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精锐:拿破仑麾下的列国仆从军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十九世纪初,法兰西皇帝拿破仑一世和他的大军团席卷全欧,所向披靡。而这支令敌人震栗的军队中,除了作为主干的法国士兵之外,来自各个附庸国的仆从军也绝不是泛泛之辈。

  这些同盟军队分属于东、西欧的数十个国家、公国和城邦。虽然与法军相比,他们整体显得庞杂零乱,素质良莠不齐,但是很多精英队伍的作战技能和士气毫不逊色于法军。他们在拿破仑的大力赞助和鼓舞下取得过许多不俗战绩,是他能够称雄的重要助力之一。

  1 萨克森与波兰骑兵独步欧洲

  

  △萨克森的胸甲骑兵

  

  古罗马时代,日耳曼地区的骑手就曾得到过凯撒的欣赏与重用,在后者的高卢战争中屡建奇功。直到十九世纪,日耳曼系的萨克森王国骑兵仍然是欧洲首屈一指的精锐,他们将七年战争时积累起来的高超战斗素养延续到了拿破仑时代。

  萨克森骑兵中最强悍的胸甲骑兵主要骑乘血统古老、质量上乘的荷尔斯泰因马,枪骑兵和骠骑兵则配备波兰马。1807年到1812年间因为战事频仍,萨克森骑兵经历了多次改组,基本人数维持在六千左右。

  与大多数欧洲骑兵一样,萨克森骑兵的基本战术单位是中队。序列中各中队会分成前后两排,间隔一步半。另外,每个中队再细分为四个小分队,最高大和优质的马匹列入第一排,所有基层军官分布于中队行列前后方的重要位置。

  萨克森骑兵的进攻方式有三种:第一种是正规骑兵的面对面接战,呈紧密的线列队形快速前进,并始终保留预备队在后,以应付混战的发生。第二种是轻骑兵专用,主要对付阵列混乱的步兵,队形较为松散。具体操作是,每中队行列中间的两个分队紧挨着组成预备队,外侧的两个分队以极为疏散的队形冲击敌军。第三种号称集群进攻,在主阵线的前方约50-80步部署由团属卡宾枪骑兵组成的散兵线,他们的任务是骚扰、引诱敌军步兵开火,主力部队则利用对方装弹间隙跟进攻击敌军。

  

  △萨克森人的骠骑兵

  

  位于东欧的波兰同样是具备优良骑兵传统的地区。1806-1807年对普鲁士、俄国先后获胜的拿破仑一手扶持了华沙大公国,指导了波兰军队的重组。由于波兰地区工业极为落后,他们的武器绝大部分是法国制造,包括最拿手的骑枪。

  加入拿破仑阵营的波兰枪骑兵,扛着法国造的长枪打遍全欧,甚至连火器专精的猎骑兵团都配备了这种传统杀器。波兰人的骑枪长约2.6-2.8米,使用的是亚麻籽油和沥青混合浸泡过的白蜡杆,枪头和根部都是金属。它的重量非常之轻,骑手只需用食指和中指就可以将其勾起举过头部,然后向下形成有力的刺击。

  

  △来自华沙大公国的波兰枪骑兵

  

  虽然国家贫穷、管理低效,军队也经常严重缺编,但并不妨碍拿破仑对波兰人的牢固信任。1807年新的波兰正规军刚刚组建,他就为法兰西大军团的精华——帝国近卫军征募了一个波兰轻骑兵团。

  1813年,拿破仑从俄国败退后,华沙公国曾仓促组建一个名为克拉库斯的骑兵团。团里战士们窘迫到骑着身形矮小的农用马匹,依靠挥舞手绢或者绑在枪上的马尾来指挥战斗,被戏称为“俾格米(侏儒)骑兵”。但他们的侦察和散兵战能力依旧是拿破仑高度认可的佼佼者。

  

  △华沙大公国克拉库斯骑兵团

  

  2 巴伐利亚与意大利的步兵中坚

  

  △巴伐利亚人的步兵

  

  1806年,拿破仑肢解神圣罗马帝国,并将其名义上统领的日耳曼各邦国整合成了莱茵邦联。法国因而获得了拿破仑称帝后最具军事价值的同盟。不仅萨克森王国奉上顶尖骑兵,其他邦国也尽力为拿破仑构筑起强悍的步兵力量。

  巴伐利亚是邦联中实力最强的国家,按照协定配额,应当支援30000兵力。它的步兵相比欧陆大国规模偏小,但是组织完善,也有成熟的战术体系。1804年,他们识时务地放弃了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创建的旧有模式,转而吸取法国军队的创新经验。首先,新兵入营必须练基础步伐,最高要求达到每分钟100步-104步。然后才进行包含个人卫生、军队纪律和枪械操作在内的连队练习。

  战场演练常规队形时,巴伐利亚连队会组成两排的小分队,最高大的士兵始终站立在右翼和前排,矮小的则排到左翼以及后排。每个连队配备二十名神射手,布置在队伍的最后方。如果要发起刺刀冲锋的话,距敌两百步的时候就要做好准备,并在10-12步的时候发出“压枪!”的命令,全军迅速突入敌阵。

  

  △巴伐利亚的轻步兵

  

  最后一项内容是十九世纪初日显重要的散兵战:列队于后的连属射手收到前进的命令后,即刻机动到大部队正前方,并迅速以两两分组的形式散开,确保其中一人装弹时,另一人可以进行掩护射击。整个散兵线距离主阵列5-80步,并始终屏障在正前方。

  另外一支值得一提的盟军步兵来自意大利。拿破仑彻底控制亚平宁后,毫不客气地自封为意大利国王,将继子欧仁立为副王,由后者全权打理军政事务。

  意大利军队的基础很薄弱,大革命战争中的老兵非死即伤。低阶人民和少数上层的高文盲率限制了士官的发展,贵族对军事缺乏兴趣,造成将领难以补充。不过,欧仁还是凭借自己出色的才华将意军编练起来。由于军队没有军一级,规模小而且联系紧密,欧仁能时刻掌握着对日常运转的监督,像遇到制服不能及时运到之类的问题,他都会直接将负责的高级军官投入监狱。原本松散、疲软的队伍就是在这样的铁腕下整顿成强军。

  1808年,他向拿破仑报告称,意大利步兵在监管、纪律、组织和训练方面已经可与他的法国兵团平分秋色。尤其是最精锐的皇家近卫军,由前西沙尔平共和国政府卫队中的精选老兵组成,基本单位是一个步兵团和一个很小的龙骑兵团,处于与老近卫军平起平坐的地位。1805年,意大利皇家近卫步兵团就曾和帝国近卫军并肩作战。

  

  △意大利皇家近卫掷弹兵

  

  3 对得起封赏的英勇战

  

  △拿破仑向来喜欢亲临一线鼓舞士气

  

  拿破仑经常会慷慨赏赐表现杰出的部队,除了高额的奖金、抚恤金外,“荣誉军团”的称号也是激发士气与忠诚的重要方式。从西班牙到俄罗斯的广袤战场上,服饰各异的同盟部队用非凡的表现回馈了皇帝的厚赠与信任。

  首先来看骑兵方面:

  1812年9月7日,拿破仑指挥的征俄联军开始向博罗季诺的俄军阵地展开总攻。当时法军第二胸甲骑兵师的首次攻击被大棱堡的俄军火力逼退,第四预备骑兵军接续了攻势。

  萨克森近卫胸甲骑兵团就在第四骑兵军阵列的左翼,他们披着己方骑兵炮与敌军炮垒交火造成的浓密烟雾,从先前法国骑兵败退的位置再次纵马越过护墙、壕沟,在入口和堡垒内与守军展开殊死搏斗。先前顽强防御的俄军一时没有扛住,被赶出堡垒,被迫退到外面的平地组成空心方阵。萨克森骑兵罔顾方阵的犀利火力,一头扎进阵中,与敌军步兵、增援骑兵奋力绞杀在一起,直到联军大部队陆续到来,合力将这支俄军彻底击退。

  

  △正在冲锋的俄罗斯胸甲骑兵部队

  

  波兰骑兵的战斗力也不遑多让。1811年5月16日,英、西、葡三国联军与法军在西班牙的阿尔布埃拉展开会战。交战过程中,原本意图掩护己方步兵侧翼的法军骑兵无意中发现,山脊上英西联军科尔布恩旅步兵的右翼和后方暴露在自己眼前。法军指挥官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战机,命令维斯瓦军团的波兰枪骑兵为前锋,第二骠骑兵团紧随其后,迅速袭击敌军侧翼。

  波兰枪骑兵猛冲上坡,英军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只能快速形成六列的纵队迎战。波兰人硬是突进步兵群中大开杀戒,这部分英军被打得四散奔逃,损失惨重。接着,一路狂奔的波兰枪骑兵挑翻了英王日耳曼军团的一个炮兵阵地,甚至还威胁到了联军核心位置,直到英军骑兵赶来,己方援军没有跟进才收手。后来,英军中的许多幸存目击者纷纷在回忆录中描述着枪骑兵的恐怖威力。

  

  △在波罗基诺展开反击的萨克森胸甲骑兵

  然后是步兵的战斗:

  

  1812年8月,掩护拿破仑大军侧翼的法国-巴伐利亚联军在波拉茨克与俄军进行了一场激战。第一天的交手中,镇守联军右翼一个村庄据点的巴伐利亚步兵就在拉锯般的巷战中将突袭的俄军击退。

  

  △巴伐利亚的线列步兵

  

  第二天,联军主动向俄军发起进攻。在右翼担任前锋的一个巴伐利亚步兵旅迎头遇上了8000俄军步兵和上百门火炮的交叉火力,指挥官和多名高级军官受伤坠马。前锋动摇之际,俄军见势组成纵队意图包抄对方。跟上了先头部队的巴伐利亚第四列兵团用致命的排枪火力阻住了俄军纵队。紧接着,这个团端起刺刀冲向俄军。他们的举动鼓舞了其他的步兵团,后者纷纷跟进,将这支俄军赶回本阵。

  此时,左翼的法军反而在俄军的炮火下大失方寸,将巴伐利亚阵线侧翼暴露出来。不过,巴伐利亚人只是稍作退却,指挥官便高喊“国王万岁!”,带着整个巴伐利亚步兵阵线,迎着俄军的火枪、榴弹再次前进。巴伐利亚人汹涌如潮地卷向俄军左翼,直接威胁到对方的交通线。俄军统帅被迫利用骑兵掩护,将队伍撤出战场。

  

  △拿破仑时代的步兵交战

  

  再来看意大利王国的步兵。虽然国家和军队都是短期内草创,但它的步兵贡献良多。1805年-1813年,意大利部队既守卫着沿英吉利海峡的据点,又在日耳曼和西班牙参与作战。即便是1812年的失败远征中,他们也有不少闪光点。

  当时的欧仁带着大约45000人的法国-意大利联军进入俄罗斯。意大利人无论是前进还是撤退途中都表现优秀。比如第三列兵团的马切塞利上尉,他带着18个人误入俄军控制区,竟然夺取了一支敌方车队,并且顺手解放了500名波兰壮丁。最后,他还带着满载俄国饼干的40辆大车追上了自己的兵团,全程未损失一人。

  更值得赞叹的是,整个远征期间,所有意大利步兵团未丢失一面鹰旗。战事中最英勇的行径当属皇家近卫军步兵。在一次凶险无比的撤退过程中,欧仁的部队准备渡过一条河流。水面所有桥梁都已经被俄国人摧毁,河流虽然被冻住了,但是冰面非常薄,支撑不了人的重量。而此时又有哥萨克悍兵控制着对岸,其他追兵则蜂拥至侧翼和后方。在这紧急关头,皇家近卫军寻觅到了一处浅滩。然后,他们游行般整齐行进到河中,直接用胸膛破开冰层,然后冲上对岸赶走了哥萨克。

  

  △英法两国的骑兵大战

  

  拿破仑战争是近代欧洲军事史上最华丽的篇章,但它不是法国对抗敌人的独角戏,而是许许多多出于政治、军事原因被拿破仑整合到一起的国家共同奉献的精彩史诗。因此,当人们高谈阔论起拿破仑的丰功伟绩时,实在不应忽视这些也曾为法兰西抛洒热血的同盟军队。(完)

  欢迎关注网易号:冷炮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36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冷炮历史

历史不冷,知识有趣

头像

冷炮历史

历史不冷,知识有趣

475

篇文章

4430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