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打造“全球编辑室”,脸书真要杀死新闻媒体?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 外言社

  编译 |kewell

  导语:扎克伯格近日发表长文畅想了脸书全球化发展的未来,让一些媒体业内人士感觉到了更大的威胁。

  

  13年前,在马克-扎克伯格成立脸书的时候,他的初衷并不是摧毁新闻行业。但在他的企业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新闻媒体却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者。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新闻的未来可能会变得更糟。

  扎克伯克发表“全球社区”宣言

  美国时间周四,扎克伯格发表了一篇题为《建立全球社区》的6000字公开信,认为Facebook能帮助拯救世界。在信中,他具体阐述了Facebook将如何肩负起责任,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相互理解。他表示,Facebook的下一个发展焦点就是“团结起来打造一个全球性社区”,要成为新的社会基础设施,保证社群安全、提升每个人在社会事务中的参与度。

  扎克伯格指出:“我们现在最大的机会都是全球性的——例如传播繁荣和自由,促进和平与理解,使人们摆脱贫困,加速科学发展。我们最大的挑战也需要全球响应,例如结束恐怖主义,应对气候变化和预防流行病。进步要求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共同打造一个全球性社区。”

  他认为,Facebook的群组功能是社群建立的基础,现在已经有超过1亿用户加入了某个社群。同时,Facebook上社群的崛起也意味着传统的教堂、公会和本地协会等正在丧失影响力。

  扎克伯格在信中阐明,Facebook将着重从支持性社区、安全社区、知情社区、民事社区、包容性社区等五个方面着手。

  这篇文章应该为所有记者拉响警钟,也应该激发新闻媒体更多紧迫感,找到在脸书统治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的办法。

  

  脸书对于新闻行业的威胁是一直存在的,因为它在根本上抢走了媒体赖以生存的广告收入。在某种程度上,脸书就是克雷格列表网站(Craigslist,诞生于1995年)的延续。克雷格-纽马克虽然没有主动打击报纸,但他的网站导致人们不再向报纸的分类广告投入,直接减少了纸媒的一项主要营收渠道。

  克雷格列表网站就是大型分类新闻服务网站新闻传播和影响力减弱的最早象征(也是典型象征),让媒体越来越难以推出能赚钱的新闻产品。扎克伯格的文章预示着这种分类网站发展的新阶段,脸书的扩张也将会给新闻行业制造更严重的威胁。

  脸书已经赚了很多钱,他们统治着数字广告市场,在上个季度收入88亿,其中超过70亿都来自手机广告。一位市场分析师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去年有85% 的网络广告收入都被脸书和谷歌包揽,剩下的所有新闻媒体机构只能争夺可怜的15% 的份额。

  承担更多新闻媒体的职责和功能

  而现在,扎克伯格明确表示脸书未来会承担更多新闻媒体的职责和功能,他们要抢走的绝不仅仅是广告收入。他的描述很抽象,说自己希望脸书能成为“社区的社会基础”,这话的真正意思其实就是把脸书打造成一个媒体,完成媒体的目标。他写道,脸书的未来,就是“保证民众的安全,提供信息,实现公民参与,包罗万象。”

  在过去,新闻机构的衰微在社会安全、信息流通、公民参与上都制造了问题。2014 年的一篇研究论文发现,西雅图和丹佛的公民参与度在2008 年到2009 年出现显著下滑,其原因就是这两座城市都有著名日报企业倒闭(西雅图倒闭的是《西雅图邮讯报》的纸质版,丹佛倒闭的是《落基山新闻报》,他们拥有占市人口20% 的订阅量)。

  波特兰州立大学的通讯系助教李-谢克尔就是这篇论文的作者,他发现在同时期的美国其他没有大报倒闭的大城市里,公民参与度就没出现这样的下滑,因此两者之间可能是有联系的。

  建设和加强社区联系

  建设和加强社区联系,媒体对于公共行动的基本影响是必不可少的。谢克尔表示:“如果本地媒体实力强大,聚合力强,那当地的公民就有机会参加更多的社区组织,更频繁地联络政府,更充分地了解社会问题,提出请愿。”

  扎克伯格明显也知道这些,他在博文中写道:“调查显示,阅读本地新闻与当地公民活动是直接相关的。这都说明增加社区的信息量,支持本地,建设公民参与的社会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扎克伯格指出了建设脸书社区、鼓励公民参与、提升包容度的办法。但问题是,他这些设想基础,都是新闻依赖脸书体系,而脸书几乎不需要付出成本(脸书在某些媒体合作中仍是付费的一方)。

  建立一个没有记者的媒体

  扎克伯格形容脸书的方式,就跟媒体描述自己的属性差不多。“我们不仅是科技企业或是媒体机构,也是人的聚集。”他也说脸书会致力于“帮助人们参与那些跟他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大事”。在某种程度上,扎克伯格要建立一个没有记者的媒体,而这对于记者来说,令人不适的真相就是脸书在数字时代建设社区的能力比媒体强多了。

  就算他有道义上的理由和资本上的实力,但解决媒体商业模式出现的问题,并不是扎克伯格的责任。脸书有自己的复杂问题,他们的经营规模之庞大也超出了任何媒体的想象。

  月均用户已达19 亿人

  脸书上季度的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9 亿人。虽然拿这个数字跟媒体用户作比较是不公平的,但两者的巨大差距确实令人咋舌。日本的《读卖新闻》每天发行量为900 万,已经是报刊最大的规模了。美国的CNN、福克斯新闻台、MSNBC电视台在2015 年的黄金时段日均收视量之和为310 万人。《纽约时报》在去年秋天统计处的数字订阅总人数为160 万。(显然,争取19 亿用户的办法之一就是让平台免费使用。)

  

  扎克伯格也写道:“脸书规模之大,哪怕出现一些微小错误,也可能给成千上万的用户造成糟糕的影响。”他也表示,为了训练脸书的算法,他希望用户积极进行私人化设置,调整内容。毕竟他们的用户基数庞大,同样的内容在不同的国家、宗教和文化面前不一定同时适用。

  站在媒体的角度看,扎克伯格显然是在继续把编辑的责任推掉,他们正在把News Feed 栏目的内容决定权外包出去,这就像是让读者来决定报纸头版的内容一样。扎克伯格写道:“对于那些不愿做出这个决定的人,你看到的东西将会由你所在地区的大部分人来决定,就像是投票表决一样。”在某些层面上,他的做法是有道理的,把自己的公司文化价值观统一强加在19 亿用户的头上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脸书是要打造一个“全球编辑室”

  但即便如此,他这种做法还是等于要读者成为免费的内容编辑劳动力,让他们发布婴儿的图片,对新闻事件进行直播,贴出其他媒体的新闻链接刺激流量,还要主动“调教”脸书的算法,推荐那些脸书都不用付费买来的内容。

  换句话说,脸书是要打造一个“全球编辑室”,编辑就是机器人和自己的用户。

  这一策略对于脸书来说或许是对的,他们一向都知道用户需要什么,不然也不可能赚那么多钱。如果脸书开始把新闻当作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那扎克伯格最好也应该意识到他这么做会给新闻本身带来极大的风险。

  他在博文中写道:“要实现我们的目标,有强大的媒体行业支持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必须加大力度支持新闻业,保证他们能够继续发挥自己的社会功能,要发展本地新闻,研发最适合的移动服务模式,提升他们的商业经营模式。”

  脸书应该做的还有很多,但光靠嘴说是没用的,毕竟这都是媒体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扎克伯格的。但任何一位相信世界需要高质量新闻、依赖高质量新闻的人都应感到焦虑。扎克伯格并不希望脸书杀死媒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企业不会这么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380 参与 59229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872

篇文章

13962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