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西仓桥的西仓二字背后,讲述了泰州七百年的历史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提到西仓桥,相信泰州人脸上都会发出一抹或暧昧或纠结的笑容。它风月无边,它波光旖旎,它承载着本不属于它的晦涩和阴暗,它几乎是这个城市最边缘的角落,让人弃如敝履。可谁还记得,这座建设时间于上世纪50年代配合泰州船闸而建的西仓桥,背后有多少故事?

  

  市区有条西仓大街,东起西坝口连接东进东路,西至东进西路,为老城区的主要干道之一。路西端旧有明代在常丰仓故址营建的西仓,故名。而西仓桥也正式因为这个取了和西仓沾亲带故的名字。老泰州说,西仓大街如同西城河的河水起起落落,也映衬着泰州七百年浮浮沉沉的历史。

  

  明洪武二十五年,鉴于江水直灌里下河之患,官府在北门外下官运盐河入口处建东西二坝,以抵御水灾。从此上、下河被隔开,往来船只必须过坝,东西两坝口及北城河沿地段遂成盐、粮转运中心。清代在郁浦东设泰坝监掣署,泰属十一场的盐引由场船运至泰州后须经坝署称掣,然后另雇屯船运送仪征批验查核,再运往皖、赣、湘、鄂各引岸。当年稻河三浦——马浦、大浦、郁浦,以及老西河边的西浦,挑夫千计,抬盐过坝,邪许之声,日夕不断。西仓街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商贾云集,百业兴旺。

  

  清末,光绪甲午科状元、实业家张謇率先在南通地区使用日晒成盐技术,成立盐垦公司。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张謇出任实业总长,兼两淮盐政总理,他力主淮南盐区的结构调整,自此盐场由淮南逐渐转移至淮北。区域的调整,使泰州从1913年起开始退出相沿两千多年的海盐生产。西仓盐业一落千丈,抬盐过坝逐步销声匿迹,坝署盛况成了西仓人叙说的往事。

  民国时期,财政部两淮盐务税警一部曾驻于署内。新中国成立后,坝署先后为苏北贸易公司、百货批发站及劳保用品门市部所用。历经街道拓宽与旧城改造后,古老坝署,荡然无存,遗址在今大浦小学校门对面略偏西处。

  

  盐业衰落后的西仓街仍然是一条热闹的街道,人烟稠密,巷陌纵横,路两侧南北走向的街巷近达二十条之多。西仓街又是西郊农民进出市区的必经之路,条石铺成的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重叠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足迹。西仓街上店铺与民居交错,大门洞开后的门堂、天井给这条熙熙攘攘的长街增添了几分古意,在这当中,就有赫赫有名的叶氏住宅。

  叶氏住宅面河而建,有楼,即乡邑诗人储树人咏及的“叶家楼”,诗句云“叶家楼在上河边,三浦相连共一川。”日伪时期,该楼为日本人占用,开设洋行。上世纪60年代,大浦小学拆除此楼,扩建为校舍。大浦小学在叶家楼西侧,该校创建于清宣统三年,由栖贤庵改建而成,初名自西初等小学堂,筹办者为陈康、叶武、夏彭甲等五人,故一度更名伍成小学,因校址在大浦头,最后定名大浦小学。

  

  西仓街原有“两多”,一是米店多,在近十家米店中,首屈一指者是百花潭巷西侧的泰丰米号,店房九十间,备有柴油机一部,机器碾米,是西仓街第一家具有机械加工能力的作坊;二是油店多,坝署东蒋氏油店,资金最为雄厚。其对面是全街最“洋气”的建筑——万花楼旅馆,二楼有廊沿临街,旅客可凭栏观望街景。坝署东较大的店铺还有盛成南货店、大吉祥茶食店、鼎盛馆茶食店以及黄春源酱园店。

  

  小磨麻油是泰州特产,1929年曾获西湖博览会一等奖,同年省农矿厅举办的农产物品展览质量评比中,黄春源酱园店生产的麻油荣获三等奖。水巷口姚恒和酱园店生产的麻油,亦香味浓郁,色泽清纯。西浦迤西,较大的商店有庄恒昌南货店、孙丰泰茶叶店、赵广春中药店与汪恒顺酱园店。史姓是这一带的大姓,邑人夏兆麟《吴陵野记》里就有“吾泰西仓,史称著姓”的记载,史氏族人遍布街两侧,里人戏谑之曰“死 (史)半街”。

  小三元、小沧浪、百花潭、西泉是西仓历史悠久的四家浴室,分布在马浦与西浦之间。民初,小沧浪更名新兴。新中国成立后,不少工厂自建浴室,一些老浴室相继被淘汰。四家老字号,最后仅存西泉浴室,2003年迁至都天庙东营业。小蓬莱茶社在青年桥北堍小蓬莱巷口,此巷得名于茶社。茶社后改名西来轩,以后改作米店。1973年易巷名为团结巷。

  

  旧时,西仓街有佛、道庙院五座。雨花禅院与火星庙毗邻,在大浦街,后者为道庙。晏公庙坐落于西浦南端,临街,祀水神晏公。晏公传说名晏戍仔,江西临江府人,为人正直不阿,平生疾恶如仇,死后化为水神,明初诏封显应平浪侯。与百花潭巷北面的李文靖公庙(俗呼小郎庙)一样,往来盐艘、货船敬礼备至,祈求航运平安,经年香火不绝。毘卢禅院在二圈门巷口西侧,俗称西斗宫。

  都天行宫,位于西仓桥东引桥下,又称都天庙,祀唐开元末安禄山叛乱时,死守睢阳、城破不屈而死的大将张巡,殿中悬有李鸿章任两江总督时题写的《江淮保障》匾额。此庙规模甚大,进山门有两层戏台一座,翘角飞檐,小巧得体。庙东为社稷坛、普济堂、贫儿院。后来这四处一并改作百货公司仓库。

  2004年市政部门拆除庙东仓库,建“西仓游园”。原社稷坛中的两株银杏树,枝繁叶茂,华盖参天。数百载风雨相伴,阅尽沧桑变迁。

  

  轮船码头的桨声已不再咿呀作响,穿梭于浦头的挑夫也早没了踪迹,再过不久,相信西仓桥和它背后的西仓故事也会湮没在时光里,只有城河水一遍遍拍着堤岸,轻轻诉说它们的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泰州

提供泰州“家门口”的资讯服务

头像

网易泰州

提供泰州“家门口”的资讯服务

48

篇文章

5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