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炒房时代下的另一条生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6年前,这座城市以其独有的开放、机遇引得四方青年推门而入;36年来,这座城市的注脚一直是平等而包容,每个人都希望以汗水换取希望之城的方寸立足之地。

如果不是一组组冰冷的数据打在脸上,也许很多人或许还没意识到深圳已经悄悄竖起了围墙。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中秋深圳新房的成交均价同比去年上涨了97%,连续数周站在“6字头”的深圳,如今光首付起码就得准备100万。

“来了就是深圳人”也开始从一句激励人心的口号变成了自我嘲讽的无奈。“深圳人”成了一个越来越远的梦,而被房价吞噬的年轻人却为留在深圳找到了另一条路——在双城内做一个“钟摆族”。

双城生活的实现得益于轨道交通、城市圈的建设,但一条界限下却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你试过为了买包盐跑2公里么?你试过每天早上5点起床去赶车么?你试过与新婚妻子每年见100天么?

这些,他们正在经历。


东莞莫然:凤岗再近也还是临深


距离福田:约30公里

时间成本:开车1个小时起

交通成本:单程35(油费+过路费)

一条边界,两种生活。

莫然从小区走出去,5分钟便能走到凤岗与龙岗的边界处。边界这边,莫然的房子均价2.1万/㎡,带个大花园;边界那边,均价已经到了4万/㎡左右。


远处的便是龙岗新盘,但莫然小区显然更大


莫然是个幸运的“钟摆族”,2013年以总价75万买到了88㎡的两房,还赠送了物业管理费,显然当时临深没有现在这么火。按照现在市场成交价,莫然的房子已经增值了100多万,当然对于刚需,这只是心理安慰。

被挤到边界处的莫然,每天睁开眼就有来自通勤的压力。“早上还是可控的,可以早起排队坐楼巴,或者开车避开高峰到公司再睡。”真正惨的是晚高峰,饿着肚子,耗在路上,动弹不得。莫然不算是最辛苦的,“我们有女业主在宝安做贸易,刚起步,每天骑电瓶车到大运地铁站,然后再搭地铁去宝安。”

除通勤外,配套的缺失算得上是临深族最大的痛点。“我们离龙岗中心城很近,离凤岗镇中心很远,所以我们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三不管地带,全靠自己争口气。”与龙岗中心城成熟小区不同的是,莫然小区附近鲜有超市,每户业主家中都得囤着生活物资、备着常用药。

但在大部分业主的努力下,情况也在渐渐好转。“我们片区这两年入驻的年轻人很多,也通过多次努力谈判拉来了龙岗沃尔玛的免费巴士,尽管一天只有4趟,但也是能找到地方买买买了。”更让莫然高兴的是,今年小区下面开了一家美宜佳,起码5分钟之内能买包盐了。

不过这批年轻的业主5年后还将面临更大的问题,规划中的学校只停留在宣传册上,楼盘已经售罄也未看到学校的影子。“很多人户口要么在老家、要么是深圳的,小孩上学东莞学校不收,龙岗申请上了但是接送麻烦啊。”

莫然把所有的问题交给了时间去处理,“龙岗在、凤岗就在,慢慢会好的。”


惠州江轲:我至少能给宝宝一个家了

距离罗湖:约80公里

时间成本:2个小时起

交通成本:大巴单程55元


“你可以算算我和老婆每年才见多少次面,一年加起来的路程可以绕地球多少圈。”江轲2014年辞去了惠州的工作,和大多数“钟摆族”一样,因为深圳能够提供更好的资源,也顺理成章的过起了双城生活,只有周末才会回家,一年团聚的日子大概只有100天左右。

简单估算一下,到2018年6月份,江轲的双城生活即满5年,也意味着江轲绕地球赤道运动了一圈。“累是很累,每周五晚就很兴奋,每周一早上都很困。”江轲最怕的是周五下班时领导突然通知开会,这意味着到家的时间得推迟,更有甚者错过末班车。

江轲2015年年底准备在惠州买套婚房,当时惠州的房价在深圳客的疯狂炒作下如烈火烹油。“我不想成为接最后一棒的人,毕竟这么些年就攒了这么些钱。”

每一个购房者都有一颗抄底的心,但似乎每个昨天对于江轲来说都能算底。“操蛋的深圳客,把惠州炒这么高,给不给我们穷人活路?”江轲的口头禅开始从骂深圳房价变成了骂惠州房价,而房价却未在骂声中按下暂停键。

今年6月江轲终于在惠城区买了一套85㎡的二手房,总价66万,“如果我早几个月买的话,其实能省十万。”2016上半年,在全国百城房价指数表中,惠州环比涨幅数次入围全国前十,且两次登顶。

江轲准备的首付也从最初的15万渐渐涨到18万、20万、22万,最终定下的这套房加上税费一共24万。“首付超出预期8万,等不了了,赶紧跟家里人借钱买。”多少江轲式刚需被房价追着跑,最后莫名其妙买了一套房。


江轲最后买下的婚房,是可选择范围内挑到的最好的


成为房奴一族的江轲突然觉得幸运的是惠州还在涨,3个月时间内这套房已经升值了9万,虽然除了心理上的安慰之外并无任何实际意义。“只不过再过9个月,我宝宝出生的时候能有自己的家。”

尽管江轲每年只有100天陪伴它成长!


中山黄浩:双城生活是把双刃剑

距离罗湖:约100公里

时间成本:开车2.5小时起

交通成本:单程140(油费+过路费)


黄浩的双城生活已经到了第5个年头,前2年在广州,之后又来了深圳,精神上早已习惯了奔波,但身体上仍然会时不时的反映出不适。“来深圳的第一年就立马买了辆车,早知道应该先借钱买房的。”

深中双城族并不少见,多数与黄浩一样是中山本地人。为了节省每周的通勤成本,黄浩在网约车平台上注册了司机账号,而每次来回几乎都会接到顺风客。

深中通道的概念让中山房价扶摇而上,而对于黄浩一族来说更关心的是交通时间、成本是否能得到实质性的降低。在中山坐拥一套房的黄浩并不太关心房价的涨跌,“对于多数中山人来说,我们本地人有宅基地,部分人之前还会买一套备用,现在买不起了。”


黄浩家的宅基地,远处新建的楼盘已卖到9000元/㎡


支撑中山疯狂房价的还是来自深圳的投资客,而中山人对于这波涨幅内心是拒绝的。不成熟的二手房市场导致交易并不活跃,新房均价的浮盈也并未给坐拥一套房的黄浩带来实际利益。“就算有一天深中通道真是免费的,其实也不建议深中双城族们每天来回。”

黄浩的建议并非没有依据。2014年年底周五的晚上,已经回到中山的黄浩油门还没熄,便收到了领导的电话得知工作出了错,全部门紧急加班修改。原路折返的黄浩到达深圳已经接近凌晨2点,最终仍旧因为处理不及时而被取消了当月的奖金,2015年的晋升名单上也未出现黄浩的名字。

每个人都因为深圳的发展潜力而来到这座城,但你要应付的包括但不止于房价、生活成本、成长空间、人际关系。“我逃避了房价的摧残,但是从某个层面上来说,也制约了自己发展的空间。”

和黄浩同期进公司的一位同事,上个月已经被擢升为部门经理,高自己一级。


这是3位真实人物的双城生活,当深圳房价一次又一次的突破历史记录,便意味着未来他们的队伍会更加庞大,双城的路上会有更多身影。

“双城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没有那么苦,但肯定也没多甜,我们只是在以另一种方式致敬生活。”


更多内容欢迎添加我们的订阅号(见圳 或者 jianzhen163),您的每个点击都是我们继续创作的动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头像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109

篇文章

412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