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AI圈那么多人都不喜欢马斯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来源:inverse.com,作者:Joe Carmichael,译者:刘小芹 弗格森,36氪经授权发布。

  在人工智能圈,马斯克可谓是一位怪咖:他一边对AI的未来忧心忡忡,认为发展AI就是在“召唤恶魔”,一边又在特斯拉、OpenAI 甚至是DeepMind进行投资。在公开场合,不管是接受采访或者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上,马斯克经常有惊人语录,这也让他在AI圈内引来了许多批评者。艾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CEO Etzioni 在接受Inverse 采访时直言:“我从未听任何人说过马斯克的半句好话,可能有人说过,但我没听过。不感兴趣。” 马斯克为什么会那么招人讨厌?但是又同时拥有那么多追随者呢?

  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向来以极端化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曾经承诺要使用他的两家公司——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Tesla 和火星移民计划 Space X ,将全人类从对石油燃料的依赖中解放出来,并在无形中减少车祸致死率,以及最终将人类带离地球。马斯克对于人类未来的愿景是光明的。只要你别让他谈人工智能。

  当他开始谈论 AI,你就得留心别被洗脑了。他会谈起“天网”(Skynet),把其称为“我们生存的最大威胁”,并说,发展 AI,“我们就是在召唤恶魔”。这些说法确保了马斯克和 AI 占据着各大媒体的头条,让公众觉得 AI 的危险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存在。但是,如果不是大多数,至少也是很多 AI 领域的专家都对这位频频抢风头的男孩表态是不太高兴的。

  当被问及马斯克的爱好时,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 CEO Oren Etzioni 说:“马斯克非常的不负责任,又虚伪,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做那些事。”Etzioni 在 AI 圈子里是有声望的人物,对圈内人也很熟悉。他在接受 Inverse 采访时说:“我从未听任何人说过马斯克的半句好话,可能有人说过,但我没听过。不感兴趣。”

  并不是说 Etzioni 觉得忧心 “恶意AI”(malevolent AI)的人全都不可理喻。在他看来,“恶意 AI ”是“50年后、100年后再去思考的东西”。比如说,他欣赏 Nick Bostrom 在人类未来研究院(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的工作,该机构研究如何为潜在的存在风险(existential rists)做好准备——尽管他不同意 Bostrom 的许多结论。他说:“Nick 是个哲学家,哲学家在非常长远的时间维度上思考问题。他建了一个认真做研究的中心,我认为这些研究确实是有价值的,当然我是指从理性的角度,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思考。”

  但是,当研究变得不切实际,追求纯理论的思辨而忽略了实际、紧迫的问题,Etzioni 就开始反感了。“(马斯克)对 AI 的投资非常多,不仅仅在特斯拉,他还投资了许多其他的公司。”Etzioni 解释说,“而同时他却毫不留情地攻击、驳斥这个领域。所以说,我真是不明白。”

  
不过,Bostrom (《超级智能》一书的作者)对马斯克的看法比其他人好一些,虽然他也同意对这个领域太过消极的评论不利于其发展。在接受 Inverse 采访时,Bostrom 说:“我欣赏马斯克不是因为他的言论,而是因为他实际做的事情。他事实上投资了很多钱做了一些有用的研究。所以,我认为他与这个领域的其他大部分人不同,其他人只会空口说白话,完全没做什么有实际帮助的事情。”

  马斯克确实促进了 AI 的进步,以他的特斯拉 ,OpenAI 和其他个人投资。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汽车利用其内部的,“狭义的” AI (narrow AI)技术——只把一项任务做得非常好的 AI。马斯克认为我们只需要担心通用 AI(general AI),或者超级智能(superintelligence),它们或许将具有完全自主的推理和行为能力。马斯克正在尽其所能阻止这样的 AI 实体出现——至少在人类还没有做好必要的保护措施时别出现。

  2015年底,马斯克(与 Y Combinator的总裁 Sam Altman 一起)投资创建 OpenAI,OpenAI 是一家非盈利性 AI 研究机构,致力于在发展 AI 的同时确保 AI 的安全,有益,以及无恶意。同年,他与其他许多著名人士(包括 Etzioni 和 Bostrom)联名签署了一份公开信,承诺支持有益的 AI。在2014年,马斯克投资了谷歌的DeepMind,并宣称只是为了留心观察 DeepMind,监控其不可避免的发展。(他再次提到《终结者》。)

  马斯克在推特140个字符的限制之外的地方详细阐述他对 AI 的担心时,他表现得并不像一个煽动者,他只是想让 AI 民主化,以确保不会出现专制的机器。“并不是说马上就会面临,但我们应该关心这些,”他在 Reddit 上写道,“在 AI 的安全性方面,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一个专制的 AI,或者说由少数权力统治的超级智能,似乎会让人类的未来遭大难。马斯克只是希望未来更美好。

  
但有些人认为,马斯克对 AI 领域的伤害大于其贡献。Etzioni 认为,两个实际的问题是 AI 对工作和隐私的影响。当马斯克引用《终结者》时,即便他只是开玩笑地说说,他的600万推特粉丝却忽略了这些真实存在、必要的话题。2014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演讲时,马斯克对一位听众说“发展人工智能,我们是在召唤恶魔。”这激怒了 Etzioni。“我不想刺激他,”Etzioni 说,“但我确实认为对在造自动驾驶汽车的人来说,说出召唤恶魔这种话是不负责任的。”

  Bostrom 认为,马斯克在尽最大的努力试图在复杂的情况中形成导向。“这个问题需要有人提出来,然后人们才能认识到问题的存在,这对研究来说很重要,然后才有人把资金和人才注入这些研究。” Bostrom 解释道,“除此之外,我认为拉响警钟是恰得其反的。你不会想疏远 AI 研究这个圈子,因为不管开发什么安全的技术,这些人才是最终实现这些技术的人。”双方需要耐心合作。那些希望人们为不可避免的世界毁灭做好准备的人“需要非常小心,避免引起公众的反抗、危言耸听或发狂。”同时,AI 圈也必须承认这些煽动者的担忧并非完全没有根据。Bostrom 说:“AI 是很强大的技术,对于它将把人类社会引向何方,我们需要讨论;但假装这项技术绝不会出错是没什么好处的。”

  这些讨论正在进行,而其结果可能改变我们的人类全体的命运。AI 研究圈子倾向于让它取得的进步开放可得:例如,AI 圈内两位大玩家 Facebook 和 Google 的常规做法是与世界共享开源代码。但这种开放性可能导致两种结果:个人或组织能够无成本地开发一个强大的 AI,可能带给美好的未来一记重锤。更别说有许多监管机构、公益机构的干涉。

  Etzioni 认为竞争是好事,他说:“我衷心觉得我们真正受益于这样一个生态系统。我认为大公司,以及政府对 AI 的巨大投资是件好事,没有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以及其几十年来致力于自然语言处理的研究,我们不会有 Alexa。”

  Etzioni 采取了两个行动,证明对AI 的担忧是杞人忧天,或者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他先是设置了一个奖金50000美元的挑战赛:让 AI 在八年级科学考试的一部分题目中及格。8000多名开发者都只得了 F。然后他调查了 AI 领域领先的专家,向每个人提问他们认为什么时候会出现超级智能。在80名受访者中,92.5%回答说永远不可能出现,或需要超过25年。

  不管怎么说,前行的道路需要用金钱和脑力来铺设。Stephan Bugaj 是专注于 AI 驱动的类人机器人公司 Hanson Robotics 的创意副总裁,他说马斯克代表了一种令人不安的趋势:富有的人和大公司在“引领着未来”,同时他们也是最担心 AI的一群人。“马斯克那样的家伙到处都有,那些大亨都说我们应该害怕机器人” Bugaj 在接受 Inverse 采访时说,“我就说,为什么我们要害怕机器人?他们造出了让我们恐惧的机器人吗?没有吧?那他们瞎嚷嚷什么?要我说,我们是在为我们自己创造未来,我们不会造什么让人恐惧的机器人。”

  “马斯克说人类没有能力做伦理道德方面的决定,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正确的 AI 未来。” Bugaj 说。但他和 Etzioni 认为人类能够胜任此任务。不可否认,AI 将改变我们的世界,但没有理由认为未来将是“天网”。

  马斯克无疑将继续他的讨伐,而他的追随者也会乐意附和他的言论。AI 圈子也将继续发展无害的 AI,继续怀疑马斯克的预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 平台。

跟贴 跟贴 6 参与 17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头像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56279

篇文章

163058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