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部电影,带你入坑肖斯塔科维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肖斯塔科维奇

  (Dmitri Shostakovich1906.9.25-1975.8.9)

  前几天有APP提醒我是肖斯塔科维奇的忌日,发现这个被誉为“20世纪贝多芬”的宝藏,还得感谢史达利·库布里克先生。但不止库布里克,老肖的作品在电影中出现的频率不算低。

  《大开眼界》

  

  很多名导的音乐品味都不错,库布里克就是其中之一。从《2001太空漫游》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到《大开眼界》的第二圆舞曲,看过必定印象深刻。

  《大开眼戒》讲述的,真的是一个大开眼界、三观崩坏的故事。Tom Cruise饰演的Bill和Nicole Kidman饰演的Alice是一对中产阶级夫妇,Bill是服务名流的私人医生,而Alice就专心在家做家庭主妇。

  老肖的《第二号爵士组曲》第二圆舞曲就出现在开头,从字幕开始,他们受邀准备去参加一位名流的晚会。圆舞曲步调轻快而不失庄重,但展开的剧情却恰恰相反——作为观众的我觉得压抑且十分冒犯。

  

  随着圆舞曲的步伐,Alice的第一句台词:“How do I look?” ( 我看上去美吗?)从这个开场,我就确定她不是我喜欢的女性角色,即使Nicole是个令人垂涎的美人儿。社交场合她受到所谓绅士们的呵护,但事实上她就是个花瓶。他们的婚姻关系也是貌合神离,生活中已经没有激情。

  开眼界的部分,从Bill偶然了解到上流社会的秘密舞会开始。这个舞会所有人都穿斗篷,戴面具,到处都是裸体的美女,奢靡淫乱。Bill听了眼睛发光,再三乞求之下,获知了舞会的地址和入门暗号。于是他去异装店租同款斗篷和面具,好奇心害死猫,他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发生,还没等他摸清舞会的门路,其他人早已识破他的伪装身份,众目睽睽之下他被迫摘掉面具。惩罚的范围还在扩大,直到有人开始死亡,他才意识到他越界的严重性。上流社会不好混,Tom Cruise全程震惊脸。看到最后,越发觉得开头那流畅第二圆舞曲隐藏着满满的不安。

  

  知道真相的Bill眼泪掉下来

  库布里克电影以精准出名,每个镜头都值得推敲。海报上Tom cruise正闭着眼深情亲吻Nicole,而Nicole警惕游离的眼神十分吸引人。这个双人特写的电影海报也常被后人模仿。

  值得注意的是,名流们的秘密舞会入门暗号是Fidelio——这个名字是贝多芬所创作的唯一歌剧Fidelio(Op.72),讲述的是一个名叫Leonore的女性化装成监狱看守,从政治监狱中营救丈夫的过程,是一个贝多芬式的牺牲个人、英雄主义并以胜利告终的故事。

  

  不过关于肖斯塔科维奇的《爵士组曲》,不要被标题吓跑,它还是正统的古典乐,与我们现在定义的“爵士”没有多大关系。除了《大开眼戒》,把《第二圆舞曲》选为电影配乐的太多了,欢迎大家分享。

  《神圣车行》

  

  《神圣车行》是一部非常独特的片子。可能前半个小时都不知道它在讲什么。

  主人公奥斯卡(Oscar)先生,在一辆内部做成化妆间的林肯加长礼车里,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变装。他的女司机是他的合作伙伴也是代理人,告诉他下一个任务,然后把他带到目的地让他下车完成任务,再准时来接他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他们交流很少,时间也很紧张,中饭吃的还是寿司快餐。从某种层面上想起《甲方乙方》。

  

  

  但这不是导演想表达的。Oscar没日没夜地表演,事实上演到后来,观众分不清他是在完成任务还是回到了真正的家。而他自己,也因为分不清朋友的跳楼是真是假而掉了眼泪。当然,抛开情绪,他继续工作。没有人知道他的家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做这些事,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这样疏离而深沉的电影,肖斯塔科维奇第15号弦乐四重奏(op144)的十分契合。第五乐章反复出现,断断续续,就像深夜穿梭街头的林肯加长礼车一样,孤独而充满仪式感。

  肖斯塔科维奇一生共写了十五首交响曲和十五首弦乐四重奏,第15号是最受好评四重奏的之一。影片看到最后有惊喜哦。

  

  或许导演莱奥·卡拉克斯 Leos Carax的《新桥恋人》更为人熟知,主角是他的御用男演员和德尼·拉旺 (Denis Lavant)和他的女友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也用上了第三号弦乐四重奏。

  

  《隧道》

  

  导演金成勋、演员河正宇、裴斗娜、吴达洙联合的社会营救题材灾难篇,与当年大火的《釜山行》类似。不看到最后不知道会和肖斯塔科维奇有什么关系。

  河正宇饰演的李正洙驾车行经刚开通的河图隧道,突然隧道崩塌。这个豆腐渣工程的崩塌消息引发社会各界关注,但是除了搜救大队,跟风前来的媒体只想抢独家新闻,官员也只为增添政绩逢场作秀。

  

  长达33天救援无果,政府决定放弃。舆论迫使李正洙的老婆世贤(裴斗娜饰)签下放弃救援同意书。但唯一没有放弃救援的队长(吴达洙饰)铤而走险下到隧道底部继续救人,终于在第35天成功救出了正洙。

  

  

  

  影片最后以老肖的 《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Op.77)结尾。电台用这支曲子形容正洙“经历艰难的过程”,正洙开玩笑说,时间再长一点能做一曲交响乐。可以说十分讽刺。但是他们隧道给他们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每次开车过隧道他们都会握紧彼此的手。

  这部完成于1947-1948年的作品,由于当时苏联有严格的审查制度,直到斯大林逝世后,1955年才获得首演。关于这段历史,可以看看以前的文章:“一生都在等待枪决”(摘自肖斯塔科维奇传记《见证》)

  《烟》

  

  豆瓣评分8.3

  这部电影是华人导演王颖早期口碑佳片之一。它就像烟草本身一样缥缈和惆怅。奥吉经营着一间雪茄店,每天在相同的时间在这家店外面拍照,年近四十的他过着孤独的生活,唯有顾客给他带来一些故事。

  围绕店主奥吉、他的常客潦倒作家本杰明以及游荡的黑人男孩拉希德这三个生活、性格迥异的人物展开,影片探讨有关种族、代沟、亲情和责任等问题。涉及社会学的议题,好像都离不开复调作品了。没有选用巴赫,而是用了老肖。

  

  在一次奥吉与本杰明的谈话中,背景音乐用了老肖的《24首前奏曲与赋格》其中一首。

  1950年,巴赫逝世200周年。作为苏联的文化大使,他去莱比锡担任第一届国际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比赛的评委。来自莫斯科的26岁年轻选手Tatiana Nikolayeva,在比赛没有要求的情况下,准备了全套巴赫十二平均律。最终她赢得了金牌。她的演奏触动的老肖,回到莫斯科开始写自己的平均律。老肖的工作方式相当快,每支曲子平均只花三天时间。最终也是请Tatiana Nikolayeva首演。

  

  最初,我打算作为技术练习写一些复调作品,但是后来,我又扩大了这个计划,我要按照巴赫《平均律钢琴曲集》的样式写一组具有明确形象和艺术内容的复调作品。

  

  这部作品的优秀程度,被认为是20世纪的巴赫平均律。

  《牛虻》

  

  说了这么多导演选用老肖作为插曲的例子,但其实,电影配乐真的是老肖的“老本行”。上世纪有声电影发明以来,苏联把电影艺术作为政治宣传工具同样不甘示弱,形成一股小说改编电影的风潮。

  1897年,爱尔兰女作家伏尼契写的小说《牛虻》(The Gadfly),由于讲述了一个意大利理想主义青年的革命故事,当时在苏联和我国都十分受欢迎。来看看电影《牛虻》中《浪漫曲》片段,感受一下字正腔圆的国语配音。

  ↓

  

  1955年的电影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感兴趣了,虽然也是当时的名导名演员,最后留在大家印象中的反而是音乐。这支有意大利浪漫主义情调的《浪漫曲》,在影片中反复出现,在后来也成为音乐会的必备曲目。

  由于斯大林在世时那他当御用音乐家,30-70年代老肖写了有几十部电影配乐,可以说他是当时苏联的“约翰·威廉”。但由于种种原因遗失和废弃的有很多,留下最著名的就是《牛虻组曲》。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他的弦乐作品,你还在哪些电影里发现过老肖呢?

  - End -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文 _ Lee | 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靠谱

外滩新媒体旗下艺术生活媒体

头像

靠谱

外滩新媒体旗下艺术生活媒体

574

篇文章

99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