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建国讲坛》人物专栏:故乡的路 故乡的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孙建国

  不知不觉,来美已有二十余年。去年年底起,我决定参选美国威斯康星州第三大学区同时也是全州学区中成绩排名第一的Elm-brook学区董事,也因为这个事儿,体验了一把“搞政治”的感觉。华人社区是我的助选团,多少次在寒风中与我一起挨家换户发送传单,提供了许多支持。

  而无论在宣讲时、还是在私下的交流中,很多朋友总是爱问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竞选校董?”我也无数次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争这个在许多人眼里吃力不讨好的事做?思索许久后的答案是,我来美二十多年一直孜孜不倦的为社区公益做事的所有的热情、激情和责任感,都来源于而我童年成长的道路,来源于大洋彼岸我的故乡。

  我出生在安徽省怀宁县一个普通的村子里,家里有五个孩子,我是老大。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山村,贫瘠的只有满山满眼的泥土地。如果说最先接受到的教育,那一定是来自于我的父母。我的父亲从不奉行“棍棒出孝子”,甚至从未训斥我。在我的记忆中他很温和,大家都称呼他“好人”。记得每次去外婆家,田间的小路要走一个多小时。多少次,要过那两道没有桥的河道和泥泞的小道时,他就把我扛在他的肩膀上。上小学以后,无论他到哪儿,除草种地、去煤场扛煤、上山去拉石块,他都带着我。我在他肩头看过他走过的路,听过他和乡亲们讲过的话。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印在了我的心底。后来的我变成了他的影子,跟随着步入成长的路。

  

  春夏之时,每天放学回到家,不用父母开口,我就会去拎一个粪桶,挑水、浇地、除草,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到了小学四五年级,父母太辛苦,要忙的事太多,弟弟妹妹又都很小,我就开始给家里人做饭。做早饭的印象最是深刻,因为每天早上学校有一个小时的早读时间,在这之前,我必须把煤炉生好,把一家七口人的粥给煮上。等到早读回来之后,粥就熬好了。如果我有一天偷懒或是不小心起晚耽误了,那我早读回家就喝不上粥了。那样的日子,每天能喝上大米粥加咸菜喂饱肚子就很满足了。到了冬天天还没亮,爸爸妈妈都还没起床,我就已经开始生火、做饭,还记得那时候的烟煤杂质很多,我经常被呛的眼睛流泪、喘不过气来,比当今现代城市的雾霾不知要浓上多少倍。就这样日复一日从不间断,直到我读高中开始住校。

  那时候周边四个乡一起共享一个高中,因为离家太远必须住校,一周或者两周回家一次。刚入学,也许是老师看到我勤快,就任命我为班委,负责管理同学们的作息时间,寝室卫生、领发饭票、组织大家打扫教室、种菜等这些活。那时候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和煤气,洗脸刷牙都在旁边的池塘里,所以每天要排同学值日,轮流打扫卫生,点汽灯上自习,排队刷牙洗脸等。很多事情管理起来其实很麻烦,不像现在这么简单。如果遇到天下了雨,大家把泥土带进了教室和宿舍,打扫教室和宿舍就成了与泥巴和灰尘的战争了。我们所谓的宿舍其实就是全班都住在一个大教室里。因为乡下重男轻女,大部分都是男生。全班有五六十人都住在一起。那时候每个人都从家里带一床被子半边供垫半边供盖用。宿舍的窗户上没有玻璃,南方也没有暖气,刺骨的风就在宿舍里呼呼地来回刮着。到了冬天根本不够抵御四面八方阴冷潮湿的寒气。大家就想了办法:把床铺合并起来,两个人在一起睡相互取暖。还记得我是和后来成为了诗人的海子睡一个被窝的,忘了到底是谁的被子用来盖着,谁的被子用来垫着,总之就是那样度过了几个冬天。

  

  住校遇到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吃饭。我从家里带米到学校换饭票。没有钱买菜,所以每次回家从家里带足吃一周或两周的咸菜。冬天咸菜储存两周没问题,可其他时候咸菜会长毛。但又没有其它选择,只能每次吃饭前用热水冲一下去掉毛毛凑活着吃了。经过两年多的住校,因营养不良,身上都出现了浮肿。回想起来,那些经历充满着辛酸和苦涩。但是不知不觉中,无论是吃苦和还是愿意去帮助别人就成了生命里的一部分,内化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是一种本能。

  高中毕业后,我运气不错考上了北大。从乡下到北大燕园感觉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首先是乡音难改。刚刚入学上英语课,老师让我们每个学生起来读26个英文字母。结果老师指出,我大部分字母的发音都是错的。为此我发誓要好好练口语。当时想买一个收音机学英语,每天广播里有北外老师讲授英语包括口语。可是没有钱买只好自己从每月补助的生活费里省。每顿饭就只买份两分钱的咸菜,说是咸菜其实就是一片腌萝卜。一般同班同学每天每顿都围在一起吃饭。为了不让别的同学看见尴尬,我就把买来的一片咸萝卜往馒头中间一夹,独自从食堂走回宿舍,一路上边走边吃,就这样过了两个月终于攒够了钱买了一个19元钱的收音机。大学毕业我到了中科院读研究生,有了自己的实验室,也申请到了中科院青年科学基金。后来还主导成立了青年科学家俱乐部,常请外边的专家来开讲座、进行交流,影响了一大批身边的同事。我们的实验室是每周7七天每天24小时运行。由于实验室是我主导开发建立的,技术性很强。同事遇到技术问题时第一时间都是找我。凌晨3点4点被敲门叫起来是家常便饭。所有的这些也都是我自发自愿的。

  在我看来,教育始终极为重要。尤其是我们那一代人,实际践行了教育改变命运这一说法。如果没有父亲撑起一家的生活负担,顶着压力没让我辍学回家种地挣工分,如果没有文革后恢复的高考制度,也就没有我的今天。

  到了美国之后,很多亲戚朋友向我咨询各种留学问题。听到乡音的我倍感亲切,总是格外有精神去帮忙,从出国读研究生,到读本科,也很庆幸我都能帮到大家。但大概几年前,请我帮忙咨询高中留学的朋友开始慢慢变多,而我发现很多情况已经爱莫能助。于是就开始建立威斯康星国际学院和大芝加哥国际学院,来帮助小留学生解决低龄留学中遇到的生活、学业、文化融入等等问题。很多人无法理解我的选择:这份工作非常繁琐,同时责任重大,艰辛难以道尽。但是我觉得,这是有价值的。在孩子们成长的关键时期,通过我和团队的工作,能够帮助和影响许多孩子和家庭,成就感也非其他工作所能比拟。

  这次参加美国Elm-brook学区董事的选举也是这样,本意是想要凭借我已有的一些经验去服务、帮助更多的人,其次也是给了我一个机会可以更加了解美国的公立教育体系以便融入我们东方教育中优秀的价值观和教育理念,让我们的学区更上一个台阶,适应今天全球化竞争的需要。我也希望能够提供不同的视角,可以把Elm-brook这个威斯康星州传统的好学区办成全美名列前茅的学区,并且让之前好教师流失和学生成绩停滞不前这些现象得到好的转变。

  文到这里,我想,我在教育事业上的热情和不计成本的投入都有了合理的解答。是我的父母,我的故乡,我所成长的那个时代和我自己的努力与坚持,共同造就了一个现在的我。故乡那些日子,成为了生活给予我的礼物与财富,让我即使在多年以后,在异国他乡,也依然有着自己的信仰、做着自己热爱的事业。

  《孙建国讲坛》人物专栏简介

  作者简介

  孙建国(Jian Sun)

  

  美国威斯康星州第一位参政华人,密尔沃基市Elmbrook学区董事,密尔沃基地区华人社区主席、威斯康星国际学院、大芝加哥国际学院总裁、威斯康星代际乐团创始人。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中科院硕士毕业后赴美,至今20余年。孙建国先生所负责的威斯康星国际学院、大芝加哥国际学院建立5年来,已培养出150余名优秀美国高中毕业生,累计获得超过758550美元奖学金,学生升入的大学包括波士顿大学、莱斯大学、伯克利音乐学院、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等等。

  专栏简介

  孙老师喜欢替大家张罗各种事,从小也是个“孩子王”一样的存在,因为这样的个性,在整个的求学阶段中他一直担任班长,后来到了马凯特大学,也顺理成章得做了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移居美国20余年,从最初帮助亲戚朋友们咨询各种留学问题,到这几年来运营威斯康星国际学院和大芝加哥国际学院,孙老师接触过的学生和家长不下几百位,美国私立高中和大学不下几十所。今年当选学区董事的经历使得他更有机会去深入地了解美国的公立教育体系。另外,孙老师发觉,随着做的事情越来越多,需要他站出来表达、发声的时刻也越来越多。于是他想,索性就开个专栏,把这些年在美国从事教育行业以来的所听所闻、所见所感和大家好好讲讲,希望能够对那些在迷茫、犹豫、纠结中的留学生家长和关心教育尤其是国际教育的同路人有些许帮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财经新闻资讯

每日提供最新资讯

头像

财经新闻资讯

每日提供最新资讯

645

篇文章

5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