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重磅新闻比央行叫停ICO更值得重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顾继东 / 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1551篇原创首发文章

  央行9月以来对于ICO、比特币等代币的监管,没有借力于国外央行、专家的既有经验,根据事实和法律,自信而有为,必须点赞。

  笔者在5月、7月的文章中分别说道,“比特币等非中心化货币尚不能成为你我钱包中的一种日常货币,如果你是一个稳健的投资者,笔者也不建议你参与比特币的投机交易”“当我们开展ICO业务时,不要一不小心,通过一个代币的中介和新概念,变成了一个规避建制的‘非法公众集资’”“面对眼花缭乱的变革,我们当明白各自的立场,对建制提出疑问,对建制外的选择同样提出疑问。否则,我们将成为被裹挟的韭菜。”从理论角度,笔者赞同央行到目前为止的这些管理措施。

  然而,央行的对于虚拟货币的果敢封杀,并不能提升民众对于国家信用货币的货币政策的信心。某种意义而言,比特币是互联网世界的人们对抗现实建制世界的国家信用货币通胀发行的一个去中心化的创想,是基于区块链等技术、分布式观念之上的信心众筹。而之所以暴涨,也是因为赌桌上的筹码暴增——美元、人民币等国家信用货币的滥发。比特币等代币,不幸成为房产、金融衍生品等之外,新的炒作题材。值得指出的是,在比特币的旗帜下,鱼龙混杂,有理想家,有新事物的尝鲜者,有逐利而来的投机者,更有少数利用监管宽容而做局圈钱的“鲨鱼”。

  

  封杀ICO、强化比特币监管之后,也还是要回答老问题: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

  长期的、传统的“央行——金融系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下“直升飞机撒钱”,对于财富分配是非中立的,是导致目前世界经济和政治两极化、民粹主义抬头的主要因素之一。

  “新增的货币量起初并不是到了所有人的腰包里;首先受益的人所得的数额并不完全相等,也并非所有人在得到同样数目的新增货币后会有同样的反应。”(米塞斯)比尔盖茨走进一家酒吧,从统计上来说,该酒吧顾客的平均财富会剧增,但他们并没有变得更有钱。借用这个比喻,比尔盖茨走进一家银行大堂借钱,该大堂整体的借款水平会大大提高,但其余顾客并不会因此得到或多得贷款。将伯南克宏观“金融加速器”理论结合银行微观的客户分类实务,我们不难发现,“直升飞机撒钱”实际是在“在信用阶梯上撒钱”, 是依据原有的财富存量进行分配,“爱富嫌贫”,加剧了不平等。

  当代货币银行理论的假设和新古典经济学的假设有着同样致命的错误:“假定每个人都‘最初拥有’一定量的物品或资本:资本的所有权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这种情况,被作为“特殊状态”而忽略掉了。”(杰弗霍奇森)“代表性个体模型,银行家和工人是同质的。”(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如果所有的家庭都以某一初始金融资产开始”(迈克尔伍德福德),由此展开的推演,“评价货币政策优劣应该基于具有微观基础的社会福利函数”并不能实现,“货币政策规则的操作工具应该是控制利率而非控制货币总量”的结论,不能使人完全信服。

  当代货币发行传导理论对于金融市场参与者的知识无差异和信息对等的假设也是存在缺陷的。央行居于顶端,金融系统次之,而有理财顾问(大到伯南克了解美联储决策的公式、信息、偏好,小到银行贵宾室的理财顾问)的10%富人紧随其后,接下来便是有一定知识结构和闲暇时间学习的中产,而于金融知识匮乏且金融专注度较差的一般民众可能就要居于末端。在金融知识的阶梯上,“大虾”、“菜鸟”的收益天差地别。

  

  

  当代货币政策的另一个错误,是回避增长的极限。纸币与黄金的完全脱钩,也就令纸币的发行完全与自然限制脱钩,而和当时代人们的欲望、痛苦与狂欢相联结。黄金作为自然界的一个元素,总有其数量限制,不论人们如何夸张地调整黄金与纸币比例,自然界的元素总归通过黄金有所代言。在金本位下的周期,商业欲望、投资欲望和消费欲望的膨胀,对地球资源的加速开采,总会随着黄金的数量限制而不得不调整。而脱钩的纸币制度,表面上似乎更有利于当今时代的人,为他们服务,使其免于“黄金的荆冠”,可以不断地刺激欲望,加大消费,无节制地浪费地球资源。

  

  经济周期有助于调整产业结构,淘汰不合理产品和商家,也包括竞争力较差的银行、金融机构。

  经济周期一般来说,也有利于现有财富存量的流动。经济周期有助于调整人们的商品消费欲望膨胀。

  经济周期,也是一种对消费主义,对过度消耗地球资源的欲望膨胀的清算。

  

  梅隆先生有一句经典名言:“清算劳工,清算股票,清算农民,清算房地产。”他说:“这样做有助于净化经济体的腐朽部分。过高的生活成本和生活方式应当降一降了。”20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某种意义是清算主义的政策取向的结果,当然未免过于惨烈。

  “西方经济学理论存在的缺陷导致我们采用了错误的生产成本计算方法,令我们错误地教授给学生经济增长没有生态限制的理论。”必须面对“世代利益”,我们当代人对于地球生态平衡的责任,必须体现在世界金融的设计中。如果因为我们对于各自利益的坚持,在持续的冲突中不能依靠“市场的买卖”来达成交易,尤其是自然的持续恶化,造成“绝对的稀少性”,因此而走向“管理的或配额的”交易,最终走向专制,那将是自由主义和人类理性的可悲失败。

  

  当分配不正义,财富日益累积在1%手中,99%的民众谁又会愿意同舟共济——为地球生态平衡而忍耐,牺牲“目前的消费”呢?

  当代人,面临着不正义,又有谁愿意考虑代际的利益呢?代际公平?环境资源的代际产权呢?

  凯恩斯的基本主题是:没有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生活的不确定性,我们就不需要面向未来的决策行为,货币就不会出现。他讲得非常清楚:“货币之本质功能在于,它是联结现在和未来之工具或手段。”

  金融家及当代的货币政策必须承担起世代利益的联结工作,体现代际公平。减缓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转变目前的经济增长模式,应该成为当代货币政策的一个重要考量。

  

  在央行灭掉ICO的消息铺天盖地之时,我们可能忽略了另一个重磅新闻。报道称,“世界头号石油进口国中国准备发行以人民币计价、可转换成黄金的原油期货合约。该原油期货合约将是中国首次向外国投资者、交易所和石油公司开放的商品合约。该合约有望成为最重要的石油基准,并且允许出口商们绕过美元计价基准,用人民币交易。换句话说,原油以人民币计价,最终原油出口国可以将人民币换成黄金。也就是形成了原油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和黄金挂钩的定价体系。从而规避了原油和美元挂钩的交易体系。

  人民币的自信,或可以依赖高额的美元储备,也可以依赖黄金。但这都是他的信力。最终,人民币的自信,应该源于众筹的信心:民众对于币值稳定的信心、对于货币发行中分配正义的信心。

  作者1990年毕业于复旦世界经济系。已出版:《内心节奏》《给每个人发钱——货币发行传导之分配正义刍论》《亲身体尝——互联网思维下的消费者保护》

  作品链接:

  大数据不是人民的名义

  你的钱包里有比特币么?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34 参与 405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秦朔朋友圈

著名财经观察家秦朔发起

头像

秦朔朋友圈

著名财经观察家秦朔发起

1618

篇文章

15942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