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3岁的二胎弟弟,父母竟将我告上法庭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

  在冉莹莹上大一那年,她的妈妈怀孕了。冉妈妈在怀孕五个多月的时候才告诉她,说是怕胎不稳才没讲出来。

  
她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有一个跟自己相差20岁的弟弟意味着什么,还跟她妈妈说:“这么大年纪还能生,注意身体啊。”

  
冉妈妈说:“我和你爸也是想着再生一个给你作伴啊。”

  
冉莹莹当时说:“什么伴啊,等他上幼儿园我都大学毕业了,怎么可能给我作伴?我看啊,是你俩自己想生才对。”

  
冉妈妈说:“等将来我跟你爸老了,这个孩子能帮你分担照顾我们的责任,等将来我俩走了,你有什么事还能跟他商量啊,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你的亲人。”

  
这么想着,冉莹莹也觉得不错,还挺高兴地跟室友说了,她室友还说:“你妈妈可真厉害,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生二胎!”

  
她男朋友邹成杰知道了,也说:“叔叔阿姨可真厉害。”

  
那时候的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会对冉莹莹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

  二、

  等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发现是个男孩,给冉爸妈高兴的,冉莹莹回家看弟弟,看到从来对她不苟言笑的爸爸抱着弟弟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忽然觉得有点小伤心,因为从小到大,爸爸都没有跟她那么亲近过。

  
但是她又劝自己,毕竟弟弟那么小,爸爸现如今的年纪也大了,老来得子嘛,怎么能不欢喜呢?

  
也许是太欢喜了,这个儿子养得跟孙子一样宠爱。

  
冉莹莹的家境在他们那个小县城里还算是中上等人家,家里有两三套房子,车子也有两辆二十多万的,生活过得挺悠闲惬意的。但是这个弟弟出生以后,冉爸妈对这个孩子诸多宠爱,觉得摘星星捧月亮都不足以满足他一般,给弟弟买什么东西都是最好的。

  
冉莹莹自己上大学买一双1000多块的运动鞋还要考虑很久,但是两岁的弟弟已经能穿五六百块的名牌童装了,冉莹莹心里也觉得不痛快,跟她爸妈说:“你们有了弟弟就不爱我了啊?”

  
爸妈说她:“你都这么大人了,还和弟弟抢东西?他才多大的孩子啊!”

  
说得冉莹莹也没了脾气,毕竟弟弟还是很可爱的。

  三、

  冉莹莹和男朋友邹成杰的关系很稳定,大三升大四的那个暑假,大家都开始研究找将来实习单位的时候,邹成杰带冉莹莹回了家,邹成杰是本市人,家里条件一般,但是架不住有房有本地户口,而且他家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都在这里,亲戚关系还非常热情,很有大家族和睦的样子。

  
冉莹莹听邹成杰讲了很多他爸妈的事,对他家里的人和事早有了一些印象和判断。冉莹莹和邹成杰的学校是全国数得上名号的大学,冉莹莹从小县城考到这所大学,也是从小学霸光环笼罩的人物了,也是十分优秀的女孩子,她自认到男友的父母对自己不会有太多不满意。

  
邹成杰的父母很热情地招待了她,冉莹莹不到一米七的身高,身形也好,人又稳重斯文,一般人家的父母相儿媳妇就喜欢她这样子的孩子,人稳重不说,自己也努力,邹家父母对她就很热情。

  
邹家父母跟冉莹莹闲聊,了解一下她家里的情况,本来十分和睦欢乐的气氛,在知道她家里有个2岁的弟弟的时候,邹母愣住了,又重复问了一遍:“你还有个那么小的弟弟啊?是亲弟弟吗?”

  
冉莹莹点头:“是我的亲弟弟,他很可爱。”

  
邹母看了一眼邹父,邹父并没有多说话,邹母说:“那你爸妈可是够累的了,这个年纪还有个这么小的孩子,将来这负担也够重的了。”

  
冉莹莹这时有点明白邹母话里的意思,解释了一下:“我家里经济条件还可以,养个孩子还是没问题的。父母在家里寂寞,幸亏有弟弟陪伴才每天都很开心。”

  
邹母说:“莹莹啊,别怪阿姨说话直,你看你父母的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吧,都是快五十岁的人了,等你弟弟大学毕业,你爸妈都快七十了,那时候你弟弟要工作要买房,要结婚娶媳妇,这些谁来帮忙啊?到时候你爸妈七十岁的高龄了,还能帮上什么呢?而那时你和成杰是四十多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孩子要你们来管,老人也要你们来照顾,你还多了个20多岁什么都没有的弟弟,那时候你弟弟谁来管?”

  
这一番话是冉莹莹从来没考虑过的,听到邹母这一番话,冉莹莹饶是再镇静的孩子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知道,邹母说得全都对,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她说的都是真正的实情,都是她不曾考虑过的事实。

  
但此时,她只能尽量保持着微笑,说:“我想我爸妈会给弟弟预备出买房子娶媳妇的钱的。”

  
邹母没有再多说,也跟着应和,“是啊,这年头谁不给孩子预备出来啊?”可是邹母还是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都给你弟弟预备了,那你的那份怎么办?”

  四、

  这次见面之后,邹成杰和冉莹莹谈了很多关于俩人将来的事,后来冉莹莹便回了家,一回家帮忙带弟弟,便疏于跟邹成杰联络了,但她也跟父母说汇报了见了男朋友家长这件事,冉母当时还说:“毕业就结婚啊,会不会太早啊?”

  
冉莹莹说:“我合计将来在B市买房子,我现在这个专业的就业前景还不错,我想买了房子之后接你们到那边生活呢。”

  
冉父当时也没说话,冉母说:“B市哦?那里房子有多贵啊?把我跟你爸卖了,我们也买不起那里的房子啊!”

  
冉莹莹说:“不用你们全款,我们家在南市那边不是还有一套房子不住人吗?那套房子卖了给我在B市付个首付就行了,剩下的我和成杰来还。”

  
冉父这时说:“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你弟弟还这么小,我们也得为你弟弟打算。”

  
冉莹莹便没再说。

  
可是等到开学了,发现邹成杰电话越来越少,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等开学去找他,邹成杰跟她提了分手。

  
冉莹莹一下子懵了,问他:“为什么?”

  
邹成杰很诚实地将理由说了出来:“你来了我家之后,我妈爸都很喜欢你,但是你有个2岁的弟弟,这个压力和负担太大了,我家里毕竟还是个普通人家,承受不起啊!”

  
冉莹莹说:“弟弟是我爸妈生的,他们会养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邹成杰说:“跟你怎么会没关系?我们还能按照原计划买房了吗?你弟弟将来要结婚买房没有钱向我们伸手要钱的时候,我们给多少算是可以呢?”

  
这次谈话不欢而散,冉莹莹回到寝室里大哭,根本接受不了这个结局。

  
夜里大哭的时候给邹成杰打电话,邹成杰也非常难受,声音也哽咽,他说:“要不,我们能怎么办呢?你跟你弟弟相差二十岁,这个孩子根本不是给你生来做伴的,是你爸妈给你生了个孩子啊!我们还没结婚生子,就已经有一个要伺候、要照顾的孩子,这样的未来,我怎么敢要?莹莹,我也很难受啊!”

  
冉莹莹失声痛哭,寝室姐妹轮番劝她,可她还是无声无息地流泪到天明。

  五、

  邹成杰再也没给冉莹莹打电话。

  
冉莹莹也不再打了,事实如此明显,这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弟弟已经出生了,也不能再塞回去了啊。

  
冉莹莹将跟邹成杰分手这件事告诉了父母,并且问冉母:“你们生了弟弟,难道他将来就真的要我来养活,要我来负责吗?”
冉母理所当然地说:“他是你弟弟,等我跟你爸都老了的时候,你不管他谁管他?”

  
冉莹莹大叫:“这不公平!你们生孩子的时候也没问过我?你们有考虑过我的人生吗?”

  
冉母说:“我们还生了你、养了你呢,也是你该回报的时候了!”

  
冉莹莹挂了电话,从此再也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连邹成杰的电话也不打了。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要飘到哪里去。

  
她哭,她伤心,她失魂落魄,可是生活还要继续。父母刚开始两个月还给她打生活费,后来见她不跟家里联络,甚至也不回父母电话,干脆也不给她钱了,仿佛想用这种方式让她屈服。

  
好在冉莹莹已经有了实习工作,每个月给她两千多块的实习工资,虽然少,但也活下来了。而且她以前每年的压岁钱都自己攒着,暂时也还够她生活的,可是她那颗心像泡在酸水里一般痛苦。

  六、

  只是一转眼就过年了,冉莹莹不得不回家了。

  
一进家门,父母就劈头盖脸将她一顿骂,冉父道:“你不是不打电话吗?我们也不给你打!冉莹莹,我告诉你,有能耐你就永远也别回这个家!”

  
冉莹莹没吱声,拎着才放下的行李,扭身就往外走。

  
还是冉母赶紧上前拉住了她,说她:“你这么久不跟家里联系,你爸爸说你两句就来脾气了?父女之间,有什么隔夜仇?”抢下了她的行李,把她往自己的房间里推。

  
冉莹莹关上房间的门,还能听见冉父在客厅里说:“你看看她成了什么样子?不管管怎么行?”

  
冉莹莹将房间灯打着,却看见自己原本整洁干净的房间变成了弟弟的玩具房,地上到处是他的玩具,包括她的床上也是,甚至连她书架上那些珍藏的书籍也被随意扔在地上,她还从地上捡到了自己一本日记,也被弟弟撕得不成样子了……

  
冉莹莹看着自己的日记和自己这间面目全非的房间,眼泪顺着脸颊便流了下来,她的生活是不是也像这间房间一样,已经面目全非了呢?

  
冉莹莹在屋里又呆了一会儿,就被冉母叫出来帮忙做家务带孩子,冉父这时还说她:“这么大的人了,一点帮爸妈分担的心思也没有!”

  
冉母说他:“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

  
冉莹莹也一声没吭,帮着收拾客厅里被弟弟弄得一团乱的地面,她一边收拾,弟弟还一边乱撇东西,冉莹莹就像没看见似的,一直在不断地收拾,父母也不说弟弟,冉父还抱起弟弟夸他:“宝贝可真聪明,将来长大了可不要像你姐姐这么不懂事!”

  
冉莹莹正在收拾房间,忽然在客厅沙发后面看到一辆大型儿童汽车,可以开走的那种,她在商场里看过,最便宜都要一万多块,像弟弟的这种小车,至少要两万块。

  她问:“这个车多钱啊?”

  
冉父随口:“多少钱也跟你没有关系,都是我跟你妈挣的,我们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冉莹莹后来再也不说话了,整个过年期间,父母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家里亲戚来了抱着弟弟笑成一团,而她坐在旁边看着热热闹闹的春晚,可是她的心已经飞到很远,身子也仿佛冷得没了知觉,周遭的一切好像跟她都没有关系一样。

  
为什么,只是有了一个弟弟,她的生活就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呢?温暖的家,慈祥的父母,都不是她的了……

  
过完年之后,冉莹莹继续回到B市实习,工作的忙碌让她将这些痛苦压在心里,只拼命地工作挣钱养活自己,希望能得到这家公司的offer,将来能顺利留在这里。

  七、
转眼到了毕业季,她回到学习写毕业论文,工作这边还不能落下,学校和公司两头忙。

  
有一天,她在校园里遇到了邹成杰,再见到他,恍如隔世一般,明明俩人分开都快一年了,可是冉莹莹看到了邹成杰,第一句话还是:“成杰……”喊出来的时候,眼泪就下来了。
邹成杰见她这样,也难过,“莹莹……”

  
他上前来,想抱她又不敢抱,他们三年多的感情,哪里是说断就断的呢?邹成杰见她哭,也难受得不得了,终于还是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你瘦了……”

  
冉莹莹将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哭了出来,流在了邹成杰的怀里,周围过往的同学都以怪异的眼光打量他俩,毕业季分手的情侣多,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后来等冉莹莹平静了下来,才将她的痛苦讲给邹成杰听,邹成杰听了她家的情况,竟跟他妈妈猜测的那些差不多,也是一阵叹息。

  
冉莹莹后来说:“阿姨说得对,当年我没有想到这么多,阿姨却都看透了,当时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邹成杰说:“莹莹……”

  
冉莹莹起身了,“当初那个决定是对的,我还是不能拖累你的。”
她转身看向他,这个她爱了很久的男孩子,她说:“我还没法潇洒地祝你幸福,就这样吧,我走了。”

  
邹成杰也难过地哭了,可是他没有追上去,因为他们之间那道巨大的横沟在那里摆着,是他们跨越不过去的。

  
冉莹莹顺利地毕业了,顺利地拿到了offer,工资待遇一下提上去了,工作第一年每个月工资六千块,扣掉两千块的房租,还有四千块的生活费,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自从过年之后,冉莹莹不仅不往家里打电话,甚至也不接父母的电话了,将他们都拉入了黑名单,但是有一天还是接到了她大姨的电话,大姨劝她不要这么对父母,冉莹莹嘴上还说:“哎呀我就是工作太忙了,给忙忘了,哪里像你们说得那么严重啊?”

  
大姨说:“这就对了,子女和自己父母哪里有什么仇啊?你现在也大了,还工作独立了,你爸妈对你弟弟好也是应该的,毕竟他才三岁呢。”

  
冉莹莹心想,虽然他才三岁,但是他却已经上了每个月4000多块的高级幼儿园,4000多块呢,在一个小县城里,这个价位的幼儿园就是个天价,这些都是从她妈妈的朋友圈里看到的。

  
大姨说了很多话,最后终于说到了主题:“你一个女孩子在外生活不容易,听老人的话,回家里这边工作吧?以你的学习能力考个公务员那是轻而易举的,而且公务员好找对象,工作还清闲,还能让你方便照顾家里,尤其还能照顾到你爸妈和弟弟。”

  
冉莹莹一听这话,才暖和一点的心一下又凉透了,说:“我这个专业回到家乡没什么前途,我学了这么多年,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大姨你别劝我了,我不会回去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等过了一段时间,家里那边见她还没有软化的迹象,大姨又打电话了,这次比上次直接了不少,大姨对她说:“你不跟家里联系,家里也担心你啊,而且家里对你这么多年的养育,你都不考虑了吗?你也这么大了,在B市也开始工作挣钱了,也该给父母一点回报了啊。”

  
冉莹莹听了,很干脆地说:“行,我以后每个月给他俩打生活费。”
于是她每个月给家里打800块钱,她一个月扣掉房租之后只有4000块,再给父母之后只有3200块了,在B市这个城市里,3200的生活费用让她连件贵一点的衣服也不敢买,但这些,冉莹莹都咬牙忍了。

  
800块钱打了两年多,期间她再也没回过家,连过年也没回去,只在逢年过年的时候多给父母打点钱,算是表达自己的心意了。期间她家亲戚轮番给她打电话劝她,她也都点头答应了,回头却从来没跟父母联络过,而她父母也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

  
明明那么多次,任何一个亲戚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他们都可以跟她说话的,他们可以跟她好好谈谈的,可是他们从来没有。

  
她在朋友圈里也关注他们的生活,妈妈经常发朋友圈,有了弟弟之后,他们俩的生活似乎特别多姿多彩,弟弟不仅读天价幼儿园,日常的吃用也都是最好的,他俩抱着弟弟的时候一脸满足的样子,让冉莹莹暗自伤心。

  
这一年过年的时候,她妈妈忽然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句话:“不回来,就永远都别回来。”

  
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别人看不懂,但是冉莹莹却一下就明白了,隐身了两年的她回了一句:“好。”

  
从此删了母亲的微信号,连看都不想再看了。

  
也在这件事之后,父母好像终于对她再没有了一丝情分,听说母亲在朋友圈里大骂她没有良心、不孝顺等等,这些她也都看不到了。

  
过了年之后,大姨又打电话了,说:“现在生活消费这么大,你也工作好几年了,每个月800块的生活费怎么能够?”

  
冉莹莹说:“800块确实不够弟弟上每个月4000块的幼儿园的,但是我一个女生在外面,再多我也给不起了。”

  大姨就开始数落她,冉莹莹也不耐烦听她说这些,只问她:“大姨,你觉得我应该做到什么程度,你们所有人才满意?”

  
大姨说:“向你爸妈道歉,然后回到家乡那边工作,照顾父母亲人,这才是一个女孩子应该干的。你在B市那边也很辛苦,还不如回到家里来呢,找个稳定工作,再相亲找个对象,一边照顾小家一边照顾父母,多好啊,这才是孝顺呢。”

  
冉莹莹说:“这是把我当弟弟的提款机存着呢?我好好的人生和未来,我什么要为一个差我二十岁的弟弟就改变我的人生?自从弟弟出生之后,爸妈也不是我爸妈了,开始压榨我,是把我当弟弟的提款机了吧?这样的爸妈,还是爸妈吗

  
大姨其实对莹莹一直挺好的,这么多年,其实她也不是完全向着冉莹莹父母那边的,毕竟冉家的二胎确实太娇养了,好好的大女儿养大成人了还变得反目,大姨也不理解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可是别人的家庭生活,她又有什么办法?只能尽量劝一劝罢了,听不听,都在他们自己。

  
冉莹莹说:“向我要更多的钱,就是要我命了,我负担不起。”说完就挂了电话,大姨又打了几次电话协商,冉莹莹都拒绝了。

  八、
结果,又过了些日子,她竟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她的爸妈将自己告上了法庭,说是她不孝,不养父母!!!

  
冉莹莹接到传票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也许是一片空白,也许是不敢置信,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将她置于这样的境地,竟然亲手将她告上了法庭,还是以不孝这样的一个名目?

  
冉莹莹三年以来,第一次拨通了父母的电话。

  
冉母接的电话,张嘴第一句就是:“哟,终于舍得给家里打电话了?”

  “我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妈。”

  
冉母道:“还叫我妈?我可没有你这样孝顺的女儿,当不起你这一声妈!”

  
冉莹莹不顾自己破碎的心,轻声地问她:“传票的事是真的吗?你俩真的以不孝的名义将我告上法庭吗?”

  
冉母讥诮道:“如果不是在法庭上,我恐怕还见不到你呢。”

  
冉父这时抢了电话,大骂她:“你这个不孝女,我告诉你,我们俩要告你不孝!”

  
冉莹莹仰着头,不让自己眼眶里的泪水流下来,拿袖子遮着眼睛,泪水都沾湿在她的衣袖上了。她说:“爸,妈,你们竟然这么对我?”

  
冉父道:“怎么对你?应该说这句话是我们才对!这几年你不跟家里联系也不回家,翅膀硬了是吧?冉莹莹,让我来教你人生最重要的一课,缺了良心天理不容!”

  
冉莹莹听到这句话,电话就掐断了,她不想让他们那些无情的话语再伤害她了,她不想听到这些话了。

  
过了些日子,终于到了开庭的那天了。

  
她在开庭前见到了父母,还有被他们领来的弟弟。弟弟快上小学了,穿戴仍然十分好,见了冉莹莹这个亲姐姐也早就不认识了,还说她“坏”,冉莹莹均没有说话。

  
冉母看见她,三年未见的大女儿,瘦了很多,她身上穿得很普通,一看也不像是做工和布料精良的样子,神态之间有些疲惫,见了他们,低声地喊了一句,就再也没说话了。

  
冉母冲她喊了一声:“莹莹……”

  
冉莹莹看了她一眼,无声地喊了一声“妈”。

  
冉母一下就哭了,拉着旁边的冉父,说:“他爸,我们别这样了,别弄得莹莹难堪了。”

  
冉父看到自己消瘦的女儿,又看到在旁边站着的白胖的儿子,咬牙说:“告,怎么不告!都来了,不能退缩,你当法院是游乐场吗?”

  九、
他们在公堂上相见了。

  
冉父指责冉莹莹的种种不孝事迹,冉莹莹均没有回应,等到她能说话的时候,她只拿出了自己这些年给家里每个月打钱的银行账单,让冉父冉母一下就哑了火。

  
法官见她一个小女孩每个月还坚持给家里800块,心里也觉得她这样绝对达不到“不孝”的程度,撑死算是跟家里有些别扭,但还是每个月都给父母打800块钱,算是什么不孝?

  
冉父冉母的“控告”当然失败了。

  
冉莹莹走出法庭的时候,冉父冉母抱着弟弟从后面赶出来,家里的亲戚也跟着,有喊她名字的,有劝她好好跟父母谈谈的。

  
冉莹莹停下脚步,回身对父母说:“生了这个二胎,失去了我,值得吗?因为他是一个儿子吗?”不等父母回答又说,“这些年,我一直等你们找我谈谈,但是都没有,如今对簿公堂了,我想,我们之间也再没有谈的必要了。”

  
她看着弟弟,说:“这个孩子你们生了,就不要指望我,我没有养他的责任,当初你们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今后也不用再要求我参与进来了。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没有义务替他牺牲。再叫你们一声,爸,妈,我走了。”

  
她转身了,眼中已经没有眼泪了。

  
冉母看着她决绝的样子,忍不住在后面大喊她,“莹莹,你别走!”
可是却再也留不住冉莹莹的脚步了。

  
冉父拉着弟弟的手,弟弟还一无所知,只是不耐烦在这里了。

  
冉父却说:“别喊她,这个不孝女,我们就当没生她!”

  
冉母仍在痛哭着。她看着在旁边一脸不耐烦吵着要回家的二宝——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无关风月

此事无关风与月

头像

无关风月

此事无关风与月

4

篇文章

12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