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那堪清秋寒,金粉散尽燕西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蓝衣黑裙翩然穿梭于市井间,便教路人把京华的胡同错觉是江南的雨巷。
昏灯残香悄然伏案于寒窗前,便让倒影将隐忍的长夜幻化作古典的墨画。

  

  
虽是绝世独立的北方佳人,却让温婉曼妙的江南女子黯然失色。
虽出身于贫寒的破落书香门第,却以孤高的才情胜过了每一个名门闺秀、千金小姐。
她是矛盾的。她喜欢徐志摩诗的浪漫,又欣赏悲剧的真实沉重。她本性是如水般温柔如花般娴静,却爱上了如火般热烈如风般轻浮的燕西。她与世俗名利格格不入,却因此卷入了豪门的明争暗斗。
燕,终要南归的过客,阅尽了夏花繁盛,随春风而来,逐落木而去,只受得温暖,经不起严寒;西,夕阳西沉,江河日下,正是金府繁华背后暗藏的危机劫数。
北方的清秋初降临,燕尚沉迷于夏末的绿荫芳草繁花,未曾归去,于是他们有机会在某个黄昏时分邂逅,相爱。
爱到五月的向日葵极尽了绚烂,爱到七月的百合开到了荼蘼,爱到九月的玫瑰渐褪了芳菲。
清秋渐冷,繁华渐衰,终于,燕选择去往遥远的南方,离秋而去。

  

  
只因他本就是苍茫天地间迁徙的孤独候鸟,随季节变换,不断奔走漂泊,去寻找可以栖息肉体和灵魂的家园。
而她却是梧桐庭院里深锁的寂寞清秋,任光阴流转,始终固守轮回,用一生去铭记一瞬的停留。
从简单的校裙到高贵的旗袍,再到素雅的黑纱,冷清秋始终独守着一滴没有流出的泪,如同所有的故事一样,把那些洁白的百合,金色的葵花,晶莹的泪光,失落的痕印一起埋藏在了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角落。
她毫不吝惜地剪去自己的长发,却不能够决绝地离开那个负她的浪荡公子。
她小心翼翼地在大家庭里过着自己的生活,却不能够阻止风云变幻、大厦倾颓。
其实一切早已注定,花瓣注定要离开花朵,紫燕注定要离开清秋。

  

  
南来北往的滚滚车轮之下,碾碎的是他们天长地久的幻梦;天翻地覆的时代洪流之中,浮现的是他们劳燕分飞的宿命。
他们冲破了门第的藩篱,越过了性格的鸿沟,打碎了千万般不可能,却终于止步在了宿命的绝境。
“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人是不会在一起的,就像我家的葡萄架,会开出百合花来吗?”
打开屋门的一刹那,一道白光照耀着她的脸颊,那是葡萄架下无数朵随风摇曳的百合,他转过转角出现在她的面前,他们急促地走近,在花架下紧紧拥抱在一起。那一刻,她是幸福的,他是喜悦的。然而他们都忽略了,这些金钱买来的,硬生生挂在花架上的花会更快地凋零,虽有暗香残留,却无人来嗅,最终都会在风起雨后消散。
不一样的人是不会在一起的,却成了永恒的谶语。
若故事至二人成婚而止,那将是关于爱的执着与永恒的浅显寓言。张恨水终未落入俗套,只因他早早就为这出盛大爱情的葬礼埋下了伏笔,那些笑容终将成为所有美好的祭奠。
于是,他笔锋一转,底下的故事渐转不堪,同时愈加深刻,终于写就了那泛着哀伤诗意的结局。

  

  
“然齐大非偶,古有明训,秋幼习是言,而长乃昧于是义,是秋之有今日,秋自取之。”
读罢清秋的辞别信,忽生感叹。
这是曾写出那些散发着热烈气息的过往的张恨水吗?
是他无边的慈悲催生了这朵美丽的花,还是他彻骨的悲凉让这朵花最终凋逝?
一场欢爱,一场轰轰烈烈,一场如花似锦,而终于消于无痕,形迹不存。这世界曾经如此绚烂,而终归于如此寂灭!
开始于一个回眸,结束于一个对望。
然而眼神之中,又能写尽多少过程的悲喜,初见的美好,散场的心酸。
她绽放,宛如一枝百合。
她离去,好似一瞥鸿影。
她沉默,莫若一首残诗。
冷 妄
落 言
清梦之经过,
秋心半渡江。
冷月那堪清秋寒
金粉散尽燕西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水芸河东岸

临沂北京双视角看世相。

头像

水芸河东岸

临沂北京双视角看世相。

19

篇文章

1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