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去喜欢你喜欢的一切,就能被你喜欢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说过一句被摄影爱好者奉若圣经的话:“我们不是用相机在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你曾经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走过的路,爱过的人。”

  而我为了走进徐立的镜头,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读他读过的书,看他看过的电影,听他听过的音乐,走他走过的路。但依旧没有变成他爱的人。

  世间上的一切单恋几乎都是这样肝脑涂地,无疾而终。

  认识徐立是在大学时的一场旅行分享会上,他作为嘉宾从摄影的角度分享了他眼中的旅行。一见钟情大抵不过如此。

  后来我们被拉到同一个群里,他偶尔会发一些自己拍的照片进去。在一群赞赏声中,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在珊瑚岛吧?”

  “对!”那个感叹号似乎让我看到了他的激动。他当然不会知道,我早就在网络上搜到了他的摄影网站,里面好些照片的取景地,我都各方打听是在哪儿,并且亲自去看了看。

  不过是为了名正言顺地在这一刻加上他的微信,对他说一句:“这些地方我也去过,没想到你拍得这么好。”

  再后来,打入了他的朋友圈。知道他经常性失眠,喜欢打王者荣耀,喜欢Tom Waits,喜欢吃火锅,最爱的城市是清迈,养了两只猫,并且单身。

  于是从不玩游戏的我开始练王者荣耀,像高考一样刻苦,哪怕体会不到一点乐趣。每晚十一点就睡觉的我,订好凌晨两点的闹钟,起来去朋友圈分享一首Tom Waits,每隔两分钟去看看徐立有没有给我点赞。重新PO出在清迈旅游时的照片,并附上一句“真想再去一次最爱的城市”。

  做完这些之后,徐立终于评论“哈哈我也很喜欢这里”。

  顺势,给他发去微信,以一组猫的表情包开头。

  “你去过清迈的柴尤寺吗,攻略上大多没有推荐过,但是真的很美……”

  “嗯,去过。我也很喜欢。”

  然后又聊到Tom Waits的哪张专辑最好,失眠的时候都干些什么,还一起玩起了王者荣耀。最后,我说:“要不一起出去吃个火锅,反正也睡不着。”

  凌晨两点,我们坐在火锅店中,没想到还是有好几桌客人。

  “原来睡不着觉的人这么多。”我不由得惊叹。

  徐立笑笑,贴心地将油袋打开,倒进我的碗里。

  我感觉自己在做梦。

  “有一次我在西藏,第二天想去看布达拉宫,于是通宵排队。和两个山东人打了一夜的扑克,打一把,就站起来跳一会儿,太冷了当时。”他突然讲起了故事。

  “怎么突然讲这个?”

  “好像就是从那回来之后,我就开始失眠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抬头望着我。

  “嗯……我也不清楚,不太记得了。”我左顾而言他,连忙将肥牛捞起,让他快吃。

  其实我并不喜欢吃辣。眼中被辣出的泪,我骗他是氤氲的雾气造成的。

  反正,我骗了他太多事了。

  后来我们常常在深夜聊天,我了解到了更多的他,与此同时也失去了更多的我。

  我再也不和闺蜜们去逛街了,转而去图书馆搜寻他读过的书,以便下次聊天能不经意地提起。我也不再每天按时去上课了,熬夜让我只能白天补觉。用所有积蓄去买了一台相机,隔三差五就发照片给徐立,让他提一些意见。尽管这些积蓄其实是打算买一把吉他的。

  就这样过了小半年,我终于也认识了一些他的朋友。他也开始和我说些与朋友才能开的玩笑。有一周他出去旅行,甚至将两只猫托付给了我。

  当我以为我终于能渐渐变成他生活的一部分时,旅行归来的他激动地告诉我,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明明她和我那么不同,她讨厌猫,不吃辣,早起早睡,喜欢听流行歌曲,对摄影毫无兴趣。但我就是喜欢她了。你说奇不奇怪?”

  是我一开始就选择错了吗?也许徐立喜欢的根本就是真正的我。可是我并没有把握,当我以最真实的样子站在他面前时,他真的会喜欢我。

  后来徐立和她在一起了,再也没在微信上主动找过我。对于我的消息也是经常过好几天才敷衍回复,甚至直接忽略。我这才意识到,于他而言,我只存在于失眠的那个世界。

  在他所有清醒,所有能够生活的时间里,存在的是另一个人。

  望着满屋子打印出来的照片,书,猫毛,看到一半的电影,相机,一种沮丧感将我淹没。

  我以为喜欢你喜欢的一切,你就能喜欢我。

  原来我忽视了最重要的东西,“我”并不被包含在“一切”之中。

  徐立离开我的生活后,我卖掉了相机,删掉了电脑里下载的电影,却找到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我购置了画笔,将走过的地方变为速写图,这种纪念形式更适合我。因为他,我也养成了阅读的习惯,知道了好的音乐究竟是怎样的。在攒够钱后,立马买了吉他。徐立说过,对于喜欢的事和人,都不要犹豫。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清迈,住在一家养满小动物的民宿,其中有一只猫特别像徐立。下意识拍下它发给徐立,这是时隔一年后我们第一次联系。

  他很快回复我:“这是在哪儿?”

  “清迈的一家民宿。”

  “很像小咪,下次我也来看看。”

  没想到有一天徐立也会想走我走过的路,这是一年前的我根本就不敢想象的。但是这一刻,我却感到释然。

  哪怕我和徐立走过的所有路都相同,我们仍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喜欢徐立,但我不要成为徐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吸引力。

  这是他教会我的最好的道理。

  文/羊小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ONE·一个

复杂世界里,一个就够了

头像

ONE·一个

复杂世界里,一个就够了

907

篇文章

434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