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不正经”的千禧一代,这家韩国媒体员工全是应届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 外言社

  编译 | kewell 编辑 | 倪惠

  导语:韩国新媒体Dotface 瞄准年轻受众群,希望让他们看到不同于传统媒体,更自由开放,更符合年轻人三观的内容。Dotface 创始人也表示,她相信很多韩国本土门户不一定能轻松完成内容和报道模式的转型。

  

  Dotface的诞生

  自从弟弟遭遇老师的体罚之后,她不再为媒体考试继续上课学习了。体罚事件被新闻媒体报道了,而她这位年轻的记者变成了被采访人。结果,她切身体会到了本国传统媒体的浅薄,那些记者只想着在截稿日前问点问题,记录一点带有情绪的回答,然后在根本不了解受害者的情况下夸张报道,耸人听闻。

  她说:“我当时充满怀疑,他们只需要一两句采访就能写报道。相较之下,我希望得到的是一对一的对话时间。”她认为记者应该跟被报道的对象有更深入的联系。

  对韩国传统媒体很失望。驱使Sodam Cho成立了自己的网站Dotface(“dot”的意思就是“.”)。这是以社交网络为基础的视频网站,去年9月上线,瞄准的用户群体就是韩国的千禧一代(1980-1995年出生的群体)

  

  拥抱多元、有价值的文化

  Dotface 已经得到了首尔的Mediati 媒体投资公司超过4000万韩元(约3.5万美元)的赞助,他们的内容主要聚焦在五个领域:社会公平,LGBTQ 群体,女权,城市生态和科技发展给社会带来的影响。目前公司里有9位员工负责发布文章和视频,涵盖了社区、全国和国际上的各种话题,从总统大选候选人到艾玛-沃森谈上大学无所不包,很多内容也都是通过收集用户在社交网络上的讨论而产生的。

  去年夏天,很多传统媒体都对首尔市政厅附近的同性恋骄傲游行进行了报道,但无一不是站在了社会矛盾的立场:保守派VS 自由派、基督教VS 酷儿(queer)群体、传统价值VS 宽松的社会风气等等。但Dotface 关注的则是LGBTQ 群体的父母,他们是如何在游行中拥抱那些孩子的。

  

  Cho 表示:“当天晚上我读了所有相关报道,但这一幕却没有人关注。我们能去报道,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主观标准,那就是拥抱多元、有价值的。”Dotface 用视频报道了这一幕场景,很快就传遍了互联网,在脸书上的点击量就超过500 万次。

  Cho 也相信,韩国的年轻一代很渴望看到这样独树一帜、打破沉闷政治报道的内容,他们不想再看千篇一律的政府通稿了。她说自己的很多朋友都经常转发一些来自美国媒体(比如Buzzfeed 或者ATTN)的报道,翻译质量往往不敢恭维。那些媒体会报道一些女性不穿内衣去面试的新闻,非常新奇。

  抓住市场空白,瞄准精准用户

  现在大约70% 的韩国人看新闻都会去Naver 和Daum 这样的网站,Dotface 吸引到的都是社交平台上的用户,而社交网络作为新闻源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气,特别是手机端的。

  据韩国媒体基金会调查显示,20 多岁的韩国人基本上都上网看新闻,而这其中75% 都是看社交网络上的。Dotface 就是为这群人量身定制,重点依托平台就是脸书和韩国本土的应用Pikicast,让用户能根据自己的爱好兴趣聚合新闻,分享开放的评论。Dotface 目前每个月的视频浏览量在600 万左右,他们在脸书上42% 的用户年龄都在18 到24 岁之间。

  

  “在美国,瞄准20 岁群体的初创媒体就是Mic、ATTN、Vice、Bustle 等等,但在韩国,你想不起有这样的媒体存在。而太多时候传统媒体都把针对年轻人的产品当作次要的子品牌。”Cho 说。

  在她看来,传统媒体的报道方式不但刻板,而且价值观已经跟年轻一代越来越不符了。像Ohmynews 这样的老牌媒体已经开始尝试改变传统的新闻报道形式,增加更多公民报道;靠众筹建立起的Newstapa 网站就是一些离开了传统媒体的调查记者创建的;Pressian 则是一家集这座股东,专门揭露政府内幕的独立新闻合作平台。

  

  员工全是大学应届生或在校生

  Dotface 的员工全都是大学应届生或在校生,他们的理想,就是为自己这代人寻找到“新常识(new common sense)”。“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要成为一家出色的媒体企业,同时也要为人们提供不同的知识。”27 岁的Cho 表示:“我们希望帮助千禧一代的人们寻找到自己的身份和价值认同,让他们为未来10 年在社会里打拼做好准备。”

  韩国SBS 电视台这样的全国级媒体也有自己的社交运营团队,会发布一些迎合年轻群体的脸书视频等内容。但在Cho 看来,自己的Dotface 依然有大好机会:大品牌媒体或许能够利用新的内容发布形式,但他们的指导方针、来自政府的审查和限制都是没法改变的。

  

  小型初创媒体的阻碍

  根据路透新闻研究所的调查,韩国人民对于媒体记者的不信任,可是高于英美的,甚至也高于很多亚洲国家的。在大规模抗议弹劾朴槿惠的活动刚爆发的时候,很多亲政府的主流媒体的克制态度都遭到了批判。

  Cho 说:“传统媒体也希望生产让20 岁年龄层受众喜欢的内容,但受众不觉得那是代表自己的声音。光有一味让大家接受的媒体是不够的,要真正与受众实现交流才行。”但因为一些屏蔽垃圾邮件和假新闻消息源的政策,小型的初创媒体要登堂入室接触到更广阔的市场是有很多阻碍的。

  韩国的媒体伙伴关系评估委员会(The Committee for the Evaluation of News Partnership)就是监管媒体的存在,其严格的筛选制度也导致很多小媒体不可能获得门户网站那样的影响力。像Naver 这样的大媒体,旗下的Naver TV Cast 网络广播门户频道也只会发布来自现有的广播公司的内容。

  

  不过,管制正在放松,门户网站开始寻求多渠道网络的合作伙伴,Cho 也相信当夹在传统媒体和脸书独占垂直媒体中间的初创公司越来越多,韩国的媒体行业就会出现一次版图革新。

  Dotface的商业模式仍在摸索中

  Dotface 仍在摸索自己的商业模式。有些广告商对待他们的态度是小心翼翼的,毕竟他们是敢推出关于“扮装皇后(男扮女装的同性恋者)”Kim Chi 纪录片的媒体。Dotface 也拒绝为那些“三观不合”的企业打广告,“不过目前还没有出现赞助商退出的情况。”Cho 说。

  Dotface 也尝试过发布品牌内容,为赞助商制作为他们吸引受众的视频。最近发一个就是为本地石油公司GS Caltex 做的广告,讲述了一个巴塔哥尼亚人(南美地区)在破产之后的坚持。但因为Dotface 在广告和内容分发领域的渠道并不算广,他们的广告收入也是很有限的。

  他们目前仍在原生广告(高质量推广软文)和自主品牌上进行尝试,Cho 表示未来他们可能还会跟成人用品厂商Tenga 合作,也想创造一些基于社区的平台,做一些约会社交的应用产品,让直男直女、酷儿群体都能使用。

  她说:“娱乐公司都想转型成为媒体公司,他们也真可以做到把传统媒体那一套放到一边。现在新的竞争这么多,如果没有趣味,是很难生存下来的,对于媒体来说情况也是一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977

篇文章

17970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