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做一项报道?解读普利策奖得主的“慢新闻”计划

追求实效性和高流量就能做出好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记者保罗不这么认为。四年来,他坚持用“慢新闻”的方式行走在全球各地,努力寻找被世人忽略的新闻故事。把地理、历史、人文完美结合在一起,保罗是如何坚持自己的“慢新闻”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外言社

  翻译|kewell 编辑|王茸

  假设你踏上了一次需要徒步穿越四个大洲的旅途,在不懂方言和缺少向导的情况下,还要在沿途对当地人进行采访,请问你能坚持多久?

  来自《国家地理》杂志的记者保罗·萨罗佩克(Paul Salopek)已经这样坚持行走了4年,而这趟旅程预计还有6年(2023年)才会结束。


  徒步全球:用慢新闻谱写当代“人类简史”

  已经55岁的保罗不仅曾任多家知名媒体记者,还曾两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奖。四年前,他决心要做一项名为“走出伊甸园”(Out of Eden Walk)新闻采写计划:用十年时间,从人类的起源之地非洲走到南美,追随着远古人类迁移的脚步记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并试图挖掘出那些人类历史上被忽略掉的重要新闻。

  2016年,保罗曾为普利策奖创立100周年发表过演讲,远在哈萨克斯坦的他通过远程视频说: “人人都有故事。虽然表述形式不尽相同,有的用不同语言表述,有的轻声细说,有的高声呼喊,但是每个人确实都有故事。我乐于讲述全世界在农田与工厂里那些人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保罗在旅途中不仅仅是记录下了当地故事,通过 “慢新闻”的方式,他还做出了很多视角独到新闻的报道。

  “慢新闻”的概念最早于2007年2月出现在英国政治与文化杂志《Prospect》中的一篇文章里。作者Susan在文中提出,现代化的新闻生产如同快餐一样侵蚀了新闻的价值,也让读者无法从中汲取营养,那些花时间和精力去细心打造的“慢新闻”正日渐成为奢侈品

  而保罗的旅程正是在精心雕琢这些奢侈品,他曾讲过自己做新闻的方法就是放慢脚步,然后发现事物之间的深层联系:“我的方法是每小行进5公里,这就像一个游牧民族”。

  保罗举例说,由于索马里海盗猖獗,多数研究船根本不敢进入阿丁湾,而这会导致气象学家难以预测印度的天气,进而影响整个全球气象预测和气象学研究。海盗与气象,这两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事,就透过“慢新闻”的方式被发掘出来。


  与世界互动,又要与世界保持距离

  与保罗一起旅行的还有一个制作团队,他们表示,长期的旅途会让每个人产生与世隔绝的感觉,但是作为报道依然不能忘记与世界的互动。

  保罗说:“我们这个项目本来就有95% 的内容都是数字化的,这种形式跟我实地行走的方式本身肯定会有冲突。但幸运的是,我们有国家地理学会的大力支持,得以保持慢新闻的节奏,进行文学式报道,并逐渐在网上有了影响力。”

  “我是从埃塞俄比亚出发的,当时我很反感任何社交网络宣传和互动,我觉得这会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因为这次旅途的本质是孤独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们目前在Twitter、Facebook和 Instagram上都挺活跃。毕竟关注度一定程度上让我们的计划可以继续下去,不被取消。但我们还是会坚持每隔一两周才发一些比较有深度的内容。”


  保罗说他们一直在注意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和深度,防止这项报道计划变得太过商业化。“我们想做的不是博客,我们要求读者有耐心,希望在看了我们的作品之后,他们能对我们所描绘的世界产生一些微妙感和共鸣。”他说。


  “跟社交网络上的读者互动真的也很有意思,有时候他们甚至可以提供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他表示,“在非数字的层面,这个漫长的项目设计了多种人类文化和语言,也要求大量面对面交流。我一路上会去一些学校教学,免费提供新闻实习机会,开办一些展览什么的。与此同时,我还要行走、写作,就像现在,我正在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山区过夜,飞蚁正围绕着我车灯转,有些还跌落在我的鼻子上。”

  见证原始与文明、冲突与发展

  保罗的团队在旅行中走过很多比较原始和落后的地区,在原始与文明的交织中,他们也看见到世界不同的一面。

  保罗表示:“对于科技革命,我见过好的一面也见过坏的一面。它是真实存在的,手机的普及让埃塞俄比亚牧民都能把骆驼卖出更高的价格了。这些牧民还穿着传统的围裙,腰带上别着大匕首,但他们都会赶在我之前用手机看我刚发的报道。”


  “在吉布提(东非国家),我曾跟一个忙着竞选议会的家伙一起走,他永远在打电话(最后他没选上)。现在全世界的学生都可以跟我随心所欲的实时交流,这是好事。”

  “但就跟所有享用现代科技成果的人一样,我也见过科技反乌托邦的一面。在乌兹别克斯坦,我被安保部门拘留了34次,不是因为我是外国人,这些秘密警察才会跟踪我,而是因为当地人从小就被教导,见到异族人就要报警。科技给这种幼儿化的文化种植了恐惧,而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了。”


  在被问到他的旅行接下来要如何计划时,他表示:“慢新闻的实习计划也在开展,从业者或是学生都可以加入我的行走。我们在芝加哥也开始了一个公民记者的行走活动。”

  “我的行走是全球化的,世界语言多种多样,新闻报道也是如此。”他表示,“这种哲学理念跟我们的工作很相符。任何驻外通讯员都知道,让你所描写的人们读到你写下的内容,就是展现记者诚心的最佳办法。”

  最后,我们整理了一些保罗在旅途中的摄影作品。


  阿法尔沙漠中的村民正在祈雨。历史上的大规模干旱很可能曾困住早期非洲人类。


  二十多个人挤在一间小屋里,焦急的等待亲人为他们的偷渡汇款。


  工作人员在赫托波里的土地上翻找早期人类遗骨。


  贫困的非洲移民试图在海边寻找手机信号,与远在异国他乡的亲朋联系。


  在一次50公里远途行走后,保罗站在海边,让靴子在亚丁湾的浪花中放松片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54 参与 586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938

篇文章

16781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