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名HuffPost,《赫芬顿邮报》也做不下去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 外言社

  编译|kewell、 倪惠

  导语:已经问世12年的《赫芬顿邮报》,面临着诸多问题,用户流失,访问量断崖式下滑。为了迎合社交时代,它迎来全新改版,名字都变成了HuffPost。

  《赫芬顿邮报》面临“四大困境”

  作为博客新闻网站的《赫芬顿邮报》成立于2005年,凭借分布式新闻、公民记者、搜索引擎优化等独特而创新的方式迅速成为新媒体行业的标杆 。然而已经问世 12 年的《赫芬顿邮报》,正面临着同质化的问题,跟BuzzFeed、Vox、Business Insider 和Mic 这些媒体越来越像,只不过感觉年纪更大,还有点跟不上潮流。

  1、用户流失,访问量断崖式下滑

  《赫芬顿邮报》的移动端与PC端访问量近期都呈现出显著的下滑趋势,据来自SimilarWeb和BI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5月至2016年4月,起在线访问量下降了71%之多,原有的近2亿月访问量迅速下降到每月仅有5740万。

  2、长期亏损下,经济增长缩减雪上加霜

  叫好不叫座是《赫芬顿邮报》长期面临的一大问题。尽管几位联合创始人早已挣得盆满钵满,而媒体本身却长期呈现盈利困难。

  3、定位不清,跑偏成门户?

  定位不清晰与繁杂是首要问题。《赫芬顿邮报》首页的导航栏提供超过60个栏目,每天推出1500条编辑内容,这甚至超过了《纽约时报》每日更新量的六倍。

  

  (《赫芬顿邮报》首页的导航栏)

  4、创新不足,人才流失

  人才流失可以从写作人员的今昔对比看出变化。几年前,《赫芬顿邮报》曾雇佣了不少名记者希望增加文章的分量和深度,这些记者来自《纽约时报》、VanityFair等媒体。《赫芬顿邮报》甚至因此获得2012年美国新闻界最高奖项普利策奖的国内报道奖,但这些人才如今却所剩无几。

  面临着受众增长的困难和生存危机,《赫芬顿邮报》迫切需要改革。

  改革新篇章:《赫芬顿邮报》变成了HuffPost

  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了第一个新篇章——《赫芬顿邮报》变成了HuffPost,页面样式都已经发生了变化,看起来更现代和犀利。他们依然很重视标志性的Splash page(醒目页),产品总监朱莉娅-贝齐尔就表示:“Splash 最能代表我们编辑的声音,有趣、快速、大胆、切合当下。这就是在产品层面上最能体现我们本质的方式。”

  

  他们的logo 也变得更加简洁,仍然是绿色,但跟过去的“赫芬顿”字体没有任何联系。每个分区图标也都做了一个切割的效果。这个斜杠,代表着网址上总少不了的“/”自负,而且抽象的看,整个图标也很想一个“H”。

  

  新的总编辑:莉迪娅-博格林

  莉迪娅-博格林在去年12 月被任命为《赫芬顿邮报》的总编。41岁的她曾在《纽约时报》工作了15 年,作为记者,她关注国计民生,有非常好的名声。在《赫芬顿邮报》,她替代了著名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的工作,掌管着600 人的大企业。

  

  博格林表示,希望革新的HuffPost 能够符合她对于新闻的远景看法。她关注社会的分裂现状,希望新闻媒体能够去探究问题的本质。这种诉求也会是HuffPost 值得关注的理由。

  她也关注全球市场,去年才帮助《赫芬顿邮报》推出了西班牙版,她很看重这些机会,也希望能同全世界的记者合作,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新闻。他们的点击量增长已经放缓,在过去两年,其用户总数排在美国第7,失去了多达3000 万独立用户。目前他们的月平均独立访客数量为8900 万,超过一半都来自美国以外。

  现在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早就不再是过时产品了,他们对新闻的报道和呈现也越来越跳脱传统。HuffPost 要如何独辟蹊径争夺用户,也成了一大挑战。

  

  关于 HuffPost 的内容革新

  博格林表示,现在改变的是设计和呈现方式,但我们仍在招募一个新的领导团队,所以未来还会有很多变革。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新闻网站,讲述富有戏剧张力、情感、幽默感和愤怒的故事。在特朗普的年代,人们对于难以置信的事都习以为常了,我觉得按照这样的方式讲故事,在所有平台上发出来,能够制造我们想要的刺激效果。

  

  关于新闻媒体的危机

  博格林表示,我始终觉得新闻媒体的一大危机,就是过于依赖广告商,一直这样下去就会腐蚀掉本质。另外一个风险,就是当媒体——这也包括我自己,开始专注于用户收入的时候,就很容易把目标定在精英阶层。他们才是有能力付费的用户。所以不管怎样,你能接触到的用户群体会越来越狭窄。现在,《纽约时报》仍然有很庞大的受众,但他们这些媒体也都发出了信号。《华尔街时报》有“豪宅”专区,《金融时报》也有“如何花钱”网站。

  

  关于媒体的使命

  博格林表示,我在大学的时候度过托克维尔,他在谈到美国民主制度的时候说,是无限扩张的机遇和乐观精神让美国的民主成为可能,而乐观精神则建立在人们相信可以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改变命运——就拿我的故事来说,我妈妈是埃塞俄比亚咖啡农民的女儿,但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她的女儿就成为了美国大传媒的总编。

  在美国人的民族个性中,变动是关键词。但我相信,这种乐观正在消散,现在我们社会的不平等,机会的缺乏,社会的固化都达到了一个足以改变我们民族个性的程度。

  我要强调的就是团结,我觉得媒体是能让人们找到团结感的。

  关于用户评估标准

  博格林表示,在过去几年来,重要的用户评估标准有很多改变。当年我在《纽约时报》工作时,媒体特别关注用户参与度;后来大家又开始担忧点击量。点击量是很重要,但随着媒体商业模式的发展,新闻媒体都该好好研究分析,找到真正重要的数据。

  现在我更看重的是用户的忠诚度和参与度,而不是整体规模有多大,要加深与用户的互动关系。我们重新设计了网站,也是希望提升参与度,不仅仅是有一个醒目头条,而是多个醒目位置,在视觉上更明显。

  

  关于为何改名为HuffPost

  博格林表示,我们也是听用户的话。用户总是管我们叫HuffPost,名字更短,我觉得对外国用户也更容易记住。改名也代表我们正在寻求改变,向前进到一个新纪元。我们会保留《赫芬顿邮报》的精华,同时也要不断更新自己。

  我相信阿里安娜-赫芬顿也会觉得《赫芬顿邮报》早就超越了她个人的身份。她自己也经常用HuffPost 的昵称。

  关于这一次的改版

  博格林表示,在新版网站里,我们强调大标题醒目风格,同时在新logo 的两端,我们加上了两撇代表一点数字文化的设计,代表着未来的方向。我们把醒目标题当作重要的广告展示牌,就像过去的小报头版一样,能在网上像表情包一样流传开来。我们本来在标题拟定和配图上就很厉害。

  

  醒目页一直都是我们的核心风格,HuffPost 在数字媒体中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其他媒体都在意内容分发,但他们的首页流量可能很糟糕,就像Quartz 这样的,甚至都没有首页。因为我们是在分发时代之前就存在的媒体,所以还保留了一些元素,能让人们直接访问我们的网站。

  吸引用户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醒目页,他们可以把重大新闻直接做成截图,这是我们的核心DNA。我们不是只要呈现新闻,或者是带上幽默、愤怒、情绪去呈现新闻,我们希望能做出可以流传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新闻。醒目页就是人们在分享新闻时会默认选择的图片。这也让发布终端和平台保持了连续性。

  --------------------

  参考文章:

  http://www.niemanlab.org/2017/04/newsonomics-lydia-polgreens-ambitious-huffpost-remake-aims-for-solidarity-among-readers/

  http://www.niemanlab.org/2017/04/in-a-redesign-the-huffington-post-now-just-huffpost-doubles-down-on-its-equalizing-tabloid-roots/

  http://www.poynter.org/2017/with-its-new-redesign-huffpost-wants-to-become-a-working-class-digital-tabloid-and-make-its-splashy-headlines-go-viral/457143/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1048

篇文章

20222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