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以00后创业者的满身热血,根本不需要崴脚中年们的伪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李昕泽接受采访的时候,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文化衫,胸口两行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这个夏天,一阵00后CEO怼死中年创业者的热带飓风,从中国东海一路席卷到西伯利亚。

  人们似乎从未如此清楚地意识到,有一茬年轻人,正在试图登上舞台,前者马上会被拍死在沙滩上。

  讨论声中,发现虎嗅发了这么一条评论,说李昕泽是个“坏人”。他“厚颜无耻”,是个“破烂90后”,他凭借“小聪明”找到了“曲线救国”的机会,“认识都极其浅薄可笑”,“彻头彻尾地像那些拿着保温杯、捏着手串、说话拿腔拿调的油腻中年loser。”

  抛开上述语句里面所有尖酸刻薄的评价,卢瑟这个词,被一个中年人,恶狠狠地砸在了李昕泽的身上。

  诸如此类,网络上的谩骂和嘲讽蜂拥而来,哪怕是在异国他乡,海量的评论足以让这个未成年被信息爆炸裹挟。

  不能苟同的是,不管在对话前后,我依然认为李昕泽是个好人,不坏的那种好人,有趣且孤独的那种好人。

  交谈中,李昕泽自己举了个例子描述自己的孤独。在学校,他和同桌是不交流的,和同学也几无交流。所以,他是一个在学校里没有朋友的人。能够交流的,是几个军事迷同学,但是他的认定里面,这些同学抛开军事,和他并不在一个思维圈里。

  在学校的不被理解和孤独,让他把目光投向了网络。他在网络上找到了自己的伙伴,搭建起了一个简单的qq群体系,并且不再只愿意依附于网络,而是希望落地实体,找到立足的位置,所以他在洛阳找了一间办公室。

  一个17岁的少年,能够掌握代码编写,能够协调数十人甚至上百人协力做好一件事,能够毫不畏惧出现在镜头面前,能够清楚的判断自己的行为能换来什么后果。他已经是学生群体中的异类,在同类人群中可以迅速脱颖而出的佼佼者。

  如果一定说他有错的地方,我认为他还是高估了社会上某些中年人对他的善意。在这个只讲狼性的成人世界里面,他以为自己深谙规则,能在唇枪舌剑里游刃有余,闪转腾挪,但每每总能被望出许多不成熟。

  他说自己有钱了一定会给员工发工资。我问他,这些人都是学生,如果有一天这批人技术层面上跟不上你公司的进程,你会考虑做减法,把他们从公司开除出去吗?

  他说自己不愿意,他相信每个人都能跟得上这个公司的发展进程,如果真的不行了,公司也愿意养。

  我想了又想,可能对于17岁的少年,这就是一份坏。这家扁平化的公司在他看来,所有负责人地位平等,互相都是朋友。讨论精神认同,抛出和领导当朋友的论调,一听就是“鸡贼市侩中年人”才应该有的言辞。

  对比中关村咖啡馆里,每个人都能掏出几个亿项目的创业者,这个年轻人明面上过分的追求道义,实际上以自我炒作为名,希望博取出位,获得更多的关注,并以试图以此弯道超车,实现财富积累,这种人远“不配获得关注”,“毕竟当下这个社会那么喜欢在年轻人面前犯贱。”

  少年不可欺。刘备年幼的时候,院子东南侧有一株五丈有余的桑树,在儿时玩伴在树下玩的时候,他意气风发,敢说“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

  本来就是埋骨何须桑梓地的年纪,初萌时候的梦想,对于未来的勇气,改造世界的初衷,不论是不是暴虎冯河,但这份血气方刚都远比端着保温杯的中年老男人评头论足来得真切。

  不能理解,既然我们已人到中年,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学会了鸡贼和妥协,懂得避重就轻,知道不招惹政治不会出事,骂热点平稳又能混上热点,能够熟练地掌握社交技法,穿着西装革履混迹各大论坛交流的时候,偶尔和对面权重人物对视,能够迅速堆出一脸媚笑,挤得鱼尾纹都是褶子,那又有什么资格讨论年轻人不行?

  年轻人的一切当然不是好东西,但是年轻人是好东西。说80后是毁掉的一代,90后是垮掉的一代,最后他们都走上社会了,这个世界没有变得更糟。

  “年轻人永远正确”不是一种病,他们确实永远正确。哪怕错了一万次,他都有试错的机会和能力,他们敢于呐喊表达,敢于自我展现,敢于抛头颅洒热血,敢于走上街头和镜头,而更多的人摔倒了再也不敢站起来。

  可怕的是,00后们在用表情包解构世界的时候,除了互联网原住民,更多的中年人确实已经开始跟不上时代了。

  他们骂完马云骂滴滴,骂微信和支付宝在改变支付模式,骂世风日下热钱不投进实体经济,国家任由网络恣意野蛮生长。

  世界在前,真正去冲锋战死的应该是我们而不是他们。半途崴脚之后,成为一个油腻腻的中年人以后,凭仗的所谓自信更像堂吉诃德锈迹斑斑的大剑,一次一次向风车发起冲锋,试图将看不见的对手斩落马下。一旦战况落败就开始讨论游戏规则,讨论对方逻辑合理性和政治正确,指责对方低幼化说不清楚人话,试图去框架对方。

  既然人家本来就不和你在一套价值体系里进行对话,所以他们自然已经获得了另一个维度上的胜利。

  在被质疑谩骂袭击的时候,李昕泽从没有放弃和外界沟通。缺少睡眠,倒时差,长时间赶路。离开祖国踏上异土的几天时间里,这个才17岁要读大学预科的学生,“在路上都在接受记者采访,一路都想吐。”

  他似乎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能为他换来什么样的结果,媒体并不是都满怀善意,“他们是一把双刃剑,我没把握用好他们”。但是接受采访,似乎这是他和世界对话的最好方式,他在告诉别人,他不畏惧世界的质疑,也不在乎。

  每个人都害怕孤独,但是想必他也很难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教科书式的当头棒喝。棒喝越大声,你就能看出这个人越想压倒年轻人的热血,从而掩盖自己的怯弱。

  人家走了万里,手里提着要滴血的杀人刀来取你首级。那你为什么要去管这些中年人继续说什么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像一道光

偶尔发发观点

头像

像一道光

偶尔发发观点

1

篇文章

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