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妈妈发布会实录 陈世峰被判20年,决不接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 看直播

  杀人不用偿命?但这似乎已经是所有情况下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一般日本法官判处会依据检方提出的年限70%考虑,判决前法律人士估算可能在18年以下。但这次江歌一案检方按照20年指控,院方也没有减量。算是对陈残忍的认定,也算是对民意的反馈。

  根据日本现行刑法,有期徒刑的刑期最长为20年,如果多罪并罚,有期徒刑最长可达30年。日本的有期徒刑原则上没有减刑制度。但根据日本刑法第28条规定,有期徒刑的犯人,服刑超过了刑期的三分之一,就有权利获得假释。服刑三分之一可以申请假释,一般是在服刑80%后批准假释,但也是有可能批准,像陈世峰这种情况,被批准后会被立刻遣返回国。

  判决:即便探讨辩方律师的全部主张,对被告有强烈杀意、连续多次刺了江歌的认定内容,仍然不会产生任何合理疑问。

  判决下达后,可以说陈世峰这20年,完完全全是自己“争取”来的。

  法官的态度非常严厉,认为陈世峰自己带了刀来,这把刀既不是江歌的也不是刘鑫的;认为陈世峰含有强烈的杀意,不属于杀人未遂。

  法官认为陈世峰对凶器、等等情节的辩解,将嫌疑转嫁给江歌和刘鑫,都属于没有反省的表现;对于陈世峰辩护律师的种种辩解不予采纳。

  法官认为陈世峰对江哥如果仅仅是误伤,那误伤后应该采取的是急救,而不是多次补刀想致其余死地。

  陈世峰的律师使尽浑身解数,以自己先哭道歉,带动陈世峰哭着一起向江歌妈妈道歉忏愧,来向法庭表达悔过之心;可陈世峰的表现似乎并不是那么“尽人意”,以至于自己律师愤怒地当庭指责:“到你生命终止的时候,这一幕,就是你给别人造成的伤害,你都不可以忘记,你现在可以理解吗?”

  所以,倘若陈世峰没有进行这些听上去让人哭笑不得辩解,而是真的乖乖认罪,是不是还会被少判个一两年呢?

  自信以致自负,陈世峰可能知道自己不会死,但做梦都没想到法官会判他二十年。

  就在江歌案审判的前一天

  

  

  江歌妈妈就在今晚,召开了媒体发布会。

  她在会上发言说:

  “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媒体,有哪些话说的不对了还希望大家海涵”

  “我今天首先想表达一下我的感谢,感谢所有媒体的关注,感谢所有网友对江歌遇害这个案件的关注“

  “感谢对我帮助、关心和支持的所有人”

  “感谢我所有的亲友,自己承受着同样的痛苦还赶来安慰我...感谢所有人”

  “我还想向这451万多人道歉...你们帮助我寻求陈世峰的死刑,可是最终也没有如愿”

  “日本的法院,最终还是给做出了有期徒刑20年的判决”

  “我对日本的法律,很失望,很绝望...”

  “我江歌这么美好的一条生命,只要20年的(失去)自由就可以换取了吗?”

  “法律到底在保护谁?我不能理解……”

  “但是我也感谢日本的警察,检查方,所作出的一切努力”

  “我虽然不能接受,但是我还是必须得遵守日本的法律...“

  ”这450多万人帮我做了签名,我让你们失望了,对不起!“

  “今天的判决大家都收到了,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真相”

  “我本来是打算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公布案卷的...告诉大家我没有撒谎!”

  “但是大桥律师和我说,检察官的这些案卷,是不能被公布的”

  “我曾经想过许多,庭审结束后公开案卷...异常对不起大家”

  “但是庭审的这些天,许多的媒体都在场,你们都听到了事实是什么”

  “今天的法庭判决也说明了我江歌没有半点错误! 大家都听到了法庭上的证言证词...但是我依然要揭露刘鑫的谎言!“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弄明白...庭审这几天,网上网友爆出了陈世峰的姐姐陈世芳的行程。”

  “陈世峰的姐姐,陈世芳今年4月2号到青岛,4号离开青岛...她到底去做什么,我真的不明白”

  “我相信我的这个疑问,很多人心里都会有吧...”

  ”案卷中明明写了刘鑫把门锁了...为什么刘鑫把曾经案卷里写的内容要推翻!“

  “报警的记录,录音,是经过了很多翻译和多次佐证的”

  “你在江歌家里住了两个月,你怎么会不记得”

  “案发时的一些情节你都不清楚都靠猜测...唯独你在录音当中的那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我听过报警录音,你的确很慌乱,可是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你唯独对这一句话记得那么清楚!“

  “你不参加江歌的葬礼,你说警察不让,可是我问过调查我的警察,你刘鑫在警方不属于犯罪嫌疑人,你(有)完全的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你说警方不允许你见我,不允许你联络我,但是11月4号,你就给你打工的那个地方的老板娘打了电话,你告诉她是陈世峰杀害了江歌!”

  “难道这是警察允许你说的吗?!”

  “陈世峰是杀害我江歌的直接凶手,你在我江歌被害案的事实当中你在扮演什么角色!回国之后...我会和你对付公堂”

  “还有一件小事吧,作为一个妈妈,我不允许任何人玷污我的女儿,江歌的手机在我的包里,江歌10月25号,在那个小鸟的那个...叫什么...推特,江歌在自己的推特里面,只有自己可见(的状态)写下了一份心情。这是前段时间你在你的微博里侮辱江歌,你对他的玷污我不允许!大家稍等下我找下江歌的手机...帮我把包拿过来...找到了在我口袋里”

  “我女儿是因为保护刘鑫死的吧。你不敢,你还要联合网上的那些人,来诋毁我的江歌!”

  “这是江歌在2016年10月25日写下的推文:就是有点不爽,少女真实耍小心眼,家不会打扫,早饭不会买,牙膏卫生纸生活用品也不会,垃圾也不会倒掉,只会等我回来倒,只会嘴上说说嘛...”

  “这虽然只是一件小事,我要说明我在网上所有的话,都是真实的,我没有撒谎!!”

  “10月21号,我女儿写下了:昨天晚上开玩笑说了少女一句,结果惹得人家不开心了。我只想说明我没有撒谎,我没有诬蔑刘鑫一句话。”

  “我从去年12月18号第一次见了检察官”

  “我了解了一下案件的详情”

  “今年的3月份,我拿到了第一份案卷材料”

  “我知道我女儿真正遇害的真相是什么”

  “我没有对刘鑫家有过过激的语言”

  “我忍着悲痛,求了刘鑫家200天...我只想让刘鑫告诉我事实,帮我论证下案卷的内容。”

  “今年的7月份我拿到了第二份案卷”

  “律师只告诉我了一个:陈世峰的供词说,刘鑫把江歌推出门外这件事...但是我也不相信”

  “律师没有太多时间告诉我所有的案卷内容”

  “没有办法,我只好拜托朋友帮我看这个案卷,帮我翻译”

  “这么无私帮助我的好人,也要被他们攻击吗?”

  “在这里我也想拜托各位媒体,能不能大家呼吁下网络实名制”

  “413天了...我没有收到陈世峰个人和全家,没有收到刘鑫个人和全家一句真诚的道歉”

  “大家都没有听到陈世峰父亲写给法庭的一封信,我本来把这封信带来了,我想念给大家听的,但是大桥律师刚才告诉我,我从检查方拿到的这些东西是不可以公开的”

  “我很憋屈,大家在旁听席上可能看不到陈世峰面对法官的表情。12月14号陈世峰坐在法庭前面回答问题的时候,一直面带微笑”

  “甚至,陈世峰的律师在问他问题的时候,他笑的很开心”

  “但是今天在法庭上,当法官说出了确定那把刀是陈世峰所拥有的时候,陈世峰突然晕倒在法庭上了!陈世峰的眼泪,满头满脸的汗水,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他之前的微笑和现在的满头大汗,我的理解,是罪犯真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真正的恐慌,那种感觉!”

  所以我还是认为,像陈世峰这种杀人犯,只有被判处死刑的时候,才会知道什么是生命的珍贵!!

  “只有他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才会真正的认罪”

  “我对今天的判决不接受”

  

  江歌妈妈的发言后,进入了记者提问环节。

  日本东方新报的记者:“您刚才说了,不接受今天的判决,是不是会和律师商量上诉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民事诉讼的部分会不会进行?会不会在日本诉讼?(还是在中国?)”

  江歌妈妈:

  “我昨天已经跟检察官提起了抗议,但是检察官回答我说,我是没有权力提起上诉的”

  “陈世峰的民事诉讼,大桥先生(律师)已经向法院做出了这个...这个...这个叫什么...民事的诉讼吧”

  大桥律师:

  “日本的法律是这样,如果对法律判决不服的话,只有检方才有上诉的权力,受害者家属是没有这个权力的。昨天已经跟日本的检方提出了这个心愿,已经说明了”

  “检方提出的量刑申请就是20年,法官最后的判决已经完全符合检方的要求,所以检方没有办法再提起上诉了。”

  “我们现在正在已经向有关方面提出了民事赔偿的程序...”

  在日本上诉只有检方有权利提出,受害者家属无权上诉。

  台湾中天电视台的记者:“您刚才说,您对刘鑫是不满意的,您回国要和她对付公堂,您能提下进一步的打算吗?还有对陈世峰的姐姐陈世芳的一些质疑,您能详细再说说吗?”

  江歌妈妈:

  “您好这位老师谢谢您,对于刘鑫的诉讼,详细情况我需要对国内的律师商定后才能确定,详细我现在没有办法答复您。”

  “您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哦,陈世芳的信息我是看到网上的网友爆出了陈世芳四月2号到的青岛,4月4号离开青岛,入住在离刘鑫家只有9公里的机场酒店。”

  “4月4号是中国的清明节,大家都知道的。是一个纪念亡者的节日,那么作为陈世峰的家人,在这样一个时刻去青岛,并没有找我并没有祭奠江歌,她去青岛的目的我很怀疑。”

  “联想刘鑫在法庭上所说的那些话...我想所有正常人都会打个问号吧。”

  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庭审第一天辩方律师做陈述的时候法官都没有要求做翻译,您当时在现场听懂内容了吗?您对没有翻译这个事情怎么看?

  江歌妈妈:“您第一个问题是说第一天的陈述没有翻译是吧...第一天我没有出庭。那是因为第二天我要以证人的身份出庭,检察官说那一段我不能听。”

  “最后那天,陈世峰律师的话,我没有听懂”

  凤凰记者:“你对没听懂这件事有不满吗?”

  江歌妈妈:“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不满。”

  腾讯记者:“在开庭前,距离开庭只有20天的时候,您突然换了律师,请问您为什么换律师,这次换律师有没有对诉讼准备产生影响?”

  江歌妈妈:“您好,换律师这个问题呢,首先是因为,我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在检察院就跟检察官签订了保密协议。之前那位律师,他也在现场,他之后接受媒体采访,说出了刀的这个问题。。。他也看过案卷,我也看过案卷,根据检方警方的证据,连我都看出了刀是谁的问题,他却对媒体说不确定刀是谁的...这是我下定决心换律师的原因。”

  “至于您说的离这么近的日期换律师有没有影响,我想说我现在聘请的大桥律师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这个案件。”

  网易东京记者Alina:

  “1.想问一下律师,目前陈世峰的判决结果暂时已经确定了。陈世锋如果在日本入狱后,假如无特殊不良表现,根据日本的法律,是有可能将20年的有期徒刑减为12-18年就可以假释出狱,是这样吗?

  陈世锋有权利选择回国或者留在日本吗?

  回国后,江妈妈是否可以还能对其追加刑事责任呢吗?

  2.江妈妈在这段难熬的时间里 也在网络上得到了很多热心网友朋友们的帮助和支持 看到了您发给华人朋友们您亲手磨的辣椒面,但同时,尤其是在案件审理的这一周的时间里,我们也在您和网友的互动中听到了很多负面的声音。想问江妈妈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儿的呢?

  之后的时间里,江妈妈还会在公众号 以及一些社交媒体上持续发布您的动向吗?”

  

  大桥律师:“第一个问题,陈世峰服刑后会不会留在日本的问题。对于陈能不能留在日本这个问题,我认为刑满释放之后他没有可能留在日本。理由是他在日本合法的再留期间内,因为刑事案件被判有罪,所以刑满之后没有权利留在日本国内。”

  “陈作为在日留学生身份生活,期间他在本次案件中所犯的罪行非常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所以日本政府不会允许他刑满留在日本生活。”

  江歌妈妈:“我回答您的第二个问题。首先,我为我这几天的情绪失控,在网上的一些不好的语言,向所有的网友道歉。”

  “您所说的那些不同的声音,我是这样认为的。每一个人的思想,看法,对同一件事物会有不同的理解,我非常的理解。”

  “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

  “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些在网上,污蔑我,恶意攻击我的人。我非常不能理解。”

  “这位老师的提问,我回答完了谢谢。”

  江歌的妈妈在发布会的最后,起身鞠躬:

  “再次感谢大家,谢谢。”

  

  就在审判的前一日,日本法务大臣上川阳子对1992年千叶一家四口杀人案中的死刑犯关光彦(44岁),1994年群马县一家三口杀人案中的凶手松井喜代司(69岁)执行死刑。不知这一则消息是否也对今天的审判有所影响。如果大家感兴趣,改天我们再为大家讲一讲这几个案子。

  在最后我们衷心的愿江歌妈妈,能为了女儿,为了自己,对自己好一点。

  扫码关注直播,有江歌妈妈记者会全部回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1 参与 186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东京Neko说

吐槽日本新鲜事

头像

东京Neko说

吐槽日本新鲜事

88

篇文章

1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