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长文解析丨除了暴富传说,区块链还有什么可能?(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雷锋网按:各种投机主义的盛行,让区块链成功成为一类可媲美于AI的“街词”。公交车广播、办公楼宇,甚至在菜市场,都能传出这一字眼的讨论之声。然而,除去一夜暴富,这一神秘技术背后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东西?它和网络上的信用卡支付又有哪些不一样?区块链目前遇到的真正挑战又有哪些?从信息技术到互联网再到移动互联再到现在的区块链经济,人们又遗漏了哪一个最重要的板块.....

  日前,《纽约时报》刊登一篇长文《Beyond the Bitcoin Bubble》,作者Steven Johnson向我们娓娓道来了关于区块链很多问题的答案。看完这篇文章,相信大家对区块链、比特币、以太坊、ICO等将有更加理性的认知。本篇文章由雷锋网彭赛琼、李秀琴共同编译,由于篇幅较长,故分为上下两篇,本篇为下篇。

  比特币、以太坊、ICO

  所以,在这个大科技公司已经吸引了数十亿用户并都坐拥数千亿美元现金的时代,怎么才能有效地应用基层协议?如果,互联网当前正在对社会造成重大且日益严重的损害,那么,如何让人们采用新的开源技术标准?这个看似深奥的问题,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如果我们不能设法引入新的、相互竞争的基层基础设施,那么我们就会被今天的互联网封锁。我们唯一能希望的是,政府施加干预,限制Facebook或谷歌的权力,或消费者进行反抗,鼓励市场转向被忽视的,较为公平的在线服务。这两种方法都不会威胁到InternetTwo的稳定。

  

  图/Facebook

  对封闭协议时代的挑战出现在2008年,在Facebook的公司总部刚投入使用不久之后。一个名叫中本聪的神秘程序员(或是一个团队)向一份加密邮件列表发送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叫做“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在这篇论文中,中本聪介绍了一个巧妙的数字货币系统,它不需要集中的信托机构来验证交易。当时,Facebook和比特币似乎毫无关联——一个是蓬勃发展的受投资者热捧的社交媒体初创公司,你能在上面分享生日祝福,并与老朋友联系,而另一个则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点对点加密货币计划。但是10年后,中本通过论文发表的这个想法,对像Facebook这样的InternetTwo霸主地位构成了最大的挑战。

  比特币的矛盾之处在于,它可能会成为真正的革命性突破,但作为货币,它可能是一个大败笔。正如我提到的,比特币在过去五年增加了近千万倍的价值,让早期的投资者大赚了一笔。同时,也让它变成一个极其不稳定的支付方式。产生新比特币的过程也需要消耗惊人的能源。

  新技术的最后的用途总是与他们一开始的应用大相径庭,这似乎是一个历史规律。同样,目前所有对比特币作为一个支付系统的讨论,可能只是一个障眼法。中本聪在其论文中将比特币称为“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但是TA所提出的这一创新理论,在核心上具有更一般的特征,有两个关键特征:

  首先,比特币证明了你可以创建一个安全的数据库——区块链——分散在数百或数千台计算机上,不存在最高的权限来控制和验证数据的真实性。

  其次,中本聪设计出了比特币,因此维护分布式账本的工作将获得小额、日益稀缺的比特币回报。如果你把计算机的一半处理周期都用在了帮助比特币网络进行正确计算,从而抵御黑客和欺诈的话,那么你会收到一小部分比特币。中本聪设计了这个系统,让比特币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难以获得,从而确保了系统中一定数量的稀缺。如果你在其发展早期帮助比特币维护据库安全,你将获得比后来者多的比特币。这个过程被称为“挖矿”。

  

  图/BY DELCAN & COMPANY

  对我们来说,我们无需理会比特币的狂热,只要牢记这两个特点:中本聪向世界引入的是一个在没有任何人管控数据库的情况下,各节点对数据库的内容达成一致的机制,同时,也是一种不需要通过集团利益分配手段,就能补偿对该数据库发展有贡献人们的机制。这两个特点一起解决了分布式数据库问题和资金问题。于是,一种在Facebook早期都没有出现的开放协议就突然出现了。

  这两个特点现在已经被受比特币启发的几十个新系统复制。其中一个系统是以太坊,Vitalik Buterin在19岁的时候在通过白皮书提出了这个系统。以太坊虽然有自己的货币,但以太坊的核心并不是为了促进电子支付,而是为了让人们能够在以太坊的区块链上运行应用程序。目前有数百个以太坊应用正在开发中,从预测市场到社交网络,再到众筹服务。他们几乎全部都在测试阶段,还不能真正投入使用。尽管这些应用程序处于萌芽状态,但以太币已经出现了缩小版的比特币泡沫,很有可能使Buterin获得巨额财富。

  这些货币可以被巧妙地利用。Juan Benet的Filecoin系统将依靠以太坊技术,并奖励采用IPFS协议的用户和开发人员,或帮助维护协议所需的共享数据库的相关人员。Protocol Labs正在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也是上文提到的Filecoin,并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在公开市场上出售这些硬币。(在2017年夏天,Filecoin在预售阶段的前60分钟内,就筹集了1.35亿美元,Benet称之为授权投资者对代币的“预售”)。许多加密货币都通过一个被称为首次代币发行(ICO)的过程向公众开放交易。

  ICO这个简称可以说是对上世纪90年代第一个互联网IPO泡沫的回应。但是两者之间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投机者可以在ICO期间买入,但是他们并不像传统IPO那样,购买私有公司的股份或专有软件。在ICO之后,系统将继续发行货币,以换取劳动力,在Filecoin这个例子中,这些劳动力是任何帮助维护该网络的人。那些帮助完善软件的开发者可以赚取电子货币。出让硬盘空间来扩大网络容量的普通用户也可以获得电子货币。Filecoin成立一种能够反映某人在某地方为其网络做出贡献的系统。

  为了强调这一技术并不是为了取代现有的货币系统,像Chris Dixon这样的倡导者已经开始用“代币”而不是“货币”来指代这一系统奖励的补偿。他说:

  

  我喜欢这个比喻,因为说明了电子货币就像游戏币一样。你去玩街机的时候,才会使用这些游戏币。我们并不是为了要取代政府。电子货币并不是为了成为真正的货币,它只在虚拟的世界里充当伪货币的角色。

  

  MetaMask的创始人Dan Finlay持有和Dixon类似的观点。他说:“对我来说,真正有趣的是我们能够设计新的价值系统。这些系统不是冲着钱去的。”

  不管是不是伪货币,ICO的出现,已经导致了许多可疑的发币行为,有一些代币发行,甚至是由一些看起来应该不会是区块链的追随者的名人发起的。例如如DJ Khaled,名媛Paris Hilton和拳击运动员Floyd Mayweather。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的创始人,早期的区块链革命倡导者Fred Wilson在2017年10月发表的一篇博客中写道“我讨厌它,”并补充道,大多数ICO都是骗局。“而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宣传以期获得更多财富的名人等,都表现得非常恶劣,他们可能违反了证券法。”可以说,人们对ICO的疯狂现象之中,最令人吃惊的,是一些还没有对普通用户产生任何作用的平台,都能吸引到不少的金融投资。至少在90年代后期的互联网泡沫中,人们还能在亚马逊上买书或者在网络上看报纸,人们也能确定互联网或成为主流平台。今天,炒作甚嚣尘上,以至于大量的资金涌入了这一外行人几乎都不懂,也没有使用过的技术中。

  为了讨论,我们可以假设,炒作是有必要的,像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平台成为我们数字基础设施的基础。分布式账本和代币经济将如何挑战目前的科技巨头呢?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公司Fred Wilson的合伙人之一Brad Burnh,举了一个例子:引起了监管者注意和公众讨论的Uber。 Burnham说:“Uber本质上只是司机和乘客之间的协调平台。Uber真的很有创意,一开始,Uber就有许多问题要面对,比如让人们相信司机都会参与,以及地图的问题。还有许多非常值得我们肯定的地方。”但是当像Uber这样的新服务开始流行开来,市场有强烈的动力来巩固其领导地位。Uber用户数量的增长吸引了更多的司机,而更多司机的加入又吸引了更多的乘客。人们把他们的信用卡与Uber账号绑定了在一起,安装了App,路上有了数量庞大的Uber司机。因此,当用户尝试转换到Uber其他竞争对手服务中的成本变得非常高Burnham说:“在某种程度上,围绕协调的创新变得越来越不那么创新了。

  区块链则提出了不同的东西。想象一下,像Protocol Labs这样的组织决定在堆中增加另一个“基础层”的东西。就像GPS令我们可以发现并分享位置,这个新的协议将定义一个简单的请求:我在这里,并希望到那里去。分布式账本可能会记录所有用户过去的旅行记录、信用卡、最喜欢的地点等Uber或亚马逊等会集中保存的元数据。为了方便争论,我们可以称之为Transit协议。将Transit请求发送到互联网的标准将完全公开;任何想要构建App来响应该请求的人都可以这样做。那么,各城市都可以建立让出租车司机抢单的应用程。共享单车集团,或人力车司机也一样可以去抢。开发人员可以为这个共享的市场创建App,所有使用Transit协议的潜在车辆都可以竞争。当你想要打车时,你不必受限于一个平台。只需要公布你现在的位置,将要去哪里就可以了。然后你会收到一堆报价。理论上,你甚至可以看到地铁提供的服务,提醒你,搭乘地铁可能会更便宜,更快。

  如果Uber和Lyft已经主宰了共享出行市场,那么Transit如何在这一行业中获得地位呢? 这就需要说一下代币的事了。Transit的早期使用者将获得Transit奖励的代币,人们可以用这些代币购买Transit的服务或者将它转换成传统货币。和比特币模型中一样,随着Transit的流行,整个系统奖励出去的代币将越来越少。 在早期,开发人员使用Transit的iPhone应用程序可能会看到令牌的意外收获; 开始使用Transit作为寻找乘客的第二选择的Uber司机可以收集代币作为拥抱系统的奖励; 冒险的消费者在早期使用Transit的时候会获得奖励,比起像Uber或Lyft这样的现有专有网络,可用的司机更少。

  但当Transit开始流行,它就会吸引到投机者,他们会给这些代币定价,并通过吹嘘这一系统的价值令其更加流行,这将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司机和用户。如果整个系统最后能够像其支持者所说地那样运行,结果将更加有竞争力,也让这个市场更加公平。通过这一系统产生的经济价值不会集中在股东或大集团手上,而是更广阔的人群:Transit的早期开发者,App的制作者、率先使用这一系统的司机和乘客、第一波投机者。代币经济带来了传统经济模式中没有的元素:它并不通过拥有某件事物而创作价值,而是通过改进底层协议来创造价值。创始人、投资者、用户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它的出现就是为了不再赢者通吃。而同时,这种经济模式也需要社区外的人的投机。

  加密货币的真正挑战

  即使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也有他们的关键节点。对于以太坊来说,其中一个节点就在ConsenSys组织的布鲁克林总部。ConsenSys由先驱以太坊先驱Joseph Lubin创立。去年11月,ConsenSys公司26岁的CMO Amanda Gutterman带笔者参观了这里。

  

  图/startupexpo

  ConsenSys的总部位于布什维克。这里一点也不像一个公司的总部,它的前门上挂满了涂鸦和贴纸。他们楼梯最近的一次翻修还是在上世纪20年代。刚刚成立三年的ConsenSys现在在全球28个国家拥有超过550名员工,而且这项运作从未通过融资解决。作为一个组织,ConsenSys显得非常特别:技术上讲,它是一家公司,但它也有类似于非营利组织和工人集体的特点。ConsenSys成员的共同目标是加强和扩大以太坊区块链。他们支持开发人员为平台创建新的应用程序和工具,生成以太坊地址的MetaMask就是是其中之一。他们也为企业、非营利组织或政府提供咨询式的服务,希望将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整合到他们的系统中。

  区块链的真正考验,将像过去几年的许多线上危机一样,围绕着身份问题展开。现在,人们的数字身份分散在数十甚至数百个不同的网站:亚马逊有用户的信用卡信息和购买历史; Facebook有用户的朋友和家人信息; Equifax有人们的信用记录。当用户使用任何这些服务时,实际上就是在获得相关信息,以便完成任务的过程。例如,订购圣诞礼物、刷刷Instagram等等。但是,用户身份的所有这些不同的片段都不属于用户;他们属于Facebook、亚马逊和谷歌,他们可以不经过用户的同意,就向广告主提供用户的信息。当然,用户也可以删除这些账户。但是他们会将注意力放在其他真正的客户上来赚钱。用户在Facebook或Google上的身份不可移植。如果你想加入另一个社交网络,你不得不从头再来并要说服你的朋友一同参加,因为你无法从原来的社交网络中导出自己的信息。

  区块链传播者认为目前信息存储的方式是落后的。人们应该保有自己的数字身份——包括出生日期、朋友圈、购物历史等等,当看到合适的服务时,用户可以自由地将部分信息提供给服务提供者。由于身份没有纳入原有的互联网协议,并且由于在比特币出现之前,管理分布式数据库比较困难,这种“自主”身份的形式在以前实际上是不可能的。现在不同了,这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一些基于区块链的服务正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其中包括一个叫做uPort的新的身份系统,它已经从ConsenSys中分离出来了,另一个叫做Blockstack,是基于比特币平台的。(Tim Berners-Lee正在领导一个名为Solid的类似系统的开发,这个系统也将使用户能够控制自己的数据。)这些竞争协议都有略微不同的框架,但是他们对于用户身份应该如何真正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中使用有着一样的看法。

  有什么能阻止基于区块链的新的身份标准遵循Tim Wu所说的“循环”呢?也许没有。试想一下,有人创建了一个新的协议,通过以太坊来定义你的社交网络。这可能与其他以太坊地址列表一样简单;换句话说,我将拥有我喜欢和信任的人的公开地址。这种重新定义社交网络的方式可能会流行起来,并最终取代在Facebook上封闭的社交系统。也许有一天,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可能使用这个标准来映射他们的社交关系,就像互联网上的每个人都使用TCP / IP协议共享数据一样。但是,即使这种新形式的身份无处不在,也不会像在既有封闭系统中那样,被滥用和操纵。用户能够允许类似Facebook的服务根据其朋友的活动,使用用户的社交习惯来过滤新闻、八卦音乐或音乐,用户对该服务不满意,TA可以自由地切换到其他服务中而不需要什么代价。一个开放的身份标准能够让普通人有机会把他们的一些信息出售给出价最高的出价人,或者完全不向市场开放。

  Gutterman认为,同样的系统可以应用于更为重要的身份信息上,如医疗保健数据。人们将基因组序列信息存储在个人数据档案中,而不是私人公司的服务器上。她说:“我并不希望有很多企业看到我的这些信息,但也许我可能会把这些数据捐献给医学研究机构。我通过基于区块链的自主身份证来允许什么团队才能使用这些信息。或者我也可以卖出去。”

  这种基于代币的架构,能够建立一整套基于区块链身份辨识标准,并且内嵌在像Facebook自己内部的代码架构当中。正如很多批评者已经看到的那样,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普通用户创造了几乎所有的内容,而没有得到任何报酬。而公司则通过广告销售从这些内容中获取所有经济价值。一个基于代币的社交网络至少会给早期的用户一些奖励, 使新的平台更吸引人。迪克森说:"如果有人能够真正找到一个允许用户拥有一部分网络并获得报酬的平台,这将是相当有说服力的。"

  在分布式区块链中, 这些信息会比像谷歌或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精心设计的防火墙更安全吗?在这一方面, 比特币的故事实际上很有启发性: 它可能永远不够稳定, 无法作为一种货币运作, 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证据, 证明了分布式账本的安全性。"看看比特币(800亿美元)或者以太坊的市值(250亿美元),"迪克森说。"这意味着如果你成功地攻击了那个系统, 你就可以带着10亿美元的钱走人。 你知道是什么‘bug赏金’吗? 有人说,就是‘如果你黑了我的系统,我就给你一百万美元’。比特币现在已经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bug赏金, 而且没有人入侵它。 这就像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这些新的身份协议的分散性质会带来额外的安全性。在 Blockstack 提出的身份协议中, 关于你的身份的实际信息——你的社会关系, 你的购买记录——可以存储在网上的任何地方。区块链只是提供了加密安全密钥, 以解锁这些信息并与其他可信的提供者共享。一个拥有数以亿计用户数据的集中存储库的系统——安全专家称之为"蜂蜜罐"——对黑客来说更具吸引力。以下两个选择,如果你是黑客,你会选择哪个?

  通过黑进一亿台独立的个人电脑, 窃取一亿个信用记录, 然后分析, 直到你在每台机器上找到正确的数据。

  在Equifax黑进一个蜂蜜罐, 然后在几个小时内带着同样数量的数据离开。

  正如Gutterman所说,"这就是抢劫一所房子和抢劫整个村庄的区别。"

  一旦发现更多的受众群体,区块链的架构就有可能被滥用。这一预言塑造了许多区块链的架构。这是也它的魅力和力量的一部分。区块链通过平台的真正支持者们之间相互分享代币来分散投机者们的资金,从而可以防止任何个人或小组获得整个数据库的控制权。其密码学的作用旨在防止监视或身份盗窃。在这方面,区块链显示了与政治宪法的家族相似性:它的规则可一眼就看出来是如何被使用的。

  自由主义的区块链世界观

  目前,比特币和其他非浮动货币中的无政府自由主义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这个社区里充斥着一些词汇和行话,听起来像是Montana州某个民兵组织的口号。然而,由于它们具备打破高度集中的权力的潜力,区块链理念将为那些希望财富更加均等并打破数字时代垄断的人提供一种可能性。

  区块链世界观听起来十分自由主义,因为它提供了一个解决资本家们垄断信息的方案。但是,支持区块链不一定就是反对监管,只要这个监管的目的是为了与区块链形成互补。 例如, Brad Burnham认为,监管机构应该坚持“每个人都有私人的数据存储位置”,在这个数据存储位置中,信息的各个方面都将得到维护。政府不需要设计这些身份协议,它们将在区块链上被开发,并且是开源的。 从意识形态角度来说,私人数据存储将是一个真正的团队协作项目:它们会是知识共享的,由代币投机者资助,有监管机构支持。

  就像最初的互联网一样,区块链也是一种带有激进,甚至是共产主义色彩的理念,它同时也吸引了资本主义贪婪的欲望。互联网最初是由开放协议和知识共享定义的,但第二个阶段则逐渐被闭源架构和专有数据库统治。我们从这段历史中汲取的经验足以支持这样一种假设,即至少在基础架构领域开放比封闭更好。但回到开源协议时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下一代拯救互联网的协议不太可能像过去半个世纪的第一代互联网一样,诞生于国防部的研究。

  区块链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场投机,而且难以理解。但开源协议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们会被那些在早期就发现并支持它们的人,引导向令人惊讶的新方向。目前来看,开源协议精神复兴的唯一希望就是区块链。它是否能最终实现平等主义的目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那些使用这一平台的人,他们需要从早期的互联网先驱那传承开源的精神。如果你觉得现在的互联网失去了早期的精神,那你不能指望通过想像和政府监管来改变,你需要的是新的代码。

  雷锋网编译,via nytime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 参与 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雷锋网

关注智能与未来!

头像

雷锋网

关注智能与未来!

49921

篇文章

53265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