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军队忙着经商做生意,个体户去莫斯科买中国货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万元户,这个词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特指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先富起来”的一批人。最早始于新华社的两篇报道。1980年4月18日新华社播发通讯《雁滩的春天》,提到1979年甘肃兰州雁滩公社社员李德祥,从队里分了一万元钱,社员们把他家叫万元户、村里的高干。1979年11月17日,新华社又以图片报道山东临清八岔路镇赵汝兰一家植棉纯收入10239元事迹,被国内外50余家新闻媒体转载。自此万元户叫法在全国范围内流行起来,成为20世纪80年代最受关注的词汇之一。如今经济刚刚起飞的古巴也有了新世纪的万元户。

  

  在20世纪80年代末,由于苏联经济陷入困难,对古巴的援助逐年减少。在苏联解体后,由于经互会体制终结,失去了外援,古巴经济一落千丈,尤其是能源、供电、出口产生了巨大困难,蔗糖等传统出口商品滞销。由于经济困难,古巴军队可以直接经商。世界各国的正规军队大多数都是吃“皇粮”的,各项开支由国家来负责,很少有军队直接搞经营做生意养活自己的现象。原因是军队是掌握武器的强力机关,在经商的利益驱动下容易滋生各种问题,所以军队做生意是一把双刃剑,只有在情况不得已的时期,才能偶尔进行。

  

  现在世界上还有少数国家的正规军队可以经商赚钱,用做生意的利润来弥补军费不足。在这些国家里比较有名的有古巴、朝鲜、越南和伊朗等四国,这四个国家军队经商的特点是规模特别大,常在某一领域垄断市场。

  

  因为从90年代开始军费开支急剧下降,古巴军队的规模一再缩减,由1990年代初期的8.5万名正规军,缩减到2004年的4.9万人(外加100万民兵),并保持至今,军费仅为1亿美元左右。2008年的三次飓风和近几年洪涝灾害,令古巴经济雪上加霜,军队发展极其困难。

  

  于是古巴军队开始直接办企业,以减轻军费负担。到1994年时,古巴军队企业的利润达到了5500万比索,相当于5500万美元(古巴比索兑美元的名义汇率是1:1,很流氓的规定)。到了1995年,古巴甚至允许外国人向军队企业直接投资。至2000年以后,古巴军队企业几乎遍及了古巴社会经济的各个部门。不光是蔗糖产业,古巴军队的海鸥旅游集团是目前古巴乃至加勒比地区各国最大的旅游企业,1994年的时候年经营收入就达2.2亿美元,占古巴外汇总收入的15%,比当年古巴整个军队的军费还多。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还曾经公开鼓励军队企业:“目前芸豆和大炮同样重要,或许更重要”。

  

  以雪茄和朗姆酒闻名、却长期受到美国制裁的国家,经济上实行完全的计划体制,造成僵化和效率低下,古巴政府于2010年9月采取一系列措施,放宽限制,鼓励民众个体经营,目前古巴个体经营者大约30万人。他们活跃在旅游、餐饮、房屋租赁、交通、食品加工和销售等行业,成为近年来古巴经济改革的踊跃参与者。在古巴,人们甚至用类似“自力更生”的词语指代这个新兴人群。

  

  如今的古巴正在酝酿彻底的改革。不要以为古巴人不想进行政治经济改革,从劳尔·卡斯特罗主持部分权力以后,古巴就在酝酿一场变革,一场打破僵化的旧计划经济制的彻底改革。尽管近几年古巴在经济体制上有了些改变,但深化改革还有阻力,市场经济还是个敏感词,老顽固们还当道。菲德尔·卡斯特罗在2005年因病辞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并在2011年由其弟劳尔·卡斯特罗接任权力。就一直在相当于中国《人民日报》的古巴最大报纸《格拉玛报》上以《菲德尔同志的思考》为题发表署名文章,用总司令的思考的名义,评论国际重大政治问题,发表反对劳尔改革的文章。提出古巴人的收入差距最大不能超过八倍。限制私营餐馆最多只能有八张桌子,个体户的雇员不能超过4人,对个体户征收重税,来养活留在国营体制内的职工。

  

  由于卡斯特罗是领袖,所以都拿他没办法,这些年大家都在等着卡斯特罗离去,现在机会来了。卡斯特罗逝世以后,古巴很可能会沿着中国走过的改革开放道路一路走下去。

  

  古巴经济改革进程缓慢的另一个原因是古巴人心态比较平和,因为古巴的贫富差距没那么大,尽管工资很低,平均月工资不过200~400古巴比索,按照官方汇率只折合20~40美元。但因为有供给制,所以这点收入是能够保障基本生活的。而且古巴的福利的确是比中国好,教育和公共卫生投入占到财政支出的一半以上,古巴人上学和看病是真正完全不要钱的,古巴的学生不光不用给学校交学费,每个月国家还给他们零花钱(不到一美元)。古巴拥有世界上配置比例最高的居民医疗体系,全民免费医疗,就是外国留学生也可以享受免费医疗的待遇,而且买药也很便宜,老百姓都能承受起药价。

  

  这是一个用自家居室改成的冷饮店。

  

  哈瓦那市中心的一家个体户开设的高档发廊,过去这样的发廊都是国营的。直到2010年初,古巴政府才宣布允许理发行业私营,有少数理发师从国营理发馆辞职,自己开店并申请到了营业执照,不过税金会比国营理发店高几倍,即便这样生意也很红火,这与中国八十年代很相似。

  

  哈瓦那一个房地产交易市场,房屋信息被挂在树上,价格几千美元到几万美元。

  

  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房子开始显著升值,像上图这样位于市中心的小门市房,大约价值2.5万美元,没错,古巴实行免费住房政策,但也有私人房产交易,而且古巴中心城市私人房产交易相当活跃。

  这个小小的门市房是一个不起眼的服装铺子,主人是目前古巴最有钱的新阶层——个体户。横在地上的那位就是这个铺子女主人,尽管税金高达营业额的一半,但生意依然火爆。她每两个月去一趟莫斯科,去莫斯科的中国人服装批发大市场采购,然后用旅行箱背货回来,俄罗斯出境的手拎行李可免税。女店主选择去莫斯科进货,而不去中国,更不去采购加工国产服装,主要原因是古巴国内资源匮乏,布料和装饰品售价高昂,服装加工几乎赚不到钱。而女店主学过俄语,交流比较方便,外加直飞中国的旅程太贵太远了,所以莫斯科是最佳选择。而且在莫斯科中国人市场什么都能买到,价格并不比中国贵,女店主唯一操心的事情,是由于古巴禁止私人携带服装货物进口,需要想办法“顺利”的通过海关,将货物带回自己的店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7 参与 496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科罗廖夫

奉献原创分析和有趣文章

头像

科罗廖夫

奉献原创分析和有趣文章

1837

篇文章

7597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