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愿在信义巷听故事,却不愿意再去讲故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系网易宁夏内容中心 《宁夏记忆》栏目出品,每周一、三、五准时更新。

  街道是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地方,只有走进街道,才能了解生活在这儿的人们,才能真正了解这座城市,街道更是城市的灵魂,在一个城市最美的街道漫步走过,就能感受到城市的脉搏和灵魂。

  

  1

  在银川兴庆区中山北街,有一处家喻户晓的市场叫“信义市场”,为何叫“信义市场”,这缘于一条巷子叫“信义巷”。

  银川解放前,这条旧街名叫“信义街”,是马福祥、马鸿逵父子的府邸——将军第的所在地,是宁夏最漂亮的一处建筑,那个时期,在马福祥出任宁夏镇“总兵”和“护军使”的10年中,在今中山北街信义市场位置坐北向南的位置,精心建造了一座象征权力的官邸——将军第,三个竖写大字嵌镶在大门顶端。

  将军府邸的旁边是马福祥修建的高5~6米、宽10多米的一个大牌坊,牌坊是用上好的木料雕刻绘画、精工细作而成的,重檐叠牙。牌坊上方是蔚蓝色彩,四周用花边描绘,色彩斑斓,十分好看。

  那时候,因马福祥经常行走于北洋政府,便请时任北洋政府国务卿徐世昌书写起名“信义街”三个大字,寓意马氏家族为官取信于民,不做不仁不义之事,自此这条街便以信义街命名。

  美景不常有,后来“将军第”被军阀马仲英一把火烧成了废墟。1929年,马仲英攻占了宁夏省城银川,抢财夺物不说,还一把火将省城银川最漂亮的建筑“将军第”烧成了废墟。

  睹物思人,奈何物是人非,1933年,马鸿逵主政宁夏,当看到父亲当年的官邸变成了断垣残壁时,顿感伤心落泪。为了光宗耀祖,马鸿逵从全国各地请来能工巧匠对“将军第”进行规划设计,大兴土木,在原址基础上新建了一座更加耀眼的“将军第”。

  当民不聊生的时候,人们早已没了欣赏府邸、赞叹技艺神奇的心思,1947年,马鸿逵的暴政使宁夏人民怨声载道,“信义街”与“将军第”早已名不副实,马鸿逵背弃父亲马福祥对“信义街”的倡导初衷,把“信义街”改名为“马府街”,以自家姓氏命名。

  “银川解放后,“信义街”曾被叫为“八一巷”、“人民路”,最终还以信义命名。

  

  2

  信义巷附近的居民越来越多,一些个体户、农民把自家闲置的东西拿出来,开始在这里摆起了地摊。

  信义巷渐渐的成了露天市场,并且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每天从早到晚都是热闹非常,市场上的物品种类也是越来越全,基本满足附近居民生产生活的需要,渐渐地便在信义街与羊肉街(现兴庆区中山北街口向北至现在的建材巷口),形成了长750米,街道两旁全是羊肉铺面及各种生熟羊肉摊点的地带,最早我们把那儿叫羊肉札口。

  我家住在信义巷旁的小区,每天站在窗前就能看到巷子里的热闹景象,那时候,家中条件不好,一年半载也吃不上一次肉,我每次下午放学回家路过羊肉街口时,都会和伙伴们在那儿停留片刻,闻会儿肉香,然后再回家。那时候肉是两个铜板一斤,即使这样我们家也买不起,只有到了逢年过节,才能买上一二斤羊肉奢侈一下。

  羊肉街口这个地方,下雨天是泥路,晴天是土路,两边的民宅是土坯廊檐式的土房。几十户卖羊肉的商贩,在路边栽两个木杆,上面用一个横杆固定,新鲜的羊肉用钩子挂在横杆上,旁边摆一个剁肉的木墩子,任由市民挑选,叫卖声、吆喝声不断。

  最热闹的时候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抢着和母亲去买肉。

  从羊肉札口北至北门,都是活羊栅栏,往往是一二十只一群,三四十只一群的大肥羊,等候着市民的选购。我和母亲去买肉时,我都会自己抢先跑去看栅栏里的活羊。看别人家买活羊回家,我也向母亲要着买活羊回家。

  “再等等,我们先去打肉,以后一定给你买”,每次母亲都是用这样的话来搪塞我。我只好悻悻的跟着母亲去肉铺里买一两斤肉,直到母亲离开,我的这个愿望也没有得到实现。

  解放前的羊肉街口是银川城唯一贯通东西南北的主要交通十字路口,无论是南来北往的军政人员,还是商贩或者进城的农民都要经过羊肉街口,羊肉街口一度繁华热闹,但是这样来往的人群中却早已不见少了母亲的身影。

  如今的羊肉街口在银川市民中也是家喻户晓,频繁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人们说起它时,除了因为它是旧时街名外,更多的应该是因为公交站点而记住了它。

  

  3

  年幼时,邻居张爷爷总是给我讲一些骑马打仗的事情,不是关于土匪的,就是关于官兵的,那时候的我,每当放学后,我都会跑去听张爷爷讲信义巷的事。

  快60年过去了,从出生到现在,我的每一天都与信义街、信义市场、羊肉街口紧密相连着,从未搬离这块伴我成长又历史感浓厚的地方。

  张爷爷讲的故事还历历在目,那时候总觉得那是他在讲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如今,张爷爷早已老去,我只能讲出自己经历的事,张爷爷讲的那些我未曾亲历的事,早已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

  今日的 “信义市场”,还是如往日般繁华热闹,每次我站在这里就能感受到它的生机,但我却不知道我还能来几次,还能再逛几回。

  夏日的清晨,天亮的很早,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拄着拐杖、坐着公交车从我的住处赶往信义市场,唯有站在这个喧闹的地方我才觉得我还活着,只有走进信义巷里,我才能找到以往的回忆和乐趣,才会觉得我曾经属于这儿,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60余年过去了,关于信义巷的故事,我却不知道讲与谁听,又不知道有几人愿听,讲故事的人喜欢听故事,听故事的人却没有几人愿意继续讲故事。

  文|王 芳

  关于《宁夏记忆》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欢迎致电:0951-6196819 投稿邮箱:wynxnrb@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4 参与 152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头像

宁夏记忆

宁夏地域性记事新闻栏目

158

篇文章

155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