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一天,让我们给彼此一句祝福吧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

  其实每个人仍是一座孤岛,越长大越孤独,越是不安才是大部分人的状态。

  就比如这段时间,我就过得特别不好,特别不安。

  毕业季来了,周周有事做,毕业论文写,学籍信息要更正,还有一大堆的聚会。期末考试也就在眼前,两门没有重点的专业课,加上三门屡战屡败的数学。

  当身边的人们都已经在为下一步准备时,保研或工作,旅行或回家,我还要苦逼苦逼的熬到月底,还没有十足的信心能通过考试,外加毕不了的业的担忧。

  那天就觉得难受,快熬不下去,就把微信好友翻了一遍又一遍,想找个人聊聊天或者什么都不做一起呆会。最后,却不知道打开谁的头像好。

  “肩上的破旧行囊,能收藏多少坚强,不如全身赤裸,还给我....明知这是一场意外”

  电话铃响起时,突然机灵了一下,多希望是某个好朋友跟我心有灵犀要安慰我,就算找我做点什么也好。

  来电显示是本地固定电话。

  没挂掉,按了接听键,有很大可能是东湖那边卖房的。在和对面的话务员交流几句很客套的话之后,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听还是很少用电话的方式交流或者想到推销人员的“不容易“焦虑感居然少了些。

  到最后也只好通过发朋友圈的方式装作一切安好。

  2.

  小灯泡是我很欣赏的一位青年作者,她的文字很干净,文章读起来很舒服,有春风拂面的温暖,像一位朋友在听你诉说,在安慰你。

  去年,有幸加上了她的个人微信,有过简短的交流,真人和她笔下的文字一样沁人心脾。而且她对读者也特别好,只要有流留言,她都会认真地回复。

  所以在我这里,她有一个新的称呼“清风少女”。

  最近清风少女在她的公众号发起了一个征集活动,就是你可以把2017年最难忘和最遗憾的事情,或者2018年的小目标告诉她。或者就是想随便聊聊,她会在三天内抽出几位数字的读者,写一封手写信加一个跨年电话问候。

  作为她的读者加粉丝,当然希望可以做那个幸运者,就后台留言了今年最让我难过的的事情,并且说很期待能被抽中。

  然后就发生了2018年的小却幸,她回复:

  想告诉你一件事哈哈哈,那就是不管你有没有抽到数字,我都会给打个电话,真的。

  当时有一种被宠幸的激动,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能够想象的场景只有,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能够在新年的第一天接到喜欢的作者的问候电话,能不开心么?

  其实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接到几个“喜欢的人“的电话,我们有了微信之后,和亲人、朋友的距离反而远了,朋友圈远比现实生活里过得好。见面吃顿饭,甚至打个电话都成为奢求。

  所以,我也想在2018年来的那天,给好久没联系过的朋友,没有见过面的好朋友们打一个电话,或许只是读一段温暖的话给他们也好。

  3.

  加入了Newth作家团,除了面试时和子澄说的那些,也是有私心的,出本书是我初中就有在想的事情。

  可是在写作方面一直没有突破,大概是因为没有天赋,也不太努力,我想改变后者。所以同时参加了一个写作训练营,也因为大咖指导的机会。

  把自己最近写的文章和觉得不错的旧文发给大咖后,得到了这样的反馈:文风太古,冗杂,很难改变。

  “很难改变”四个字像一盆冷水一样啊,心里哇凉哇凉的,写了这么久,怎么说简书也写了20多万字,一直在努力。

  难道我在写作上面没有办法突破了?

  有一点点不服气和大大的失落。

  难过地把那段评论截图发给了好朋友逗逗,一个加班到没时间洗头的姑娘,希望她会鼓励我。

  “行,他的评论我看了,觉得说的对,我还在加班,下班立刻给你回电话。”

  本以为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大部分人的过会都变成了不再联系。

  “我下班啦,咱们接着说啊.....”

  电话里没有安慰,没有温暖,逗逗再次提了我文章的毛病,

  失落那一刻加倍,感动也是。

  “你自己要好好想想啊,先不说了,我还在回学校的路上,手快拿不住手机了。“

  不洗头的姑娘很可爱,想在新年前给她打个电话。

  你呢,想和谁通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脱掉裤子

直面这个惨淡的世界

头像

脱掉裤子

直面这个惨淡的世界

40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