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河电站,没有留给绿孔雀任何生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野性中国

  在恐龙河保护区北面的绿孔雀栖息地由于大湾电站的修建而沦陷后,保护区南面的小江河河谷应该是目前绿孔雀暂时的避难地了吧?为了深入调查这块绿孔雀最后一块完整的栖息地,野性中国绿孔雀调查小分队再次回到了上次拍摄到绿孔雀的位置。

  

  2017年3月,野性中国在小江河河谷拍摄到的绿孔雀喝水珍贵画面。摄影/张炜

  就在即将到达小江河河谷之前,野性中国绿孔雀调查小分队看到了一份名为《小江河二级电站公示简本》的公示书。在这份公示书中,施工单位“善意地提醒”工人:

  

  厂房为绿孔雀活动区?!禁止施工人员捕杀野生动物?!

  接着往下看,我们看到了以下内容:

  

  爆破?!打桩?!放炮?!他们要在绿孔雀的栖息地做什么?!小江河,就是2017年3月野性中国拍摄到绿孔雀珍贵画面的,绿孔雀最后的完整栖息地!他们到底要对“保护区”下什么“黑手”!

  怀着疑问和震惊,野性中国绿孔雀调查小分队再次回到了2017年3月拍摄到绿孔雀的小江河河谷。延伸到深深山谷的土路依然颠簸,4月正是绿孔雀繁殖的季节,所有人都希望这里能够至少保持如初。然而,行进中,小分队突然发现这里有一个岔路口顺着小江河流淌的山谷向上游方向延伸而去。那里应该是双柏县恐龙河保护区核心区的核心,怎么会修一条路在那里面?

  

  

  2017年3月,野性中国拍摄的绿孔雀栖息地——小江河河谷。摄影/婉蓉

  道路向山谷的深处延伸过去,一直都是下坡,小江河涓涓的流水和谷底季雨林的大树也越来越近,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涌上心头。果然,在路的尽头,一个搭满了钢筋和脚手架的施工工地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小江河南岸,一个类似电站机组厂房的框架正在建设中,厂房下方,滚落的泥土和山石已经将下方的季雨林植被彻底毁坏,掩埋。经过询问当地老百姓才得知,这条小小的小江河也在搞“梯级开发”,而这个位置,距离上次拍摄到野生绿孔雀的位置仅仅数百米远!

  

  2017年4月,野性中国航拍小江河河谷的建设工地,工地所处的位置就是绿孔雀核心栖息地,图中标注的即为3月野性中国拍摄到绿孔雀的位置。摄影/张程皓

  

  此图可以看到河对岸的植被暂时还保持原始状态,而这边因为施工已经面目全非。小江河的水量很小,一旦电站建成截流,下游将会断流,野性中国拍摄到的绿孔雀种群就生活在此工地下游几百米。摄影/张程皓

  所有人都没想到,在戛洒江一级电站的修建会淹没绿孔雀栖息地这个事实得到公众的关注的时候,在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评估戛洒江一级电站对绿孔雀栖息地影响的时候,在恐龙河保护区最为核心的小江河河谷(也就是野性中国3月拍摄到绿孔雀的位置),这个装机量可能连一万千瓦都不到的小水电正在将绿孔雀在该区域最为核心的分布点一点点悄悄地吞噬,它正在与戛洒江一级电站南北呼应,将绿孔雀在中国最后一片完整栖息地彻底毁灭。

  

  小江河河谷原本保存完好的河谷季雨林已经因为施工被破坏。摄影/张程皓

  这几个准备修在小江河河谷的小电站虽然装机量小,但是对于绿孔雀的影响却是致命的,丝毫不亚于戛洒江一级电站,因为它修在了恐龙河保护区核心区的核心。如果将红河流域比作是是血管,水电站是血栓,那么戛洒江一级电站好比是堵在胸部的血栓,而红河支流小江河这个小电站装机量虽小,却是堵在心脏的血栓,其结果是致命的!

  实际上,小江河的“梯级开发”,在这之前就已经在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进行。三月中旬“野性中国”在小江河下游拍摄绿孔雀的过程中,就已经发现小江河的河水突然“上涨了十厘米”。

  据此推测上游可能已经有一个水电站已经建成并开始运营。我们查到了资料,这个放水的电站其实就是“小江河一级电站”和“小江河二级电站”,和之前的大湾电站类似。为了修这两个总装机量仅仅不到一万千瓦的小电站,恐龙河保护区的范围也在2010年做出了调整。

  

  摘自:《小江河二级电站公示简本》

  但是根据这个公示材料给出的“小江河二级电站”的地理坐标,它应当在我们此次发现的这个工地的更上游位置,那么我们这次发现的这个施工工地又是什么名堂呢?难道是当地人所谓的“小江河三级”电站?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电站和通往工地的道路已经修在了保护区的核心区,这个调区手续是否齐全呢?还是开发商和建设方非法在这里施工呢?

  不管这个工地的性质如何,事实上,施工本身就已经对这里保存完好的河谷季雨林和绿孔雀产生了致命的影响。

  

  

  位于保护区核心区的小江河电站工地,保护?!摄影/张强

  让我们先看看上游这个“小江河二级”的公示书里对于此类问题是怎样表述的:

  

  果然,对于如此重要的绿孔雀栖息地,环评一贯的、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这条短短的小江河虽然仅有数公里长,流量很小,但是也逃不过水电开发商充满欲望和贪婪的双眼!

  记得一位老师曾经说过:“水电开发商看见一个云南的小孩站在坡上撒尿,他们也在盘算着怎么把这泡尿引到河里来发电!”我们曾作出这样的臆想:即便最后戛洒江一级电站发了慈悲,将坝高降低了一些,保住了恐龙河保护区绿孔雀的核心栖息地,但是如果小江河这几个总装机量加起来可能才不到2万千瓦的小电站建好,恐龙河保护区所有的绿孔雀栖息地将全部毁灭。

  我们在网上找到了小江河二级电站已经于2016年建成的信息。这意味着上游被调出保护区的栖息地可能已经全部被破坏,小江河二级电站的下游一直到小江河汇入石羊江的位置的这段河谷是绿孔雀在恐龙河保护区目前最后一块栖息地了。可是这个正在建的疑似小江河三级电站正在将这一块保护区最后一片也是最为宝贵的栖息地全部毁灭。

  

  2017年3月,生活在小江河河谷绿孔雀雄鸟亚成体。绿孔雀雄鸟需要3年的时间才能长出完全的羽屏,开始生儿育女。然而,或许它已经没有机会活到那一刻了。摄影/奚志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79 参与 160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自然使者

趣味、生态自然,为大自然代言

头像

自然使者

趣味、生态自然,为大自然代言

1354

篇文章

15441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