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该如何拯救贾跃亭的乐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陈根

  卖地的孙宏斌如何才能拯救卖梦想的乐视,才能对得起广大投资者?这或许告诉我们的是尽管搞房地产的很有钱,但终究还是卖不过科技梦想的价值。要想拯救卖梦想的乐视,靠房地产的套路终将难以支撑梦想的溢价,拯救的唯一出路还是得回到高估值的梦想道路上来。

  

  孙宏斌、贾跃亭这两个名字可以说比马云的名字还更具有明星效应,只要随便说点话或是搞点事就直接登上了头条。当然,关于他们俩个人之间的事情这里就不多重复,相信有关注的人都能通过媒体的各种报道了解七七八八。而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与过去了,对于广大投资者而言更重要的是未来是否可期,孙宏斌到底如何拯救乐视。

  最近孙宏斌对于如何拯救乐视发表了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一种战略思路,大概意思如下: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11月5日在“新时代·新未来高峰论坛”谈到投资乐视时说道。“乐视才刚开始,我还没开始干活呢,你就说亏了,失败了,这不符合事实。”孙宏斌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自己投资乐视的逻辑看的是大文化、大娱乐这个方向。孙宏斌表示,“乐视是典型的大文化、大娱乐,因为它的大屏智能电视,它是一个家庭娱乐的客厅里很重要的文化娱乐的场景内容,内容将来是越来越值钱的。”

  孙宏斌对于拯救乐视的思路还只是停留在乐视曾经最基础的业层面上,也就是那几台电视,大概意思就是借助于融创的楼盘,每个楼盘都直接安装乐视的电视机,然后大家买了融创的房子之后回家有事没事就打开乐视电视机播放,之后再在乐视电视里多安排点乐视影业投资的电影,然后就成了卖文化与卖娱乐。这个思路有没有错?肯定没有错,只是需要支撑普通估值的市值。但如果要达到或重回乐视曾经的高估值,或者是超越曾经乐视的市值创造新的高峰,显然靠这种普通的套路很难实现。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资本最本质两大属性,一是逐利;二是梦想。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的科技股,比如苹果、谷歌、Facebook等都有着超高的市盈率,包括阿里巴巴一个网购平台为什么要不断的去花重金投入“黑科技”的探索上,其核心都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家有着无限未来梦想的高科技公司。因此,对于这些企业而言,第一要让企业自身盈利,先满足资本的第一个属性,即逐利。而后要想获得超越企业当下价值本身的市值,让市值趋于一种“无限可能”的规定上,其实就要赋予企业梦想,这种梦想一定是一种科技趋势,因为只有趋势才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显然,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科技企业在还没有盈利的情况下,只要梦想足够好,同样能够在资本市场上获得强烈的追捧,当然这个套路与市场逻辑曾经的贾跃亭理解非常透彻。

  

  比如最近刚上市的一家企业阅文集团,就是人类最为传统的出版读书业务借助于互联网技术发展出了数字文学业务,这就是典型的梦想赋能,其市盈率高达320倍,市值也高达近1000亿。

  孙宏斌该如何拯救乐视

  当然,谈这个话题的前置条件是孙宏斌的先搞定乐视网不要被退市,这是一切后续话题与故事的根本。

  假设乐视网能顺利复牌,如果按照孙宏斌自己说的这个战略能不能拯救贾跃亭的乐视呢?答案不是不能,是能,但这是房地产商的逻辑,是很难搞出高估值的市值。这也就意味着目前市场的传言,也就是乐视网一旦复牌就会连续跌停,而且这种跌停之后很难在短时间内回升。

  当然孙宏斌的这种逻辑跟他从事的行业有关,是典型的房地产逻辑。房地产企业为什么普遍市盈率不高,尤其在港股,主要原因缺乏了资本的另一只翅膀,也就是梦想,因此在资本市场上就难以获得高飞。当前的房地产业务模式相对还是比较简单粗暴的模式,销售无非是地段、地段、地段,然后加之来百姓的投资需求驱动。尽管融创的房地产营销在业在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样的地段能卖出比较高的价格,但不论这种价格有多高,最终都不能偏离低价与周边房价太高。

  尽管房地产企业看似都很赚钱,但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就是不高,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对于资本而言尽管他们看重眼前的盈利能力,但和梦想比起来,资本更看重的是梦想而不是当前的盈利。比如京东连续12年亏损,但资本依然追捧与看好,因为有梦想有趋势。而房地产企业不论做的有多大,始终无法给予资本梦想。因为房地产企业的帐太容易算,今年花了多少钱拿地,有多少土储,大致的区位成本,加上国家级区域的政策与发展规划,基本就能算出明年、后年的规模与盈利能力,梦想根本无从谈起。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房地产企业的模式相对还是简单粗暴的关键原因,当然我曾经也写过一本《互联网+房地产》的书,主要探讨的就是如何让房地产企业借助于互联网+赋能资本的梦想需求,从而让房地产企业能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价值最大化。

  试想,如果将房地产企业同样的利润率放在一家科技企业身上,其市盈率早已过100倍。而目前尽管房地产行业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还是比较风光,但其本质还是比较守旧与原始。比如房地产企业的营销,基本上都还是基于成本+溢价的逻辑,或者说是成本+政策的逻辑,这与科技企业完成不同,比如苹果手机完全就不是依据成本+溢价进行定价,而是根据价值进行定价。而跟双11的网购活动比起来,那种差距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里的物种。同样,曾经的乐视也是如此,尽管它的产品并没有获得高溢价,或者说是采用微利的模式,但其赋能了一个潜力“巨大”的梦想,一个时代趋势的梦想,于是就获得了资本的巨大力量。

  因此,如果孙宏斌要想拯救贾跃亭的乐视,并让其在资本市场上能获得新的认同,一定不是单一的如他自己所说的让融创的楼盘装上乐视的电视,这个业务模式体量太小,梦想的路太漫长。如果我是孙宏斌乐视的CEO,一定会成立一家智慧家居企业或是物联网企业,借助于并购、整合的模式快速形成自身的三条产品体系,智慧家居产品体系、智慧社区产品体系、智慧城市产品体系,借助于融创自身的楼盘优势快速导入到自身开发的楼盘中,并拓展到相关联的房地产企业中去。而乐视电视对于智慧家居产品体系而言,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个小产品。这种模式一来能快速做大规模,最大企业经营收入,并实现利润;二来借助于物联网技术,赋予了智能、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机器人等科技潮流与时代趋势,并有着无限想象空间的梦想。

  

  乐视网停牌前的市值是611亿,这个市值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说是单靠之前的乐视电视机再加点那些都是巨额亏损的PPT梦想项目,这个市值确实不低了。但如果给乐视网赋予更多更丰满的实质性的智能科技业务,其市值远不止611亿。我们来大致框算一下,根据融创的公告披露,截至2017年10月底,该集团年内实现合约销售金额2517.4亿元(其中,合同销售金额为2484.1亿元,预订销售金额为33.3亿元),同比增长133%,合约销售面积约1457.9万平方米,合约销售均价约17270元/平方米。

  我们就根据这个数据保守的估算一下,假设融创销售的年住宅面积为1000万方,再假设融创的房型平均为100平,其年销售套数为10万套。按照当前全房智能家居的全套价格取个中位数20万一套来计算,即10万套X20万/套=200亿,就把这个200亿再打几折,然后再加上融创自身楼盘的智慧社区管理,即物业的智能化管理,再加上拓展点智慧城市的业务,先给乐视整个150亿以上的业务规模还是比较容易的。之后再叠加点乐视原来业务中的一部分优质业务,先给乐视网整合各小目标,来个实实在在200亿以上的智能科技业务,其未来就有无限可能的梦想。我们来看一组数据,科技股里的科大讯飞其市值也近1000亿,动态市盈率更是高达近400倍。

  

  而孙宏斌的乐视一旦按照这个定位重新整合乐视网,其在资本市场上就能展现其无限的魅力与想象。其一是借助于自身的楼盘真正意义的通过住宅智能化将智能科技的硬件业务做起来了,这是一块实实在在盈利的业务,叫做满足资本的第一个属性逐利;其二是这些智能化的业务直接管理与连接的是人,是住宅楼盘里的住户,这些人员以为住宅所产生的是一种高粘性高质量的大数据,这些大数据对于资本而言就充满着无限的梦想,这就满足了资本的第二个属性。在满足资本两大属性的基础上,孙宏斌的乐视很快就能重新插上资本的翅膀获得高估值与价值。当然,附带的就是大量的小散户们就不需要急着抛售自己手中的股票,因为未来可期。

  在这个基础上,在如何孙宏斌对乐视的战略思想,所谓的大文化、大娱乐整合,在科技趋势的基础上为了进一步赋予价值,不仅占据了科技的趋势,并融合了文化的要素,新乐视就能真正意义上成为跨界科技与文化的新概念。

  不论孙宏斌在房地产领域取得如何的成功,被卖概念的贾跃亭上了一课,这一课很生动,告诉我们卖地的在卖概念的科技领域还是相对比较单纯。希望单纯善良的孙宏斌能抛弃固有的房地产思维,真正以科技概念股的思维来思考乐视网,未来可以期待。最重要的是这样做既能拯救自己,也能拯救广大小散户,毕竟大家赚钱都不容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73 参与 433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陈述根本

科技领域最深度的信息解读

头像

陈述根本

科技领域最深度的信息解读

104

篇文章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