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不信任媒体?路透为寻找答案进行了万人大调查

当下,多数人是信任新闻媒体还是认为它们存在偏见?针对社交媒体上的新闻,人们的信任度又会如何?近日,路透新闻研究所与YouGov合作,对9个国家的18000余人进行调查,收集了人们对媒体可信度的最新看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外言社

  翻译| kewell 编辑| 王茸

  近期,路透新闻研究所与YouGov合作,对9个国家(美国,德国,英国,爱尔兰,西班牙,丹麦,澳大利亚,法国和希腊)的18000余人进行调查,探究了当下公众对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的信任情况。

  研究发现:

  在不信任媒体的受访者里,多数人认为媒体在被有权势的人操纵以实现某些目的,而不再代表公众利益。年轻群体和低收入群体更容易这样想。

  在很多国家(尤其是英美),人们针对媒体的批评主要有:为政治站队、加速观点分歧、不敢澄清谎言、故意保留信息或混淆视听。

  在相信媒体的受访者里,多数人认为记者做到了信源真实与事实核查,同时也为观点拿出了切实的证据。美国、德国和丹麦的受访者要比英国、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受访者更信任记者,也更信任新闻生产的过程。

  人们更倾向于信任电视媒体,他们认为电视台所受的操纵会比网络媒体更少,因为直播能给他们带来更可信的印象。但也有人批评称,电视台为了强调观点立场而不顾事实。

  相信社交媒体的人较少(约有24%),很多受访者觉得自己的信息流在被假消息、极端内容污染,而算法可能也在鼓励这种现象。此外,用户的盲目转发也促成了这一现象。

  但仍有小部分人相信社交媒体,认为里面的观点无所不包。那些不信任主流媒体的人认为,接触更多信源有助于提升人们对新闻的分辨能力。

  一、人们是否信任新闻媒体?


  (新闻媒体是否能做到去伪存真 左侧各项:所有受访者;低收入;高收入;35岁以下;35岁以上)

  40%的受访者认为媒体能够做到去伪存真,25%持相反意见,35%则认为这不好评价。同时,高收入、高年龄群体比低收入、低年龄群体更信赖新闻媒体。这一差异在各国都很明显。

  (一)人们信任新闻媒体的原因


  (各国受访者信任新闻媒体的原因 选项:与生俱来的信任;新闻生产过程的透明;优质或深度的内容;可信任的品牌;信源多样;责任感;可见更可信)

  人们为什么会信任新闻媒体?39%的人对于媒体的信任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他们相信自己在媒体上看到或读到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真实的。22%的人相信新闻生产过程的透明,这包括寻找信源、核查事实等。其他排名靠前的原因还包括内容优质、品牌口碑、信源多样。此外,各有4%的人认为,责任感和现场画面可以保障媒体可信度。

  1. 与生俱来的信任

  这些人往往年纪更大、更富有、学历更高,他们相信媒体报道的消息大多是真实的。希腊是个例外,只有16%的人有这种与生俱来的信任。

  “澳大利亚大部分新闻主播的名声都很好,是能为公众带来真实信息的。”

  “就算不是100%,媒体发布的大部分内容也是真的。”

  “我不会相信我看到的一切,但我认为大部分新闻报道都是在努力寻求真相的。”

  “我仍然相信媒体还有正直和道德存在。”

  这些人相信,虽然新闻报道不全是对的,但至少媒体不会故意搞砸。他们很相信媒体能够独立运营,做好社会的守望者。

  2. 新闻生产过程的透明

  公众会因为新闻生产过程的透明而信任媒体,比如在报道中阐述记者核查事实的办法。

  “他们会寻求专家看法,生产流程也有严格规定,消息源一定要可信,还要核查事实,保证没有偏见。”

  近几年,媒体纷纷强调将生产流程公开,主流媒体也开始推行事实核查,比如BBC推出的 “Reality Check”栏目就会同时在网站与电视中对有关新闻进行核查。“做好事实核查、照顾双方立场,是我所信赖的真正的记者会做的事。”


  (英美的事实核查范例)

  美国受访者提到事实核查的次数明显高于其他国家,这个词在美国时政新闻中已经必不可少。一位受访者表示:“记者都会仔细核查政客们说的话”。对于政治立场不同的人来说,信源是否可靠尤其影响信任度。“报纸都需要可靠的消息源,需要道德标准。”

  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人更看重记者这一职业。有美国受访者表示:“媒体从业者一般学历很高,他们任重道远,需要严肃对待工作”。德国也有类似的情况:“新闻都是由资深记者写出来的,他们会在发布之前核查文章的消息源”。

  同时,愿意承认错误的媒体也更容易得到信任,但各国的做法差异较大。比如,负责读者投诉的编辑地位在美国和英国有很大不同,英国小报在刊登致歉时往往只会放在很隐蔽的版面上,美国则不会。

  3. 优质或深度的内容

  受访者对英国媒体透明度的评价一般,但很多人却认可其内容的深度和质量。像英国首相避税丑闻等新闻,都能促进公众对媒体品牌的信任。而且,如果媒体能做好对复杂新闻的解释,也更容易获得信任。

  “深度文章可以帮助你判断问题,同时逐渐加深对某个媒体的信任。”

  “我很喜欢看到一些媒体试图展示新闻的本质,比如Sky News和ITN就总会把复杂的新闻做成容易理解的图表。”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5%)、美国(6%)和希腊(3%)的受访者就很少谈到内容深度,这些国家的媒体可能需要在这方面更下功夫。


  (相信内容深度和质量有助于提升媒体信任度的各国受访者比例)

  4. 品牌的力量

  受访者很看重媒体的品牌,品牌印象会直接影响人们的判断。

  “只要是像BBC这样很可靠的品牌,或者是《每日邮报》这样党派立场不明显的品牌,我想是能通过他们的报道得出自己的结论的。”

  “像《每日快报》这样的媒体总是标题党,我还经常在Facebook和Twitter上看见它的报道。我总是会特地去看看其他媒体的新闻,验证这是不是真的。”

  信任媒体的英国受访者提到BBC的总数达到44次,但BBC在他们不信任的媒体品牌中也排第一。这和话题设计有一定关系,比如在争议很大的英国脱欧事件中,BBC既是最受信任的新闻源,也是最不受信任的。此外,被提及次数较多的高可信度品牌还包括美国的《纽约时报》、法国的《Le Monde》和《自由报》、德国的《der Spiegel》。

  5. 信源多样

  一些受访者表示,自己不会只信任一个新闻源,而是会对比很多个,那些对新闻特别感兴趣的人群尤其如此。因此,注重信源多样性、平衡各方观点也有助于提高信任度。

  “看多家媒体报道可以让我了解更多观点,对事件有更全面的把握。”

  “可能有一家媒体报道的是假新闻,但其他媒体会纠正过来。”

  6. 可见更可信

  电视媒体对树立和摧毁公众的信任度都起到了很大影响。人们对于电视媒体的信任度要高于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这是因为,对很多人来说能直观看到图像是很重要的。

  “所见即所信。”

  “图像比文字更有说服力。”

  “一般来说,电视媒体可以提供图片、采访或声明,来证明他们报道的真实性。”

  很多人认为,视频和音频同样是重要的佐证,不容易被伪造。尤其当记者在电视中出镜时,人们对内容的信任度更高。

  “经常直播的媒体更值得信任。”

  “电视媒体一般会有很多一手的采访和视频片段。”

  7. 社会责任感与发布假新闻的风险

  部分受访者也相信,对发布假新闻后果的担心会制约媒体行为,让他们不敢不公正。

  “新闻媒体的竞争是很激烈的,如果没办法做到准确,就会流失订阅者。”

  “造假的代价是很大的,不管是名誉上还是财务上。”

  “有些媒体以发布公正可靠的消息为己任,如果发了假新闻,他们就没办法在业内继续经营下去了。”

  (二)人们不信任新闻媒体的原因

  信任的建立是缓慢的,但摧毁却很快。受访群体中不信任媒体的是少部分(25%),但仍有很多人既不表示信任也不表示不信任(35%),这是媒体应该注意的问题。年轻群体、低收入群体往往倾向于不信任媒体。


  (各国受访者不信任媒体的原因 选项:其他偏见,政治偏见,就是不信,夸大报道,商业偏见,标准降低,信息矛盾)

  造成不信任的最主要原因是,人们认为媒体的报道中存在偏见(67%)。其余原因还包括:夸大和点击率至上(11%),标准降低(9%),信息矛盾(3%)。

  1. 政治偏见


  (各国受访者对媒体偏见的担心程度)

  美国(77%)和英国(74%)受访者对媒体偏见的担心最多,而最少的是澳大利亚(56%)和德国(51%)。其中,英美受访者最担心媒体的政治偏见。


  (美国部分网络媒体受众分布图 节点:左倾立场受众,Occupy Democrats,所谓的自由媒体,雅虎新闻,中立点,福克斯新闻,Breitbart,右倾立场受众)

  在美国,担忧媒体有政治偏见的人很多。美国右翼比其他群体更容易不信任媒体,在提出偏见抱怨的受访者中,63%都是右派,13%是左派。这些抱怨在低收入群体中更是翻了几乎两倍,并在50岁以上男性中更常见。这一群体中有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常常觉得一些媒体在故意误读特朗普的政策主张,特别是CNN和MSNBC,同时也包括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这样的大报。

  “MSM和CNN报道总统就职仪式的拍摄画面都是在活动开始前拍的,然后还说参与人数少。” (美国右派受访者)


  (自由派媒体在特朗普就职当天发布的图片,称参与人数远少于奥巴马2009年就职当天)


  (英国部分网络媒体受众分布图 节点:左倾立场受众,The Canary,《卫报》网络版,BBC网络新闻,中立点,Mail Online,Breitbart,右倾立场受众)

  从图中可以看出,英国媒体系统要平衡很多,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担心偏见问题。与美国相反,大部分担心来自左派。BBC常被认为是较为中立的英国媒体,但在脱欧问题上,它还是遭到了两派夹攻。可见,政治局势的两极化确实影响到了这家老牌媒体的信誉,就算中立也会引来不满。


  (德国部分网络媒体受众分布图 节点:左倾立场受众,Zeit Online,中立点,Bild Online,N24.de,右倾立场受众)

  德国的媒体环境要比英美更中立一些,他们的新闻立场是比较相似的,哪怕是Bild这样的八卦小报也不会偏离中立点太远,其国内少见倾向特别极端的媒体。

  2. 商业偏见

  媒体的商业性质也让公众常常怀疑他们是否有不可告人的谋利动机。比如在澳大利亚和英国,讨论媒体大亨总要回归到默多克身上。

  “大部分政治媒体和很多电视媒体都是被老板掌控的,默多克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有五家报业,一家电视台,请问这不是垄断是什么。”

  “像默多克这样的人肯定会参与媒体的运营,把自己的政治、社交目的应用其中。”

  一些人也在担心,媒体的财政收入难以支撑他们独立运营,从而臣服于大集团。媒体越依赖广告主,就越会加深人们的这种印象。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年轻的低收入群体特别不信任主流媒体——他们不相信这些背后都是达官贵人的媒体在代表自己的利益。

  “他们都把我们当傻瓜,认为我们发现不了这些规律,不知道他们在政治、能源等领域是有立场的。”

  “每天我们都看到腐败案的报道,然而这些人根本没什么事,不会受到什么处罚。如果被指控的是个穷人,那法律可就无情了。”

  3. 夸大和点击率至上

  在过去十年间,数字广告市场成为大部分媒体企业的收益来源,而点击量是收益的重要衡量指标,这就导致了标题党无处不在。在这一点上,即使是电视媒体也难以幸免。

  “他们现在都是看点击量,我觉得媒体经常为了赚钱制造一些垃圾。”

  “新闻总是夸大的,事实总是扭曲的,媒体只想卖更多广告,更有竞争力。”

  年轻群体和女性群体对标题党更为反感,很可能是因为这两个群体都是社交网络的重度用户,看到的标题党现象更多。

  4. 低标降低

  很多受访者认为如今新闻业的标准在降低,网络媒体的竞争也导致了大家更看重速度而不是质量。

  “很多时候他们从网上摘取新闻都不检查一下。”

  “媒体特别在意谁是最先爆料的一个,但往往会付出准确性的代价。”

  有些受访者则不满媒体鼓吹明星记者的现象。

  “好多记者开始打造自己的明星形象,而不是关注事实,采访的时候都不给别人回答时间。”

  “特别是小报,真的很差,有些直接胡编乱造。报道的东西都是别人事先知道的。”

  二、人们是否信任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是否能做到去伪存真 左侧各项:所有受访者;低收入;高收入;35岁以下;35岁以上)

  在所有受访者里,只有24%的人表示信任社交媒体上的新闻,比新闻媒体的40%低了很多。这些人在年纪、性别、教育程度和收入上的变化差别不大。

  (一)人们信任社交媒体的原因


  (各国受访者相信社交媒体的原因 选项:信源/观点广泛;真实权威;就是相信;朋友的观点;可关注特定新闻源;自我纠正;方便及时)

  在信任社交媒体的受访者中,33%的人称社交媒体可以展示更广泛的信源和观点,27%的人认为在社交媒体表达观点的人更真实。其它信任原因还包括:相信熟人的观点(9%);可以只选择自己信任的信源关注(8%);可以快速纠正错误(6%);方便及时(5%)。

  1. 信源/观点广泛

  这是大部分受访者给出的原因,即:人们能接触到不同角度的消息,从而发现自己的认知空白或矛盾。

  “听多了不同的声音,你也能拼凑出真相了。”

  “看不同新闻源报道同一件事,再看人们对不同报道的评论,我就能看出哪些报道是被扭曲的、片面的。”

  有研究佐证,使用社交媒体的人确实会比不用的人接触更多新闻源,因为社交媒体会有“偶然曝光”的定律——让用户接触到更多新闻内容,哪怕他们并不一定是为了看新闻才上社交媒体。对于那些专门用社交媒体看新闻的人来说,则更是如此。

  2. 真实权威

  很多人会觉得,因为社交媒体用户都是真实的人,因此观点也更真实。

  “比起媒体,我更愿意相信普通人。”

  “真实的新闻都来自真实的人,不受任何利益驱使。社交媒体能填补主流媒体的空白,让我能更全面地了解问题,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还有人举出具体的例子证明社交媒体可以弥补新闻媒体报道的不足。比如,一位受访者提到,爱尔兰政府在2015年因水资源收费的提案引发民众抗议,社交媒体的报道就很多。英国受访者也认为,有时候新闻媒体会故意忽略一些新闻,比如大型民众抗议。

  “在社交媒体上,你能看到很多电视不会放的图片,比如因为水费提案引发的抗议活动。”

  3. 关注特定新闻源、自我纠正和方便

  大约10%的受访者认为,社交媒体方便了他们关注特定新闻源,比如他们更愿意信任朋友的意见、更愿意通过互动讨论来探寻真相。

  “通过别人对某事的反应和态度,你也能很快判断真假。”

  大约6%的受访者认为,社交媒体有自我纠正的作用,如果用户发布了假信息,会有其他人跳出来纠正,让其他看客分辨清楚。有些媒体不愿意纠正错误,但在社交媒体上只要有纠正的截图,就可以很快得到传播。而其他媒体上的新闻就算被更新纠正,也不一定能被用户及时看到。

  另外一个被提及的原因还有便捷性(5%)。

  “社交媒体非常快,很难被操控。”

  (二)人们不信任社交媒体的原因

  41%的人不信任社交媒体,远高于信任的比例。


  (各国受访者不信任社交媒体的原因 选项:低质量/不靠谱;无核查;有偏见;就是不信;夸张骗点击;病毒式传播;信息过载)

  最常见的原因有三种原因:低质量(35%)、无核查(25%)、有偏见(24%)。

  1. 低质量

  这是对社交媒体上信息的常见批评,推广到整个互联网信息也不过分。但受访者难以解释信息低质量的原因,只能说是个比较宽泛的概括。

  2. 无核查、有偏见

  30%的丹麦受访者和39%的德国受访者,将这两条作为不信任社交媒体的主要原因。这些国家的新闻媒体职业道德较高,政治两极化不明显。

  “社交媒体经常充满了人们无知的观点,大部分人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发表出来,这和花时间研究的记者是不一样的。”

  “在社交网络上很容易制造假新闻,比如发布某人死亡的信息,当年施瓦辛格不就遇到过。”

  3. 夸大骗点击、病毒式传播和信息过载

  骗点击的夸大报道在社交网络非常常见,会影响人们对事实的认知。

  “很多社交媒体的内容都是标题党,事实强调较弱。在有意识形态偏见的媒体中就更常见了。”(澳大利亚受访者)

  而病毒式传播也与骗点击相关,有些社交媒体账号就专门生产病毒式传播的内容,造成一种“流行偏见”。

  “不准确的文章往往跟野火一样蔓延,都来不及核查事实。”

  “社交媒体很少能面面俱到陈述事实,完全是以分享率为主导的。这很容易造成假新闻泛滥,把观点当事实传播。”

  信息过载是数字时代的特色,如果见了太多矛盾信息,确实很难辨别真伪。但就目前而言,这还不是大问题。

  http://reutersinstitute.politics.ox.ac.uk/sites/default/files/2017-11/Nic%20Newman%20and%20Richard%20Fletcher%20-%20Bias%2C%20Bullshit%20and%20Lies%20-%20Report.pdf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02 参与 18402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1198

篇文章

36476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