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Buzzfeed总编辑和CEO的自白:我们为何要把川普怼到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 外言社

  编译 | kewell

  导语:Buzzfeed 因为发布没有经过证实的揭黑文件被告上法庭。其公开指控特朗普与俄罗斯勾结,就不怕被打击报复吗?不妨来看看他们的CEO和总编辑怎么说。

  事情发生得很快,就跟关于特朗普的一切一样。

  

  起因

  “Buzzfeed 的做法很快也引来了各路媒体人关于媒体职业道德的讨论,很多人都强烈谴责了他们。”

  1月10日,CNN 发布了一条爆炸新闻:一份关于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向俄罗斯政府妥协的文件已经在高级政府官员和记者手中流传了几个月。CNN 和其他几家媒体都接触到了这份文件,但始终没有公开。为什么?他们无法确定这些文件中的可怕指控和细节是真的。

  

  但在一个小时后,Buzzfeed 抢先发布了文件的全部内容,并称这里面的指控“未经证实”,还指出了一些比如拼写上的和很容易被揭穿的错误。而对于文件的真实性,他们也未予置评。

  Buzzfeed 的做法很快也引来了各路媒体人关于媒体职业道德的讨论,很多人都强烈谴责了他们。第二天,特朗普本人也评论道:“至于Buzzfeed,就是一堆失败的垃圾,他们会承受后果的,他们已经在承受后果了。”

  辩护

  “发布这些文件并非一次性决策,而是他们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更现代的新闻报导理念。”

  即便如此,Buzzfeed 新闻频道的总编本-史密斯依然相信,发布文件是正确的决定。在各种电视节目、推特和《纽约时报》的社评专栏里,他都为Buzzfeed 做出了辩护。在接受《Reliable Sources》节目的主持人布莱恩-斯特尔特的采访时,史密斯表示,发布这些文件并非一次性决策,而是他们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更现代的新闻报导理念。

  传统媒体会首先发问自己为什么要公开这些文件,史密斯表示,Buzzfeed 的立场完全相反,他们首先想的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公开这些文件?”

  Buzzfeed 的创始人兼CEO 乔阿-佩雷蒂就说:“媒体精英们知道这件事,政府高层也都知道,老百姓们听到了风声,但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当时我们就觉得,为什么这份文件只有公众看不到呢?”

  

  被告

  “科技公司XBT 的首席执行官,出生于俄罗斯的阿历克塞-古巴雷夫就以诽谤罪把Buzzfeed 告上法庭。”

  而现在,Buzzfeed 需要在法庭上解释自己发布未经证实的消息的原因了。科技公司XBT 的首席执行官,出生于俄罗斯的阿历克塞-古巴雷夫就以诽谤罪把Buzzfeed 告上法庭。因为在这份文件里,提到了古巴雷夫及他的公司曾经在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强迫下帮助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

  古巴雷夫极力否认了这一点,并称这些指控损害了他的名誉和公司的经营业务,并给他的家庭造成了安全风险。Buzzfeed 向他道了歉,并把他的名字抹掉,但古巴雷夫依然选择继续诉讼。

  上个月,我们也联络了Buzzfeed,想知道他们自己知不知道发布这些文件会导致公司在法律上和财务上遭遇风险,史密斯和佩雷蒂当时还愿意接受采访。而自古巴雷夫提起诉讼后,Buzzfeed 发布了一份一句话声明,称:“我们已经抹掉了古巴雷夫的名字,也对一开始公开他的信息感到抱歉。”随后,史密斯和佩雷蒂也都不愿再继续受访。Buzzfeed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依然站在应该发布这份文件的立场上。”

  虽然古巴雷夫的律师坚称他的客户跟美国总统没有关系,这桩官司也并非是政治性质的,但它还是给Buzzfeed 提出了一个大问题:他们这种超越传统、侵略性报道的方式有怎样的潜在反作用?在特朗普的时代,这家大部分盈利都来自轻松娱乐新闻的公司将如何平衡影响力巨大的社会新闻所带来的好处和风险?

  * * ** * *

  坚持

  “史密斯表示,Buzzfeed 新闻部门依然手握资源,会继续保持这种侵略性报道,收获受众赞美。”

  在发布特朗普揭黑文件的12 天后,坐在Buzzfeed 新闻编辑室的本-史密斯仍没有被特朗普的攻击所动摇。他也说,这篇报道在读者中很受欢迎。作为对特朗普的还击,他们还在T恤、垃圾桶上印上“垃圾”,卖给读者,所有收益都贡献给记者保护协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Buzzfeed 新闻部门在2012 年才正式成立,这些年来他们不少严肃报道都口碑极高。比如在去年,他们就联手BBC 对网坛假球黑幕进行了调查,引来了全球范围的关注,还获得了行业大奖。2016 年夏天,他们也重新划分了部门,让新闻部门负责报道严肃新闻,而其他新闻则由娱乐部门来负责。

  

  在总统大选期间,Buzzfeed 新闻部门的记者安德鲁-卡钦斯基和他的三位同事组成了一个报道小组,推出了一档专门发掘历史资料和线索的栏目“KFile”,揭露诸如特朗普如何出尔反尔,在一档访谈节目上支持伊拉克战争的陈年旧事。

  等到10 月,大选越来越热的时候,CNN 就挖走了卡钦斯基和他的团队,也证明了他们在Buzzfeed 的工作很成功。但对于史密斯来说,他损失了重要的助手。而且在大选结束后,公司里另外三名高级政治记者都跳槽到了《大西洋月刊》。

  所以,也有一些前任和现在的Buzzfeed 员工认为,史密斯决定顶着争议发布这些文件,也是在表明强势立场,并希望把Buzzfeed 留在媒体行业的核心话题圈里。

  史密斯表示,Buzzfeed 新闻部门依然手握资源,会继续保持这种侵略性报道,收获受众赞美。自从11 月以来,Buzzfeed 新招了超过20 位记者,弥补了之前的人才流失,让部门人数比年初的时候还多。

  在这些新加盟的媒体人中,前《华尔街日报》记者斯蒂文-佩尔伯格将负责特朗普和媒体互动的报道;安东尼-科米尔在2016 年获得了调查性报道的普利策奖;杰森-利奥波德曾在Vice 任职,一直擅长从公共档案中寻找新闻线索。

  意义

  “侵略性报道能够树立受众的信任,让他们看见你是在为他们的权益斗争。——buzzfeed总编辑史密斯”

  虽然特朗普政府经常批评媒体,但现在总统和他的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似乎很享受有一个对抗者的存在。班农对《纽约时报》的记者称,媒体应该闭嘴,但他显然是在为媒体提供谈资。虽然看上去充满敌意,但这届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他们与媒体的共生关系。

  

  史密斯说他认识班农已经很久了。2015 年教皇访问美国的时候,Buzzfeed 申请采访证被拒,班农任执行总裁的Breitbart 新闻网还为他们发声。班农跟史密斯也有不少公开交流,哪怕是在揭黑文件之后也没有中断。

  史密斯表示,“侵略性报道能够树立受众的信任,让他们看见你是在为他们的权益斗争。”哪怕这些文件会激怒特朗普的支持者,惹来官司的麻烦,但Buzzfeed 依然准备把新部门的目标直接瞄准华盛顿,报道很多传统媒体不愿报道的事情。

  古巴雷夫的官司很可能只是艰巨考验的开始。专攻诽谤诉讼的律师托马斯-亨托夫表示:“如果把带有诽谤意味的虚假内容传播给他人,那你可能也要负责任。这不是关于别人写了什么内容的辩护,而是关于他们为什么要发布这些内容的辩护。”

  古巴雷夫还直接引用了Buzzfeed 自己在发布文件时的说明:“这些文件不仅没有被证实过,而且包含了明显的错误。”而这也被看作是他们不负责任发布新闻的证据。“换句话说,Buzzfeed 和史密斯先生都确定这些文件的部分内容不是真实的。”

  在诉讼文件中也指出,古巴雷夫不是公众人物,Buzzfeed 随后抹去他的名字也证实了这一指控。在发布文件之前,他们已经抹掉了一些私人公民的名字,只留下了诸如特朗普顾问保罗-曼纳福特的名字。如果案件继续审理,这一项指控可能非常关键,因为对公众人物构成诽谤的标准很高,必须要拿出确实的伤害证实。但作为私人公民,古巴雷夫只需要提供Buzzfeed 在编辑上的疏漏就可以了。

  古巴雷夫的律师瓦尔-戈尔维茨表示,Buzzfeed 抹去古巴雷夫的名字已经太迟了,“这就像是有人打了你鼻子一拳,你牙齿都被打掉进了医院,然后他耸耸肩说对不起。这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说。

  * * * *

  风险

  “如果侵略性报道导致 Buzzfeed的广告商撤资、官司不断,就可能会拖企业的后腿,哪怕这些报道能引来大批读者关注。”

  发布这些文件让Buzzfeed 时日不久的新闻团队处于了漩涡中心,议论俄罗斯是否干涉了美国大选,可能让他们暴露在危险的环境之下,挑战着危险的对手。

  2014 年,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组织“Gamergate”在网上发起了针对他们不满意的媒体的群体讨伐。这个组织里既有普通民众,也有一些上流人士。而据高客传媒(Gawker Media)透露,这些人在2014 年通过游说广告商撤资,导致他们损失了700 万美元。去年公开支持特朗普的硅谷大佬彼得-泰尔也通过秘密资助诉讼官司,给高客带来沉重打击,导致他们在2016 年宣布破产。

  

  戈尔维茨表示,古巴雷夫的官司都是他自己出钱,跟泰尔、特朗普或者是支持的人都没有关系。“我的客户没有政治目的。他完全是被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牵扯其中,他只想挽救自己的名声。”他说。

  但白宫的主人却已经把攻击媒体作为政府的策略。特朗普自己就曾经跟记者打官司,就因为对方把自己的身家说少了,而且他在竞选游说的过程中也保证,未来会为这类诽谤诉讼开路,让案件审理更有效率。特朗普自己也不断在推特上攻击《纽约时报》和CNN 等媒体。

  虽然史密斯一直说Buzzfeed 的政治立场是中立的,但任何特朗普的支持者都会认为这家公司对新总统一直充满偏见。比如在2015 年,史密斯曾在社交网络上告诉自己的员工“说特朗普是个虚伪的种族主义者完全正确”,因为他们团队的报道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而在2016 年,Buzzfeed 又表示他们不会接受任何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广告赞助。“我们不放香烟广告,因为这损害人们的健康。我们不放特朗普的广告,理由也跟这一样。”佩雷蒂说。同时,Buzzfeed 的主席肯-勒尔多年来都支持民主党,还在自己的曼哈顿公寓为希拉里-克林顿举办了一场竞选募款会。

  在被告上法庭的一周半以前,我们采访了史密斯,问到他如何看待侵略性报道所带来的风险。那时候,史密斯还认为Buzzfeed 所面临的风险不比任何传统媒体要大。

  但Buzzfeed 毕竟不像传统媒体,其商业结构和经营模式都不一样。他们是一家年轻的,获创投资金支持的公司,投资者总计投入了超过4 亿美元。而他们的盈利几乎也全部来自广告收入。相较之下,《纽约时报》就只有一个家族企业支持,订阅用户还超过300万;《华盛顿邮报》的老板只有杰夫-贝佐斯一人,他们也在转向靠订阅收入盈利。

  Buzzfeed 在本质上并不是一家新闻公司,他们靠视频和娱乐赚钱,史密斯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他在2014 年的一篇博客中指出,Buzzfeed 几乎不在新文章里放广告,这意味着他们从新闻业务中得来的收益是很少的,哪怕新闻所带来的流量很多。如果争议性报道导致 Buzzfeed的广告商撤资、官司不断,就可能会拖企业的后腿,哪怕这些报道能引来大批读者关注。

  * * * *

  自白

  “广告圈和那些首席营销官都尊重认真做新闻的企业,哪怕他们并不想在新闻内容本身投放广告。你做新闻,他们才想跟你见面,才会觉得你的企业是正统的、有内涵的。——buzzfeedCEO乔阿-佩雷蒂”

  在Buzzfeed 位于曼哈顿的总部,乔阿-佩雷蒂的办公室在第16 层。这里有大大的落地窗,让你能一览纽约繁华美景。在他办公桌后的书架上,摆了一张特朗普的签名照片。但仔细一看,会发现这个人其实是著名的特朗普模(抹)仿(黑)者,喜剧演员阿历克斯-鲍德温在《周六夜现场》的剧照。这张照片是来自NBCU 执行总裁史蒂夫-伯克的礼物,而他们就是往Buzzfeed 投资了4 亿的大股东。

  佩雷蒂曾是《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之一,在他刚创办Buzzfeed 的时候,公司是没有新闻部门的。他们的网站只做搞笑段子、表情包、网红、病毒传播等内容。他说,后来决定加入新闻部门,也是因为想取得长期成功。

  “广告圈和那些首席营销官都尊重认真做新闻的企业,哪怕他们并不想在新闻内容本身投放广告。你做新闻,他们才想跟你见面,才会觉得你的企业是正统的、有内涵的。”

  佩雷蒂本身也热衷学习媒体的历史,在办公室里他也说自己非常愿意继续为新闻部门宣传和投资,因为新闻和娱乐缺一不可。他说:“你看看拥有TBS 和CNN 的泰德-特纳,在没什么新闻的日子,人们就在TBS 看棒球比赛和怀旧电影。战争一爆发,他们就都去看CNN 了。”

  他还举了媒体巨头赫斯特的例子。“赫斯特报系集团的调查报道揭露了无数腐败丑闻,让读者觉得他们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但后来,赫斯特自己攀上了权贵,不愿再惹怒总统。这对他的公司短期盈利来说是有好处的,但他的报纸最终失去了市场,对长期发展是有害处的。”

  他讲这话时还没有被告上法庭,他说这个文件虽然真实性待考,但已经在政府高层流通,作为现代新闻媒体就应该去报道。“如果不能报道某些起到巨大影响力、但是虚假的问题,那任何媒体都不能再提多少特朗普的推特内容了。”他说。

  他还把Buzzfeed 在报道飓风桑迪时揭露一些虚假网红图片的做法跟这件事做了对比。“我们的受众在推特和脸书上都能看到这些假图片,如果没有人出来澄清,那他们就会信以为真。”他说。

  

  他认为,对于在当今媒体环境如此糟糕的情况下,如何赢得受众的信任,是个极具争议的话题。现在这个世道,对于参与特朗普就职仪式的民众数量的解读,就跟对那条蓝黑裙子的争论一样主观,Buzzfeed 的方式或许是有道理的。

  在无数假新闻之中,报道不靠谱消息本身就是个新闻。不提供你想要揭露驳斥的内容,就无法吸引受众。“我在报纸工作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永远不能去碰虚假的流言,就算否认它也不等于能证实它。我认为现在的形势已经变了。”史密斯说。

  佩雷蒂说他知道史密斯在发布文件前几周就得到了文件,他也没有向自己征询发布许可,因为根本不需要。“他在发布之后才给我打了电话,这是他的决定,他有权做出这个决定。”他说。

  佩雷蒂表示,这是Buzzfeed 早就准备好的战斗。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高层就已经跟法律顾问开会,讨论了报道政府负面新闻可能带来的风险。佩雷蒂相信有金钱、顾问和法律的支持,Buzzfeed 没有问题。他也相信报道那些特朗普不喜欢的新闻,对他们的事业都有好处。

  “如果想要接触受众,你就必须发出声音。”他说。他们的品牌想要推广到年轻群体之中,而这些人往往对有骨气的新闻媒体有好感。“带点强势,传播观点,愿意承担风险,其实反倒比做政府的哈巴狗风险更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106 参与 4596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头像

网易新闻学院

网易传媒旗下新闻研究机构

976

篇文章

1793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