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裁掉内部监察员,媒体还需要自我监督吗?

《纽约时报》近期裁撤了公共编辑职位,这一职位的设立初衷是为了监察内部问题,保证媒体公信力。因此,外界对于媒体还是否需要进行自我监督展开了激烈讨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外言社

  翻译| kewell 编辑| 王茸

  《纽约时报》在今年年中,对外宣布取消了一个“最不讨好的职位”——公共编辑。

  公共编辑也称“public editor”或“ombudsman”,是报社职位之一,公共编辑在报社内部是独立职位。其职责是代表读者监督报纸践行新闻伦理,发现和调查严重的错误和遗漏,是报纸和读者之间沟通的桥梁。

  为什么说公共编辑“最不讨好”?因为这个职位的任务是对媒体内部工作进行监督和批评,一不小心就可能得罪朝夕相处的同事甚至是自己的雇主,同时他们还要和挑剔的读者斗智斗勇。那么,《纽约时报》当初为何要设立一个给自己找茬的职位?如今又为何要取消它?


  公共编辑的日常:最不讨好的内部监督员

  相对于《纽约时报》这份百年老报而言,公共编辑出现的时间并不算久。在2003年,《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Jayson Blair被发现在73篇报道中至少有36篇存在造假与剽窃问题,这件丑闻不仅导致时任总编离职,还让报纸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

  随后,《纽约时报》便设置了公共编辑这一职位,旨在挽回公信力,以期成为一家更透明的报纸。《时报》在对外声明中表示,“公共编辑将运作于编辑部及评论版以外,提出问题并发表专栏之上,除文法与格式外,编辑部无权删改其内容”。

  首任公共编辑Daniel Okrent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记者编辑不一定非要回答我提出的问题,但如果他们拒绝回应,为了读者的利益,我会如实公开”。他表示,自己唯一同事就是读者,他的责任是客观地评估报纸的表现。


  Daniel Okrent

  第五任公共编辑Margaret Sullivan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报社员工经常会认为她在故意找茬, “谁给你的胆子来质疑我的匿名信源?参议员的自我宣传稿怎么就不能发?财经记者也不能一天到晚盯着大公司公告,你质疑的事儿我没法给你证明”。


  Margaret Sullivan

  因此,公共编辑的职责是要站在读者的立场上监督和曝光自家问题,这种监督说起来容易,但实际工作中却困难重重——如果你太过严苛就会得罪太多人,而如果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会被公众指责。

  纽约时报为何取消公共编辑职位?

  《纽约时报》设立公共编辑职位,体现了一个负责任的大报的态度,因为并不是每一家媒体都愿意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的。但是14年后《纽约时报》为什么要裁掉这个职位?

  《纽约时报》方面的回应是,公共编辑的职位已经过时了,但监督措施还会继续,接下来报纸在监督方面会更倾向于以读者为中心的监督。该报发行人Arthur Sulzberger Jr说,“我们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及网络读者将携手一起,组成一个最具警觉性及说服力的监督机构”。他表示,主编Hanna Ingber将负责“读者中心”,报社员工会在此直接回应公众的反馈、提问、担忧、投诉及其他问题。此外,《纽约时报》会扩大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范围,用以筛查错误与不良信息。


  而最后一位公共编辑Liz Spayd对外称:“《纽约时报》正在通过各种方法转型,撤掉公共编辑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我很荣幸能跻身于几位公共编辑当中,大家一直试图让《纽约时报》变得更好,虽然最终我们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发展的绊脚石。”

  美国媒体业务分析师Rick Edmonds根据多年的经验表示,那些在媒体中负责查错和纠正事实的编辑最容易在削减成本和结构调整时被裁员,但是这可能也意味着媒体自我审查和控制质量的职业精神正在消失,“他们不是只纠正了几个标点和错字的员工,他们是真相的看门狗”。

  媒体们还需要内部监察员吗?

  近年来,美国不止有《纽约时报》一家媒体取消了公共编辑的岗位,例如《华盛顿邮报》总编Marty Baron早在2103年就决定取消公共编辑一职,BuzzFeed的总编Ben Smith也曾表示“我们不需要花钱雇人再来批评自己”。《哥伦比亚新闻观察》也在最近的报道中称,在全美范围的的媒体裁员大潮中,大部分本地媒体都已经取消了公共编辑的职位。

  对此公众不免质疑,难道媒体已经不需要自我监督了?

  其实在美国之外,公共编辑和监察员仍在媒体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曾在美国广播电台担任首位监察员、目前在多伦多大学负责新闻研究项目的Jeffrey Dvorkin表示:“在其他国家,媒体监察员的职责范围反而在扩大,他们也不允许在职记者担任这个职位,因为这个职位要负责处理观众的意见,不能在做了监察员后立刻又去报道新闻。特别是在拉美国家,很多媒体都把公共编辑看作是民主的代表。”


  根据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的一项调查研究,在2010年初,拉美地区就已经有至少 30 位监察员在不同媒体工作。虽然人数多少并没有详细统计,但他们最近也试图建立起一个系统的监察员网络架构,方便从业者更好的分享经验和想法。

  而重视监察员的媒体绝不仅限在拉丁美洲。Tammerk 自己也是新闻监察员和规范编辑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之一,据他表示,他交流过的几家东欧媒体也增加了监察员职位,希望能推进民主制度发展。在德国,媒体监察员也在试图建立起类似拉美的系统网络。

  同时,在美国公共编辑的角色也并非完全绝迹。来自体育电视台ESPN Jensen 表示,“新闻监察员可以处理别人看来习以为常的问题。我如果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就会一直对编辑部提出来。我觉得推特做不了这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48 参与 4576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1069

篇文章

21219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