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方志|秦汉名都 相如作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蜀学重文史。文学,是蜀学的骄傲。在中华文化史上,汉代的文学成就以赋为高峰;汉赋有四大家,成都就占其二,为司马相如和扬雄,世称“扬马”。

  

  其中司马相如是古今公认的汉赋代表作家,汉大赋的奠基者,代表作有《子赋》《上林赋》等。其作品极尽铺陈扬厉之能势,结构宏伟,气势磅礴,文辞富丽,铺叙细腻,代表了汉赋的最高成就,他也被后人称之为“赋圣”。司马相如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

  

  一是他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卓文君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四大才女之一,家临邛(今成都邛崃市),为以冶铁致富的巨富千金。司马相如当时很穷,但却有才,在做客卓家时,以一曲《凤求凰》琴挑卓文君,与之私奔,结为夫妇。“相如涤器,文君当坊”,成为千古流传的风流佳话。

  

  二是他长桥题字的励志故事。成都城北十里升仙水(今沙河)上,有桥名升仙桥(在今驷马桥附近)。司马相如初入长安,曾在桥头送客观门柱上题字:“不乘赤车驷马,不过汝下。”古时只有贵族才一车套四马,所以这句话意即不成功就不再回来的意思,此语后来成为著名的文学掌故。

  三是他成功的传奇经历。司马相如一开始并没有受到皇帝的重视。一个偶然的机会,汉武帝读到司马相如所作的《子虚赋》,大为赞赏,以为作者是位古人,叹道:“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这时旁边站着司马相如的同乡狗监杨得意,趁机向皇帝荐举了相如。司马相如由此获得汉武帝的赏识。故唐朝诗人汪遵写道:“汉朝卿相尽风流,司马题桥众又闻。何事不如杨得意,解搜贤哲荐明君。”

  

  四是他奉命通好西南夷的事迹。西南夷是汉代对居住在今云南、贵州、四川西南部和甘肃南部的少数民族的总称。汉武帝时,对西南夷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开发。其中司马相如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受命两赴成都,第一次时作了《谕巴蜀敝》,求得巴蜀民众的理解和支持。第二次时则被拜为中郎将,专事通西南夷的任务。这一次,他终于乘驷马高车衣锦还乡,实现了当年的誓言。司马相如的任务完成得相当漂亮,当地部落纷纷归附汉朝,汉武帝十分满意。但朝中大臣还有人对此不以为然,于是相如又写了著名的《难蜀父老》一文,进一步阐述“通西南夷”的重大意义。其中一段文字非常著名:“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

  

  中国古代以一介布衣身份、又以文学作品为世人所重且为朝廷重用,自司马相如开始。“相如”一词,在后世成为才子的同义语。李白年轻时因才华出众,曾被人赞誉将来“可比相如”。而他本人也自称“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把超越司马相如作为最大的荣耀。

  

  节选自:成都方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投资成都

宣传成都投资环境

头像

投资成都

宣传成都投资环境

30

篇文章

1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