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血人、志愿者、献血人,他们是长沙街边的天使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她,是大家眼中的“吸血鬼”;他,把自己的血给了陌生人;她,看到血脉喷张会莫名的激动。他们,虽是不同身份的人,却又是同一种人。这期《易城人》我们将带你走进长沙血液中心,驻足流动的“救命鲜血”。

  

  第一篇章:我们不是“吸血鬼,我们是街边天使

  很多人对采血护士都存在一种“偏见”,称她们是“吸血鬼”。却从未想过,没有他们的努力,一袋袋血液又如何能拯救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呢?采血护士每天坚守在献血车上,面带微笑,为充满爱心的长沙市民提供献血服务。

  说起这个,95后陈惠甦(sū)笑得明亮,又温暖。她说,不管是“吸血鬼”还是“白衣天使”,能帮到别人就好。今年才22岁的她,已经从事采血护士三年有余了,太平街、五一广场,长沙每个繁华、不繁华的角落,都曾经是她的工作岗位。谈及90后大多喜欢投身互联网行业,热衷于生活的她更坚定街边“天使”这个岗位。她名字里的生僻字“甦”,寓意“苏醒和复活”,着实很称她。

  

  第一次感到生命的渺小和脆弱

  学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做采血护士更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陈惠甦大四那年去湘雅附三实习,当时在血液科看见很多患有白血病的小孩。他们是父母的未来、是社会的未来,他们有无限的可能。

  然而,白血病剥夺了他们原本该有的美好童年,“当时的场景让我震撼,生命如此的脆弱、渺小。孩子每天需要大量的输血,他们甚至比大人还清楚自己每天输入的是红细胞还是血小板。医生禁止他们玩尖锐的物品,不容许受伤出血。因为白血病抑制红细胞和血小板止血的产生,一旦出血就很难止住。”

  

  为生命加油,把温暖传递下去

  发生在献血车上的一幕幕感动瞬间让陈惠甦感恩于献血者的爱心奉献,更加执着地坚守于这个岗位。工作中让陈惠甦印象最深刻的,那是通过献血认识的朋友。

  这位朋友每次来献血都会带上她的儿子,有一天孩子偷偷地跟陈惠甦说:“我其实才读1年级噢,治疗白血病让我好几年无法正常上学。你不要告诉别人噢,我怕大家嘲笑我。”陈惠甦恍然大悟,怪不得孩子才读一年级,看起来却像是读四、五年级的年龄。

  陈惠甦问了朋友后才知道具体的原因,“她的儿子几年前得了白血病,幸好和母亲的干细胞匹配成功,才可以做移植手术。当时在上海治疗,手术前需要大量输血,孩子的母亲就跑街上求陌生人献血帮助她的孩子渡过难关。”

  社会从不缺乏爱心人士,当时在上海街头有许多陌生人愿意帮助她的儿子去献血。所以,再回到长沙后的她会定期去献血车献血。她常常与陈惠甦感叹,如果当时在上海没有好心人的帮助,她的孩子也不会康复。现在想把温暖传递下去,贡献爱心血液。

  

  长沙没有一例因为献血而感染疾病的曝光

  陈惠甦用实际行动感动你我,对于初次献血的献血者,她总会一边聊天,缓解他们紧张的心情;一边给他们讲解无偿献血的相关知识,像老师,又像是朋友。在采集血液后,血液将送至长沙血液中心检验科,再一次进行详细的各项检测。

  

  很多人会担心献血传染疾病,陈惠甦告诉我们,“负责采血的技术人员必须取得采供血机构从业人员岗位培训考核(一类)才能上岗,所用采血器材均为一次性无菌采血器材。而且,在献血前会对献血者做很严密的征询,比如说对方是否有吸毒史、艾滋病等,以上这些情况是不允许献血的。”

  在长沙开展无偿献血以来,没有一例因为献血感染疾病的曝光。采集血液过程不允许出错,因为这满载的不仅是救命的血液,更是献血者给予受血者的希望。

  

  身体的血液就像池塘,要定期更换

  “一次献血400ml比300ml对骨髓的刺激和再造功能更加好!我们身体的血量是可以计算的,一个人的血液总量约占体重的8%,体重50kg的人,血容量约为4000ml,献血400ml,只占总血容量10%;体重60kg的人,血容量约为5000ml,献血400ml,只占总血容量8%。简单来说,献血量只要不超过身体的10%,都是非常安全的。”所以,医护人员一般建议献血者献400ml的血液。

  

  电视剧里献血桥段,大多是骗人的

  大家肯定看过某某电视剧里,父母大声在医院叫着:我是病患的亲人,我可以给他输血。陈惠甦告诉我们,其实在医院是不可以采供血的,因为血液使用到病人身上的时候必须要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而且长沙血液中心的供血库有最低库存,在紧急情况下中心的血液也能满足临床的紧急情况给患者使用。

  说起血袋的使用,陈惠甦说:“病患可能遇过这种情况,医院要求缴纳血袋、检测、分离的费用,如果患者以前捐过血,那他可以免费优先使用,包括父母、配偶和子女都可以免费用。”

  

  每日500人献血,才能满足临床需求

  长沙血液中心做过统计,一天需要500位爱心人士献血,才能满足临床上每天的需求量。很多人都说无偿献血者很伟大,但一袋血被输入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拯救他人的生命和健康,这中间离不开血站工作者的每个环节的辛勤工作。

  

  第二篇章:我的血,流淌在别人的身体里

  你无偿献的血给了谁?他从未犹疑。詹方佟,长沙大学大三学生,一位非常热血、富有爱心的男青年。在大一下学期,他进入学校的宣传服务队,“大学就想过做志愿者,喜欢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我觉得服务别人会让自己高兴,没有原因就是很喜欢。”

  机缘巧合下,有一天学长带着他来到长沙血液中心观摩。结束后回到宿舍,心却留在医院,“那里有很多需要我服务的人,所以就一直待在长沙血液中心,每周有空就会去帮忙。”

  

  这是我最好的十八岁成人礼

  “18岁成年那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因为那天我第一次参加无偿献血。献血过程也拍了照片留做纪念。”18岁生日,詹方佟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了街边献血屋。当时献血的细节还历历在目,填写好体检表,称体重、量血压、测血型.....符合献血条件。针管刺入手臂时,只是感到一点点的疼痛,很快300毫升的血就献好了。

  

  我身体里的血,给了谁?

  “想着我的血液流淌在别人的身体里,有一种自豪感悠然而生。在献血屋做志愿者,让我知道很多献血知识。血液在人体内不断更新循环,定期献血既不伤害自己,又利于他人,何乐而不为呢?”刚接触献血专业知识的时候,詹方佟说自己也有点发懵。很多专业用词比较难懂,学习起来有些吃力。还好献血屋的护士姐姐会给志愿者答疑解惑,定期做培训。

  这份激情、这份爱心感染身边人

  在参加无偿献血的过程中,张方佟结识到各行各业的朋友,大家有着不同的背景和经历,乐于助人的爱心让他们心意相通。“大一到现在我献了20次血,大概7000毫升血液。献血之前都会很早就睡觉,确保自己的血液可以合格。我不但帮助了无数需要帮助的病患,还带动了我的亲朋好友也加入到无偿献血的队伍中来。”

  做志愿服务这几年的时间,詹方佟不时给身边的朋友解答他们对献血的疑惑和宣传正确的无偿献血知识。因此,詹方佟身边很多朋友都被他的这份激情、这份爱心所感染,“一位学妹深受我的影响,今年的12月13日是她十八岁生日,她说要像我学习,在生日这天献出自己的第一份血液。”

  

  很多人都认为医院可以献血,詹方佟也不例外。在做志愿者后才知道,原来在长沙地区只有长沙血液中心是唯一合法的采供血单位,医院不可以献血。“很庆幸自己能来到这里做志愿者,传达正确的信息给大家。希望大家把冷漠变成爱,不要相信网上错误的谣言。”

  

  第三篇章:血液抽离那刻我有点激动

  “抽血的时候,看着血液从自己身体抽离,有点激动,说不上为什么。”张兰兰,一名医学院护理系大二学生。我们是在长沙血液中心大楼的献血休息区见到她,正巧碰上她献血结束后休息。她看起来非常淡定,坐在沙发上一小口得喝着温水,桌上放着医护人员刚给的牛奶。

  为什么会学医?张兰兰说,她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挂吊瓶,长大后就想一定要做一名从医者。学习医学不仅可以使自己身体变得健康,也可能照应到家里的每一个人,也可能是对医学有一种莫名的喜欢。

  

  血液从自己身体抽离,看着血管有点激动

  张兰兰告诉我们,这是她第二次献血,第一次献血是在献血车,“献血车每年都有两次来到我们学校,有一天长沙血液中心的献血车停在我们教室楼下,作为即将要走出校园进入医院实习的学生,我知道献血对身体有好处,而且这是一份公益的事情,便献出了人生的第一次400ml血液。”

  

  能帮助到别人,心里很自豪

  其实,在以前张兰兰对献血还不够了解的时候,在大街上看到献血屋会担心不正规,“我比较害怕护理人员操作不严格,担心血液传播疾病,所以不敢去献血。当自己学医后才知道那是长沙血液中心的献血屋,是正规的采血单位。”

  

  

  “献血并不可怕,想到自己献出来的血液能帮助到别人,心里很自豪!”张兰兰是一位很有爱心的女生,除了无偿献血外,在她课业不多的时候会去福利院陪伴老人、逗老人开心。

  最后,张兰兰不愿意露出正面照,她认为做好事不一定要让大家知道,只希望通过自己微小的力量,带给身边的人温暖。

  

  
查看大图

  查看大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34 参与 1571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易城人

发现一座城市所隐藏的故事

头像

易城人

发现一座城市所隐藏的故事

13

篇文章

2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