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曹爱红的侧影 吴仲翔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同是宝钢人,我早就认识了女诗人曹爱红,她原是《宝钢日报》文学版的编辑,长得纤弱、文静、飘逸,好像是专为诗而生就的一个人,款款吟唱着“希望,白雪覆盖的地方,阳光不要出来,让这耀眼的白色,成为爱情永远的衣裳”,悠然地徜徉在诗的海洋。

  自从曹爱红成了“民革”的一员,和我同一个党派,相互的接触多了,才知道曹爱红的身世并不只是阳光和鲜花,也有乌云和荆棘。她的外祖父刘泮泉,1936年加入共产党,是上海英租界汇司巡捕房中共地下“巡捕特支”书记,刘泮泉和上海警察系统的许多地下党员非常忠诚于党的使命,机智勇敢地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许多敌人内部的重要情报,被他们及时掌握,在了解敌人行动,营救被捕的革命群众和党员等方面,做了许多出色的工作。1942年,中共党组织考虑到刘泮泉有些暴露,决定让他撤到山东解放区去,当时命令来得极其突然,说走就走。一路上要经过敌占区,穿过日本人的许多关卡,用来欺骗敌人的证件是一张凤阳县的良民证,刘泮泉用的化名是 “李秉熔”。当时刘泮泉的两个女儿,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二岁,都是第一次近距离地面对持刀举枪的日本鬼子,在刘泮泉沉着镇定的应答下,一家人顺利地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刘泮泉到山东解放区后,做了许多革命工作。青岛解放前夕,陈老总(陈毅)找刘泮泉谈话,希望他利用同乡的身份,去策反青岛陆军司令刘安祺。刘泮泉接受了任务,但心中知道刘安祺是蒋介石的得意部下,是死心塌地替蒋介石卖命的,自己去了不一定能平安回来。刘泮泉化装成商人,通过刘安祺的家属见到了刘安祺,刘泮泉和他理性地分析当前的形势,利用老乡的关系展开攻心战术。刘安祺见中共方面如此有诚意,他也开诚布公地向刘泮泉亮出心里话,他说形势他看得很明白,将来肯定是共产党得天下,但是他感到蒋介石没有亏待自己,作为一名军人应为主子效忠,他向刘泮泉作出三点承诺:1、保证刘泮泉的人身安全;2、不破坏青岛;3、将本来准备炸毁的几个要害部位全部保留。虽然这次策反没能让刘安祺倒戈过来,但是使青岛这座美丽的城市得以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然而这样一位老革命,晚年十分不幸。由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地下党熟悉江青的历史,所以文革中杨帆、邵健、刘泮泉等人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刘泮泉1968年被隔离审查,三年后放出来,得了小中风,说话口齿不清,行动不便,走路时需扶着桌子。他平时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别怕,我们有伟大的党,他们搞不倒我!”“我一生忠于党,我的历史是清白的。”刘泮泉回家后,只发生活费,那时家中有三位老人,生活非常困难,每天只能吃馒头,几乎没有荤菜,素菜也就是一些青菜或土豆丝。难得一次吃饺子,刘泮泉高兴得像个孩子地说:“啊,啊,今天吃饺子了,吃饺子了!” 外祖父的晚景,在曹爱红心中留下了阴影。

  曹爱红的父亲曹金芳,14岁参加新四军,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在徐州战役中负重伤,艰苦的战争环境塑造了他刚毅的性格,“文革”中他备受冲击折磨,仍以军人的顽强与恶魔抗争。我听曹爱红说过,她小时候一盒萨其马的故事:30年前的一个星期天的午后,一位30多岁的阿姨来到了我们家。当时父亲不在,只有我们和妈妈在家。阿姨说,她是我父亲的部下,我父亲是大家很敬重的领导,平时在工作上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尽心尽力帮群众解决困难。前不久,我父亲帮她解决了一个难题,她十分感激,为了表示她的谢意,她特地前来致谢,并带来了一盒萨其马。走之前,她硬是留下了这盒萨其马。阿姨一走,我立刻从小房间里冲出来,挤到妈妈身边,迫不及待地拆去包在萨其马上的塑料纸。拆完后,就直往嘴里塞。晚上,父亲回来后,听说了此事,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急得右手指向母亲说:“这.这.这.这怎么行,你怎么不回绝。”母亲感到很委屈,觉得只是一盒点心,是人家的心意,如冷漠地回绝,反而伤害了人家。再说,孩子小,看到好吃的,自然无所顾忌。可父亲大声说:“你也是老革命了,怎么觉悟这么低。党员干部为群众办事是责任,不需要感谢。”在我的印象中,父母之间的感情一向很好,父亲对妈妈说话一向和颜悦色,从未这么动怒过。睡在小房间的我当时吓坏了,十分的后悔,若不是我嘴馋,那么快地拆了包,并且吃掉了两块,父亲就可以原封不动地退还了。几天后,妈妈把剩下的萨其马递到我面前,疼爱地对我说:“吃吧。”我不解地望着母亲,不是不能吃了吗?妈妈告诉我们“你父亲已重新买了一模一样的一盒退还了。”

  听了这个故事我很感动,曹爱红的父亲真是个两袖清风的好官,可就是这样的好干部,依然逃不脱文革的厄运。

  亲人的苦难,在曹爱红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痛,在她的诗作中可以看到一些痕迹:“今日的天空里永恒着无边的黑暗,潇潇的夜雨其实是晶莹的眼泪”;“飘雨的时候/走进音乐/音乐哭泣在/碎碎的往事里”;“有一种伤,看不到一丝裂缝,摸不到一滴湿润,无形无踪,无声无息,不知从何处跋涉而来,却能痛弯人的每一个日子,痛白原本红润的生命。”

  

  所以说曹爱红的生活,并不只是阳光和鲜花,也有乌云和荆棘。

  加入民革后,曹爱红渐渐变了,变得成熟、稳健、深刻。她的目光,从身旁扩展到社会;她的思绪,从文学衍变到政治;她的笔端,从花草风月延伸到社情民意。

  2003年,曹爱红被推荐为宝山区第五届政协委员,她的视野更加广阔,她的笔触更加深远。她广交朋友,深入调查,认真收集社情民意,其中,《进一步强化中小学生的道德教育》提案被刊登在2006年3月13日的《人民政协报》民意周刊上;她的提案《关于加强巩固卫生防范的建议》被评为2006年度宝山区政协优秀提案。2006年11月,在宝山区五届政协总结、表彰会上,被评为“六好委员”。

  2007年,曹爱红再次被推荐为宝山区第六届政协委员,她参政议政的热情进一步提高,广泛关注教育、环境、交通、法制、商业等方面的问题,提交了6条高质量的提案,成为区政协会上提案较多的委员之一。

  曹爱红曾在一篇《使命》的文章中诉说自己的感受:“政协委员不是一种虚名,是一种沉沉的责任,是一种庄严的使命。责任压在肩上是一种份量,但使命的实践过程同时也是心灵趋于完美、人生态度趋于成熟的过程,只有勇敢、坚定地走完它,你才会对生命、对社会有最刻骨铭心的体会!”

  正是基于这样深刻的认识,曹爱红认真地做好政协委员的工作。有次曹爱红急诊住院,她边吊药水边整理提案,在病床边约见有关人员,就提案的议题交流沟通,被约见的人十分感动。

  身为政协委员的曹爱红,热爱组织、关心同志。2003年,民革宝钢支部为纪念支部成立十周年,筹划编辑一本“宝钢支部十周年”纪念册,曹爱红发挥自身特长,和宝钢支部支委会的成员们一起圆满地完成了从整体策划、资料收集、文字编辑、书体结构设计以及校对出版的全部工作。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看山如此,看人更是如此。曹爱红做着参政议政的事,做着帮助同志的琐事,似乎她真的变了,但她既变又没变,她依旧是诗人。曹爱红的散文《母亲手记》,在2002年中国作家世纪论坛上获全国作品评比散文类作品三等奖,后又在2003年“新世纪之声”全国作品评比中获散文类一等奖,作品被选入《共和国颂歌获奖作品选》。散文诗《希望》等在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展出;2007年,又在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举办的国际交流评选活动中,获“国际优秀作品奖”。有7首诗被收入《世纪末的旋律——朦胧诗25年》,其业绩载入《国际文化艺术人才大典》、、《中国专家人名词典》。2003年,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人文科学研究所授予“全国人文社会科学名家”称号。2006年,珠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曹爱红的散文诗集《花儿半开》,著名诗人铁舞为其写序,《上海诗人》、《上海诗报》、《江海文艺》、《城市诗人》、《宝钢文艺》、《宝钢日报》等作了介绍,评论者感到:“从《花儿半开》浅唱低吟的作品中看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纯文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曹爱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曹爱红

头像

曹爱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曹爱红

7

篇文章

1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