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充满“王侯气质”的丽景园,是我长大后才能品味出的美好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系网易宁夏内容中心 《宁夏记忆》栏目出品,每周一、四准时更新。

  银川市的众多街巷中,有一条街和明代皇族的“私家花园”有关,它就是丽景街。丽景街的名称从“丽景园”而来——一座由明代所建的王府花园,堪称宁夏古代园林的典范。如今,丽景街以及坐落其旁的丽景湖公园,已成为银川人耳熟能详的地名,它们的来历及现在,也成为这座城市里的一道特别风景。

  

  1

  1969年,银川古城东门(清和门)被拆除。在这一时期,古丽景园故址一带开始发生较大规模的改变。也是在这时,我在丽景街旁一个叫作八里桥的村子里出生。

  那个时候,丽景街这个名字还没有被命名,我们那边老一辈的人都叫附近的地方为丽景园故址,说是故址,也是有依据的,从“地连紫塞三千里,水映朱栏十二层……”(朱栴《丽景园避暑》)这样的诗句中可以想象当时的美景。

  随着慢慢长大,我也听了很多关于丽景园遗址的故事。

  邻居李老头最爱给我们这些小鬼讲故事,以前八里桥村附近是大片大片的湖泊,叫金波湖,每当夕阳西下,水光潋滟,金波荡漾,他们年轻的时候,男娃娃到湖里洗澡抓鱼,女娃娃比较害羞,则在湖边采芦苇,在晚霞的映衬下,温婉动人。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片金波湖被逐渐填平,慢慢变成了当时规模挺大的一个蔬菜库房,周围的一些湖也被改成了人工鱼塘。人工鱼塘虽然没有自然湖泊那么温婉动人,但是也成了我们家致富和玩耍的好去处。

  那时候我们家穷,养鱼的生意并不是那么好做,用钱的地方也特别多,父亲做生意脑子活,找准了时机,倾尽了家里所有积蓄做起了养鱼生意。

  人工鱼塘虽然没有自然湖泊那么温婉动人,但是也成了我们家致富和玩耍的好去处。

  夏天是钓鱼的好时机,特别是周末,鱼塘也变成了人们消遣的好地方。父亲虽然工作忙,但是有事没事便把我“拉”到鱼塘帮忙。我当时年龄小,对于父亲的工作,我并不感兴趣,相比“捣腾”鱼塘,我更愿意去看别人钓鱼,每次瞅着父亲忙碌的时候,我便借此机会在鱼塘尽情撒欢。

  小时候虽然顽皮,但是并不明白那些人钓鱼的乐趣,有时候看着他们坐在鱼塘边一上午没有任何收获,我也跟着发愁。

  “小娃娃,不懂了吧,垂钓的乐趣并不在鱼,而是钓鱼时的心境。”钓鱼的一位大叔看着我着急的样子笑着说。大叔操着一口流利的宁夏话,不知为什么,这么有哲理的一句话,被他用方言说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嘘,别说话,鱼上钩了……”

  只听“嗖”的一声,一条十几公分的鱼儿破水而出,挂在鱼钩上来回摆动,引得周围人纷纷鼓掌,而我更是激动不已,赶紧跑到父亲面前。

  “爸爸,我要鱼竿,我也要钓鱼……”

  从那之后,我有了属于自己的鱼竿,夏天在鱼塘钓鱼,等到冬天,便在鱼塘溜冰,凿洞钓鱼,就这样,鱼塘变成了我童年的乐园。

  

  2

  “好吃的酒糟来啦,两分钱一碗……”每次听到门口那带着浓厚乡音的吆喝声,我就知道又是村东头张大爷来了。

  张大爷有辆手拉车,车上装两桶酒糟,以前走到哪,都拉着那辆破旧的手拉车,人车不分离。可是最近,张大爷一改平常,竟挑起了扁担,走起路来,肩下的木桶随之摇摆,听到母亲要酒糟的喊声,张大爷很不熟练的把木桶扶稳,放到那条崎岖不平的土路上。

  我听到那高调的声音,也屁颠屁颠地跑出来,探头张望。

  “老张,最近咋没见你拉‘架车’,挑着胆子可累的不轻吧。”母亲一边打着手里的毛衣,一边问着老张。

  “这不是最近下雨吗,路不好走啊,不像解放街那边,还有柏油路。”张大爷叹着气,弯下腰为母亲打酒糟。

  当时村子里有12个生产队,有养鱼的、种菜的,做酒糟的,还有做豆腐渣的。随着张大爷这样的生意人越来越多,每天从村里往城里(即原银川老城区)送货的车也随之多了起来,去城里必须从我家门前这条路经过,那时候这一带还只是普通的土路,一下雨,我们一帮孩子就穿着雨鞋,把陷在泥泞中的车辆推出去。

  每次推完车,一身泥点子,总勉不了被母亲训斥一顿,可就算再训斥,等到下雨,我们依然乐此不疲。因为我们实在不愿看到,像张大爷这样勤劳的拉车卖货人被眼前这条路阻碍。

  没过多久,张大爷便不再做酒糟生意,而是改行做了与父亲同样的行当——养鱼,有时候,张大爷也会到我家跟父亲一起讨教养鱼的技巧,借一些渔具什么的。

  父亲常说,生活不易,养鱼更是费心费力,养了十几年鱼,那一条条鱼就像自己的娃娃般,生怕出现什么状况。我家的养鱼生意也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慢慢有了起色,挣了些钱。

  我上初中的时候,养鱼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那一夜,蛙声依旧,我像有预兆般难以入眠,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听着窗外那片片蛙声。

  “老李,老李……”一声声急促地敲门声引起了我的注意。紧接着,门开了,直觉告诉我,那人是张大爷。

  “我家的鱼死了大半,你说这该怎么办啊。”站大爷急的连呼吸声都变粗了。

  我起身站在房门口,看着他们却不敢做声。

  “哎,你天天闻着鱼塘的味儿,臭气熏天的,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鱼啊。”父亲也愁眉不展,手里的烟更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仿佛只有抽烟才会把他额头上那“三条沟壑”舒展开来。

  “养了十几年的鱼,怎么到现在会变成这样。”母亲不知道怎么安慰父亲,只能这样唉声叹气。

  这几年,人们的生活水平逐年提高,鱼塘周围的生活垃圾越来越多,为了鱼儿的正常存活,父亲和张大爷每天都要从鱼塘里捞出大量的生活垃圾,即便如此,几个人的力量也抵不过垃圾堆积的“速度”。无论如何挽回,均无力回天,鱼塘生意的失败让我们家一下跌入谷底。

  

  3

  “这日子,真没办法过了,路不好,忍忍就过去了,可是这每天臭气熏天的,可咋办”,母亲每天都在抱怨。

  “鱼塘的生意是做不成了,过几天我们把剩下的鱼低价处理,要不咱们搬走吧。”父亲虽然嘴里说搬走,可他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我知道他的不舍。

  “再等等吧,说不定政府会处理,变成一个公园呢。”虽然母亲眼中露出无奈之色,但也有掩饰不住的憧憬。

  时光任然,父亲的白发和皱纹逐渐增多,我也跟随他的脚步,一步步朝他期望的方向前进,上大学,工作,结婚,生子,可不论我走到哪里,都不曾远离这个地方。

  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政府开始大刀阔斧的搞建设,我们也从简陋的平房住进了楼房,公园也越来越多。

  “你听说了吗?这边也要建公园了”,我刚下班回到家,母亲就拉着我说。

  “不仅要修公园,路也要修了,以后我们就可以走柏油路了”,还没等我说话,父亲抢先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公园,李老头口中那金波荡漾,水光潋滟的湖光之色,还有那些年垂钓、溜冰的场景一下子浮出脑海,想着以后能走上像解放街那样的柏油路,我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悸动。

  没过多久,各种大型器械开到丽景园一带的每个角落,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拆迁改造,经过一年的建设,丽景湖公园正式建成。同年,我们经常“抱怨”的那条“丽景园遗址”的主街道被正式命名为丽景街,北起贺兰山东路,南至胜利街交口,全长11.8公里,成了国道主干线35号的连接线。

  丽景湖公园建成时,街坊邻居成了那里的常客,园里不仅有被誉为“西北第一高”的喷泉,还有水幕电影,湖中芦苇荡漾,飞鸟成群,仿佛以前带有“王侯气质”的丽景园又回来了一般。我虽然在银川生活了三十多年,但是,这么“摩登”的喷泉,还是第一次见,更别说是水幕电影了。

  那一年,小时候经常穿着雨鞋推车的土路变成了主干线;那一年,这条从小走到大的街道,终于有了名字;那一年,丽景湖公园也成了我和家人的最愿意去的地方。

  如今的丽景湖公园,变成了年轻人的球场和孩子的游乐场,丽景街也是一路繁华,由北向南分布着仙来广场、新月广场、大团结广场和迎宾广场四处广场,还有数家品牌家居城和近十家风格鲜明的高档酒店以及宁夏国际汽车城、银川北环蔬菜果品综合批发市场等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城市业态……

  曾经的丽景园遗址,到现在的丽景湖公园和丽景街,一年四季不断变换,晨暮之间人群往来,绕其周围生活和居住的上万户居民,每天与这里发生着交集。

  前几天带孙子去丽景湖公园,孙子问我,“爷爷,为什么家门口这条街叫丽景街啊?”

  我把孙子抱起,指着眼前的景致,想当年的李老头一样侃侃而谈,“这个要从明代的“丽景园”说起,这一带可是明代的“皇家园林”,以前这里是大片的湖泊,叫金波湖,每当夕阳西下,水光潋滟,金波荡漾,在晚霞的映衬下,温婉动人……”

  文|李 悦

  关于《宁夏记忆》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欢迎致电:0951-6196819 投稿邮箱:wynxnrb@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48 参与 3631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头像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177

篇文章

201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