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大选越民主,就越可能加剧经济困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今天是德国大选的重要日子,但不管是民调还是专家预测,偏向于默克尔获胜,纷纷认为大选结果无悬念,也不太可能飞出黑天鹅。

  相比之下,近一年以来,其他几个西方国家的大选精彩多了:

  美国大选上演了一场“疯子”与“骗子”的对战;

  法国大选,马克龙妻子的热度盖过大选本身;

  英国首相提前三年大选,让整个市场措手不及;

  这次的德国大选看似静悄悄的,但其实并不安静。因为按照往年的情况,德国大选过后,两个交易日内德国DAX指数平均下跌0.94%,最多时曾下跌3.37%。而欧元汇率或将回吐此前涨幅(年初至目前,欧元汇率累计上涨近13%)。

  除了吃瓜群众凑热闹的桥段外,西方大选背后的利害关系不可小觑。短期看,是对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长期看,则是政党更迭或将波及到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行情。

  那么,西方国家大选,到底有多烧钱?治得了国家的经济病吗?又将对世界经济带来怎么样的影响?来听听大头们的分析。

  

  田德文

  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研究员

  大选不会对国家经济产生立竿见影的结果

  短期内可能对资本市场造成震荡

  据国外媒体报道,此次德国大选中联盟党获胜基本已无悬念,但应该得不到议会过半数的席位,所以最后还是得联合执政。不过,联合执政还是有很多看点:

  若联盟党与社民党联合执政,组成大联合政府,德国政府将非常稳定,对经济利好;

  若联盟党与其他小党联合执政,政府稳定性相对较低,对德国经济可能有消极影响。

  另外,联合党获胜后,默克尔能否继续执政也并非完全没有悬念,当然悬念很小。若默克尔继续执政的话,对市场利好。

  总的看来,欧洲国家大选会给经济带来短期的震荡,主要是通过影响投资者信心,继而影响到国内的资本市场。但波动的持续时间一般不会太长,波及到实体经济的情况几乎没有出现过。

  

  除了短期震荡,从这几年欧洲大选的情况看,大选事件对国家经济的直接影响并不是特别大,主要原因有两点:

  主流政党的经济政策趋同。当前掌握在政府手中、能影响经济增长的政策工具,一个是财政政策,一个是货币政策。欧元区国家已经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欧盟国家的财政政策也受到欧盟越来越多的影响。因此,各国政府干预国内经济的政策工具不足,政党影响国家宏观经济的能力下降。所以,无论谁上台,最后采取调整的空间并不大。

  从经济意识形态说,欧洲国家和欧盟的共识还是采用以紧缩为基调的改革方式,紧缩财政、推动市场化、放松管制、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

  无论是左派政党,还是右派政党,在这方面的差别都不是很大。也就是说,最近几次大选上台的政府,无论是英国的特雷莎梅右派政府,还是法国的马克龙中间派政府,在国内的经济政策以及经济意识形态上来说,区别其实并不是很大。

  唯一的不确定性在于,如果那些所谓的激进政党、带有极端色彩的政党上台,或许会产生较大的变化,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先例。从以往经验看,由于多数欧洲国家的政府都是联合执政,即使激进政党上台,也未必能在经济政策上做出大改变。所以长远来看,大选对欧洲经济的影响不会是根本性的。

  

  刁大明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西方竞选政治本质上是金钱政治

  就大选本身而言,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带来细微影响。比如,大选期间,总统、国会议员、州长等会有变动,确实能带动所谓的大选经济;更多人参与募款,也给一部分人创造了短期就业;候选人向媒体投放广告,也为其带去新的增长点。

  西方竞选政治,本质上是金钱政治,大企业、财团、资本、利益集团都会在竞选期间,通过给候选人募款的方式,来实现候选人当选后,对未来政治经济政策的影响。

  大选后政党更迭、领导人变动,也意味着政策的调整。不过,有时涉及重大经济政策调整,有时则只涉及微调,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当然,要强调的是,其前提是,政策是否有效果,假如没有效果也就没有影响。

  

  以美国为例,两党在国内经济政策上确实存在明显区别。共和党倾向于小而有限的政府,更倾向减税政策,更重视商业发展,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越来越保守,转向本土主义、保护主义等态度;

  民主党则倾向于大政府、福利政府,注重政府主导的福利政策,在国际贸易上更保护国内劳工利益。当然,这些也只是传统的说法。

  其实,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到金融危机之前,美国两党的主要分歧集中在社会议题上,如同性婚姻、堕胎、胚胎干细胞研究、控枪等。2008年金融危机后,面对美国在全球化趋势中前途存疑的局势,两党开始出现明显分歧。

  而在2016年大选期间,美国两党在经济政策上出现了转圜,两党内部都出现了不同的观点。

  另外,面对不同的经济局势,尤其是在面对全球化金融危机大背景下,若两党或多党在经济发展方向和产业结构上存在很大争议。导致的结果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执政党的更换,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这个国家的经济政策缺乏延续性,也会加剧经济的困境。

  这也凸显了西方竞选模式的困境,事实上无法有效回应民意和解决诉求、无法有效推进经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整个西方的困境。

  

  祁玲玲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大选的影响不应该是完全激进或颠覆性的

  这次德国大选,我预测默克尔会赢,从各个民调来看,她应该是没有问题。同时,她的继续连任或将进一步稳定欧洲的整体局势。

  大选及其带来的政府更替肯定会对国民经济带来一定影响,若非如此,我们也不会看到在法国两轮大选后,外汇市场的波动以及美国股市在特朗普大选后的反应。不过,长期来看究竟如何影响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经济学问题,一时间可能还说不清楚。

  在西方的大选中,候选人都是带着非常明确的政策纲领进入竞选,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政策,包括税收、政府开销、经济宏观调控政策、国际贸易等方面都有非常明确的政策倾向,这肯定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对市场走向、就业结构、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等产生影响。

  例如,之前我们熟知的里根政府、撒切尔政府对于供给学派、现代货币主义的奉行,大大逆转了此前的凯恩斯主义,当然会看到国民经济的转向。而像目前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措施,当然会与接下来美国经济乃至全球市场都有所关联,各方都在密切关注。

  

  不过,大选带来的影响也不应该是完全激进或颠覆性的。

  首先,经济发展有自身的周期,政府政策多大程度上能重塑市场自身规律各国都有不同的情形,各国的经济结构、人口因素、文化背景等非常多元的因素都可能具有相当的惯性,不会因政府更迭而大变。

  其次,从政治运作的角度,尤其在成熟的西方民主国家,大选虽然会带来政府更迭或者更迭困境,但成熟稳定的国家中,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利益博弈路径和规则已经建立,这会给政策的出台带来某些连续性。

  最后,各国经济的发展如今已经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一国政府的政策是否能够在全球经济发展大趋势中起到作用仍然很难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吴晓波频道

财经作家吴晓波的自媒体

头像

吴晓波频道

财经作家吴晓波的自媒体

1653

篇文章

8595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