干到11点,第二天上午半晌才会上班。

  “这是小型脱蒜机,买一个不到两万元,工作一天一夜,脱蒜量有四五千斤。大型脱酸机,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的都有,一整天脱蒜量能有25吨。”万邦蔬菜水果市场一蒜商告诉河南商报记者。

  【赌蒜江湖】

  遇上六年最差季,现在出手将全赔

  剥蒜工的背后,是共生共荣的蒜商,以及暗流涌动的大蒜买卖行业。这中间的凶险和悲喜无常,鲜为人知。

  蒜的乐趣在于价格高低起伏不定,今日批发价在10元/斤,20天之后就可能陡降至5元/斤,一个囤积了100吨大蒜的商户,晚出手20天,就可能赔掉100万元。

  也正因此,大蒜买卖才会显得如此迷人。多少蒜商赌的是价差和运气,携带巨额资金如潮涌来,为“价”疯癫,很可能因为一念之差,或者一夜清零或者一夜暴富。这个行业也产生了个“赌蒜”的说法。

  “今年不定算(蒜)着谁嘞!”万邦商户李献廷从2012年起接触蒜,在今年碰上了“6年来最不好干的一年”。

  目前的蒜收购自2017年7-9月份,根据时间先后不一,当时当季批发商以1.5元-2.8元/斤不等的价格收购,在冷库储藏,等到了如今销售期,价格却为2.4元。

  拿李献廷举例子,他在地头的收购价为2.35元/斤,加上后期的人工费、包装费、运输费、损耗费、冷库费等后,合到2.75元/斤。如今价格跌至1.85元/斤。他一共储存了近200吨,那就意味着现在出手,将赔掉30多万元。

  几天前,河南商报曾报道过《6000吨大蒜收进来,却赔了900万元出局》,讲述的是一个温州商人,冒险收购6000吨大蒜,却最后以赔掉900万元宣告出局。

  “现在这个时候谁卖,基本百分百赔钱。从今年(农历)开库卖到现在的,全部赔。不能卖,得等到过了春节,但趋势往哪走,谁都不敢说。”李献廷对河南商报记者说。

  【暗战】

  人为屯蒜炒蒜,可能一夜间倾家荡产

  相比,2016-2017年度的大蒜,卖了个好价钱。

  “去年是真嘞贵!”李献廷向河南商报记者回忆,2016年收购期的价格为4.8元/斤,到了2017年三四月份,涨到了8元/斤。

  巅峰随后到来,李献廷依旧很清晰地记得那天是2017年4月22日。“那天上午是全年大蒜价格卖得最贵的一天,一斤10元。只要是那天卖的都赚了,一吨净赚1万元。”

  过了当天,蒜价一路下滑,最后降至5元/斤。

  在农副作物这个行业里,没有哪个品类如大蒜这般价格忽高忽低。只不过20天的时间,价格有翻倍的陡升或直降。原因为何?

  有蒜商跟河南商报记者分析,蒜价起伏与产量有关,“去年产量低、蒜价高,导致今年一窝蜂全涌上来,最后反而滞销。”但蒜价并非这般容易估算,病虫害也会导致减产,但减产多少,不好估算。

  而有人士曾揭密,蒜市上人为炒作因素多过供求因素,大蒜出货期之前有信息传递的不对称,出库期开始后有出货和捂货,就是人为制造市场上的供求不平衡;也有大户直接渗入到种植环节,承包土地种大蒜,或借贷资金大批量囤货。

  这中间也有失手时候。“没有干过的新手,会联合几个人去山东收购,但没经验,急着卖了回家过年,结果全套进去了。”上述蒜商称,“许多人利用民间集资,或者集合亲戚邻居的资金囤蒜炒蒜,有一夜间赔得倾家荡产的人。”

  寒来暑往,每年都有新蒜上市、存蒜出库,关于赔掉底裤或者挣得盆满的传说在蒜商间口口相传。尽管波谲云诡,但资本携带着勇气,每一年都会如约而至。这样的故事以后每年还会上演。

  (河南商报编辑 高予妍 张雅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8 参与 329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河南商报

兴商润民 影响河南

头像

河南商报

兴商润民 影响河南

6210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