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斯文,人后疯狂,“安嘉和”用爱为我套上枷锁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这里是情瑟,昨天我们接到了一位倾诉者的电话……

  尤琪:“你好,请问是浅蓝吗?”

  浅蓝:“我是,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尤琪:“我遇到了一些事情,我的朋友和家里人都不肯相信我,前段时间我还被我妈送去看心理医生……”

  浅蓝:“为什么要送你去看心理医生呢?”

  尤琪:“发生的这一切都跟我未婚夫有关,我的人生几乎都要被他给毁了……”

  浅蓝:“你愿意和我详细的说说吗?”

  尤琪:“我上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他从高中开始就很喜欢我,但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直到我们进了同一所大学,才向我表白,后来我们俩就在一起了。”

  

  浅蓝:“他是你现在的未婚夫吗?”

  尤琪:“不是的,我们发生了一些事情,后来就分手了。”

  浅蓝:“为什么分手呢?”

  尤琪:“我俩感情一直很好,但是临近毕业的时候,我们在毕业后的去向上产生了分歧,他希望我能跟他一起去北京闯闯,但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我妈妈一直不希望我离家太远,大学都没有出省,我觉得我也是不会跟去北京的。他如果要自己去北京的话,不知道得过多久才能回来,异地恋很难熬,我怕自己坚持不下来。商量了很久,也没有达成共识,我狠下心来告诉他,在去北京和我之间只能选择一个。”

  浅蓝:“梦想和爱人只能二选一,真的是很艰难的抉择啊,他是怎么选的?”

  尤琪:“他选择了我,毕业后没有去北京,我俩就在我们上大学的那所城市留下了,我还和他在校外租了个房子,搬到了一起。可是他大学学的专业在当地根本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只好去保险公司卖保险,一个月就一千多两千的工资,我当时正在准备资格考试,没有工作,每个月家里给点生活费,那段时间的日子真是捉襟见肘,虽然不至于吃了上顿没下顿,但也从来不敢出去下馆子。这样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俩的脾气都越来越差,经常吵架,我就像个泼妇一样乱扔东西,他也脸红脖子粗地吼我。我数落他脾气大,他指责我不知好歹,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

  

  浅蓝:“也不能这样说,只是那时候你们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所以难免会脾气差点,你们都是彼此最亲近的人,这份火气自然就发泄在了对方的身上。”

  尤琪:“可能吧,过了一段时间这样不停争吵的日子,我们就分手了,他去了北京,我也带着我的行李回了老家。”

  浅蓝:“后来呢?”

  尤琪:“后来我考完试就回了老家,找了工作,安心挣钱,再也不提找对象的事情。我妈刚开始可能也觉得我年龄小吧,加上前男友的事儿,她也没怎么催过我,后来就开始强迫我去相亲,最离奇的一次是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三四十岁丧偶还带着两个孩子的男人。”

  浅蓝:“那确实比你大太多了,你妈妈是不是有点太着急让你结婚了?”

  尤琪:“可能是怕我因为受了伤不愿意再结婚了,所以什么人都给我介绍,恨不得我立马就嫁出去。所以后来见到我的未婚夫的时候,我还挺满意的,人长得没有多好看,但看着很让人舒服。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人挺斯文,特别有礼貌,朋友也很多。大概处了半年多吧,我俩就确定关系了,双方父母知道后,直接订了一家酒店办了订婚宴,说等过两年婚房下来了再领证,让我们再处处,加深一下感情。”

  

  浅蓝:“后来呢?”

  尤琪:“订婚后我们慢慢就住在一起了,没有想到同居后,我发现他平时彬彬有礼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其实真正的他,简直就是安嘉和的翻版。”

  浅蓝:“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那个安嘉和吗?”

  尤琪:“对啊。”

  浅蓝:“他是有家庭暴力吗?”

  尤琪:“这个倒没有,只是他的控制欲实在太强了。我们同居后他的本性就暴露了,对我要时时掌控,要求我把手机定位打开,跟他共享实时位置,不能关掉。有一次下班我想去吃一家甜品店的小蛋糕,就打车去买,结果我刚从单位出发两分钟,他电话就来了,语气特别不好,问我现在在哪儿,我说我想吃蛋糕,去买点蛋糕吃,他说难怪我看你显示的位置不是回家的方向呢,买完就别去别的地方了,赶紧回家,外面不安全。我当时听他这样一说就有点想发火,他真的是太不尊重我隐私了。”

  

  浅蓝:“你可以跟他说过你不喜欢他这样做,让他尊重你啊,你有尝试过吗?”

  尤琪:“当然有,但他跟我说他是因为爱我,他很担心我,说现在外面的社会这么乱,他怕我出事,所以才会这么做。我不知道该怎么辩驳,只能把这个事情揭过不提。”

  浅蓝:“后来呢?”

  尤琪:“后来不知道他从哪儿知道我和我前男友的事情,对我管得就更宽了,不管干什么都要提前跟他报备,同学聚会更是一次都没去过,只要他知道我们班级要组织同学聚会,他就开始对我冷嘲热讽,问我是不是忘不了旧爱,想找机会跟人家复合。他跟我说,不许我和其他男性接触,就算我因为工作不得已要去见男性客户,他也会特别不高兴,夸大事实告诉我爸妈和朋友,让别人都觉得我做错了。”

  浅蓝:“这样会让你压力很大吧?”

  

  尤琪:“是啊,他不允许生活里有他控制不了的事情发生。不了解的电影,没听过的事情,他初次接触的时候都是很抵触的,他害怕别人对他产生怀疑和否定。我们两个人不管做什么,最终的决定一定要他来做,虽然大部分情况下会让我们省去很多麻烦,但我还是会觉得很抗拒这样的相处模式。”

  浅蓝:“你有跟他沟通过吗?”

  尤琪:“当然有啊,但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如果每对情侣在感情生活里都有一个示弱的人,那在跟他的这段感情里,我就是那个服软的人。最开始的时候,我会为了取悦他,去做一个百依百顺的女孩,订婚后我认为我们的感情比较牢固了,在很多事情上就不再一味的退让,因为我觉得有商有量的相处模式会对我和他更好。但是可能因为我做了太久不发声的透明人吧,我持有的任何与他相左的意见,在他看来都是我的一种反对,一种顶撞。时间长了我也有点放弃沟通了。”

  

  浅蓝:“但长期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呀。”

  尤琪:“嗯,我们有过一次激烈的争吵,起因就是我在他和他朋友面前推翻了他之前的提议,他朋友走后他气的直骂。我特别委屈,因为他的态度让我觉得,如果我不低头,我们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那之后我就非常心灰意冷,我感觉不到他爱我,他觉得我处处顶撞他,认为我很任性。”

  浅蓝:“后来呢?”

  尤琪:“我当然不能接受他这样的指责,因为生活中的我真的不是那种在感情里作天作地的女生。他见我不肯低头,居然联合他的朋友叫到家里来,一起批判我。跟开批斗大会似的,他高高在上地数落我,他的朋友围在一起指责我,问我为什么不接受他的爱意和关心,他多爱我,对我多好,还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生活,我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浅蓝:“情侣之间的私人问题,你们完全可以自己解决啊,为什么要把朋友叫来指责你呢?你怎么做的?”

  尤琪:“他叫来的那几个朋友简直跟一群纳粹一样,凶狠又残酷,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我一个人怎么说得过一群人,本来还想耐着性子听完就算,但是那些话难听得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干脆拿着我的东西回了家。”

  浅蓝:“后来呢?”

  尤琪:“他直接跟着找到我们家来了,在我爸妈面前歪曲事实,说我和我前男友纠缠不清,他说我两句我还不乐意了,让他在他朋友面前下不来台,我就特别生气,说我从来没有跟前任联系过,他居然拿出手机放了一段我和我朋友打电话商量要去同学聚会的录音,我一下就愣住了,问他这段录音从哪儿来的,他避而不谈。”

  浅蓝:“那段录音里,你和你朋友说了些什么呢?”

  尤琪:“没说啥,就是她说我每次同学聚会都不去,是不是还对前任旧情难忘呢?我说没有,早就忘了。她说那就好,让我这一次一定要去,班里的同学难得聚得这么齐,我当时是答应了,但是后来为了不让他怀疑我,我也没去啊。”

  

  浅蓝:“他是从哪里录下来你跟别人打电话的录音的?”

  尤琪:“我当时听他放录音的时候也觉得很奇怪,找了个他不在的时间在房子里细细的查了一遍,最后在沙发缝里发现了一个特别小的窃听器。”

  浅蓝:“这样好可怕啊……”

  尤琪:“我当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拿着那个窃听器回家给我爸妈看,我爸妈居然不相信我,我妈说那孩子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不是那种人,让我一天别胡说。后来不知道他找我爸妈说了什么,让我爸妈以为我得了妄想症,半强迫的逼着我去看心理医生,我不去他们就在家一直骂我,那段时间我真的都快被逼疯了。”

  浅蓝:“你怎么处理的?”

  

  尤琪:“我爸妈那边我没办法,只能应付着去做了两次心理治疗,跟他说了我们俩性格不合适,还是别处了,他不愿意,找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来跟我谈。有几次闹到我单位来,影响还挺不好的。说实在的,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可能我忍忍也就过去了,可后来他见我态度很坚决,就经常在半夜给我打骚扰电话,下班了在单位门口堵我,有一次还给我家门口放了一只恶心人的死青蛙,那段时间我真是担惊受怕的。无奈之下,只能报警,告他骚扰。”

  浅蓝:“听你的描述,感觉他已经不单单是控制欲强了吧,是不是还有些偏执?现在情况如何了?”

  尤琪:“我已经报警了,希望能让他意识到他做的事情是错的,再也不要来纠缠我了……”
浅蓝:“嗯,一味地容忍退让,也不能解决问题,你要坚定自己的立场,摆明自己的态度。”

  尤琪:“我会的,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我感觉好多了。”
浅蓝:“没关系的,很高兴可以帮到你,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

  尤琪:“没有了。”

  浅蓝:“好的,感谢您的来电,再见。”

  尤琪:“再见。”

  

  控制欲,是一个心理学术语,是指对某一件事情,或者某一个人在一定程度上的绝对支配,不允许意外或者是有其他差错,对于人来说,指对对方绝对的占有,无论是思想,还是行为上,都不允许有违背你的意思。

  其实每一个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想要控制住一些事物的想法,控制欲强是内心恐惧的表现,在通常情况下,内心有较强不安全感的人,他控制的欲望也强烈一些,那些谨小慎微、追求完美、心里总不踏实的人更希望控制别人。

  尤琪的未婚夫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他试图干涉尤琪生活的各个方面,干涉她的交友和生活,将窃听器藏在沙发缝里对尤琪进行监听。一旦尤琪做的事情不符合自己的期待,就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指责尤琪,分手后还对她围追堵截,不停地骚扰她,最终使他们的感情走向了灭亡。

  控制欲永远只能是一种欲望,没有人会被真正地控制住,所谓的被控制也只是对方为了某种需求的妥协。一旦谁成了控制者,他就会越来越弱,越来越紧张、恐惧、绝望。控制者是紧张的,内心有爱的人是放松的。 控制者永远处在不安全之中。而最大的安全感,来自我们能够打开心门,坦然接受事实,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勇于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我们可以有期待,却不必处心积虑地控制他人。假如我们能够坦然接受任何事实,我们就战胜了在心理上胁迫我们的危机。恐惧和爱是相对立的,当我们懂得了如何爱自己,学会给自己内心填满爱的能量,恐惧自然会渐渐消散。

  如果你有什么无法言说的秘密或是需要一个聆听者倾听你的故事,欢迎拨打情瑟热线电话0951-6196821。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41 参与 77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情瑟

宁夏非虚构情感咨询类H5栏目

头像

情瑟

宁夏非虚构情感咨询类H5栏目

31

篇文章

52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