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年,我的青春,活跃在站台上,激扬在拥挤的火车站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系网易宁夏内容中心 《宁夏记忆》栏目出品,每周一、三、五准时更新。

  始建于1958年的银川火车站,半个多世纪以来,一度成为银川的标志性建筑,承载了一座城市从落后走向现代的辉煌历程。如果说城市是家,火车站就是这个家的门面,既迎来送往又见证历史。

  

  1

  父亲是一名列车乘务员,往返于银川与兰州客运段之间,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工作很忙,能回家的次数少得可怜。1965年的春节已经过去一个月多了,我与父亲也才只见了两次面。

  银川的冬天格外的冷,晚上七点钟,天色已漆黑,我站在家门口,脸颊早已被冻得通红,路灯把影子拉得很长,我伸出脑袋望向巷子深处,期望着父亲熟悉的身影能出现在我的眼前。

  每当父亲要回家时,我必定会守在门口,父亲身穿深蓝色的铁路制服,头戴大盖帽,脚踏黑色皮鞋,一米八的高个子,走起路来威风凛凛,别提有多帅气了。

  一见到那身制服,等待的苦楚早已抛诸脑后,我像只放飞的小鸟般扑向父亲的怀抱,把父亲的大盖帽戴到自己头上,咧嘴一笑,感觉相当神气。

  “爸,我以后也要当个像你一样的铁路人。”回到屋里,我抱着父亲仍然不肯撒手。

  “做这行太辛苦了,你一个女孩子受不了这份苦啊。”父亲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讲起了那些客运段的故事。

  当时的铁路线路只有三股半道,所谓三股半道,就是三条线路接发列车使用,另外的半股道作为停留车辆 。直到包兰铁路正式通车近一年,银川火车站候车大厅才建成使用,那时已是1959年7月。

  那时的火车站是一个600平方米左右的砖瓦平房,平房里面有候车室、售票房和小件寄存。父亲除了负责列车的检票、卫生、维护车内秩序外,干的最多的是在火车站为列车装载煤炭。列车的主要燃料是煤炭,为了保障列车的正常运行,他和同事们每次在列车运行之前,总会在货仓里装足够的煤炭。

  “那可是一锹一锹的装啊,一装就是几个小时,手都被磨破了,都不敢吭声。等到列车开了,又随着列车的轰鸣声,到了下一个地方,一站又是几个小时。”父亲时常感叹做乘务员的心酸,可却经常因为旅客的一个微笑或者一句谢谢而开心一整天。

  不知道有多少个除夕夜,父亲都在火车上度过的。有一年除夕夜,K531次列车又一次穿破夜幕驶出银川站,凌晨3点,车停靠在狄家台站,待到车停稳、开门,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跳下车,站台上是女孩来接站的父母。女孩的妈妈第一时间就把包接过去,爸爸脱下身上的外套,套在了女儿身上,接着就是一个拥抱。父亲望着这一家三口,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叔叔在车上很照顾我,帮我调换了座位。”女孩子指了指站在列车旁的父亲。

  原来,女孩子在车上的座位周围都是男孩子,觉得很不方便,父亲想办法为她重新换了个位置。父亲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举动竟得到了这一家人的感谢。

  “听到这句谢谢,再辛苦都觉得值!”说起那件事,父亲总是笑容满面。

  列车兜兜转转,等回到银川站的时候又是新的一天,父亲卸下行装,又一头扎进重复的工作中。

  

  2

  小时候,关于客运段的故事,更多是从父亲那里听说的,可是,因工作忙的缘故,父亲一直没能带我去他工作了十几年,付出了十几年青春的地方。

  1980年,银川火车站正在招工,从小对父亲那身蓝色的制服渴望已久的我,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报了名,并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银川火车站做检票员。

  上班的第一天,是父亲带我去的。那一年,火车站在铁道的东面,就是现在新客站的位置。走进入站口,有两个小小的栅栏,两边有一个简单的矮的围墙,中间有一个小铁门,作为出站口。站台也就200多米长,没有雨棚,十分狭窄。

  “丫头,这行可不是好干的,辛苦的很啊!”父亲的老同事看到站台上的我,瘦瘦小小的,忍不住说道。

  “我知道,我爸能干,我也行。”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自信地说。

  父亲常年随火车奔波,我们上班的时间几乎不吻合,所以每天上班成了我一个大难题。

  那时候,我家住在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附近,从家到到火车站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深冬时节,天刚泛起鱼肚白,我就骑着母亲那辆破旧自行车晃荡到南门站,再做1路公交到达火车站,可公交四面透风,风打的脸生疼生疼的,等到火车站,手脚早已冻的麻木。

  火车站里没有暖气,唯一能取暖的便是那一个个巨大的铁炉子,而我本来已经冻得麻木的身体在生炉子的过程中变得更加麻木。

  炉子生好了,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与其说我是检票员,倒不如说是服务员更加贴切。我不仅要负责检票,还要收票、接车、送车,打扫卫生等,一个人当几个人用。

  “请K178次通往北京的乘客请注意,请到一号检票口进行检票。”广播响起,乘客们开始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随着人流从候车室移动到检票口。

  当时银川火车站只有三次列车,一趟是K178次列车通往北京,另一趟是K43次列车通往兰州,还有就是通往汝箕沟的小绿皮火车,那时候从银川通往北京只需要24元。

  “大家排好队,不要拥挤。”我手里拿着检票的剪刀,站在检票口,像是贴了发条一样,一边重复着手里检票的动作,一边扯着嗓子喊着。

  起初检票时,我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那时火车票又厚又硬,剪起来费时又费力。我们都叫火车票为“纸板票”。

  “纸板票”长57mm,宽25mm,是用手推油印机印制的,也是使用年代最长的火车票,票面上一条红杠表示“硬座普快”,两条红杠则表示为“硬座特快”。

  久而久之,我便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手里咔嚓咔嚓响着剪票的声音,还能及时观察着周围人谁准备检票,谁买了票,谁又准备逃票。等到下一班火车逐渐进入月台,我又开始急忙跑到停车口接车,收票,一天天重复着相同的事情,可又接触着不同的行人。

  

  3

  1988年,银川火车站扩建,搬到了火车道西面,也就是现在的老火车站,而我也离开了工作了八年地方。

  从远处看,老火车站已经变成了两层楼,楼上是办公室,楼下是候车室和进出站口,一进候车室,最引人注目的是墙面那一幅幅用琉璃砖贴的壁画,正面是有着回族特色元素的画卷,左右两边能清晰的看到六盘山、南门、玉皇阁、108塔等标志性建筑,简直不能再气派了。

  最让我开心的是,整个火车站里通了暖气,再也不会为了取暖而发愁,随着工龄的增长,工资也由之前的43元,变成了100元。

  那时候,纸板票也逐渐变成了纸票,对于检票轻车熟路的我来说,剪起纸票来丝毫不费力气。我白天做着检票、收票、接车、送车的工作,而到了晚上,随着夜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我又被分派到安检口。

  工作十几年,见惯了拥挤的车站,遇到过千奇百怪的事,也见过形色各异的人,有些事情也早已变得麻木,但有些事情,不是时间能够冲刷掉的。

  那天晚上十一点,我站在门口等待检票,刺骨的寒风顺着门口钻到候车室,我拢了拢身上的大衣,怀里抱着母亲为我准备的热水袋,可是仍旧不能抵挡寒风的侵袭。

  正当我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车站外多了一群学生模样的人,有的跺脚,有的搓手,有的直接蹲在车站的过道內,我一看就是刚刚出站准备回家的学生,而在这个时间早已没有了车辆。

  “阿姨...您...能让我们进去吗?”一个女孩从人群中钻出来,涩涩地说道。

  看着她脸冻得通红,心里就莫名的难受,可是,车站内早已拥挤成一团,没有票,不仅车站规定不让进入,而且让他们进入只会让车站更加混乱,

  “没有车票,车站规定不能进...”我狠心地说道。孩子们一个个露出失望的眼神,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也许他也会在这样的时间碰到这样的事,而我什么忙也帮不上,我第一次觉得,当了十几年的铁路人,竟那么失败。

  “你把热水袋和大衣拿去用吧。”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脱下了大衣,把热水袋和大衣一并给了小女孩。

  “谢谢阿姨,我们不冷,你用吧,”女孩很客气地说。

  可能心暖了,身体就不冷了吧,一声阿姨,一句谢谢,让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父亲经常跟我讲起的关于他在列车上的故事,父亲说,一句谢谢便值了,此时,我体会到了。

  

  4

  2011年12月,最后一趟从老火车站出发的列车即将出发。这座银川历史上第二次修建的火车站,在走完23年的历程之后,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而我在这个老火车站一呆又是23年。

  这时候,新车站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当初的位置,一座现代化的交通枢纽呈现在人们眼前,续写着不一样的故事。

  新建的火车站建筑面积三万多平方米,规模相当于北京西站的规模,走进新火车站,宽敞明亮的候车大厅、整洁干净的卫生环境,先进一流的站内设施,眼前的一切都令我感到舒心和温暖。

  随着工龄和经验的增长,我也变成了一名真正的安检员。

  虽然有了安检机,但是检查人身的时候,我能凭经验很快的断定出乘客身上带了什么,藏了什么,我一摸一个准。

  “这真是手艺活啊,看来我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啊。”同事小张看到我的“绝活”忍不住说道。

  “那是,在这工作那么多年,可不是白练的。”

  “你看到了吗?车站里那边多了几台自助取票机。”

  “谁也没想到啊,现在都可以网上购票了,我们也老啦。”

  小张车站的老员工了,当年她与我一起上班,到现在为止也有35年,我和她一起跟随火车站的变迁,见证着火车站的发展。看着新火车站建设的越来越好,我们也在2015年“光荣”退休。

  人老了,对于过去的一切总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感情。闲暇时期,我和同事小张总是相约一起去老火车站看看,再到新火车站当志愿者,看着一拨拨旅客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那些年在火车站检票时的点点滴滴涌入心头。

  35年,我的青春是在银川火车站度过,35年,我见证了银川火车站太多的悲欢离合和历史沧桑。有些记忆已经随着时间的变迁而流逝,有些却历久弥新,留存在我的心里。

  文|李 悦

  关于《宁夏记忆》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欢迎致电:0951-6196819投稿邮箱:wynxnrb@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48 参与 1455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头像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125

篇文章

130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