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双11”:工作16小时 最怕夺命连环call

快递小哥的日常:全年无休、手机从不关机、最怕夺命连环call。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人在北京》第57期

  图文|毛紫薇

  编辑|王慧

  在高校周边,与居民和师生的消费需求相配套,往往分布着各家快递站点。在传媒大学西门附近,半条街都是快递小哥的配送车,一到中午和傍晚取货的高峰期,人行道上铺开的小摊堆满了等待收取的货物,一旁则是排起的取货长队,各家快递员忙不迭地分拣、叫号、取货、找货,半条街俨然集市一般。

  而每年的“双11”则是一年当中快递小哥们最忙碌的时段之一。

  “最辛苦的时候就是中午11点到12点的时候,学生都下课了,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件都找到。如果不能让大家尽快地取走件,那件全都堆积在这个小货车里了,早上一般就有2、300件了,下午还要另加,我自己也不知道下午还有多少货要拉。”在忙碌的间隙中,做快递员的王小宁这么告诉我们。

  

  周末的清晨,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图为“双十一”当天上午8点,传媒大学快递服务站点开始整理货物。

  

  “我们每天早上都是七点半上班,每天都一样”,快递站点的小哥说。图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快递服务站点。

  “双11”后最忙 每天工作16小时

  来自山西运城的王小宁做快递员已经快一年了,去年“双十一”入职的他,今年面临的是他快递员生涯的第二个“双十一”。提及对今年“双十一”工作量的预计,憨厚老实的他笑了笑:“平常每天差不多工作12个小时,双十一可能要将近16个小时吧”

  

  “我们最忙的时候其实是过几天,双十一当天商家才刚发货,今天还算不上特别忙,等到货了比现在要忙多了”,王小宁说。图为他正在帮收货人寻找货物,摊位边是学生们排起的长长的队伍。

  去年“双十一”,王小宁还是跟着老师傅跑快递的新手,“入职的时候还挺严格的,有一个月的试用期,等跟着师傅把一片区域跑熟了,就差不多可以自己单独负责了”。这一年以来,小宁一直都负责着传媒大学高校片区快递配送,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是他最忙的时候,周末则稍微轻松些。

  

  图为上午8:30,一辆货车停在“中传”快递服务站点门口,工作人员开始卸货整理,为11点的开始取件做准备。

  固定工资900块 主要靠揽件提成

  说起当初选择做快递员的原因,他说自己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因为快递公司招人也是经常的事情,看见待遇还不错,就觉得可以试试看。快递员的工资除了固定工资的900块、加班费和全勤奖,主要还是靠揽件的提成赚钱,揽件件数越多,提成越高。

  

  图为上午10点,他和同事们正在整理“双十一”的货物,为11点的开放取件做准备。11日上午,仅传媒大学一个站点的货物就将近300件。

  

  图为11点的快递服务站点,学生们正在排着长队等待取件。

  比起其他职业,快递员们每天的工作重复而枯燥,日复一日地与时间作斗争。“每天早晨6点我们开始卸货,因为货物从仓库发过来我们得卸车,卸完货差不多是7点多,然后就开始分货。每个快递员拿走自己片区的货物,再装车,装完车差不多是10、11点,我们就开始配送,在这边摆快递取货摊了。下午是3点卸货,得赶上学生们5、6点下课取货的时间,时间很紧”。

  

  图为高峰期货物堆积的传媒大学快递服务站点。

  

  图为传媒大学西门街边,中午时段,街边停满了各家快递公司的配送车。

  全年几乎无休 手机从未关过机

  早晨5点起床离开家,晚上最早7点、最晚10点回到家,这是一个快递员最日常的作息时间。说到做快递员的感受,王小宁说就是“忙得什么都顾不了了”。比起有节假日的稳定工作,快递员几乎是全年无休:“我们没有固定节假日,每天都得上班,除非没有件,或者特别特别累了,过了大促,才能安排休息一两天。”而在近年电商迅猛发展的势头之下,年末购物节、618、年货节、双十一……统统都成为快递员们异常忙碌的日子。

  除了工作时间必须按时配送,快递员们还需要满足客户的紧急需求。王小宁说,有一次晚上11点,客户打电话给他,说货物非常着急要,他顾不上已经下班了,还是送了过去。我们的电话24小时都得畅通,我的手机从来就没关过机。”

  

  图为午间空闲时,一名快递员躲进配送车里取暖,仅露出腿和脚在车外。

  

  图为晚上6点,一名快递员坐在配送车上,一手拿馒头塞进嘴里,一手撕下一块递给同事。

  最怕夺命连环call 曾被气到住院

  虽然现在的小宁无论对待什么样的客户都能做到心平气和,知道应该如何处理,但他说自己在刚入职的时候,也免不了着急上火。“我刚入职的时候,有一个人催货,夺命连环call,把我气得着急上火,嗓子疼啊,最后在医院住了三天。”这次经历让他觉得,客户无法改变,只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才能继续把工作做下去。“刚开始那是心态没调整好,但是做快递员确实挺辛苦,遇到别人不理解的时候,还是挺闹心的。”抛开曾经受过的委屈,他说,“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比较幸运的,一般都是我客客气气地送货,客户客客气气地接货,比起其他片区,在传媒大学这片配送还挺开心的。”

  

  图为晚上7点,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快递员王小宁和同事开着手电筒在黑暗中找快递。

  

  图为夜晚的快递摊,仅靠车灯和手电筒照明。

  快递员的不幸:货到门口,人不在

  如果说快递员的幸运是“到门口,门开了”,那么快递员的不幸就是“到门口,人不在”。小王也有一些同样做快递员的朋友,每天聚在一起偶尔也会相互吐槽。有一次,朋友拉了一车货,到一个客户家楼下,发现大半车货都是他家的,结果客户不在家。朋友又无奈又生气:“有什么办法,很无奈,只能拉着满满一车货先走,等客户回家了再回头给他送。”

  

  “今天一共拉了三趟货,大概700件吧,太忙了,吃饭什么的根本顾不上”。图为晚上7点,还没吃饭的小宁仍在忙着联系取件人。

  他们都说我工资最高,但确实辛苦”

  在传媒大学西门一条街的众多物流摊中,他所在的公司摊位占地面积算是最大。提及对其他物流公司快递员的了解,王小宁说:“我天天在这(一片快递配送摊中间),他们都说我工资最高了,但也说不上是羡慕,因为我确实挺辛苦的,中午有时候忙得饭都顾不上吃,他们走了,我还得在这再呆俩小时。”

  

  “已经告诉了收件人9点之前来取,我们9点后才能下班,没办法,工作”,他说。图为将近晚上9点,快递员在货物所剩无几的摊位前等待客户取货,同时整理货物以便下班。

  

  图为双十一当天,快递配送车在黑暗中离开。

  不能在这呆一辈子 毕竟还年轻

  虽然只做了快一年的快递员,但小宁来北京已经5、6年了:“我工作之前是在北京上专业学校,刚来的时候觉得,大城市,挺新鲜的,但是现在呆久了,也就没感觉了。”

  现在的他和妻子租住在双桥附近,妻子是同乡人,两人过年会一起回家里探望。平时他早出晚归送货,妻子则在一家超市做收银员。小宁说,因为夫妻二人都在北京工作,孩子就给了家里的父母带,变成了“留守儿童”。孩子今年5岁,正在上幼儿园大班,也即将上小学了。自己平时的基本花销很少,也因为快递的工作太忙,没有时间花钱,所以每个月死期存款都会存上5000块。说到这笔钱日后的用处,这个北方汉子笑了笑:“还不是为了家庭嘛,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以后赚够了钱,还是要回去的。”

  由于薪资待遇不一、客户态度不稳定、工作强度高等原因,快递行业的流动性极大,入职的一年间,王小宁身边同一站点的同事走了一批又一批,谈及将来的打算,是离开北京还是继续在这里发展,刚满30岁的他看了看远处不时有车经过的北京街头,说:“我肯定不能在这呆一辈子,毕竟还年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390 参与 5742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人在北京

北京人,北京事儿

头像

人在北京

北京人,北京事儿

48

篇文章

104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