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吗?我请4位大佬聊了聊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屌丝」、「凤凰男」、「直男癌」、「中年油腻男」…

  无论年龄与收入如何,中国男人总能被贴上一枚标签,而且,这标签往往不会是什么褒义词。

  我很好奇,中国男人怎么了?被指责、被嘲笑的男人们,出了什么问题吗?

  于是,1月19日,「杜绍斐」和「吴晓波频道」联合发起的「新中产时代」主题酒会上,我请来财经作家吴晓波,「杜绍斐」、「老爷会」合伙人及CEO朱子奇,作家、媒体人梁文道,「新周刊」创始人、「百心百匠」发起人孙冕——

  我请这4位在财经、时尚、文化、传媒领域各自顶尖的中国男人坐在一起,让他们聊聊中国男人的「屌丝文化」、形象审美、成功标准和消费习惯。

  谈话的一开始,他们就聊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中国男人配得上中国女人吗?

  

  

  梁文道:我当然配不上了。不过我还好,是属于老一代。

  

  我觉得今天中国的年轻一代的男孩子,男生是越来越不一样了。你会觉得他们整个相貌、整个精气神,都跟当年我80年代、90年代看到的中国男人非常不一样。

  所以我不太喜欢这样去一概而论,所谓的中国男人是怎么样的一群人。这几年大家不是常常讲「油腻的中年男人」,是吧?中年男人也有很多种的,既有像吴晓波老师这么帅气的,我认识他十几年他都长这个样;也有像我这种,身残志坚的,哈哈哈。

  

  作家、媒体人梁文道

  吴晓波:哪一代配不上了?上下两千年,哪一代配不上中国女人了?哈哈哈。

  孙冕:我觉得我很配。80后、90后、00后,我都配,哈哈哈哈哈哈。

  梁文道:老爷子,00后才刚到18岁,您别这样,好不好?

  孙冕:我身体好,哈哈哈哈。

  朱子奇:我80%同意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观点。

  为什么说80%?我觉得目前社会的主流,70后、80后,大部分来讲,是有配不上的这种情况存在的。

  刚才文道老师也提到,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中年油腻男人的讨论。我是1979年的,当时这个话题出来以后,我身边和我同龄的很多朋友看了有触动,但是他们的触动是说:我就这样了,爱怎么着怎么着,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

  所以我觉得基本上70后、80后没救了。但是90后不一样,他们在发生改变。但是路还有点长,还在改变中。所以我寄希望于00后,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一代,完全配得上中国女人的一代。

  

  吴晓波:我没有痛恨「屌丝文化」,我觉得这个国家现在是有阶层的,不同的阶层。

  其实中国在2012年到2016年之间,因为互联网整个冲击,很多商业的红利是来自于人口红利,只要用户越多,你的商业上就越成功。所以互联网上有一个名词:得「屌丝」者得天下。

  然后因为商业上的获利能力很强,所以变成了一种普适型的审美价值观。我反对的是普适型的审美价值观。

  有了阶层以后,就可能有一些是高净值人群,有一些是中国的中产阶级人群,有一些是白领人群。当然,到今天为止,无产阶级仍然是很大的一个阶层。

  各个阶层之间可能会有折叠,会有不同的价值观。但是我认为,用所谓的「屌丝文化」统领一个时代的文化审美趣味,这是一件挺让人失望的事情。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论屌丝」,我认为它不应该成为我们主流文化的最重要的一个审美价值观。

  

  财经作家吴晓波

  朱子奇:我特别同意刚才吴晓波老师提到的阶层。

  我过去在英国十一年的时间,其实能够体会到当地社会的阶层固化。我觉得中国其实也在朝那个方向去发展,我认为这是经济发展必由的,必定会经历的阶段。

  其实对于中产阶级来讲,你的收入,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的过程中并不决定你是不是中产阶级。

  

  我觉得不能单纯的从收入来划分,更多的是从你对自身的注重,你自身的形象、自身的审美、自身的生活方式。这是一个更恰当的中产阶级的划分方式,尤其是对男性来讲。

  

  

  朱子奇:注重形象并不代表肤浅,而且肤浅的人也不会注重个人形象。时尚和文化永远是相关联的。为什么意大利的时尚好?我觉得和它的文化是非常有关系的。

  就像中国的过去,我们看民国那个时代,非常有文化的人形象也是非常好的。所以内在和外在是要统一的。

  从「杜绍斐」这样一个专注于男性时尚和生活方式的这样一个自媒体,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我们,喜欢看我们的内容,这就代表了90后的一代其实是在发生变化的。然后我们在做「老爷会」,为这样一群人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时候,那么多人喜欢这样一个经典男装的文化或者时尚方式,我也是有非常深的感受的。

  所以我觉得,90后是非常不一样的,他们是正在发生变化的。

  

  「杜绍斐」、「老爷会」合伙人及CEO朱子奇

  梁文道:我同意朱先生刚才讲的。

  对形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说话会说到:「这个人只是虚有其表,只是注重外在而忽略了内在。」

  我们常常这样讲,乃至于久而久之,我们开始把这两样东西,所谓的外在、内在,割裂成是互相矛盾的两件事。但真的是这样吗?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鲁迅大家知道,没有人会说鲁迅是「虚有其表」,没有人会说鲁迅是「只注重外在、忽略内在精神」,不会有人这么讲。但鲁迅每次出书的时候,你知道他最紧张的是什么?书的封面,书的装帧。每一次书他都恨不得自己动手来做。每次收到书的样稿的时候,斟酌最多、退回去最多、改来改去的就是它的装帧。那鲁迅是不是注重了外表而忽视了内在?

  我举这个例子想说明什么呢?就是我们应该放弃过去的那种想法,把所谓的外在、内在割裂成对立的两端来看。事实上我常常认为,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假如普遍的审美能力和水准达到一定程度的话,我们的公共生活也不会太糟。

  审美水平跟内在绝对是相关的。它包括的是什么?所谓的讲究,讲究是什么?

  我们说喝茶有讲究,喝酒有讲究,看书有讲究,讲究是一种不分内在外在的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比如说写书,看书,看文字的人会有我们的讲究。

  你如果在衣着上有这种讲究的话,出门之前要用两个钟头把一套西装烫一烫。烫太直也不好,最好洒一点水再烫一烫,让它有一种天然的皱褶感,人家就觉得你不造作了,其实我造作了一个钟头才可能搞定这件事。

  我们不一定所有人都要这样做。但是,一个再不怎么讲究外表的人,只要对别的东西有点执著有点讲究的话,那个事情他不会轻轻放下,他是会有一点起码的标准在。

  所以我更大胆的推论,今天如果我们的审美水平低下,那说明的就是我们不够讲究,我们不够讲究,说明的就是我们其实很随便。

  如果一个国家很多人都很随便的话,我不认为是很好的事。

  

  

  孙冕:我每次到机场,书店里面,马云老在电视里喋喋不休,老是成功、成功,所有的都是成功。

  但成功的路特别险。比如说你成功登珠峰,会看到尸首遍野。我登珠峰时,看到过六具尸体。

  后来我跟机场书店那个女孩说,书店里不要老让马云在那里喋喋不休,好不好?她说我们也没有办法,老板要我们让他在那里喋喋不休。

  这种喋喋不休的成功,害了很多人。

  

  「新周刊」创始人、「百心百匠」发起人孙冕

  梁文道:对不起,老爷子,我觉得还是有进步。

  五年前在机场出现的还不是马云,都是一些穿着红色棉袄的中年大叔在教大家怎么赚第一桶金,现在有进步了。

  孙冕:那马云同志对不起啊,哈哈哈。

  其实成功不成功,没有标准。如果我是一个木匠,我也挺成功。其实我特别想当一木匠,给主持人姑娘刻一个木勺,亲自给你刻,刻得特别好,你拿着勺吃饭的时候就想到我。诶,不是机做的啊,是手做。

  主持人,你要什么木头的?

  主持人:金丝楠木,哈哈。

  孙冕:有,真有,哈哈哈。

  

  梁文道:说到男人的消费,我想起来一件事。

  很多很多年前,我有一位朋友是做白酒销售的,他当时协助过一款,名字我就不说了,很有名的一款中国白酒。那时候刚刚推出来,但是那款酒他们走的是极高的定位。我这个朋友专门做的就是帮他出去跑,然后定价。

  你知道他的跑法是怎么样的?他一进酒店、餐厅推销这款酒,他就跟这个餐厅说:「把你们酒单拿来,你们现在卖得最贵的白酒是哪一款?」那当然是茅台。他说:「行,那就比茅台贵15%。」

  结果他成功了,这款酒大卖。因为所有人来了都说:「比茅台还贵?这是什么玩意?」再接下来一阵子,大家觉得喝这个酒最有面子。

  我开玩笑跟这个朋友说:「你真的觉得这个酒比茅台好那么多吗?」他的答案我就不在这里说了。我想说的是,过去我们中国男人常被人笑话的理由之一,就是常干这种事。比如说给你一些茶叶,「这个茶叶你晓得吗?武夷山,母株这一棵,一年下来就这一点,80%到海里去了,20%在我这。晓波,今天给你一点,别说我不是哥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特别迷信这样的东西,这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那件事的内在价值,就会产生这种问题。

  我觉得酒就是酒,它首先要有道理,喝起来,是对的酒,是好喝的。然后你再去考虑,是不是让人看到你喝它是有面子的,要不然我觉得很冤枉。

  你知道中国的拉菲,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四线城市三星宾馆的餐厅都看到他们有拉菲。据说中国一年拉菲卖掉的总量,是法国拉菲建庄以来的总量,都还卖不到那么多。

  

  

  朱子奇:我特别同意文道老师刚才说的,我觉得这就是70后、80后的男人和现在90后男人的差别。

  70后、80后的男人,他们做一件事情是带有目的性的。我今天喝一款酒,我今天穿一个名牌,或者我去打高尔夫球,是有目的性的。或者因为我要追求一个社交圈子,或者因为它贵,或者因为面子等等。

  但是现在90后男性,我们做「杜绍斐」和「老爷会」的时候观察到这样的变化:他们更多在enjoy自己的感受,他们更多想去体验。

  就像「老爷会」很多用户一样,能感觉到他们对于经典男装的热爱,而不是说我因为追求一个品牌、一个logo,能衬托我的社会存在的价值。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在年轻人身上是正在发生着变化的事情。

  能感受到,他们是出于对自身的认知和认可,对自己的满足。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这是年轻人不一样的地方。

  

  朱子奇:我觉得70后、80后,我们不应该太多的苛求他们;90后我们应该更多的去鼓励他们的变化;然后寄希望于00后所带来的,对于中国男人整体形象的根本性的转变,我觉得非常有希望。

  孙冕:马云同志,刚才批评你是不对的,哈哈哈。

  梁文道:我通常很害怕很概括性的去说,中国人怎么样、中国男人怎么样。

  因为中国太大了。中国14亿人口,我们国土面积,我们的人口数字,差不多相当于整个欧洲,有太多不一样的人。比如说像孙冕老爷子,你说他是几零后的中国男人代表?我们太难去一概而论。

  但是我觉得今天这个时代,所谓新中产的一个特色就是:越来越多的有一些自我的追求,他更关注个人自身的一些想法。

  你不要被自己身上的标签,几零后或者什么的,用这个框住自己。我们都不需要被这些东西局限住自己。

  吴晓波:在我们经济专业中有一个名词叫做,恩格尔系数。

  1978年中国的恩格尔系数是0.6,我们赚100块钱,有60块钱去买食品。在今天大概是0.4,100块钱,大概只有40块钱去买食品。中国可能还有很多人,包括上海的很多人,100块钱里面只有10块钱买食品,那么另外90块钱去干什么了?他会有各种各样的文化等等的消费,我们在京东大数据的表单上都看到了。

  我们现在想做的事情是说,多出来的90块钱或者80块钱里面,能不能把你精神上的一些消费和诉求,你对物质的理解的部分,能够让它有更好的提升?我认为这是所谓的新中产。

  我觉得新中产,第一,跟年龄没有关系;第二,跟钱多少也没有关系,有些人可能很有钱,但是很恶俗,也不算新中产。新中产是跟思维跟审美跟价值观有关系的一个名词,这是我们要做的一件事情。

  另外男人和女人这个事,一开始我们猝不及防的被提到这个问题,我还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

  经济学讲,一个是供给一个是需求,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供给。

  刚才孙冕老爷子要送给主持人一个木勺子,这就是他有一个供给。他本来想的,就是在云南找一个木头,花一个下午,太阳很好,到晚上,削完送给她。结果主持人要金丝楠木的。

  所以中国男人被物质化是因为有这样的需求,有金丝楠木的需求。

  所以主持人千万不要说,「要金丝楠木的」,这样会把中国男人搞坏的,都是被金丝楠木搞死了。你要他花多少的心思,这是最关键的。

  

  

  就像吴晓波说的,「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供给。」研究中国男性的消费习惯,多少能了解当代中国男人的样貌。

  在他们4人进行对话的酒会上,「杜绍斐」联合「吴晓波频道」基于「2017新中产男性消费报告」的研究方法与指数评选标准,依托京东全平台数据分析,还颁布了四项「新中产男性年度消费奖」:

  年度传播价值奖:

  宝珀——「不论个体,还是品牌,是坚持,让时间更有价值。」

  TOD'S——「为无论在休闲场合或者是正式场合,都对鞋履有高品质追求的人士提供各种服务。」

  年度匠心品质奖

  索尼电视——「全新的OLED电视A1因为创新性的银幕声场技术、超越以往的视觉体验和工业设计而获得消费者的青睐,一举成为OLED电视市场的领先者。」

  年度智造创新奖

  松下洁乐电子坐便盖——「39年来一直坚持如厕文化的进步,为大家提供更加清洁、舒适、便利甚至面向未来健康生活方式。」

  年度社会责任奖

  科颜氏——「从进入中国以来,每年都会关注和保护弱势儿童。」

  

  最后,关于中国男人身上那些标签,我很同意梁文道在谈话中的一句:

  「不要被自己身上的标签框住自己,我们都不需要被这些东西局限住自己。」

  

  欢迎关注「杜绍斐」ID:shaofeidu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 参与 17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杜绍斐

一切关于男人生活的思考。

头像

杜绍斐

一切关于男人生活的思考。

1559

篇文章

730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