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新闻市场还是空白?No,国外这些媒体已经布局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 外言社

  编译 | kewell 编辑 | 倪惠

  导语:专门面向儿童受众的澳大利亚报纸《Crinkling News》用专业报道为下一代“传道授业解惑”。虽然内容质量好,广受读者好评,然而他们的经营状况还是有不少困难。


  用孩子能理解的最佳方式讲述世界

  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不少澳大利亚的学生都感到了恐惧,有学校甚至使用了专门的“艺术疗法”来帮助孩子克服情绪的困扰。而对于莎佛朗-豪登来说,专门面向儿童的周报《Crinkling News》在特朗普当选前后的报道就选对了方向。


  早在特朗普当选的一年前,豪登就有了为7-15岁受众创办报纸的想法,而去年11 月里孩子们被特朗普“吓坏”的事实,也印证了她的明智。她认为,对于孩子来说,世界可能是危险可怕的,而成人世界的媒体巨头并没有把这一切用孩子可以理解的语言解释出来。

  “很多父母都告诉我,他们的孩子很想读报纸,但他们觉得报纸上很多新闻需要过滤一下才能给他们看。”豪登表示,“很多家长在晚间新闻开播的时候,还会在孩子面前关掉电视,因为怕孩子看到一些他们不该看的东西。”

  豪登在《悉尼先驱晨报》和《每日电讯报》工作过多年,他一直都相信,在儿童新闻安全这一块是有很大市场的。把复杂、恐怖的事件告诉孩子,“需要在解释基本情况的同时,减少他们的恐惧。”她说。


  比如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Crinkling News》就推出了特别报道,介绍美国政府系统的基本构成和原理,让孩子能明白在这样的体制之下,特朗普不会得到随心所欲的权力。对于很多澳大利亚本地的热点新闻,比如移民和取得国籍的问题,《Crinkling News》也采取了类似的报道手法。

  当前的恐怖主义也考验着他们的报道模式。在3 月份的伦敦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Crinkling News》也做了一个关于恐怖袭击的基本问答专题,“什么是恐怖主义?”他们也提醒了读者,恐怖分子在世界上只是极少数的一群人。在专题中,他们还囊括了来自心理专家的建议,告诉家长如果孩子们对于恐怖袭击难以接受,应该怎么办。


  豪登表示,他们绝对不会详细描述恐怖袭击的细节。“我们希望给孩子更多知识,帮助他们不再那么害怕。”她说,但这不意味着说教。“我们明白,所写的文章是为了读者服务的,不能让读者觉得我们在把内容强加于人,或者觉得他们很愚蠢。”

  如何可持续经营?

  他们也有自己的网站,但目前还不是业务重点。网站大部分内容都需要付费阅读,非付费用户也可以观看一些特别视频,比如最近他们派小记者对新南威尔士州长贝利-吉克莲进行的采访。


  豪登称,报纸的受众增长很可观(目前青少年读者达到3 万人),但他们的经营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本月早些时候,他们在IndieGoGo 网站上推出了众筹活动,目的是希望能拿到20 万澳元的集资,帮助报纸的可持续性经营“克服最后的困难”。

  豪登要如何解决读者增长和财务问题之间的矛盾?他们专注于提升内容质量,“很少有时间坐下来开会讨论拿到投资的问题。”《Crinkling News》计划在市场推广、订阅销售和广告销售上都使用现金开支,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超过13 万澳元的众筹。有些年轻读者都愿意为他们捐出自己的零花钱,或者用他们卖面包糕点的收入进行捐助,帮助他们继续运营下去。


  他们不是第一家

  专注于儿童用户市场的媒体早就存在了,《时代》杂志就已经推出过《时代儿童版》。但因为大众新闻素养的低下导致了假新闻爆发,很多国家都出现了反新闻媒体的情绪,在这样的环境下,培养孩子的新闻素养就更重要了。豪登想到创办《Crinkling News》,也是看到了法国《少儿日报》和英国《第一新闻》的成功。她说在法国恐怖袭击事件中,《少儿日报》的应对方式让她印象深刻,他们给了孩子问问题的机会。


  豪登也特意在学习这些报纸的模式,比如让孩子参加编辑研讨会学习等等,她也希望能让孩子在新闻制作的过程中参与更多。《Crinkling News》的所有内容都是由职业记者撰写的,但同时也总包括一些来自小读者的书评、影评、游戏评论甚至是宠物趣事。孩子们可以得到采访机会,都能接触到澳大利亚总理麦肯-腾博和反对党领袖比尔-肖腾。

  豪登表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在于,如果你想让孩子真的参与互动,那就要让他们也参与报道。”

  《Crinkling News》任重而道远的媒体理想

  虽然《Crinkling News》面向儿童,但他们的很大一部分读者也都是家长。这些成年人对于他们的报道方式也很感兴趣,虽然是为了孩子所写,但也能够影响成年人,让他们可以用新角度和思维去看问题。美国的播客节目《公民101》大受欢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豪登也说:“在很多大众主流媒体中,太多人都在发表假定知识,我们从来不做这种假定。”


  《Crinkling News》的媒介素养也包含另一个重要层面,就是早早教会孩子新闻报道的过程,告诉他们记者是如何完成工作的。希望澳大利亚的下一代能够具备更多这方面的知识,成长为更明智、更文明的大人。

  “我们希望读者能够学到更多关于新闻的知识,能够更信任职业记者的工作。”豪登说,“我们作为新闻人已经封闭了太久,导致很多人可以直接指着我们说,‘他们发表的内容都是胡编乱造的’。”

  --------------------------

  参考文章:

  Australia’s kid-focused newspaper Crinkling News wants to teach media literacy to young readers

  http://www.niemanlab.org/2017/05/australias-kid-focused-newspaper-crinkling-news-wants-to-teach-media-literacy-to-young-reader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9 参与 11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904

篇文章

15365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