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道德绑架的模样,像极了我那面目可憎的父亲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昨天,浅蓝偶然在路上遇到了大学时关系最好的舍友韩君,刚毕业的时候她们还经常联系。但是有一天浅蓝发现韩君的电话号码变成了空号,别的社交软件也再没用过,在她曾经工作的公司得到的消息是已经辞职,甚至在韩君的住处都找不到人,从那以后浅蓝就和韩君失去了联系。

  这次在街上偶然遇见韩君,浅蓝又惊又喜,但是韩君瘦削的脸庞和苍白的唇色,让浅蓝意识到,她与韩君失去联系的这一年里,韩君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店里,韩君讲述了她这一年来的遭遇……

  韩君:“我知道,你肯定对我这一年莫名其妙的消失感到十分惊讶吧?我当时换掉了手机号,换了工作,换了住处,都是因为我爸。我也是不得已才这样的,你不会怪我吧?”

  

  浅蓝:“怎么会呢,你说你当时突然断掉和所有人的联系,甚至换工作换住处都是因为你爸爸?是怎么回事呢?”

  韩君:“我小学的时候网络聊天刚兴起,我爸也弄了个电脑放在家里,天天下班回来就在网上跟网友聊天,经常聊到半夜,那时候我对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电脑屏幕的光投射到他油腻腻的脸上的样子。我妈上班的地方离我上学的地方远,有时候加班来不及去接我,就让我爸去接,我爸总是说自己忙,我妈只好加完班再来接我,再回去做饭。”

  浅蓝:“他都在网上跟别人聊什么呢?”

  韩君:“一个中年男人在网上能跟别人聊什么?总不能是聊人生聊理想吧?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就是那种猥琐的大叔,叫哥哥认妹妹,聊两句就让人家发个照片看看,看了就说好喜欢你啊之类的套路。最初我妈还没有注意到这些,因为她很少用电脑,有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爸的聊天内容被我妈发现了,大吵了一架。”

  

  浅蓝:“聊天内容是有什么不好的内容吗?”

  韩君:“我那时候才四年级吧,吓得直哭,可能是因为太害怕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我妈指着电脑问我爸:‘你管谁叫宝贝呢?这个人是谁?你跟人家说跟我早就没感情了,你爱的是她是吗’,我爸嗫嚅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妈就特别生气的一把把电脑搡到了地上,显示器摔得稀碎,我爸伸手就给了我妈一巴掌。”

  浅蓝:“他还打你妈妈了?”

  韩君:“对啊,还骂我妈是败家娘们,我妈被他那一巴掌打愣住了,我爸又骂了几句,感觉还是不解气一样,摔门就走了。我妈就捂着脸呜呜的哭,我也跟着哭。那一晚上我爸都没回来,我妈坐在沙发上抱着我等了他一夜,我就躺在我妈怀里陪我妈等了一夜……”

  

  浅蓝:“一直没回来吗?”

  韩君:“他那天摔门出去之后就去了奶奶家,住了几天被我奶奶劝回来了。但是他贼心不死,电脑摔坏了一时没钱换新的,就拿着手机跟网友发短信聊,甚至还约着见面去开房。结果在宾馆门口被我小姨撞见了,我小姨就直接把他俩拦住,给我妈打了电话,让我妈过来自己处理。当时我没在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天我妈去接我放学的时候情绪特别糟糕,带着我直接回了外婆家。我爸来过几次,来接我妈回家,我妈没搭理,我奶奶就来了,说毕竟我妈嫁到了他们家,老在娘家待着不像话,让我妈跟她回老家,气消了再说。”

  浅蓝:“听起来你奶奶还挺明事理的啊。”

  

  韩君:“明事理?她当初只是嫌我妈一直在娘家住着丢人而已。我妈带着我刚跟她进门,她脸色就变了,说自己年纪大了提不动水,让我妈去村里的水井那提水,把家里的水缸灌满。当时外面正下着雨,水缸里还有多一半的水,我妈就跟奶奶说她怀孕四个多月了,不敢使劲儿,怕抻着腰伤了孩子,而且雨天路上全是泥,怕滑了摔着,缸里还有水,等雨停了再去。奶奶就骂我妈娇气的很,当了几天城里人就做不动活儿了,数落我妈不孝顺,说着说着就要自己去挑扁担。你知道的,那个年代说儿媳不孝是很难听的话,我妈没办法就拿着两个桶和扁担出门了,结果挑到第二趟的时候腿上突然没了力气,摔了一跤就晕过去了,邻居听到动静出来赶紧把我妈送去了医院,送去以后发现那一下摔的太狠,又在雨里泡了好一会,孩子就没保住。”

  浅蓝:“啊……怎么可以这样呢?”

  韩君:“之前我妈还对他们的婚姻有些幻想,但是这个事情一发生,我妈实在是无法忍受了,想跟我爸离婚。可是没想到,没等我妈出院,我爸先来提离婚了。”

  浅蓝:“你爸提出的?为什么?”

  

  韩君:“因为他在网上聊的那个女网友怀孕了,那个女的要他负责。我妈只提了一个要求,我归我妈,别的随我爸处置。我爸也一点没客气,什么都没给我妈给,假惺惺的说以后会每个月给我两百块抚养费,实际上一次都没给过。离婚后的那几年我妈带着我过的挺苦的,两百块对我们当时的处境来说,很重要,但是我爸不给,我妈也从来没让我去要过。有一次学校让交学杂费,我妈拿不出,我说我去问我爸要,我妈坚决不允许,我很不理解。我妈就告诉我,做人要硬气,女孩子更是要有骨气,她不想让我为了几百块钱去跟别人低声下气的讨,第二天她去把她的镯子卖掉了,那是她为数不多的首饰。”

  浅蓝:“你们当时一定过得很艰难吧?”

  韩君:“是的,如果没有我妈,我都不知道我会怎么样,他对我一直不闻不问,尽管我们在同一个城市。有时候在路上碰到他和那个女人,他从来没有喊过我,也没有打听过我怎么样,就好像没我这个女儿一样。我也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没有父亲的生活。但是让我很反感的是考上大学的那年他跑到外婆家来,告诉我他张罗了酒席,请了很多人,祝贺我考上大学。我觉得特别可笑,明明我们都没怎么见过,他也没管过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得出。开始我是准备不去酒席现场的,他想借我的名义摆酒拿礼金,我就让他丢个大丑。”

  浅蓝:“后来你去了吗?”

  韩君:“他见我态度很坚决,就把我奶奶叫来了,好话说了一箩筐,就差跪下了,我外婆心软,就说算了吧,让我去应付一下,终归是父女,闹太僵也不好,我不忍心让外婆他们跟着折腾,就去了。果然,摆完酒送走了客人,他就跟不认识我了一样,我走的时候他正在数礼金,就抬头看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虽然一直对他都没有什么期待,但是难免会有些不是滋味。”

  浅蓝:“我明白。”

  韩君:“后来我大学毕业工作了,待遇也不错,想着再过几年等手头宽裕了买套房,把妈妈接到身边。好不容易凑够了首付,房子还没下来的时候,我接到了我奶奶的电话,电话那头她一直在哭,说什么当时是她做得不对,委屈了我和我妈,让我别记仇,千万不能对不起我爸爸啊什么的,我当时一头雾水,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我就干脆挂了电话。”

  

  浅蓝:“是你爸爸发生什么事了吗?”

  韩君:“嗯,他被那个小三撺掇着辞了原来的工作去跑运输,结果出了车祸,小三就扔下孩子带着家里的存款跑了,我奶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拖欠医院好多天的治疗费了。我奶奶找我的意思就是想让我掏钱给我爸治病,以后要负责给他养老送终,连小三生的那个孩子也要我来养,理由是我是他的女儿,就该承担这一切。我当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为什么我要给他看病养老,还要照顾他和小三生的孩子?就因为那一层比纸还薄的血缘亲情?我不是救世的圣母,做不到这么博爱无私。如果我去照顾他,我妈该怎么想?她把我养大太不容易了,我不想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伤了我妈的心。”

  浅蓝:“真的是很难抉择啊……”

  韩君:“对我来说是很好选的,我妈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成人,我难道会选那个从来对我没用过心思的爸爸?只是我奶奶他们一家人接受不了这个选择,找我大闹了一场。”

  

  浅蓝:“他们都干什么了?”

  韩君:“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了我的地址,带着一大家子人来堵我,我奶奶连哭带闹的,我爸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装昏迷,其实他一点事都没有,如果不是他住的那个医院有我朋友,我可能就真的相信了。”

  浅蓝:“后来呢?”

  韩君:“他们在小区门口堵我,我就干脆没回去了,没想到他们找不到我就去我公司大闹,骂我不孝,要逼着自己的爸爸去死,还不分昼夜的打电话骚扰我,搞得同事对我的意见特别大。那段时间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有时候我都想说让他们别闹了,你们想要钱我给你们钱就是了。”

  

  浅蓝:“怎么能这样呢?你如果答应了,欲壑难填,这就是个无底洞啊。”

  韩君:“我也知道,所以我干脆辞了工作,换了住处,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这一年来除了我妈从来不跟别的亲戚联系,过年也不回家,就是想躲开我奶奶我爸那群人。”

  浅蓝:“但是这样长期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终归还是要解决这件事的。”

  韩君:“我知道,我妈前不久给我打电话,说我爸准备起诉我,告我不赡养老人。我就去查了些资料,所有的人都告诉我,如果父母没有收入或者收入不足以维持生活的时候,如果我有能力赡养老人,我就必须赡养他。我只能对他当年不履行抚养义务起诉他,但不能因为这个拒绝赡养他……”

  

  浅蓝:“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韩君:“等他要起诉我的时候再说吧,现在我真的不想去考虑这些。你知道吗,因为我不想赡养我爸,还有人指责我冷血……我只想说,没有经历过我和我妈当年过的日子,凭什么来指责我?难道就只是因为我们有血缘关系,所以即使他从来没管过我,我也要给他养老送终吗?”

  浅蓝:“我能理解你的愤怒和怨恨,毕竟没有人知道你和你妈妈当年是怎么艰难地活过来的,也没有人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要求你去原谅他。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韩君:“嗯,我是这样想的,等他真的起诉我了再说吧,如果他要起诉我说要我赡养他,我也会起诉他当年没有对我尽到抚养的义务,让法律去制裁他。”

  说完这句话韩君就再也不开口了,咖啡店昏黄的灯光笼罩着她,显得她更加瘦小了……

  养老这个词,原本是一种古代的礼制,择取年老而贤能的人,按时供给酒食,并加以礼敬。而家庭养老模式是儒家文化的“孝”的强调,是中华民族绵延了几千年的优良传统。不可否认,赡养老人的义务已经变成了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内在责任和自主意识,是其人格的一部分。

  有些父母认为自己含辛茹苦抚养孩子,承担其教育,甚至很多为其买房成家,这就是父母为孩子所付出的前半生。孩子成家后,理应负担父母的后半生,也就是养老。这其实就是一个履行合同的过程,父母先履行了抚养的义务,因此,作为对价,孩子独立后,需承担父母的晚年。

  那么每个婴儿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不可避免的要承担重任,不能违约,违约了就是不孝,不能终止合同,终止合同了还是不孝。

  就像韩君的父亲,从未对韩君尽过一天做父亲的义务,与韩君的妈妈离婚后也不曾提供过抚养费用,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又用尽手段逼迫韩君为其还债和养老……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怎么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41 参与 104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情瑟

宁夏非虚构情感咨询类H5栏目

头像

情瑟

宁夏非虚构情感咨询类H5栏目

36

篇文章

5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