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保护和城市人的浪漫,能不能两不耽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付新华从武汉赶到大耒山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和我碰了面、吃过饭之后,他就拉着我进到了山里。

  大耒山位于湖北咸宁市的通山县硚口村,和灯火辉煌的大城市截然不同,入夜的大耒[lěi]山区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可习惯了这片漆黑之后,我却发现路旁的草丛和小水沟暗藏玄机。里面点点微光时隐时现,仿佛一群精灵在隐秘嬉戏。

  这些“精灵”正是萤火虫的幼虫。付新华循着一个光点走去,拨开野草,打开手电,便见到一只通体黑色的小虫子。我凑上去看,它的外形一下让人联想到三叶虫。

  
蜕变之后,就是会发光的萤火虫成虫了。图片:fireflyexperience.org

  “这就是叫三叶虫萤。”付新华笑着说。这种萤火虫所在的峨眉萤属(Emeia),正是付新华与合作者确立的。

  寻找萤火虫之路

  作为中国第一位研究萤火虫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多年来以“寻萤者”自称,走遍全国各地进行萤火虫调查。

  他不但参与确立了萤科的棘手萤属(Abscondita)、水萤属(Aquatica)等新属,并且发现、命名了雷氏萤(Aquatica leii)、武汉萤(Aquatica wuhana)等多种萤火虫。在不同地方探寻这些会发光的神奇生物,总让他感到兴趣盎然。

  
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十几年来一直从事萤火虫研究。图片:付新华

  对萤火虫感兴趣的,并不只是生物学家。尽管在中国已发现的萤火虫种类就超过100种,但在栖息地破坏、光污染、水污染等日益严重的城市,已很少见到萤火虫出没。这些靠发光求偶的昆虫更多只能退居生态相对较好的山野。

  文化作品中群萤纷飞的梦幻场景和都市不见流萤的的残酷现实,让许多城市人对萤火虫心生向往。

  约2013年起,中国有多个城市开始举办不同形式的萤火虫放飞活动。这些活动吸引了大批游客的围观,不少市民对此表示欢迎——萤火虫回来城市啦。

  
流萤美景,让人留恋。图片:fireflyexperience.org

  可举目四望,城市里依旧灯火通明、污染严重。对栖息地环境要求极高的萤火虫,怎么会突然之间“回来”?答案是,它们是被卖回来的。

  放飞萤火虫,是好事吗

  付新华成立的湖北省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简称“守望萤火”)调查了近年来中国萤火虫活体的买卖情况,发现景区往往一次性购买几万只萤火虫进行放飞,借此吸引游客而牟利。

  而尽管供货商打着“饲养”的旗号,他们出售的萤火虫大多仍来自野外捕捉。“这些公园的所谓‘野放’,是从自然界捕捉萤火虫,采集并运输到城市,在生态系统脆弱的公园进行的以观赏为目的的放飞。这样做的结果基本上是萤火虫全部死亡。”付新华说。

  
如此的欣赏,影响着萤火虫的繁育。图片:Ashley M / flickr

  萤火虫成虫的寿命通常只有一周左右,期间并不觅食,唯一的使命就是繁殖下一代。在这一阶段大量捕捉萤火虫卖到城市,它们在原栖息地的求偶、交配、产卵等行为就无法正常进行。它们通常一年只繁衍一代,成虫无论是死在路上还是死在被放飞的城市,都会对种群的存续造成打击。跨地区贩运萤火虫的产业看似两边讨好——游人喜围观,商家赚足钱——在生态上却是不可持续的。

  
萤火虫成虫的发光行为对求偶和交配极为重要。图为武汉萤的成虫。图片:付新华

  赏萤正在成为新的需求,是现实,萤火虫的生存面临威胁,也是现实。有没有方法既让城市人能一睹萤火的风采,又能使萤火虫得到保护?付新华觉得有。

  保护这枚小萌物

  相比于粗暴地将萤火虫抓来城市人的世界以供围观,城市人应该作为客人:要赏萤,请到被妥善保护、合理规划的萤火虫栖息地去。

  “就是要保护栖息地,保护物种多样性。把生态建设提上来,然后才依托这个东西来做生态旅游。”付新华说。

  
大耒山的萤火虫需要保护。硚口村的经济需要发展。付新华认为生态旅游将是一条多赢的出路。图片:Calo

  在介绍这一理念时,他提到了台湾保护萤火虫的模式。在台湾,不少农场、社区在政府支持下积极维护萤火虫的栖息地环境,萤火虫种群得到恢复后,再组织赏萤活动。类似的生态保护模式,也在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家得到实践。

  付新华和他的守望萤火正试着在中国大陆做同样的事情。第一个试点,便是这片漆黑的大耒山。“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想要做点事儿了。”付新华说,“我很有信心把它做成一个模式。”

  
大耒山里的水栖萤火虫。图片:付新华

  守望萤火的刘全说,“到了夏天,月亮不是很亮的时候,地上一层(萤火虫)。感觉天上的星星全部落在地上来了。”2014年起,守望萤火与厦铺镇政府合作,建立起面积22平方千米的 “大耒山生态保育园”,开展当地萤火虫的保护与复育工作。

  
刘全在“珍稀水生萤火虫繁育基地”。图片:Calo

  前年11月,他们在大耒山建立中国第一个“珍稀水生萤火虫繁育基地”及“珍稀水栖萤火虫种质资源保护区”,负责人工繁育大耒山中的黄缘萤(Luciola ficta)和武汉萤,以扩大当地的水生萤火虫种群。

  复育工作且进行

  繁育基地和种质资源保护区各请了一位村民做饲养员,刘全指导他们操作。萤火虫是食肉动物,幼虫有着极强的捕食蜗牛和螺类的能力。在一排排白色的饲养盆中,萤火虫幼虫正肆无忌惮地享用村民大叔剪开的螺。

  
黄缘萤幼虫在捕食螺类。图片:付新华

  “这一批就可以繁殖很多了。”付新华说,“我们尝试了各种水和气温的条件,今年可以扩大规模。预计最快是明年,最迟是后年就能达到理想规模。”羽化的成虫将在大耒山繁衍自己的下一代。

  保护、科研、生态旅游、自然教育,一步接一步,付新华要让这四种功能在大耒山都得到实现。 “我想要用小小的萤火虫撬动一个大的环保,能很闪亮地发光。这是我的情怀。”付新华说。但他也深知,要将理想中的“大耒山模式”变成现实并推广开去,光有情怀和投入还不够。

  
萤火虫繁育基地萤光点点。图片:付新华

  无论如何,走向探索萤火虫保护新模式的重要一步,已跨到了大耒山的土地上。这一步承载着太多期望,思考怎么让这一步落得稳定扎实,也许对付新华而言比发现新的萤火虫更加艰难。大耒山会变成什么样子?硚口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中国的萤火虫保护,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在随后的一两年间,我们也许就能看到一个答案。

  希望能有更多发光的小萌物

  能在深夜中自由飞舞。

  

  物种日历

  有萌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日历娘今日头像

  萤科 橙萤

  本文来自果壳网科学人

  谢绝二次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0 参与 3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物种日历

每天一个物种,带你重识世界

头像

物种日历

每天一个物种,带你重识世界

809

篇文章

5047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