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中的你为何会感到孤独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生活在这所巨大的城市中,你走进你住所的街道。但是生活这么久的地方始终不能让你感到丝毫的亲切与熟悉,你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躺在床上,夜已经深了。你翻看你手机里的通讯录,始终没有找到一个电话可以拨打。窗外还是会传来些许汽车发动机的轰鸣。

  但是此刻你的心里却冒出一种久违的情绪,让此刻的你无法入睡,你盯着一处发呆,无数的情感涌上心头,但是却没有眼泪用来诠释。你找不到些许人来诉说这种情绪,或许是不能感同身受,或许是不屑了解。

  那么究竟什么是孤独?

  在北上广不起眼的建筑工地里存在一种现象,两个互不相识的男女。大多已经有了家室,三两子女。

  他们会以一种搭伙生活的方式来度过在外打工的这些时光,媒体称这种现象为“临时夫妻”。

  

  也就是说这种现象存在于各个阶层的人群中,在接受记者采访的人群中,曾有民工表示,在这个城市你没有办法一个人生活下去,你会感到孤独无助。于是很多人就会以生存为原则,与眼缘较好的另一人搭伙生活,一方面可以解决生理需求,另一方面降低了生活成本。两人都对对方的家庭和生活止口不提,这种生活的结束并不是那么简单,有些人往往在两个家庭中难以抉择。

  

  近日,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的教授发表了首项关于孤独的全基因组研究。研究结果表明,长期的孤独感虽然与环境的关系密不可分,但同时部分取决于基因状况。这项研究由UCSD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和基础研究副主席、实验首席研究员AbrahamPalmer教授主导,成果发表于《神经心理药物学》期刊上。

  孤独感是由于个人期待的社会关系和实际社会关系之间的差距所引起的。Palmer教授认为,孤独感与身体的痛感类似,是一种预警机制。身体上的痛感提示我们可能的身体组织损伤,并促使我们保护自己的身体健康,而孤独感则提示我们关注自身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属性上的“健康”。Palmer教授称:“试想两个拥有同样好友和亲人数量的人,可能其中一人觉得自己孤独而另一人不会。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孤独倾向’。这项试验就是为了探究基因是否会使得在相同的处境下人产生不同程度的孤独感。”

  该项研究分析了超过一万名美国50岁以上的退休人群的基因组,以判断他们的孤独倾向是否与基因有关。研究对象被问到了三项关于孤独的问题:“是否经常感觉缺少陪伴”、“是否经常感觉被忽视”以及“是否经常感觉被孤立”。当然,实验也控制了性别、年龄、家庭状况等个人因素。研究的具体结果显示,孤独倾向是一个轻度可遗传的特质,准确来说,基因可以解释14%-27%的孤独倾向;同时孤独倾向与神经过敏、抑郁等症状在基因上也高度相关。这并不是第一个尝试找到生物学与孤独联系的研究,早前已经有人研究基因是如何影响人脑中的激素的,例如多巴胺和5-羟色胺(快乐激素)的释放量。此外,在这一领域,此前的科学家也曾经通过对双胞胎的研究发现了类似结论。Palmer教授和他的团队正在积极进行新的研究,希望探明影响孤独感的准确基因以及其在分子层面的具体运作机制。

  存在主义哲学家让-保罗.萨特提出,孤独是人类属性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特征,它是一种存在与人们“找到生命意义的需要”和“对人世本质的虚无的觉察”之间的矛盾所激发。

  此外,基于奥格登和温尼科特的理论,精神分析师Anita Weinreb Katz提出,孤独不是与生俱来的。孤独是在我们生长发育的过程中,逐渐产生的。要产生孤独感,我们首先需要获得这样一种能力:觉察到我们对他人的依恋,同时觉察到有一天我们可能会和他们分离。在一定的年龄以前,我们并没有觉察到孤独的能力。

  看到这里,我们应该能明白,很多时候这是一种避免不了的情绪,很大一种程度上来说,你的基因中就决定了孤独感的存在。这种情绪存在于各个阶层,你随意翻看大家名著的时候经常能感同身受的理解其中的缘由。那么在大城市中这种情绪的反应是否要比你在其他地方要更加强烈呢?

  答案是肯定的。

  中国在过去一直是以农业为主,农耕社会。二三线城市基本是在农村的基础上形成,大部分人群还保留着当时的一些生活概念。农耕社会在我们能接触到时间里基本上是以家族形式出现,一个家族基本上联系十分紧密。甚至于邻里之间都十分紧密,形成一种互帮互助的状态。所以在农村经常会出现互相帮助的现象,你可以直接去交好的邻居家吃饭,丝毫不会感到拘束。前不久电视剧《白鹿原》中可以很清楚的意识到这种集体意识,抛开人性成分不说,他们之间的社会位置都联系紧密。

  那么说回主题为什么城市中的孤独感要更加强烈呢?

  因为当你从这样一个以农耕为主的状态突然到了大城市,你就会从这个集体中的一员突然变成独立的个体。你再也不能不打一声招呼就去邻居家吃饭,可能你根本就没有见过你的邻居。人们在这种独立的情况下,往往会变得更加谨慎小心,当你意识到孤独感的存在后大多数也都会做出和务工者一样的抉择。因为你的基因促使你去让自己融入一个小集体去生存。如若不然这种孤独感会导致这部分人群的自杀率超出30%左右。归根结底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种理解。

  克莱因在她最后一篇论文中提出,婴儿在接受母亲的哺乳时(无论是母乳还是奶嘴),好的喂养状态中,孩子能够得到一种“我和母亲不需要说话就能够完全被理解”的感受。这种“不需要语言就能被理解”的感受正是孤独中的人们所渴望得到的。克莱因认为,早年没有过这样体验的孩子,在未来的人生中总是会有一种看似没有原因的孤独和怅然若失感。

  但是你我在这座城市中,谁有能真正被理解呢?无论悲伤或是高兴,你在人群中抬起头看着身边川流不息的人群,那一刻我们都是孤独的。就像是《当幸福来敲门》中最后的那一幕,我只能在人群中抬起手,然后又不自然的放下,那一刻只有自己知道我是幸福的。某一天年迈的父亲与你聊起过去的日子,已是中年的你再也不会与他争论对与错,因为那一刻你明白了他也在承受着孤独。

  有些人在城市里无法面对这种情感,被迫逃离,或是故乡或是远方。

  有些人低头带上孤独默默前行。

  《白鹿原》中朱先生临死前所说:
“我想叫你一声妈”
“我心里孤清得受不了,就盼有个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菜四

他们说他们也爱这个世界

头像

菜四

他们说他们也爱这个世界

1

篇文章

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