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你还敢去么?(最新诺奖揭惊天阴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澳大利亚在大部分国人眼中,是一个让人感到幸福的国度,鬼斧神工的大自然、超萌的野生动物、惊险刺激的体验、饕餮盛宴的呼唤......

  ....................................................................................................................................................................................................................

  

  

  

  

  

  

  然而,随着上周最新诺贝尔和平奖的公布,这一切全部改变了......

  

  

  2017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在美丽的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

  

  当主持人念出本次和平奖得奖者时,全场的聚光灯齐刷刷地打到舞台中央。

  

  来自世界各国的记者们纷纷举起长枪短炮,一支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名不见经传的团队,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走上领奖台。

  

  “我们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ICAN),呼吁禁止核武器发展!”获奖代表Tim Wright坚定地开了口。

  “我们希望这将促进禁核运动的发展,给还没有签署条约的国家施加压力,包括澳洲。”

  “澳洲政府不但没有支持我们,

  还努力阻止我们的运动!“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大家目目相觑,心里面冒出了无数问号…

  这个ICAN组织是谁?

  怎敢在如此盛大的场所大放厥词?

  这时,眼尖的媒体记者们才发现,包括澳洲、美国、英国等世界大国在内的代表们,一反常态,均未出席本次颁奖仪式。

  

  而此时,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已被这个获奖消息吓得慌了阵脚。

  其实早在之前,澳大利亚谭宝政府就已向媒体“放话”,自己对本国这个“荣誉”并不感冒,

  但也没人去深究过为什么。

  直到这天,

  直到ICAN这支澳洲本土反核武器组织的队伍,

  走上世界的舞台,

  一个被澳洲埋藏了67年的黑暗秘密,

  才被揭露…

  1

  “一场雨过后,我就失明了”

  67年前,居住在南澳Emu区的Yami还是个7岁的小男孩。

  

  他清晰记得那天下午,阳光火辣,他和几个小伙伴躲在树荫下玩耍。

  突然,“轰隆隆”的一声,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之后几秒,

  世界陷入了沉默。

  

  接着,地面开始颤抖起来,尘土飞扬,鸡飞狗跳,树叶被震得纷纷往下落!

  

  “地震了?”

  Yami和小伙伴四目相对,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灾难没留给他们思考的余地。

  短短一分钟内,一阵刺眼的光束伴随着强烈冲击波迅速袭来!

  

  Yami和小伙伴们被震倒在地上,等再站起来时,他们发现,

  天空中开始下起了黑色的灰尘雨!

  这片雨黑得闪闪发亮,用手一擦,这些黑尘还会化成油腻腻的液体…

  这一幕,是Yami对人世间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忆,因为仅在几个小时后,

  他就失明了。

  

  (如今的Yami)

  地震发生后,Yami立即跑回了家,没一会,他开始腹泻、呕吐,

  身上起了奇怪的红疹,眼睛火辣辣地发痛,

  

  他哭着喊爸爸妈妈,但没人理他,因为在房间的另一头,Yami的父母,

  早已吐到不省人事...

  失明的Yami并不是最惨的一个。

  整个村子的人,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奇怪的后遗症,有的失明,有的染上怪病,

  更多的,开始患上癌症。

  没有人知道,在离村子400英里远的空地上,澳洲和英国政府正在进行一项恐怖的秘密实验。

  但政府对此事只字不提。

  

  

  2

  “生出的小孩,都像怪物”

  1950年后的澳洲,一直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

  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南澳军人后代,几乎都遭受了疑似

  遗传性质的疾病。

  来自南澳Maralinga沙漠附近的军人们表示,自己的后代携带着可怕的遗传病出生…

  

  

  我的女儿Stephanie出生就患有残疾——她的脊椎骨不完整,一生只能坐轮椅。

  

  

  我的儿子Daryl,下背骨缺失,颌骨畸形,睾丸缺损。

  

  

  我的儿子出生时畸形,颈部和头部融合在一起,没有肛门。

  

  这一切景象,似乎都只会发生在但丁的《神曲》之中。

  这些军人似乎生下了恶魔的后代,模样畸形,

  

  让人心生寒意。

  

  

  而事出必有因果,即便是恶魔降生,也必有第一个做恶魔的人。

  这些受害的军人,他们一致认为,

  将这些灾祸带到人间的恶魔,

  就是澳洲政府,

  以及,英国…

  

  若不是今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澳洲“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ICAN)”,

  大多数人,都无法将这个恶魔,

  与yami及上万人南澳人经历的奇怪大爆炸灾难联系起来。

  1950年至1963年之间,

  澳洲政府瞒着全国人民,在西澳和南澳偏远郊区,

  偷偷进行了12场核爆炸及600次小型核试验,

  其中多次实验规模,

  堪比日本广岛核爆炸。

  

  

  这一切,全是秘密进行的,全国上下,除了少数高层政府官员,没有任何人知道。

  澳洲为什么要进行核试验?

  这和英国又有什么关系?

  事情还要从上世纪50年代说起…

  

  1

  澳大利亚——

  英国的核试验地

  上世纪50年代初,自1953年开始,英国开始了自己的

  核武器试验。

  然而,在实验刚刚开始的时候,英国就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

  本国没有适合

  进行核试验的地方!

  当时的日不落帝国虽不至于分崩离析,但国土也在不断缩小。

  于是,当时的英国政府决定,将实验地址“外包”!

  旋即,他们就盯上了一片地广人稀的土地——

  澳大利亚。

  

  英国人当时在多处建立了核试验基地,但是争议最大的,

  当属澳大利亚。

  得到指令后,英国有关部门立即与澳大利亚取得了联系,

  企图说服澳大利亚,

  同意英国在澳洲国土上进行核试验。

  让人想不到的是,澳洲竟然同意了!

  英国当局决定,事不宜迟,趁澳洲反悔之前,

  我们赶紧开始实验吧!

  

  英国如此心急,

  最多是往嘴里送了块热豆腐,

  而澳大利亚,

  则是干了一碗热翔…

  1953年,英国在南澳Emu Field进行了2次核试验,

  之后便把实验基地永久性地搬到了——

  Maralinga。

  是的,就是文章上面提到的,那个无数军人后代患病的地方。

  

  自1956至1957 年间,英国在Maralinga行了两个核试验系列项目,

  随后,在该地进行的核试验

  一直持续到1963年。

  在这段时间里,英国一共进行了近千次核武器实验,其中大部分,

  都是在澳大利亚进行的…

  

  

  尽管善后清理工作持续到了1967年,然而此地仍然存留有非常危险的放射性物质。

  一直到上世纪80 年代,

  曾经暴露在核辐射中的附近居民和澳洲、英国军事人员,

  开始出现与辐射相关的各种疾病和癌症特征。

  

  

  可是,英国政府的罪恶,绝不止在澳洲进行核试验这么简单,

  在1953-1967这14年核试验中,

  英国,还曾对澳洲人,

  做出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2

  人体核试验...

  当时,英国不仅用核试验来测试核弹的威力,同时也在研究,

  核辐射对人体的影响。

  可是,研究材料从哪来呢?

  仅仅用小白鼠、猴子等做为实验材料,

  这样研究下去连科学家自己都不相信研究结果了…

  于是乎,英国决定:

  不如,

  拿人体做实验吧…

  

  就这样,在核试验前后,曾有24名澳大利亚士兵被英国政府用作核爆炸试验的,

  真人标本。

  他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入核爆区,要求观察和习惯核战争现场情况…

  当时的核武器并不常见,士兵们也对核危害了解甚少。

  于是乎,他们身着不同材质的衣物,

  进入核爆炸地。

  

  以此来测试不同衣物对核辐射的防御能力。

  

  当时,一名澳军司机奉命驾驶数辆军车把身着核辐射防护服的军人送到离核爆炸中心地带,

  

  仅有5公里的地方。

  就在2015年,这名澳军司机因癌症死了。

  其实许多年前,他就预料到自己的这种结果,

  所以一直请求律师莫里斯·梅伊替他讨回一个公道。

  但人死了,赢了官司还有何用呢?

  

  澳洲部分高官是知道核辐射的危害的,但是面对强大的英国,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那个时候,英国指挥官告诉军人们说,少量的核辐射对人体无害,大家不用担心。

  听信英军指挥官这一鬼话的军人们,下车后立即在核辐射粉尘中开始摸爬滚打起来。

  之后的日子里,他们中的多数都患上了癌症、白血病,

  甚至他们的后代,

  一出生就伴随着遗传性怪病。

  

  news.au:新一代的澳大利亚家庭由于“遗传转移”而遭受畸形和早逝。

  3

  整个澳洲,都受到影响...

  如果你认为,这段历史离你太遥远,

  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不止是这些军人,英国核试验给整个澳洲带来的污染也是致命的。

  “图腾”爆炸实验的蘑菇云久久不散,造成了

  至少45名澳洲土著死亡,

  

  (核爆炸产生的威力)

  “飓风”核爆炸实验,让远在东北部的布里斯班,

  监测到了200倍的核辐射,

  

  (核爆炸产生的威力)

  “马赛克”实验的核辐射全面扩散到了澳洲西北地区,

  

  居民皆受影响,

  

  (核爆炸产生的威力)

  “水牛”核实验,造成了澳洲境内,

  大规模核降雨…

  

  (核爆炸产生的威力)

  然而,英国及澳洲政府,却拒绝对这些受伤士兵负责

  

  The Advertiser:Maralinga核试验受害人没有赔偿金!

  

  NEWS:参与英国核试验的军人赔偿遭拒绝!

  更可怕的是,这些历史造成的阴影,

  至今仍未消散…

  4

  试验60年后,

  澳洲仍完全具有放射性

  最近,各大澳媒的一篇报道,给澳洲“核危机”敲响了警钟:

  

  DailyMail:澳大利亚在核试验后60年仍然具有“完全放射性”,仍有原子尘残留。

  

  news.au:澳洲在核试验60年后仍具有“完全放射性”。

  

  SMH:我们的人民仍然遭受着核试验造成的苦难。

  报道中指出,受之前英国核试验影响,澳大利亚境内,

  有大量核辐射在肆虐,

  

  60年前的核辐射对于澳洲人来说,

  是一个不小的灾难。

  而许多人对于澳洲的核辐射一无所知,

  甚至认为澳洲是没有核污染的。

  

  可是60年来,各个地区,都有不断有人,

  因癌症而死亡。

  在这之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由于受残留核辐射的影响而患癌症。

  让人悲哀的是,目前一些地区还没有对核辐射进行长期评估,

  甚至涉及试验场地的清理,

  也是一带而过,

  患病者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疾病与接触核武器实验有关。

  

  根据最新的医学报道,受到核辐射后,人体最容易患的绝症,是血友病及淋巴癌。

  血友症这种病走进科学(k95028)前天刚刚报道过,为维持生存花费惊人。

  下面是澳洲各地的癌症患病报告:

  

  

  不难看出,南澳大利亚州白血病病例最高,达尔文有最多的肺癌患者,霍巴特最多的淋巴瘤病例,昆士兰黑素瘤病例最多,西澳大多数胰腺癌病例最多。

  而这些地区,据统计,都受过或还在蒙受,

  核辐射的摧残。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一切。

  若不是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呼吁,这个黑暗秘密,恐怕还要继续埋藏下去...

  而昔日的核试验地区,如今被改造成了——

  旅游景点…

  

  地处南澳州的Maralinga,

  曾是澳大利亚著名的核试验场,

  而如今在政府的包装下,它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旅游胜地。

  

  由于当地绝美的内陆风光、撩人的自然景观,

  同时还能体验野外生活,有兴致的人还能获得赏鸟体验,

  每年去旅游的游客,包括大批一无所知毫不设防的中国游客

  总是络绎不绝。

  

  他们似乎都遗忘了,这是一片死亡之地,

  在上面的报道出来之前,

  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地区还

  呈现着“完全辐射性”。

  

  

  核污染,在澳大利亚似乎没有得到应有的认识,

  核试验对一个地区或国家所造成的伤害是深远和长久的。

  不光是核试验区仍存在污染,澳洲的东海岸各地城市,由于云雨传播,

  也同样存在着隐藏的“核危机”。

  Maralinga和Emu Fields核试验已经影响了几代澳洲人,而这些影响至今仍然存在。

  《悉尼先锋报》记者曾问过一个来自该地区的年轻人,

  

  “你觉得你会如何死去?”

  

  而他得到的答案是,

  

  “癌症,所有人都是死于癌症”。

  

  

  

  此时的走进科学小编心头,突然一百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年初,刚刚去过澳洲进行了价格不菲的旅游,吃了那的牛排和生蚝,躺了那的草地,潜了那的水,还特么带了点奶粉和黑蜂胶等营养品回来吃,澳洲政府真特么不愧是英王流放到澳大利亚的罪犯和流氓的后代,不但欺骗本国民众,还骗中国游客去买房买地买牧场,口口声声PM2.5少,特么核辐射多呀!

  小编不禁又想到咱东面的那个三月半盟友,导弹射完爆原子弹,原子弹爆完爆氢弹,一旦失手控不住,就不是几百万朝鲜难民涌入中国东三省了,而是东三省包括京津附近一亿多中国难民向南逃难了,一首已被遗忘的歌将再次在中国唱响: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

  小编祈祷,但愿杞人忧天,但愿切尔诺贝利的悲剧不要在中国周边上演!

  最下面已开通留言功能,

  对最新诺奖引发的澳洲核辐射丑闻,

  你怎么看?

  如觉得有价值,就请到下面点个赞吧。

  资料真实性来源:

  1994-2017 Australian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MARTAC. Rehabilitation of Former British Nuclear Test Sites at Emu and Maralinga (Australia). ISBN 0642773289, 2003.

  ICRP. ICRP Publication 82: Protection of the Public in Situation of Prolonged Exposure. ISBN 0080438989, 2000.

  王旭东. 梁宇《澳大利亚核试验场整治中的几个问题》[ D ]. 辐射防护通讯,2006, (156) : 38-39.

  其他来源:

  DailyMail,NEWS,SMH,news.au,BBC,The Australian.

  图片来源:

  North News & Pictures Ltd

  本文来自:微悉尼(wesydney)微信公众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我们都爱地理

爱生活,爱教育,爱地理!

头像

我们都爱地理

爱生活,爱教育,爱地理!

2433

篇文章

2023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